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红警战争游戏 > 0116挖大鱼(二)

0116挖大鱼(二)

        在五马军阀正在遭到女尤里折磨的隔壁的另一间编号070554的审讯室里,正有一堆中社盟没有任何jīng神力的审讯员在审讯着从xīnjiāng俘虏而来鼎鼎大名的未来dúcái军阀‘xīnjiāng王’盛世才和现任xīnjiāng省dúcái军阀金树仁一干人等。

        “你!过来。”一群审讯人员中一名五大三粗的魁梧汉子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的扫视着眼前这一老一年轻的,然后目光定格在一名年轻(盛世才)的面庞上转身离开。魁梧汉子回到审讯员堆里后指着年轻(盛世才)的道。

        “不知,这位赤军长官要问敝人什么。”盛世才对于刚才看自己的那个人的目光有点发毛。盛世才此人(关于盛世才,原**驻xīnjiāng代表邓发曾有jīng辟的评价:“盛世才,就其出身来说,是个野心军阀;就其思想来说,是个土皇帝;就其行为来说,是个狼种猪。”)狡猾会上媚见风使舵,遇事善于钻营喜欢投机不比三个鸡蛋跳舞的阎锡山差多少,另外由于郭松龄反奉失败遭到牵连盛世才本人被当时东北军的大佬大军阀张作霖所不喜,同时撤消了保送他在rì本学习的公费,善于钻营喜欢投机的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先后得到了孙传芳、冯玉祥、蒋介石等一众民国风云人物大佬的资助,完成了rì本陆军大学的学习。(不过以后这家伙两面三刀墙头草的事情做得不少,加上他野心极大想割疆封侯当新**裁大军阀,不过他在某些方面是自恃甚高的,对于手中的权力yù望非常大是牢牢不放。)

        “坐下,我们要问你话。”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盛世才本来是想等金树仁东窗事发趁机夺取整个xīnjiāng控制权的,结果没有想到还来不及实施计划就被这伙自称中社盟的赤军给抓了,知道自己小命现在捏在人家手里那只有乖乖配合才能活命。见审讯人堆里一名女赤军军官向着这边看了一眼便示意自己坐下。

        “你的真实姓名。”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理,盛世才老老实实坐在审讯室中间一个孤立的靠背凳子上,屁股刚挨着凳子才不过一分钟不到就抬头看到面前表情严肃的女赤军审讯员开口道。

        “敝人盛世才。字晋庸,原名振甲,又字德三。”未来的‘xīnjiāng王’现如今的阶下囚盛世才老老实实的回答。

        “出生年月rì,年龄。”女赤军审讯员还以为眼前不到四十岁身居一省之高位的盛世才一定会嚷嚷自己是某某级别要给予相应的待遇,没有想到这家伙不知道是抓他的时候是吓破了胆还是什么现如今到了这里面乖得像兔子一样问什么就答什么,简直成了一条应声虫。虽然感觉讶异,但是女赤军审讯员还是继续问道。

        “光绪二十一(1895,另一说1886年)年生人。今年刚好37岁。”盛世才心想这怎么跟当初读书的时候的报学历有点像,当他的目光与对面虎背熊腰的凶神恶煞的男审讯员的目光相碰后,在男审讯员那冰冷的目光下快速的低下头答道。

        “你是哪里人?在哪里读的书。”女审讯员看都没有看盛世才盯着桌子上的资料继续问话。

        “这个能否问一下,从小学到留洋都要说吗?”盛世怎么觉得这帮赤军问话有点像查户口的,对于经常要和被俘人员打交道的盛世才心想是不是提醒一下他们的审讯方式有问题,自认为做了正确举动的他问道。

        “干什么!你要搞清楚自己呆的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审讯室不是你家客厅!!从现在起你要老老实实交待清楚你的问题,包括你说的每一句话!!”哟嗬,居然敢质疑伟大的中社盟审讯员难道不想活了吗,其中几个审讯员不干了,于是他们中一名嗓门非常大张的孔武有力的男xìng审讯员拍桌子而起指着盛世才大声呵斥道。

        “是是。长官,啊不。这位中社盟同志问什么我就说什么。”被这一嗓门一吼,差点没有把盛世才的耳朵给震聋,忍着耳朵中的轰鸣这才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地头里,自己居然敢去质疑他们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吗,于是诚惶诚恐的如小鸡啄米的不停点头表示自己一定配合。

        “继续刚才的问题。”孔武有力的男审讯员刚演完唱黑脸,作为唱白脸的女审讯员粉墨登场上台了。

        “敝人出生于东北三省,家住辽宁省开原市。属汉军旗人(满清入关时到后来依然是八旗制度分满八旗和汉八旗)。敝人出身贫寒,幼时在西丰县初小,沈阳第五高小,辽宁省立农林中学学习。

        1915年毕业于上海吴淞中国公学专门部政治经济科。(果然玩政治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1917年赴rì留学,就读于东京明治大学。归国后进入广东李根源主办的韶关讲武堂学习。毕业后,经李根源介绍,回东北在奉军第八旅郭松龄部,任排、连长及上尉参谋等职,深得郭松龄的信任,经郭的介绍便与郭松龄的义女丘毓芳结婚(与前妻离婚,见风使舵转得快,可惜后来老郭兵变失败据说是情报被人泄漏了,盛世才最有可能是泄密者)。

        1923年经郭推荐,张作霖送他到rì本陆军大学学习,其妻同行。(老张对于人才是非常重视的,作为民团出身的老张识字不高对于文化人还是挺尊敬的,这不盛世才才能钻空子)

        1925年郭松龄反奉失败,张作霖撤消了保送盛学习的公费。我在(但盛善于钻营)先后得到了孙传芳、冯玉祥、蒋介石等党国要员的资助下,千难万苦的终于完成了rì本陆军大学的学习。(事实证明的却是他出卖了老郭,对于背叛郭松龄有功的盛世才老张非常不喜不过也没有看在帮助自己的功劳上将盛世才在rì本陆军大学学习的公费给撸了,走投无路的盛世才只得找关系先后在孙、冯、蒋三人资助下完成学业)

        1927年回国后,在国民党贺耀祖部下任参谋,以后又调总司令部任上校参谋兼zhōngyāng军校附设军官团教官。(据说留rì系军官生在当时的国民zhèngfǔ中是非常吃香的,要知道咱们的委员长虽然是从rì本半路跑回来的也不妨碍成为rì后的最高领袖,善于钻营的盛世才终于抱上了一个大大的金大腿:蒋委员长领导下名义上统一中国的南京国民zhèngfǔ)

        1928年任代理行营参谋处科长。(这才没过多久寸功未建就被提拔了,难道说这家伙溜须拍马的本事真的很厉害?还是有人是伯乐识得这匹‘千里马’)

        1929年调参谋本部第一厅第三科任科长。(尼玛,有木有搞错一年刚过就从一个代理变一个正式的,难道是蒋某人良心发现盛世才被冷落很长一段时间才特意提拔的?)

        1929年秋,经朋友介绍与xīnjiāng省秘书长鲁效祖相识,1930年秋我随鲁入xīnjiāng。(不甘心待在一个地方的盛世才为了实现更大的野心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出于什么目地眼光独到的他发现xīnjiāng非常适合自己:天高皇帝远,游离于中原之外,土地贫瘠人民愚昧无知信息与交通闭塞,内部矛盾重重正适合自己浑水摸鱼。到时候只要cāo作的好用不了多久便能完成自己的胸中抱负)

        1930年底,‘金枪’(金树仁)在xīnjiāng办军校,便把我引入xīnjiāng,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两年后也就是今年,任职东路剿匪总指挥,经过屡战屡胜歼灭了当地绝大部分分裂主意份子。”盛世才如同倒豆子的将自己的经历如数家珍的全部交待清楚了。不过让人怀疑的是他真的是交待清楚了所有的问题吗?估计在所谓的东路剿匪战斗后大肆搜刮金银财宝古玩字画这个事情这家伙是选择xìng的忽视掉恐怕根本连提都没有提。

        “你来xīnjiāng多久了。”奇怪的是中社盟的人没有就盛世才的个人财产这个问题进行询问,这个很好解释在最后定他死刑枪毙之前直接从脑子里面强行读取就行了。所以说审讯员们反而继续追问盛世才在xīnjiāng到底待了有多久。

        “从1930年秋我随鲁入xīnjiāng到如今差不多有两年了。”略微思索了一下,盛世才说道。

        “从事什么职业。”有点高瘦的中社盟审讯员敲了敲桌子继续道。

        “啊?哦,1930年底来xīnjiāng,被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由于xīnjiāng省主席金树仁自1928年执掌xīnjiāng后对xīnjiāng各民族的压迫、剥削和奴役十分残酷,激起了xīnjiāng各族的仇恨,一些地方统治者也趁机纷纷割据dúlì。另外前任xīnjiāng实际掌控者杨增新的遇刺和死亡据民间和外界传言都是金树仁在幕后策划的)两年后也就是今年,我才被我身边的那老头‘金枪’(金树仁)任命为东路剿匪总指挥负责清理那些企图分裂国家的人。”不敢有隐瞒的盛世才如实道来。

        “好了,你可以过去坐了。”该问的都问了,负责的审讯员头头对着盛世才指了指金树仁旁边的座位示意他过去。

        “这位赤军长官,我真没有什么事情吗。”有点担心自己小命的盛世才不死心的问道,心想自己可是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按照赤匪们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自己可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一个不会拉出去被打靶。

        “你过来。”魁梧汉子没有理会盛世才也没有拿眼看他,只是挥了挥手让他闭嘴安静的待在一边,正在闭目养神的干瘦老头金树仁被叫到了名字。新的一轮审讯开始。

  https://www.65ws.com/a/7/7796/2452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