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百合的悲泣 > no.11 复杂的战局

no.11 复杂的战局

        在Rider吼叫过后一会儿,伴随着了金sè的光和高空中的魔力波动。

        两位客人出现了

        至于那个过于耀眼的sarvent使人产生了少许的胆怯,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早已没有了惊讶的心情。

        此后现身的是,因Rider的挑衅而出现的第四个Servant,这是无可怀疑的事情。但事态的发展令人感到恐惧,在这样一场大战前的热身战上竟然聚集了四个Servant。如今无论谁也无法判断事态的进展了。

        而且飞…不应该称之为飘浮才对,身穿黑sè巫女服的少女完全无视了重力,随意的漂浮在黑夜的天空上。

        而在离地面十米左右高的街灯球部顶端,则出现了身穿金sè闪光铠甲的身影。

        韦伯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那个人是……”

        以前虽说只在短暂的一瞬间里见过他一面,但是让人留有如此强烈印象的身影.韦伯是不可能看错的。高高的街灯上悠然而立的一定是昨夜使用压倒xìng的破坏力葬送了入侵远坂府邸的暗杀者,像谜一样的Servant。

        全身没有一处不被铠甲覆盖的重型装备不可能是Master。而且如果是回应Rider的召唤而现身的话,就证明他仅具有将Rider狂傲的话视作挑衅的判断力,即他也不可能是狂暴的Berserker。

        这样一来,利用排除法只剩下三骑士的最后一人Archer。

        “不把我放在眼里,不知天高地厚就称王的人,一夜之间就窜出来了两个啊…”

        Rider也好像没有料到会出现比自己还要态度强硬的人,颇为慌张,一脸困惑地挠着下巴。

        “即使你出言不逊我伊斯坎达尔还是在世上鼎鼎有名的征服王。”

        “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个人。剩下的就只是一些杂种了。”

        Archer干脆地说出了比侮辱还有过之无不及的宣言。这时连Saber也惊讶地面无人sè了,但是Rider却宽容视之,有些吃惊并叹了一口气。

        “你话说到这个份上,就先报上自己的大名怎么样?如果您也是王的话,不会连自己的威名也惧怕吧?”

        Rider这么插科打诨,Archer通红的双眸越发带着高傲的怒火,紧盯着眼下的巨汉。

        “你在问我吗?杂种问大王我吗?”

        按常理来看,Rider问Archer的真实名字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在Archer看来这好像是对他的大不敬。这话跟Archer想隐藏自己真实姓名的打算明显立场不同,只不过是Archer一味的感情癫狂症而已,黄金英灵开始露出了杀气。

        “如果说我让你身披遏拜我的荣耀,而你却不知道我的名字,你那样的无知我也毫无办法。”

        Archer如此断言过后,他的左右两边慢慢地升起了烈焰般的怪异之气接下来的一瞬间,刀器闪耀着耀眼的光辉突然出现在空荡荡的天空里。

        出鞘的剑、还有枪。都装饰得夺目闪亮,还发shè出无法隐藏的魔力。明显不是寻常的武器,只能是宝具。、

        “哦~果然你这家伙很有意思~”

        戏谑的话语让黄金shè手一阵颤抖,显然对对方这种看小丑表演一般的语气感到十分的愤怒,看向了漂浮在空中的灵梦,红sè的瞳孔里充满了怒意。

        “渣滓!你是想和本王站在同一高度么?!”

        无数的黄金武器直直的指向一旁的灵梦

        “这还真是…真是一群麻烦的家伙…”

        灵梦叹了一口气。不过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阿纳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圣杯战争期间这里可不允许进入!”

        凯奈斯,Lancer的Master的声音响了起来,其中还充满了慌张的味道。

        “诶?”

        “阿纳修?!”

        听了凯奈斯的话,喝什么都不知道的爱丽斯菲尔不同。韦伯可是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

        死徒27祖中的第七祖,在两年前以绝对实力碾压上届阿纳修并继承了其席位的死徒。不对对于这位行踪不定的新进死徒到底是人类还是死徒这件事,时钟塔到现在都不敢确定。

        “小子,你知道这位小小姐是谁么?”

        Rider显然对灵梦充满了兴趣,能让那个自傲的魔术师露出那样慌张的语气。这位的身份可不简单啊~

        “恩…现在世界上最高战力之一中…死徒27祖中的第七祖”

        韦伯不由得紧紧抓紧了Rider红sè的长袍。今天晚上出乎他意料的太多了,没想到竟然第七祖也会出现在这里。

        听了凯奈斯的话,灵梦飘了下来无聊的说着

        “什么…既然来了的话那肯定就有进场的资格啊~”

        伸出右手,右手背上那个红sè的令咒说明了一切

        “我可是以Master的身份来参加这次战争的呢~这么好玩的游戏就这么错过了不是很可惜么?”

        平淡且带着调侃的语气给了在场Master带了不少的压力,至少韦伯现在已经站不稳了。

        “哦哦哦~小小姐也是Master这还真是有趣啊。怎么样?要来我手下做事么?!待遇好商量。”

        至于Rider这家伙,已经毫不犹豫的开始他那招揽计划了。

        “笨蛋!!!你到底在想什么啊?!那可是第七祖啊!和她打起来说不定你也会输诶!?”

        听到自家sarvent那无厘头的发言韦伯再一次的崩溃了,毫不在意现在这种场合大声的吼了出来,不过Rider则伸出了宽大的收使劲的拍在了韦伯的身上豪迈的大笑着

        “那又怎么样!这样才有意思吧!怎么样小小姐~”

        对于Rider的发言灵梦只是笑了笑

        “嘛~先不说我愿不愿意,我家的sarvent好歹也是一国首领级的人物。她可不愿意出现这种情况啊~”

        “对吧~Chief~”

        随着灵梦的话语,一个黑sè重物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溅起了不少的灰尘,随之接连不断的枪声响彻了这片空间。

        随着烟雾的散去,逐渐露出了倒在地上被打成马蜂窝正渐渐散去得Assassin。

        “那是…!!!”

        韦伯首先叫了出来。

        “不可能!Assassin应该被…”

        看向了一旁站在路灯上的黄金shè手,韦伯很清楚的记得Assassin应该被杀掉了才对!

        “恩,我想应该是我们被骗了呢。”

        征服王虽保持着jǐng惕,但还是诙谐的做了个夸张的扶头的动作。

        作为一个Master能看到的暗杀者标志,Saber和Lancer显然也注意到了,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Assassin没死,那么那天死的是谁?那将他杀死的又是谁?还有,为什么他会在这时候参进战斗中?

        其实惊讶的又何止在场的一众Master和Servant啊。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

        言峰绮礼十分惊讶,到底是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掉Assassin?甚至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见!

        “可恶!!!”

        绮礼握住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木制的桌子上。

        而从古老的留声机的黄铜喇叭里传出了有失态的声音

        “什么情况,绮礼?”

        “我的Servant似乎被谁杀掉了,甚至还掉落到了战场的最zhōngyāng!”

        “是么…”

        时臣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重,先是第七祖的参战到最后Assassin的暴露,一切占据都开始向对自己不利的方向转变着。

        “绮礼,继续观察…我们的计划可能要改一下了。”

        “就是这样!”

        黑夜中一清冽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地区,在场的人都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在之前的高台上出现了六个身影。而那番话则来自最中间的那位有着金sè长发,穿着黑sè军装的少女

        “我和我的Maste可是不会和任何人合作的,最终取的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只能是我们。”

        这句话用的是陈述句,不像是在协商,反而像是在陈述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冷静的声音说出了狂傲不羁的话语,这对在场的所有Master来说可以说是直接宣战了。

        特别是对有王的身份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无形的侮辱。征服王和阿尔托利亚不由挑了挑眉,但Archer显然更是怒不可遏——什么时候区区蝼蚁竟敢以这样的口吻来规定这场游戏的胜负!!!

        “蝼蚁!谁允许你这样说话了!!!”

        暴怒的英雄王感到自己的威严竟在短时间内多次受到挑衅,身后再次浮现出了十六把形形sèsè的宝具。向高台上shè去,不过途中被十六根黑sè的针形武器一一击落

        “别这么急啊~金闪闪,我对你可是很有兴趣呢,准神阶的家伙我可是很久没遇见过了~”

        “杂碎!!!”

        黄金shè手越来越感到愤怒!身后的宝具再次浮现出来,不过这次有比之前多了整整两倍!32把宝具直直的shè向了灵梦

        “哼~”

        宽大的袖子里不断地浮现出一根根漆黑的封魔针,每一根封魔针上蕴含的魔力都让附近的Master感到心搏。

        封魔针和黄金宝具不断地相撞着,僵持在了空中。这让附近的英灵的眼角都不由得抽搐着。

        一般的来说宝具是每个Sarvent的至宝,除非是同等级的宝具,不然没有与之战斗的可能xìng。但眼前的战斗则打破了这一概念,无论是黄金shè手那为数众多的宝具还是灵梦那些能与宝具抗衡的长锥型武器都给在场的Master和sarvent带来了压力。

        而这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股魔力的洪流,这是谁也没有料想到的,灵梦和黄金shè手的的对决也暂时停了下来。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行,化作了倔强不屈的人影。

        身材高大、肩膀宽广的那个男子,全身均被铠甲覆盖。但是与Saber紧裹全身的白银铠甲,和Archer豪华奢侈的黄金铠甲都不相同。

        那个男子的铠甲是黑sè的。没有jīng致的装饰,没有磨得发亮的sè彩,像黑暗,如地狱一般的极端黑sè。就想来自地狱的骑士一样

        已经现身的Servant们所拥有的光辉的要素,那个黑骑士都不具备。阿尔托莉亚、迪尔姆多还有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还有站在该台上的黑衣英灵Chief以及不知其姓名的黄金Archer,各自都拥有华贵。这是作为英灵可夸耀的地方。众人的赞赏和憧憬创造的传说及带来的荣誉。是他们成为高贵幻想必备要素。

        但是新出现的黑骑士没有那些要素。勉强跟暗杀者的外形相近。

        “征服王,你也邀请他了吗?”

        Lancer不敢有丝毫大意地盯着黑骑士,可还是用轻佻的口吻揶揄Rider。Rider听见这话皱起了眉头。

        “邀请嘛,那个,从一开始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黑骑士释放出来的只有不折不扣的杀气。连其魔力生成的旋风都像怨恨的呻吟,令人毛骨悚然。

        Berserker,任何人都知晓他。那样充满凶险杀气的波动只能让人想到狂乱的英灵。

        “那么,小主人。那家伙是Servant的话,他的魔力是什么程度?“

        韦伯被Rider这么一问.这个身材矮小的Master只是呆呆地摇了摇头。

        “无法判断!我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你不是最厉害的Master吗,不是可以清楚地判断谁强谁不强吗,不是吗?”

        一旦成为与英灵定下契约的Master,都被授予了可以看透其他Servant能力值的透视力。圣杯战争邀请英灵参加,并只授予了Master这种特殊的能力。像爱丽丝菲尔那样的代Master,是不可能具有这种能力的。Rider的正式Master韦伯可以比较Rider和其他Servant之间的能力差别,然后制定战略使战况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现在韦伯已经把握了眼前的Saber、Lancer和Archer甚至还获得了一些那个名为Chief的sarvent的能力大小。

        可是面对这个则像相机变焦时的那种模糊感一直没有消退。Rider皱起眉头,再次凝视黑骑士。

        黑sè的铠甲看不出有任何特征和个xìng,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暗示身穿黑装的人的身份不、还不如说是越看越不清楚,越看越模糊。

        不止是Rider这样感觉。Saber、Lancer还有守望的爱丽丝菲尔和灵梦也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无论如何聚jīng会神的观察,也无法准确地捕捉到他的面容。

        黑骑士用令人毛骨悚然的凝视,看着矗立在街灯上的自己。黄金英灵准确地抓住了黑骑士的目光。

        身份卑贱的人连目光也卑贱污浊。对身份高贵的人而言,有人拿这样的目光看他是难以忍耐的屈辱。现在对Archer而言,无礼的Berserker比正在和自己对打的灵梦还不能原谅!

        漂浮在Archer左右的宝剑和宝枪,改变了进攻的方向。剑头和枪头所指的方向就是,最优先的掠杀对象Berserker。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以解我心头之恨。杂种。”

        伴随着冷峻的宣言,枪和剑一起在空中疾飞。

        路面被吹了起来,好像炸弹爆炸了一样,沥青则变成了粉尘四处飞溅,覆盖了所有的视野。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蒙蒙的粉尘之中,那个长长的黑影摇曳着出现了。

  https://www.65ws.com/a/7/7746/2441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