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驱魔狂徒 > 第一百三十三章.本命年就是一身红!

第一百三十三章.本命年就是一身红!

        虚心求教的将军在两只耳朵里塞了棉花球,进屋一看费门客没有弹琴,他就放心多了。

        他把两个棉球藏到袖子里去,然后扳开费门客手中的金经。

        “老费?”将军下意识的唤了一声费门客的名字。

        因为这个费门客,迷糊的已经不成样子了,书都拿反了。

        费门客缺了一个支点,脑袋一下子磕了下来,差点撞到桌子上。

        “啊?!啊呜!”费门客起身抻了一个懒腰,“发生什么了?”费门客擦了擦口水,定睛一看,“将军你怎么在这里?”

        “老费。”将军笑嘻嘻地贴附到费门客的身旁,“老费啊,你教我的办法第一步已经奏效了。我这第二步该如何是好?”

        费门客揉了揉眼睛,清醒多了,“什么第二步?”

        “我该怎么做才能,才能……”将军说不明白,干脆把手掌一切,拍在桌子上。一副,你小子应该懂我的样子。

        “哦!”费门客恍然大悟,“你是指这个啊,兵权都收回来了?”

        将军抿了抿嘴,“都搞定了,三支部队。”

        “好。”费门客接着话说道,“那就好!”

        费门客站起身,“那他皇帝老儿这步棋就算是白走了。”

        “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费门客一拂袍袖,“剩下的……”费门客思衬了会儿,“接下来,将军,你可以这般如此!”费门客悄悄附在将军的耳边,“您可以派两个杀手。”

        将军的脸顿时就抽搐了一下,“老费,你也知道,我的组织可是全军覆没了啊!”

        ……

        费门客却说,“如此你派出了杀手,更是没人会注意到你!皇帝更不会心存戒心,戒备也不是戒备你的杀手。如果,事情败露,还可以说,是那坐等渔翁之利的丞相贼子所为。总之,这可是天大的好办法,只有好却没有坏……”

        将军边听着他的话,边捋着自己的小胡子,“您这么说,也的确。没人能怀疑得到我……”将军的小眼珠在眶里滴溜溜转了三圈半,嘴角流出了jiān计得逞一样的微笑。

        “可是……老费你说。我这杀手在哪里筹募去啊?!”费门客对于将军所问的一切了然于胸那一般,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我们的同盟驱魔组织,绯红家族!!!”

        将军一下子激动地跳了起来,“对!对!对!你说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将军差点没蹦起来。

        费门客把两只手互相握起,“只有强强联手!”

        将军附和道,“才能,夺得天下!”

        将军大笑着拍起手来,“好!好啊!”

        费门客也捏着自己那两撮小胡子悠悠然地笑了起来……

        宽阔的木制厅堂外,卷集着乌云的狂风之中,突然乍响金sè的狂雷,狂雷仿佛一条觅食的金蛇,撕开天空,直接劈在小木屋这个陋室上……

        就在两人傻呵呵的哈哈,哈哈大笑之时,将军看到了

        “喂!老费!不大对劲儿唉!”将军瞪圆了大眼睛,他看到一条火焰迅速地穿过来。

        “什么不对劲儿?”费门客正背着那地方,并未意识得到。

        “你……背后。”

        “啊?背后怎么了?”费门客回头一看,顿时大叫了起来,“哎呀妈呀!着火了!将军你还看啥呀,帮我救火啊!快!快!我的限量般的变形金刚!”……

        经过多方补救,终于房子的大火被扑灭了。

        通过数十辆消防车和消防官兵的奋力救援,终于救出了被困者两人。

        但是也有不幸的消息,没能救出限量般豪华变形金刚。

        费门客正花着脸抱着这些破烂大哭一场,“该死的华不语!我要让你跟我这些玩具赔葬!!!”这次,他说的比自己儿子死的那次还要认真!

        “……”将军心说话,这次我可啥也没说。

        不过,他细细地品味着,这次费门客的计策还真不错。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那么身为四大门派之一的绯红门派自然不会比这小小的山野莽夫,华不语这种半调子的驱魔师要差。

        只会是把他华不语和他皇帝老儿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最有利的武器!

        将军笑了笑,成功和天下已经指rì可待了,他马上回去拟旨给绯红世家的人送了过去。

        他的胜利就在于这一封信罢了。

        红sè的府第,红sè的地毯,红sè的门柱,红sè的护卫,这个殿府简直就是红sè的世界。

        门口的守卫个个都是面sè枣红,几乎都像这忠肝义胆的关二爷一样,脸红的发紫。

        这个府第在离京都不远的一个郊区外,土地都被这些奇怪的家伙感染了,也有些透着黯红sè。

        这些人仿佛崇拜红sè已经达到了极致,每一个进进出出于这府第的人,无一身上不带点红sè。

        只见将军的信使骑着个大白马,他一身正sè军装,怎么会带着红sè呢?

        所以这马夫刚要进门却被门卫给拦了下来。

        “喂!你要干什么去?”门卫板着个枣木门的脸,坚决坚守着规范。

        “他们那不是都进去了吗?”信使颇为不解,第一次送信,还让人拦下来了……

        另一个枣红脸忍不住了,“你有信物凭证吗?”

        信使挠挠头,“啥是信物凭证啊,说这么术语的干什么?我可是奉将军之命的!快快放我进去!”

        “不,不可能!”枣红脸是铁了心不让这名信使进来,“没有物品凭证,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不可能进的来!”

        信使长吁一声,那匹通了灵的宝马也就蹬了蹬前蹄,蹬在地上,只听“嗒嗒。”两声,宝马停下了脚步。

        信使飞身行跳到了这两个枣红家伙的面前。

        “究竟什么是你们家族的物品凭证?”信使有点急。

        一名门客摇了摇头,“你想知道绯红家的物品凭证是什么意思吗?”

        “想知道吗?”另一个绯红卫兵附和着问道。

        信使烦躁的点点头。

        “你有没有什么红sè的东西?”

        信使想了一会,“有!”

        两个门卫相视一笑,“这不就得了嘛,磨叽了我们好半天……”

        信使弱弱地举手问了一句,“本命年的红sè内裤行不行???”

  https://www.65ws.com/a/7/7839/2460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