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百合的悲泣 > no.9 第一战(下)

no.9 第一战(下)

        爱丽丝菲尔能做的,只有愕然地望着眼前的战斗。

        她眼前的这场战斗,正异常激烈地进行着。这是一场只有在那个遥远的时代才会发生的残酷的决斗。身披盔甲的武士,在刀光剑影中,互相奋力厮杀着。

        可是,这迸发的魔力还有这热量的激流,都让她感觉到了不同。

        如果只是冷兵器的交锋,那这随之而来的仿佛要破坏一切的强大气流,又是什么。

        踏上地面的脚踩碎了大地。

        挥起兵器带来的气压,将路灯生生割断。

        爱丽丝菲尔已经无法看清他们超高速的动作。她只能感受着两人战斗时的余波。

        仓库外墙上脱落的铁皮,如同扭曲的锡箔从爱丽丝菲尔身边被风卷走了。她无法理解为什么铁皮会被剥落。大概是因为Saber的剑或是Lancer的枪,擦过了在那附近的时空空洞。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出别的解释了。

        风低…

        面对与世界物理法则完全对立的空间,四周的空气发出了神经质的悲呜。

        一阵狂乱的风暴肆虐在无人的商店街上,破坏着、践踏着一切。

        仅两个人的白刃战,就会毁掉整条街。

        圣杯战争…

        爱丽丝菲尔正感受着传说中的威胁与惊愕。传说和神话中的世界,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眼前。

        这简直就是,神话的再现。

        惊雷撕裂天空,惊涛粉碎大地。幻想的世界被奇迹般地真实再现。

        这就是Servant间的战斗

        爱丽丝菲尔面对着从来不曾构想过的世界,只能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所以lancer的枪上而此时.同样的惊愕也出现在了Saber的脑海中。对于她来说,战场的杀戮已是如同家常便饭般普通。作为一名在战场出生入死的战士,与敌人厮杀就像使用刀叉般熟练。在她的印象中.所谓枪应该是一种用两手挥动的武器,这是常识。所以她认为,Lancer同时使用两把枪只是为了迷惑敌人而已。他作为枪之座的英灵,手中的枪必定就是他的宝具。而在圣杯战争中,被人识破宝具的真身,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名。

        包裹的符咒,肯定是为了隐藏枪的正体。他和他的Master在隐藏真名上,看来是相当的谨慎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同时用两把枪了。

        因为不知道那一把才是真正的宝具,所以Saber只得同时戒备这两把枪的攻击。

        所以,现在只需要弄懂到底那一把枪,才是真正的枪。

        自己的惯用武器和用来迷惑对手的武器之间,所用出的招数会有虚与实之分。于是Saber专注于他的每一招,她相信只要认出真正的枪,自己获胜的机率就能大大增加。

        但自己的进攻已经是第三次被阻断了。Saber只得暂时后退等待时机。

        “怎么了Saber?你的攻击可没有用啊~”

        面对Lancer的调侃她没有反驳的余地。

        两人已经打了三十回合,但自己没有一次击中对手。

        Lancer舞动右手中的枪直冲过来。舞动的枪刃画出相当宽泛的攻击范围,其力度和速度丝毫不逊sè于用双手持枪。不,正因为用的是单手,所以其中多了很多双手枪法中没有的招式。枪从一个出人意料的角度向Saber猛刺过去。

        而枪毕竟有它的局限xìng。因为太长,所以在两次攻击之间的间隔时间中难免会露出破绽,而这时Lancer的另外一支枪,就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而刚才Saber的攻击,就是被短枪滴水不漏的防御所破解。

        同时用两把枪,却没有一招是随意挥出的。而Lancer将左右手中的枪配合的天衣无缝。究竟需要怎样的钻研,才能学得如此强势的招数。

        这个男人,很厉害!!!

        初战便遇强敌,Saber到刚才为止都身陷战栗之中。而现在,Saber猛然从这yīn影中挣脱了出来。

        虽说旁人看来.现在是Lancer密集的进攻使他在战斗中占了上风,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Lancer从第一次出手至今.为了防御Saber的攻击可以说已是jīng疲力竭。虽然开口揶揄着,但他也同样无法扭转局面。

        用单手就能将枪挥舞自如的Lancer,现在同时使用长短两把枪,这样无论远近都能进行攻击。从装备优劣角度来讲,他不可能被只用一把剑的Saber逼到现在这地步。

        可

        Saber的对手。被看不见的剑所攻击,而对手的是怎么又把剑认出来?

        Lancer在心里暗暗叫苦。看不清剑高速移动的,不光是在一边旁观的爱丽丝菲尔,连同样身为Servant的Lancer也看不清Saber手中剑的轨迹。

        在剑的周围大量的空气被魔力聚集在一起,包裹着剑的空气对光形成了不可思议的折shè,所以完全看不见。虽说这对于宝具没有太大的辅助作用,但在近战中,它的效果却非常明显。

        完全不能了解对方武器的资料,也就无法做出更为有效的反击。就算自己能通过Saber的动作判断她的攻击.他也因为看不见刀刃而根本无法进行偷袭。

        所以Lancer只能通过估算.使自己保持在Saber的攻击范围之外活动。而华丽的连续攻击也只能在这时才能生效。虽然能够挡住Saber每一次的攻击,但他至今还没找到能给对手伤害的机会。

        这女人,还真行!!!

        正视着自己初次遇到的对手.感觉自己到了必须拼死一搏的时刻,Lancer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凄怆的笑容。

        两个英灵全身心投入了战斗.所以根本没心思去关心周围的情况。

        仓库街上火光四溅,魔力涌动,如果说Saber和Lancer原先是为了互相探试实力而使用小伎俩,那么现在可以说两人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

        但就算是对Servant而言的小伎俩,也为路面和两旁的仓库留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痕迹,让人不禁感觉这里刚经历过一场大地震。

        而在这片废墟般的场地中,Saber和Lancer却毫发无伤的对峙着,计算着对方的下一招。两人都没有显出一丝疲惫。

        “连名字都不报就开打,你的名誉还真是不值钱哪。”

        Lancer挥舞着充满杀意的长枪,却用满是轻松的语气问Saber,

        “总之我很欣赏你,到现在连滴汗都没掉。作为女人来说很不容易。”

        “不必谦虚,Lancer。”

        Saber抡着手中的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对于枪术如此高超的你给我的赞美……那是我的荣幸,我收下了。”

        两人虽是敌人,但他们都对自己的能力充满自信,这不仅让两人相互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但是——

        “游戏到此结束!Lancer!”

        Saber和爱丽丝菲尔抬起头。想要寻找这个声音的主人。

        “Lancer的……Master?”

        爱丽丝菲尔环视周围,却没发现人影。因为声音来的突然,就连这声音是男是女、从哪儿响起都没来得及判断。

        “不要再费时间了,那个Saber很难对付,所以我允许你用宝具,速战速决。”

        Saber听到,紧了紧手中的剑——终于Lancer的主人催促他使用最强的技能了。

        “明白了。我的主人。”

        Lancer突然改而使用尊敬的口吻回答着,同时他改变了自己的姿势。

        他随手将左手的短枪扔在了脚下。

        “那么……那个长枪就是Lancer的……?”

        在Saber的眼前.Lancer右手中长枪的咒符被慢慢解开。

        那是一把深红sè的枪。枪刃上缠绕着一股与刚才完全不同的魔力,仿佛不祥的幻象。

        “就是这样。上去杀了她。”

        Lancer双手持抢。发出了阵阵低吼就像出笼的猛兽一般。

        Saber也将身子压低,准备迎接不同于前的攻击。

        “……”

        两人的沉默加重了紧张感。两人缓缓移动着寻找对方的破绽。

        终于,Lancer先出手了。与他之前使出的华丽多变的招式相比.这直直的一击甚至让人感到笨重。

        Saber理所应当地用剑轻巧地挡住了刺来的枪。可这原本应该不痛不痒的一枪,但是……

        一阵怪异的枪剑相抵的地方向四处刮起了一阵怪异的旋风。

        “啊?!”

        Saber惊讶地退开,Lancer却一脸坦然地表情,根本没有准备追来。在爱丽丝菲尔看来,她根本没弄僦发生了什么。

        只是一阵疾风,只有一瞬间而已,并不是有什么别的魔力。但问题在于这风是从哪里来的,因为这明显不是Lancer手中的枪造成的。

        Lancer笑了起来,对她的惊讶嗤之以鼻。

        “你的剑,暴露出来了。”

        “……”

        Saber明白,风是由她的剑上发出的。正确说来,应该是来自于她的“风王结界”。

        结界刚刚被Lancer的强砍破了,结界内压缩的用于扭曲光线的风在刀枪相抵的一瞬间被释放出来了。

        然后,破损的结界内所露出来的“真剑”一角,被Lancer看到了。而他刚才那番话,则是他的枪撕裂了“风王结界”的证据。

        “你的剑刃我已经看清了,我不会再被你迷惑了。”

        Lancer咆哮着冲了过去。

        如他刚才所说的,每一枪都是致命的攻击,没有多余的动作,每一招都计算jīng准。而Saber只能尽力,用剑奋力挡去每一次攻击。

        碰撞间,一把黄金剑的残像在闪烁中出现。

        “……”

        不断泄露出的飓风吹散了Saber的金发。毫无疑问,是那把红枪解除了“风王结界”。在不断的交战中,原本看不见的宝剑现在却已几乎完全暴露了出来。

        “可是……那把枪……”

        还有办法,Saber这样鼓励着自己。用双手使出的枪术,应该是自己所见过的普通招数。

        在不断的进攻中,Saber敏锐地发现了对方的一个漏洞。这一击就算不挡,只要能闪开就行,靠铠甲的硬度也能防住他的攻击。这是一个反击的绝妙机会。

        Saber当机立断地转手将剑刺向Lancer的肩部,而不去管擦过肋腹部的枪尖。这点力量,凭铠甲就能挡开,而自己的剑,则可以将对方砍成两段……

        突如其来的痛感使Saber一下清醒了。

        撤回刺出的剑,将身体转向侧面在地面翻了个身。当时情况只能用千钧一发来形容了。Lancer的枪上,却是血迹斑斑。

        不用说都知道这是谁的血。

        好不容易逃脱Lancer追击的Saber立刻站起来继续牵制对手,但她脸上痛苦的神情却没有隐藏。

        “Saber!”

        不再去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爱丽丝菲尔立刻使用魔法,想治愈Saber肋腹部的伤口。

        “谢谢你爱丽丝菲尔,我没事。治愈魔法起效了。”

        她边说着边捂着伤口,看来伤口的疼痛还未完全解除。

        “果然没法轻松取胜吗……”

        铠甲确实抵住了Lancer的枪,可即使如此,枪还是刺伤了自己。

        而且,现在Saber的铠甲上,居然没有一丝伤痕。

        这样推测,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当枪碰到铠甲的刹那,铠甲消失了。

        虽然Saber无法灵体化,但她至少还能cāo纵铠甲使其实体化,也就是说她的铠甲是由魔力构成的。

        再联系到之前风王结界的解体……当他的枪碰到结界的那一刻,结界就松动了。

        “……我懂了。我知道你那把枪的秘密了,Lancer!”

        Saber低吟着。

        那把红sè的枪,能切断魔力。

        不过,这也不是从根源上解除魔法,因为现在Saber身上的铠甲还都在,风王结界也仍在工作。枪的能力只有当接触魔力时才能生效。

        虽然这宝具的破坏力平平,但它的能力却着实让人头疼。Servant武器的优劣,可以说是由其魔力和魔术效果来决定的。所以无论多强的Servant,在Lancer面前,估计都只剩望洋兴叹的份了。

        “你还是放弃你的铠甲吧Saber,你在我的枪面前,和赤身**没什么两样。”

        “如果脱掉铠甲就能让你这么得意,我会很头痛的。”

        既然已经认清了Lancer的枪的秘密,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谁输谁赢还没定呢。

        Saber身上包裹的银sè铠甲,猛然间四散飞去。

        爱丽丝菲尔目瞪口呆,Lancer则是眯起了眼睛。

        护胸、护腕到护腿,一片都没剩下。Saber自动解除了铠甲!

        “既然防御不了,那就只能在被砍之前砍到你了。觉悟吧!Lancer!”

        Saber身穿单薄的便装再次开始了战斗。她不再防御,只是随时准备着能逆向一击砍倒对方。

        “最后的一击啊,这就是所谓的孤注一掷吗。”

        Lancer用怀念的语气一脸满足地说着,而话语中明显带着紧张。

        除去铠甲的Saber不光是感觉轻松了,原本用来维持铠甲的魔力也被注入了她的攻击中。这对有“魔力放出”的她,攻击强度可以足足比以一半以上!

        从被迫解除铠甲的不利转化为舍弃铠甲的有利,这就是她用来对付“破魔枪”的方法。

        “你的勇敢和利落我非常欣赏……”

        Lancer如同在公牛面前的斗牛士,挑衅似的横向挪动着脚步。

        “不过现在,我想说,你失策了,Saber。”

        “那就试试看吧,等吃了我这一剑你再说。”

        Saber毫不示弱。她向前冲去,在那里Lance,的长枪完全发挥不出优势,如果他跟不上Saber的速度,那他必死无疑。

        注视着对手的脚步,她计算着时机。

        一点,只是一点,Lancer的脚步迟钝了下来。

        他踏在一块由沙粒组成的地面上,那沙粒应该就是从柏油马路上卷起的。Lancer的腿陷进了沙中,动作停下来。

        Saber没打算放过他。

        一声剧烈的爆炸振动了空气。原本看不见的黄金宝剑.现在正在夜空中闪闪发光。

        狂风向Lancer肆虐而去

        Lancer没有反应。他仿佛放弃了迎击,红sè的枪一动不动。

        但他的腿动了起来。

        这时Saber发现了。Lancer的破绽故意的,他并非无意陷入沙坑.而是故意踩进去的。

        也就是,能带给Lancer胜利的位置——那里是Lancer顺手扔开短枪的地方。

        “你可是失策了,Saber~”

        (ps:修改的原作可以不看的说)

  https://www.65ws.com/a/7/7746/24413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