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百合的悲泣 > no.14 结束的第一战

no.14 结束的第一战

        和一旁正僵持着的Saber几人不同,灵梦和Barserker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战场,无论是早已被破坏殆尽的沥青路面还是周围不是刮起的魔力狂cháo都证明这这场战斗的激烈

        恐怕在场的各位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吼!!!————————”

        黑sè的地狱骑士嘶吼着,手中早已被侵蚀成为伪宝具的巨棍狠狠的砸了下来,深深的陷进了地面。但和预期的不同,黑sè的身影并没有躲藏或者进行格挡之类的动作,轻轻地一跳在巨棍陷进地面的时候以巨棍为落脚点迅速的向黑sè骑士跑去。

        和Barserker那种直接的攻击不同,灵梦凭着自身那种极快的速度迅速的跑到了Barserker的面前,没有任何的花样。雷霆般的一击直直的打中了对方。

        像一颗炮弹一样黑sè的骑士往身后退了一段距离,随后稳住了身体。

        “喂喂~就这点本事?我可还没认真啊~”

        灵梦用轻佻的语气说着,并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等着黑sè骑士的攻击

        但黑sè骑士还是一声不吭,可是他那杀气波动的密度却在倍增,并朝灵梦逼近着,不过这让不少战士心寒的杀气对灵梦来说也不过是笑话罢了。

        被狰狞铠甲包裹住的手紧紧的抓向了身旁的一根铁柱,一瞬间。黑sè的叶脉密密麻麻地覆盖了铁柱的断片,那断片却变成了比剑还要可怕的异形凶器,无数的刃从铁柱上长了出来,就像专门为撕裂异兽而使用的武器一样。并用断片的头指着灵梦,打有一种挑衅的感觉

        “哈哈哈!!!还有战意吗?!”

        兴奋地大笑着灵梦和黑sè骑士在同一时间做出了一个相同的攻势,两人都的周身都散发出了极强的魔力。就像两颗彗星一样,两个黑sè身影撞在了一起。

        魔力的狂cháo肆虐着这片大地,就像台风一般,所有的残骸都在这强大的风压下被吹散了。什么都没有流下,唯一的就是那沥青路上肉眼可见的断层了。

        和灵梦本身就拥有的强大魔力不同,Sarvert的魔力都是由自己Master提供自己战斗所需要的魔力。Barserker原本硬碰硬还可以和没认真的灵梦打个不分上下,但悲催的是他摊上了个不好的主人……

        间桐雁夜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

        本来Servant不仅要用魔力保持自己现出原身,甚至随时都要耗费魔力。尤其在战斗之时所消耗的魔力就会成倍激增。为了提供Servant所需的魔力,Master会从自己的魔术循环之中吸出魔力,源源不断地供给Servant。

        而所谓的魔术循环活xìng化。对与间桐雁夜这个速成的魔术师来说,只不过是被刻印虫侵蚀**,随时品尝着让他生不如死的痛苦。

        Servant隐身变成灵体之后,魔力的消耗可以达到最低的限度。

        就算是这样,雁夜有时也会感到心跳加剧和眩晕。

        可是,Berserker实体化给雁夜带来的痛苦是无法想象,跟别说现在Barserker与敌人的战斗需要巨大魔力的支持。

        这种强大的魔力输出让雁夜体内的异物被唤醒,开始蠕动,啃食着他的**,撕扯着他的骨头。雁夜体内的假xìng魔术循环刻印虫,无所顾及地吸取他所能提供的最大限度的魔力,供给Berserker。这种剧烈的魔力需求更加剧了雁夜体内的剧痛感。

        雁夜现在所受的痛苦如果真的要描述一下的话,那就是痛不yù生这个词比较合适了。

        “呜…咕…”

        雁夜就像猴子一般用手挠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一边忍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一边流着泪。

        “啊…啊…”

        无力的呻吟着,雁夜蜷缩在一起。至于外面Barserker的战斗雁夜已经没有那个余力来监视了。

        雁夜他并不是一个魔术师,作为一个魔术家族的子女反而特意的放弃了魔术,这在个整个魔术界可以说是一个奇葩了。而唯一让他作为一个魔术师来假如这次圣杯战争的理由是有一个

        自己所喜欢的人的女儿,远板樱…不,现在应该叫做间桐樱了。唯一的目标就是从自家那个恶心的老头子手里把她就出来而已。

        当然,如果能杀掉远板时臣那个混蛋的更好…

        “住手回来!回来Berserker!”

        再也忍受不下去的雁夜呼喊着Berserker,他的担心和焦虑在这瞬间完全显露出来。如此简单的指示,从雁夜所站的位置发出可以很容易的传到Berserker那里,但是黑sè骑士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嘶——————”

        强大的魔力供应又激起了刚刚有所平静的刻印虫,刻印虫再次痛击着雁夜的**。

        “Barserker!!!”

        雁夜焦急的叫喊着,但Barserker去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要用令咒么?雁夜这样想着,但还没有进行思考剧烈的疼痛就让雁夜喊了出来

        “Barserker!!!我以令咒命令你!快给我回来!!!”

        黑sè骑士与灵梦一次又有一次的碰撞着,但都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不过就在这时候黑骑士却反常的向后方一跳,站在原地看向了Saber所在的方向

        “吼———————”

        带着不甘的感情低吼了一声,渐渐地变成了黑sè的烟雾。

        “喂!!!站住!ExplodingSphere(爆裂弹)!”

        大量的魔弹向正在消失的Barserker轰去,不稳定的魔力弹在Barserker的周围爆炸。

        烟雾散去后看着已经空无一物的前方,灵梦不爽的砸了砸嘴

        “切~又跑了一个…”

        头发慢慢的变回了黑sè,黑sè的纹身也慢慢的收了回去。虽然对于灵梦来说战斗途中被打断是最不爽的事情但也没办法…

        “嘛…算了,反正时候还有机会…”

        …

        ……

        ………

        “Chief…如果你还要继续的话,我将是你的敌人!”

        Lancer用红sè的魔枪指着自己面前的三个黑sè英灵。

        “Lancer~”

        虽然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压力但Saber听了Lancer的话后还是十分感动,这个和她一样信奉骑士道的强力英灵,一开始Saber就相当有好感。

        但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不满的问着,声音里充满了不快,看声音应该是之前发过话的Lancer的Master。

        “跟Saber的一战!是我迪尔姆多.奥迪那赌上荣誉的战斗!”

        Lancer听见这个声音后立刻严肃的向看似空无一人的夜空中喊着。

        “我先让您看看我如何杀死那只狂犬吧。在那之后将会进行我和Saber之间的决斗!”

        “不行!”

        无情地打断了热血沸腾的Lancer的感叹.Lancer的Master用更加冷酷的语气命令着

        “Lancer帮助Chief杀死Saber。我用令咒命令你。”

        瞬间…战场的被紧张的气氛笼罩着

        令咒…那是对Sarvent的绝对控制权,无论这是Sarvent怎么想,这是的你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违抗Master的命令。

        红枪的枪头调转了方向,发出低吟的响声向Saber袭来。

        Lancer头都未回.就直接用左手和右手的两支枪向正后方的目标袭去。

        “Lancer!”

        Saber喊到一半,突然愣住了,看着Lancer转过身后那充满屈辱和怒火的悲愤表情,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时的Lancer可以说完全就是一个只为完成命令的傀儡,这点上,Saber应该庆幸自己的Master对自己没有什么兴趣吗?

        而这时三个黑衣英灵也举起了手中的军刀向Saber冲去。

        这是Saber算是充分了解了什么叫做双拳难敌四手,接连不断的攻击让Saber身上,就算是她也对这种情况无奈了,特别是对方还有一个和自己在技艺上同一级别的Lancer。

        如果左手没有受伤.或许还能找到一条活路.可是现在Saber同时面对三人就已经到达了能力的极限。这个时候,连Lancer也与其为敌,Saber就绝无胜算的可能。

        “Saber…对不起…”

        Lancer发出了痛苦的低吟,但手中的长枪还是向Saber无情的划来,紧接着的就是三把锋利的军刀。

        就在Saber苦苦支撑的时候,响起了震而yù聋的轰鸣声。

        那是雷电!

        突然造访战场的落雷。就如同一个闪光的巨兽在夜空中咆哮着。

        “Alaaaaaaaaaaaaaaaaaa——————”

        闪电从地面横穿而过。那看起来看起来像闪电的巨兽,是缠满了雷电的战车在疾驰。

        Lancer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向一旁闪去。但对于三个黑衣英灵正将全部jīng力集中在Saber身上的黑sè英灵来说,都没有快速的反应过来。其中的两个英灵用力的向另一个撞了过去。

        伴随着闪烁着的雷光两头神牛先用四只前蹄将两个黑衣英灵踢倒在地,接着用四只后蹄无情地蹂躏着他们。伴随着雷光,两位黑衣英灵化作了黑sè的光点消散了。

        只有最后一个还在地上jǐng戒着看着Rider。

        Rider站在战车上看着黑衣英灵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噢?你怎么了,你的两位突然已经消失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黑衣英灵,Rider笑了笑

        “看来你也想消失啊~虽然不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存在,但对于真正的Chief肯定没什么重要的吧。”

        战车上的雷光越来越盛,几只公牛也俯下了身子,正是准备冲刺的动作。但突然出现的声音却打断了Rider的动作

        “喂喂,虽然的确死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看,但你就这样杀掉他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灵梦慢慢走了过来看着正站在战车上的Rider以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着。

        对着黑衣英灵摆了摆手,点了点头,黑衣英灵慢慢地消失了

        “嘛…就这样了”

        Rider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小姐没事,那就是说那个黑家伙退场了?”

        “不…被他的Master叫走了…”

        灵梦不满的说着。Rider好像早就想到了一样,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面对着天空,弯着胖胖的脖子,呼喊道。

        “Lancer的Master。我虽然不知道你在哪里偷看,但是你用卑鄙的手段侮辱了骑士之间的战争不配成为魔术师的对手。”

        “喂,你这话我可反对啊~Rider”

        “恩???”

        面对Rider疑问的表情,灵梦只是笑了笑继续说着。

        “听刚才的情况,Lancer是把自己的Master当成主君了吧~那么…他起码也有被自己Master当做道具的觉悟了吧,还是说还在这种立场上纠结自己那种无聊的骑士道呢?”

        “你这家伙!”

        不管愤怒的Lancer和一脸微妙表情的Rider,灵梦继续说着

        “自古忠义不能两全,既然已经向什么人效忠了的话就要做好背弃自己信义的觉悟,同样如果你一定要坚信自己的忠义的话…那你就是个叛臣预备军~如果连这种觉悟都没有的话,你还是算了吧~~~”

        “你这家伙!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尊严!!!”

        Lancer一脸狰狞的看着灵梦就连一旁的Saber也举起了手中的剑,不过Rider倒是冷静的摸了摸下巴。

        “小小姐你倒也说得对啊…恩…真困扰啊…”

        就当Lancer将杀意对准灵梦的时候,自己Master的命令传入了他的耳朵

        “撤退Lancer。今晚的战斗到此结束。”

        听到命令的Lancer,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枪。不过还是愤怒的看向灵梦,随后感激的看向Rider

        “感谢你,征服王”

        Lancer再一次用目光向Rider表达了谢意。紧接着向Saber也点了点头。

        对于都信仰骑士道的Lancer和Saber来说,他们之间到不需要什么的多余的语言

        Lancer确认了这一点之后。灵体化消失了。

        “看吧,都是群笨蛋~”

        灵梦无奈的耸了耸肩,但回应她的则是Saber愤怒的眼光。随后Saber看着这个战场上的Rider,用极为复杂的目光。

        “你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征服王”

        “啊,我没有仔细地考虑过这件事。”

        面对Saber的提问,彪形大汉Servant好像事不关己的样子,淡然地耸了耸肩

        “什么理由呀计划呀,那些麻烦的事情,就让后世的历史学家们给我找一个理由吧。我们这些英雄只要随心所yù,用滚滚的热血,在战场上奔驰就行了。”

        “那只能是王者才能说的话。”

        Saber失望的回答中,态度坚定。她信奉的是廉洁的骑士道,与Rider这种肆无忌惮的行动原理相去甚远。

        “噢?难道我的王道是异类吗?哼、那也是自然的事情。”

        Rider嗤鼻以笑,对Saber挑衅的目光置之不理。

        “所有的王道都是独一无二。身为王的我和身为王的您,本来就是水火不容。您是要将这个世界彻底地分成黑白两界呀.”

        “这就是我所期望的。今天在这里我也要”

        “噗!哈哈哈!还真是天真的小孩子!不管什么都以自己所想的为基准吗?还真是可笑啊!”

        听了Saber的话灵梦忍不住笑了起来

        “嘛嘛~不要这么说啊,小小姐,在怎么说对方也是以清廉出名的骑士王,怎么说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你们!!!”

        Saber愤怒了起来,这些家伙!完全是在戏弄自己!

        真当Saber想要开口的时候。Rider则挥了挥手

        “那么骑士王,我们就暂别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激起所有的热血与你一战的。小主人,您还有什么话要吩咐吗?”

        在Rider脚边,趴在驾驶台上的少年却并没有回答。这个名叫韦伯的Master已经翻起了白眼,昏了过去。

        无语的看着自己的Master,Rider叹着气把Master放入自己的怀中,驾着自己的战车往天空中奔驰而去

        “再会!”

        伴随着雷电的轰鸣声,Rider的战车向天空中驶去。

        而Saber则继续看向一旁的灵梦,慢慢的举起了剑,对于这个Master,自己还真的没什么办法。如果她要在这个时候和自己打起来的话,自己可没有任何机会能够赢过她

        “没什么…只不过是在看一个可笑的小孩而已”

        “小孩?…你这家伙!!!”

        Saber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但随后立刻随后愤怒的看着对方。

        不过灵梦显然没有对Saber的态度有任何的在意,直接飞上了天空

        “rì后的战争我可是很期待啊!Saber~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说完不等Saber回答就消失在了夜空中…

        夜晚再次回归了宁静

        爱丽丝菲尔并不是惧怕战场上被破坏的痕迹。圣堂教会的管理人要对圣杯战争的隐匿xìng负责。这里宛如遭遇了大地震一样,管理人一定会动员教会的人员认真清扫战场。

        Saber还是沉默,凝视着Rider和黑sè的Master飞过的天空。她那伶俐的侧脸上没有刚才拼死搏斗留下的兴奋和憔悴的神sè。

        可是爱丽丝菲尔与Saber沉着的仪态相反.因为她知道Saber负了很重的伤。

        “Saber,你的左腕。”

        “是,手太疼了,失态了。就像Rider所说的那样,如果不与Lancer对决解除伤口的咒语,会妨碍与其他Servant的战斗。”

        骑士王淡淡地诉说的语气.爱丽丝菲尔从中听不出任何让人不安的信息。Saber的刚毅反而安慰了爱丽丝菲尔。

        “谢谢你Saber。多亏了你,我才活了下来。”

        爱丽丝菲尔低头说着,Saber则露出了一个微笑。

        “爱丽丝菲尔。今夜的战争只不过是战争开始的最初一夜而已。”

        “是啊,都是势均力敌的强敌。从不同的时代被邀请来的英雄们没有一个实力平平的敌手。”

        Saber的声音中没有焦躁和畏惧。在风暴来临之前,战士的心情是既平静又兴奋。战士昂扬的斗志和滚烫的鲜血,是无论任何时代任何世界都不会改变的。这是英雄之魂的证明。

        少女紧盯着南方的夜空,冷静地说道。

        “这就是圣杯战争…”

  https://www.65ws.com/a/7/7746/24413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