万书网 > 茅山传之僵尸录 > 第一章

第一章

        清朝末年,茅山术派分枝繁多,而以地域为分界线,茅山术渐渐划分为南北两大派,北派以诸葛卧龙一家为首,南派则有天下第一茅。

        北派诸葛一家祖上皆是茅山术士,诸葛一家源远流长,年代久远。而南派的天下第一茅茅白起自幼师从张起灵,学艺jīng湛,茅山术大成之后自创茅山门派第一茅,经年累月,逐渐壮大。而后第一茅与北诸葛一家渐渐成为南北茅山术的鳌头,平分秋sè。

        南屏镇是个富裕民风淳朴的小镇,镇南大约有个六七里处的地方有个义庄,是南屏镇停放暂时未下葬棺材或者无人认领尸首的地方,看守义庄的是被镇上人称为九叔的林英九以及他的徒弟许文才。

        二月初四,立chūnrì。

        这天林英九早早起了床,洗漱整理完毕后坐在客厅内,自己泡了一杯碧螺chūn,看起来心情不错。义庄的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男子走到客厅,林英九故作严肃道:“臭小子,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来了?”

        来人是林英九的另一个徒弟钱秋生。

        秋生道:“师傅,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今天是你老人家生rì,要不你也不会打扮的那么干净。”

        林英九怒道:“混账,难道我平时很邋遢?”

        秋生笑嘿嘿一笑,道:“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今天格外干净。对了,师傅,文才呢?”

        一听到秋生说文才,林英九这才想起来,严肃道:“这个兔崽子怎么还起来,难道连我的生rì也忘了?”

        秋生想也不想笑着接道:“一定是!”

        林英九一横眉毛‘嗯’了一声,看向秋生,秋生一慌立马道:“我去看看。”

        义庄有两楼,楼上是林英九的起居室,楼下左侧是停放棺材尸体的地方,文才就住在隔壁。秋生进到文才的房间看到文才还在睡觉,头朝内,屁股朝上,口水都流到了枕头上,一看就知道他在做花花大梦。文才看了看四周,看到桌上有一根鸡毛掸子,拎起鸡毛掸子走到文才的窗前,口中念道一、二、三,然后一鸡毛掸子打在文才的屁股上,文才啊一声跳了起来。文才痛的一直揉屁股,看到秋生手里拿着鸡毛掸子,笑嘻嘻的样子,知道是秋生作弄自己,立马从床上跳到秋生身上,两人缠在一起。秋生道:“文才,别闹了,我是来叫你起床的。”文才还是死死抱着秋生,道:“叫我起床用鸡毛掸子吗?再说我用得着你叫我起床,你看看现在才什么时辰?”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知道你个大头鬼啊,我只知道我今天肯定不会放过你。”

        “今天是师傅的生rì啊!”

        “师你个大头鬼,还师傅生”文才话说到一半才恍然大悟,立马从秋生身上跳下来,认真道:“今天真是师傅生rì?”

        秋生甩手一指文才,哦了一声,道:“原来你真忘了,你死定了,师傅小气又记仇,而且”

        文才苦着脸问道:“而且什么?”

        “记xìng很好。”,秋生摇头说道:“你完了。”

        秋生文才一齐来到客厅,文才看到师傅放下茶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看的他心里直发毛。文才苦着脸道:“师傅”林英九笑着柔声打断道:“诶我懂。”文才还想说点什么,“师傅,我”林英九摆手接着打断道:“我懂。”

        文才看到师傅眯眼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里直起鸡皮疙瘩,秋生则是站在一旁也是大气不敢出。

        这时一个年轻男子进了义庄,来到客厅,对着林英九尊敬问候道:“九叔。”

        林英九点头笑道:“阿福,怎么来了?”

        阿福道:“九叔,镇长知道今天是九叔的生rì,派我来请九叔去小凤茶楼吃饭,镇上的老爷们都到的七七八八了。”

        林英九笑脸转头看着文才时立马变成的皮笑肉不笑,道:“真是劳烦镇长们记得我的生rì。”

        林英九看文才,文才就一副吃了苍蝇的苦闷样子,文才偷偷瞪了阿福一样,暗道该死的阿福。

        阿福笑道:“诶,九叔怎么这么说,全镇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你的生rì,试问有谁不知道,对不对秋生文才。”

        林英九看着文才道:“是吗?”

        文才埋下头,活像一只小鸡。

        林英九道:“阿福,你先回去,告诉镇长我祭拜完祖师就来。”

        阿福点头离开义庄。

        林英九转脸看着站在身后的秋生文才,冷着两道眉毛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准备祭拜祖师。”

        秋生文才连忙是是的回答道,如释重负的离开客厅去偏房拿祭拜用的东西。

        蜡烛,黄符,酒,米饭,桌上摆好祭拜的东西后,秋生抓了一只公鸡,放了血用碗接了一碗,然后摆放在供奉祖师排位的桌子上。九叔率先上香,口中说道:“弟子林初九今rì向师傅师祖请安,望师祖保佑弟子和两个劣徒秋生文才平平安安。”

        秋生文才一起祭拜。

        “弟子钱秋生、弟子许文才今rì向师祖请安。”

        祭拜完秋生文才开始收拾东西。

        看着师傅不在,秋生问道:“文才,你说师傅和师伯都是师祖的弟子,怎么两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文才迟钝道:“什么意思?”

        “哎呀,笨呐。”秋生摇头道,“当然是钱咯!你看师伯的第一茅,弟子几十个,家大业大,吃的多好穿的多好,再看看我们的师傅,唉”

        文才深思了一下,连连点头道:“别说,还真是,你看前几年师伯五十大寿邀我们去祝贺,第一茅那气派。不过就是他们的弟子高傲了一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秋生停下手中的活,站定靠着门,一脸的向往的道:“你不明白,有钱人都那德xìng,要我有钱,我也”

        林初九突然从门口踏进来,脸黑缓缓的问道:“也什么啊?”

        秋生咽了一口口水,如鲠在喉,喃喃道:“也不敢忘了师傅。”

        “你们师伯好高骛远,利益熏心,一心想出人头地,当年师傅看到他这一点才没有传他掌门之位,他就离开还自创了第一茅,气的师傅一病不起。”九叔道,“他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法来发财,殊不知有违天理。”

        秋生小声嘀咕道,那怎么不见他怎么样。九叔竟然听到了秋生的嘀咕,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你们啊,不要以为学了茅山术就可以发财,学习茅山术注定与财无缘”

        秋生文才齐声道:“我们知道,学茅山术就断财缘,注定富不了,就算发财也是发死人财,会折寿的。”

        “知道还问。茅山之术戒sè戒财,而且如果常窥天道,祸及子孙,所以你们师傅我不娶妻生子也是怕连累家人。”

        “师傅啊”秋生狡诈的笑了一下,问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您要老实回答我。”

        秋生笑道:“师傅是不是处男啊?”

        林英九面有难sè,迟疑了一下道:“当然不是。”

        秋生和文才看出了师傅的不自然,还想继续追问下去,林英九率先开口道:“收拾好了就走吧,镇长和镇上的老爷们都在等着。”

  https://www.65ws.com/a/7/7962/24796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