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百合的悲泣 > no.15 白翼公的介入~!

no.15 白翼公的介入~!

        卫宫切嗣很久都没有过这么烦躁和焦急过,这次圣杯战争超出自己预料的太多了。不光自己的Sarvent,Saber是一个和自己合不来的。虽然没法和自己一起做事但好歹也是一个战力,但当他看见那个从天而降的第七祖亮出令咒的时候。自己当场就斯巴达。

        切嗣可是很清楚死徒这个圈子,不仅仅因为在自己还在当赏金猎人的时候就常常和对方打交道,而且还有被自己亲手杀死的父亲就是专门从事死徒研究这个原因。

        而这个第七祖的资料自己也很清楚的

        两年前突然出现,那时候自己还没有进入爱因兹贝伦,所以听过很多消息。没人任何征兆的出现,并以绝对的力量碾压了原第七祖腑海林?阿纳修成功继任了第七祖的席位。

        还与死徒的公主黑姬关系十分密切。而且对方的Sarvent也是十分棘手的人物

        面对这样的敌人,如果不是切嗣对死徒这种生物十分反感的话,恐怕就立刻去找他结盟了

        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那是他和舞弥约定的暗号节。。

        “进来”

        进来的人没有任何多余的问候,只交换了眼神便结束了再次见面的瞬间。一个黑发的中xìng没人沉默着走进屋内,关上了房门。

        “据收集的资料,第七祖的英灵最有可能是她了。”

        并没有说多余的解释,递给了切嗣一张整洁的A4纸。切嗣接了过来看了起来

        “果然么…说到纳粹里已逝并是女xìng的人的话就只有这位纳粹公主了。”

        切嗣念出了A4纸上的那个名字

        “古德伦?希姆莱”

        这个名字可能不为很多人知道,但在德国人耳朵里这可是一个常识一般的名字

        纳粹党卫军首领、希特勒主要幕僚海因里希?希姆莱的女儿古德伦?希姆莱。童年时见识过纳粹屠杀场面,但对父亲的盲目崇拜令她沦为援助纳粹战犯组织头目。在二战结束后也当上了德国的“战后援助纳粹战犯组织”的头目。直到96年被什么人枪杀之前,还一直在这个组织的头目这个位子上坐着。

        不过她死后倒是引起了德国本国法西斯残余人士的强烈不满。

        切嗣抬起头来将手上的资料放在了桌子上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共事十多年了。虽说初识时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可一旦剥去她外表的稚嫩,她与生俱来的锐利便开始展露无疑。

        与这种美人共事,一般人很可能因为压力过大而感到疲惫,但切嗣却恰好相反。舞弥总是能够根据当时情况做出正确而不容改变的判断,切嗣在她身边,却从未因自己的卑劣而羞耻,也从未憎恨过她的冷酷。或许,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心平气和。

        “关于以后的计划可能要改变一下了…”

        叹了口气,切嗣对着舞弥说着

        对于第七祖可不像一般Master那么简单,子弹可不会对对方有一点的伤害。就连起源弹切嗣都不敢肯定对于恢复力惊人的死徒有什么效果,更何况对方可是祖级的角sè。

        切嗣可不敢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总而言之…还是把侦查使魔放出去吧。第七祖那边也是,只不过别靠太近。”

        舞弥点了点头,在切嗣所教授的魔术中.舞弥对于cāo纵低级使魔展现出过人的才能。正因如此,切嗣经常将打探和侦查的任务交给她执行。

        门在次关上了,切嗣看着关上的门深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

        “第七祖么?”

        不管怎么样这次圣杯战争都要赢,不管为了什么。望着窗外,切嗣好像又想起了那个雪白sè的身影还有那雪地里的jīng灵。

        “爱丽…伊莉雅…”

        …

        ……

        ………

        “这里就是冬木市么?”

        一个身着白衣的jīng悍老人站在冬木市的一座高楼上俯视着这个作为圣杯战争战场的都市

        “还真是可悲的人类啊,早已身处与战争的漩涡中去浑然不觉,最后只有最为垃圾不明不白的死去。哈哈!”

        老人发出了讽刺一般的笑容,用一种看蚂蚁一般的眼神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白sè的头发和披风在夜晚的风中慢慢的飘荡着。

        他的名字叫做特梵姆?奥腾罗榭[TrhvmnOrtenrosse]

        死徒27祖中大名鼎鼎的第17祖,最古三死徒之一,当然,比起他的名字他的另外一个称号更能说明他的身份——白翼公

        他通过魔术研究而成为吸血种。偏执的拥护吸血种。认为死徒不需要依靠特别的超拔能力,作为吸血种生物本身的力量就很优秀。同时他也是一个典型的吸血鬼。在死徒二十七祖中,也拥有着名义上的最大发言权。

        而就在这时,白翼公的背后渐渐出现了一个黑sè的人影

        一身黑sè的紧身衣,除了一般的面孔外,其余的地方都被黑sè的皮布遮的严严实实的,露出来的那只红sè,有着细长瞳孔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恐怖

        葛兰索格?布拉克莫[GransurgBlackmore]这是他的名字

        更有着有着鹏,黑翼公,月饮等称号。和白翼公一样通过魔术研究而成为吸血种。一直追随着白翼公。

        “大人,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您回到这里来,那圣杯的真正面目想必您也知道”

        “哼…”

        白翼公冷笑一声,并没有转身只是开口说道

        “葛兰索格,你难道认为我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圣杯来的?”

        “属下愚笨,实在是除了这个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对于白翼公的提问,黑翼公微微的欠身表示了歉意。而对于他的表现,白翼公无疑是十分满意的

        “哼,我对远板,玛奇里,艾因兹贝伦三家的蠢蛋计划还是有些了解,圣杯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而真正让我到这里的,可是另外一个东西…”

        稍微顿了顿,白翼公继续说着

        “第三代阿纳修,祸?灵梦?阿纳修(M?Reimu?Einneshe)也来参加了这次战争。”

        黑翼公惊讶的抬起了头看着自己面前白翼公的背影。

        “那个阿纳修!?大人,难道你还想!?”

        对于灵梦,黑翼公可谓是记忆深刻,两年前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自己所认定的主任,白翼公的结盟邀请。黑翼公本人的话,如果不是当时白翼公阻碍,恐怕他当场就和灵梦打起来了吧。

        “当然不是,葛兰索格…我可不是那种碰了一鼻子灰还要去自找没趣的人。”

        “最近一年来…第七祖可和爱尔特璐琪那家伙走的很近啊…”

        白翼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而背后的黑翼公也了然的点了点头。

        “死徒27祖已经处于了四分五裂的状态,而爱尔特璐琪手下已经有了四位直属死徒,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力量了。第五祖的水晶大蜘蛛根本不可能控制,海魔和莉塔?萝洁安这两个一个没法离开大海一个则是家里蹲。梅连泽尔里奇安翰斯这几个教会方的家伙就更别说了。甚至还有四个空席。”

        白翼公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睛了闪过了一丝红光。

        “所以说如果再让第七祖的阿纳修加入爱尔特璐琪那家伙的一方的话…对我们太不利了…”

        黑翼公点了点头,对于自己主人的考虑也理解了过来。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这次来rì本的原因是?”

        “对!!!”

        白翼公伸出了双手,像要拥抱大地一样向两边伸出。看着这了充满流光的现代化工业都市,白翼公大喊着

        “就让这个战场,成为阿纳修最后的墓场!!!”

        转过了身体,白翼公用残忍的眼神看着自己面前微微欠身的黑翼公,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不能为我用的话…就算付出让死徒议会再次减员的代价,你也别想活在这个世界上…阿纳修!”

        “是的,我的主人。”

        黑翼公弯下了腰,对于他来说,白翼公的命令就是一切。

        …

        ……

        ………

        “就是这样,知道了么?卢娜”

        黑翼公看着自己面前的一个拥有白长发的死徒,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了她。对于这个白翼公亲手进行死徒化的少女,黑翼公还是很有好感的,无论是她的力量还是本身的气质都说明了她是一个合格的贵族。

        卢娜点了点头,看向手中资料上那个黑sè的少女,歪了歪头

        在她的了解中很少有什么角sè会让白翼公这么慎重的对待,也就不免对这位第七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从小就被白翼公收养成为死徒的卢娜眼里,白翼公可谓是最强的死徒了,但长久以来的相处卢娜也明白以前白翼公的关注也不过是让自己这颗棋子能够跟好用罢了。

        能让白翼公这么在意的人…可真是在意呢…

        “真在意呢…”

        嘴里轻轻地嘟哝着。但黑翼公好像听见了什么,抬起头看着卢娜

        “你又说什么了吗?”

        “不!…没什么!!!”

        卢娜慌忙的否定着,而黑翼公则奇怪的看着她。那红sè细长瞳孔的眼睛直直的着卢娜。让卢娜一阵心虚。

        “嘛…无所谓了,那么试探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知道了吗?”

        “是的!”

        夸张的敬了一个古代战士的军礼,那滑稽的样子连黑翼公这么严肃的死徒都差点笑了出来。

        “嘛…加油吧,这次你的任务可是很重要的一环。”

        拍了拍手,房间里走进了五名死徒。黑翼公看着卢娜

        “这五位死徒都算得上是jīng英角sè了,来配合你这次的任务,当然记住你们的任务只是试探,还用不着去拼命,知道了么。”

        卢娜点了点头,黑翼公在她雪白的发丝上摸了摸,便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

        卢娜看向了那五名死徒,点了点头便说道

        “那么,我们先来说说任务的分配…”

        虽然还是很在意那个名叫灵梦的第七祖,但卢娜也不着急,总会遇见的不是吗?

        …

        ……

        ………

        在灵梦家的书房里,灵梦和希特勒面对面的坐着。而一旁的约瑟夫扶了扶眼镜,将资料放在两人的桌前。

        “那么…这次的第一战有什么看法吗?Master”

        看着把话题扯向自己的希特勒,灵梦叹了口气,自己可不喜欢这些,管他强弱直接打过去就好了。

        “没什么想法,只不过各种意义上的不爽。”

        貌似知道自己的Master会这么说一样,希特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变摇了摇手,示意一旁的约瑟夫开始报告。

        “是!元首。就此战结局来看:远板一方Archer无损失,不过我方算是收集到了Archer的战斗数据和资料,Archer真名吉尔伽美什,最古之王,拥有宝具无数,不出意外应该是此战中最强的敌人;

        lancer是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首席骑士,使用双枪——破魔的红蔷薇和必灭的黄蔷薇,分别能消除接触魔法和制造无法恢复的伤口。其Master具调查是‘时钟塔’一级讲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

        Saber是英格兰的亚瑟王,应该有必杀技尚未使出,在与Lancer一战中被黄蔷薇造成左手残废,效果持续到Lancer死亡,目前战斗力不算强。其Master应该是爱丽斯菲尔;

        Rider是马其顿帝国的征服王,其实力强劲,目前只使用过其战车,尚未暴露其他实力,此人虽大大咧咧,但各种方面表达出了此人很有心计

        Caster的身份至今不明,

        Berserker的真身尚不明确,不过实力强劲,拥有抢夺他人宝具的力量。

        至于我军现在牺牲3人,以上!”

        将一切汇报完,约瑟夫笔挺地站在了元首的身旁。

        “就是这样了…你怎么看?”

        灵梦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没什么…倒是你以女xìng现身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外。”

        “我在近代历史上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如果我的部下都配有纳粹的袖标,那样太显眼了。如果以女xìng出现的话对方最多以为我是一个纳粹的高级将领,绝对想不到我是阿道夫?希特勒。”

        “也对啊~”

        听了自己Sarvent的话灵梦赞同的点了点头。接下来跳了起来站在窗户面前看着漆黑的夜晚。

        “嘛~不要着急,战争财刚刚开始不是么?就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吧~”

        (Ps:求加群啊!!求评论啊~!!!求死徒龙套啊233~)

        (ps2:A君的龙套送上!!!只不是娘化版~)

  https://www.65ws.com/a/7/7746/24413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