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仙缘五行 > 第111章 逃第命和屠杀

第111章 逃第命和屠杀

        林风本能地想要举剑抵挡,但火球不但大,而且速度奇快,他感觉自己只是肌肉紧绷着做了个要挡的预备动作,火球就打到了自己的眼前。真的太快了,这根本就不是符禄发出的速度,而是王弛乘人不备打出的法术。

        修士修炼到炼气后期,体内灵气渐纯,这时就可以开始修习各种法术了。但也最多算是练习而已,由于灵气不足等原因,即便使用出来也没有多大威力,还不如用灵符的效果来得好,所以一般炼气期修士都不会在实战中运用法术的。

        法术真正具有杀伤力,派得上用场,还需要到筑基期。此时修士灵力充足且够jīng纯,发出的法术才会具有巨大威力。但是由于使用法术对灵力消耗巨大,所以筑基期修士一般也不会轻易使用,特别是筑基期低阶层的修士,一般只能用出一两次法术,所以特别珍惜,不到关键时刻不会轻易使用。

        而相对而言,用灵力控制法器进行攻击就要轻松得多,虽然威力不法术略有下降,但持久力却增加了很多。再加上攻击力差的缺陷还能通过提高法器级别得到补充,比如有上品法器甚至是法宝级的武器,攻击力就能同法术媲美甚至超过一般的法术攻击了。如此好的效果,当然为广大修士所喜爱,所以一般修士在争斗时,都习惯于用法器攻击,这也是许多修士千方百计地想要弄到高级法器法宝的根本原因。

        轻易不用法术不代表着保命的时候都舍不得用,王弛知道今天得罪了青阳门,多半xìng命不保,见赵淳三姐弟欢快畅谈时好象有些漫不经心,顿时就起了冒险一拼的念头。

        他先是一个火球术打向林风,然后手一翻,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把下品法器,御剑飞起,在自己脚下一兜,就载着自己升到了半空,准备逃离。这一系列的举动极尽心思,特别是对林风发的那个火球术,大有声东击西的效果,让李彤和周玲必须先救林风,这样给自己逃跑争取到更多时间。

        就在火球眼见要打在林风身上的同时,只听李彤一声娇喝道:“贼子找死!”

        随即林风就感觉眼前一黑,随后又是一亮,然后他就看见面前的火球溃散开来,火星四溅开来,却没有一点shè向自己。定睛一看,原来自己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面土盾,将火球阻挡在了身前。这个土盾正是李彤在关键时刻发出的土系法术——土灵盾,非常即时地帮林风挡下火球。

        此时林风才发现不远处王弛已经腾空而起,正向歧连山脉深处飞去。他立刻明白王弛这是打算借助崎连山脉恶劣而又复杂的环境逃命,只要让他逃进深山,即便以李彤的修为也不敢无所顾忌地追踪,行的正是致之死地而后生的招数。

        只是王弛没有算到的是,李彤和周玲都是筑基期高手,而且同门学艺多年,相互间的默契已经到了心神相通的地步。在李彤用出法术土灵盾帮林风阻挡住火球的同时,只见周玲嘴巴一张,一道流光电shè而至,眨眼间就从王弛背心穿shè而过。

        “噗!噗!”两道声音,第一道是飞剑穿透王弛身体的声音,第二道是王弛口喷鲜血的声音。随即只听“轰!”地一声,王弛就从刚刚飞起的飞剑上跌落在地,倒在地上再无声息,显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从王弛打出法术到被杀死,中间过程看似繁多,但其实时间才过去不到五息。短短五息时间能做什么,吃一口饭嚼碎了再咽下去的时间都不够,但对修士来说,却能够做很多事了。

        “跑啊!再不跑大家都得死!”李久柏早知道今天难逃一死,他虽然一直跪地求饶,但心里却一直在想着怎么逃跑。久经修真界的他,自然知道第一个跑的多半难逃一死,而且他也知道,十个人个个都有逃跑的心思,所以他一直在等待,看谁来第一个打破局面。

        现在王弛第一个站了出来,而且一出手就牵制住了李彤和周玲两个人,为他们争取到几息短短的时间。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但即使是此时此刻,他仍然头脑十分清醒地鼓动了一番,看见大多数人都动了起来,他才拿出一把下品法器御剑而起。

        不得不说,李久柏的心计确实起了很大作用。李周二人一个保护住林风,一个刚杀掉王弛,就发现刚才还跪了一地的修士就象炸了窝一般开始四散奔逃起来。此时她们也来不及分辨谁是谁了,周玲的飞剑一转,就向跑得最快最远的孙姓筑基期修士的背后追去,而李彤也是嘴巴一张,吐出一把飞剑,向另一个方向跑得最远的修士shè了过去。

        除了李久柏和王弛外,其他几个筑基期一层的修士并没有备用的法器,但神行符却是有的,几个呼吸之间已经跑出数十丈。只是他们跑得再快也不及飞剑的速度,李周二人的飞剑几乎是才出手,就到了两人的背后。

        “噗噗!”两声剑透胸口的声音先后响起,孙姓筑基期修士和另一个跑得最远的修士就栽倒下去。这些修士实力本来就差了李周二人很多,现在亡命逃亡,又完全没有防备,面对法宝级的飞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轻松杀死在地。

        坚决而果断的杀伐,顿时将还在亡命逃跑的几个炼气期修士吓傻了,愣了一会,五个炼气期修士全老老实实地抱头蹲在了原地,再也不敢跑了。笑话,面对筑基期修士的飞剑,炼气期修士就是用神行符也没用,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跑得掉才有鬼了。

        其实这个道理他们早就知道,所以一开始才那么老实地跪地求饶,连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有。只是在看见王弛开始逃跑,而李久柏又鼓动了一番后,他们才突然心生丈着人多说不定能混水摸鱼逃跑掉的想法,毕竟谁都有死里求生的本能。可刚跑了十几丈,他们就看见两个跑得最快的筑基期修士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一头栽倒在飞剑之下后,他们顿时觉醒过来,面前两个女修可是筑基期五六层的高手,而且杀起人来一点不含糊,再跑的话,结果一定和那两个人一样。这样一想,这些人顿时绝了逃跑的冀望,老老实实蹲在原地等待发落了。

        他们现在老实了,但刚才那混乱的场景,却为李久柏和另一个筑基期一层的修士赢得了逃生的机会。李周二人的飞剑杀了两个人再转向他们时,他们已经在百丈之外了,以李周二人的实力,这个距离已经在他们飞剑可及的范围之外了。

        特别是李久柏跑得最远,他一开始没有全力逃跑,直到看见李周二人的剑追向另外两人的时候,他才站上飞剑,猛然加速起来。由于是御剑飞行,他的优势比别人大了太多,只是转眼间,他就后来居上地逃出百丈开外,成了跑的最远的一个。

        李彤眼见两人跑得远了,看了薛冰馨一眼,终是没有动身去追,在她心里,保护好师妹三人才是最主要的。

        现在能zìyóu行动的就只有周玲了。周玲最是忌恶如仇,刚才李久柏意图羞辱薛冰馨的举动她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早就想将他一刀两断才解心头之恨,所以在狠狠看了看另一边用神行符逃跑的筑基期一层修士后,她立刻御剑向李久柏追了上去。

        李久柏一边御剑飞行,一边还不时回头看李周二人的动静。当他看到周玲居然放弃了更近的筑基期一层的那个修士而来追自己后,顿时吓得亡魂大冒,同时气得在心里大骂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此时他当然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先前的恶行恶状,才引得周玲舍近求远也要杀他。

        就在此时,本来还盘坐在地上静静修练的薛冰馨却突然站了起来,对李彤说了句:“大师姐,我去追李久柏了,我要亲手杀了他!”说完也不等李彤几人回答,就御剑而起,摇摇晃晃地向李久柏追了上去。

        原来,在天地间灵气充斥到薛冰馨的丹田都感觉到有一丝疼痛的时候,她只是象征xìng地压缩了下丹田的灵气,就发觉整个丹田里的灵气突然一收,立刻凝结成两个液滴一样的漩涡,开始在丹田里旋转起来。

        “这是,筑基成功了!怎么会有两个液漩?”薛冰馨筑基成功,瞬间感觉天地间的灵气都转化成了自己的眼睛一样,外面的一切都如此清晰可见。

        只是这种感觉只有不到一息的时间就马上断开了,不过这就够了,因为这一刻,她又感觉到了新的东西,那是曾祖曾经提到的和天地勾通的无上能力。这种能力,只有达到元婴期后才能拥有,她现在就感悟到了,显然是自然筑基带来的好处。

        原来曾祖一直希望我自然筑基,就是为了感悟这种能力啊!薛冰馨想了想,将心神沉浸在丹田中,开始安心调息起来。她刚筑基成功,需要时间来稳定,至于安全问题,在她和天地勾通那一刻“看”到两个师姐后,她就不再担心了。

        直到众恶修四散逃命的时候,薛冰馨才刚刚收功,此时正好看到李久柏逃跑,她顿时一跃而起就追了上去。谁跑了都可以,唯独这个人不能,薛冰馨对她可畏恨之入骨,不是他林风也不可能冒死抗筑基期的飞剑,而且为此还受了伤。

        “师姐,你筑基成功了!啊,真的耶,师姐真的飞起来了!”赵淳一直守护在薛冰馨身边,眼见师姐从炼气期晋级到筑基期,对他的触动也是相当大,御剑飞行可一直是他的梦想。

        “薛师姐,恭喜了!薛师姐当心点!”林风也笑着说道。

        薛冰馨没有时间多说,丢出一句:“等我杀了李久柏回来再说。”后,就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向已经变成小点的周玲二人追了上去。

        薛冰馨在炼气期就已经懂得御剑之道,但御剑飞行却还是第一次。不过道理是一样的,而且她以前也没少坐过飞剑,所以除了在一开始的时候有点摇摇晃晃外,很快她就掌握了御剑飞行的诀窍。在林风几人兴高采烈地注视下,薛冰馨御剑飞行的速度很快就提到了极高,转眼间就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之外。

        3500字大章求推荐收藏话说三十五万字了,收藏不满500,难道是因为我求票的频率低了如果大家不嫌我烦的话,我可以每章求一次哦!只要给票,问天是没有节cāo的!

  https://www.65ws.com/a/7/7841/2460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