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百合的悲泣 > no.6 这就是战争的开始!!!

no.6 这就是战争的开始!!!

        在任何战场中情报是最为重要的无论是灵梦还是希特勒都明白这点

        已经用上了伪装术变回男人的希特勒静静的坐在红木椅上,等什么人一样。

        红木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本和纸张

        刚刚走近你房间的约瑟夫看见后连忙走过来,帮元首将书桌上有些乱糟糟的书籍和写下的一些记录整理起来。

        “咚咚”两声干净利落的敲门声响起,约瑟夫看了正在闭眼休息的元首,下达了指令

        “进来。”

        门开了,走进一个同样身着黑sè军装的士兵。士兵看见闭着眼的元首,就静静行了个军礼,将一张纸交到约瑟夫手里,退出了书房。期间没发出一丝声响。

        约瑟夫看了看手中的纸页,缓缓放在元首的桌前

        “元首,开始了。”

        元首没动,只是将资料拿在手中后对约瑟夫轻轻“嗯”了声。

        约瑟夫听见,后退一步,在书架的yīn影下行了个军礼,消失了,就好像没人来过一样。

        微微的睁开自己鹰一般的眼睛看着手中的纸张。

        拿出一支黑sè的笔,在铺在桌子上的冬木市地图上慢慢的表上上了一个个的记号

        “Lancer,Rider,间桐家的Berserker,还有不知名的的Assassin,剩下的就是Acher和Caster还有saber了啊……”

        “哼…就让我看看吧…这些隐藏着的英灵到底是谁…”

        …

        ……

        ………

        凌晨三点,万籁俱寂这种说法,对于魔术师和Servant来说是不合适的,对于这两种人来说,应该说,黑夜才是他们真正的舞台。

        夜晚,英灵和Master都各自进行着不可掉以轻心的侦察和暗杀活动。

        特别是对于在这个冬木市内的魔术师们来说,需要关心的焦点主要有两个地方。那就是矗立在市内山上的那两座豪华宏大的洋馆间桐家族和远坂家族。

        堂堂正正坐落在那里的以圣杯为目标的Master的居城,近来经常有低级的使魔以侦察为目的不分昼夜的在

        这里巡查。但都以这两座别墅外一层又一层的结界,而宣告失败。

        Assassin具有将气息切断的技能就是这种例外。虽然没有强大的战斗能力,但是Assassin能够将自己的魔力抑制在几乎为零的状态下进行行动,使自己好像看不见的影子一样接近目标。

        作为言峰绮礼的Servant.Assassin来说,今晚的潜入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因为他现在潜入的,并不是死对头间桐家的宅院。身为自己Master言峰绮礼的盟友迎坂时臣的府邸。

        Assassin边在灵体状态下熟练的回避着结界.就像一个灵活的动物一样的Assassin面对这些错综复杂的结界,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

        心中嘲笑着远坂时臣那可笑的命运。那个高傲的魔术师似乎对作为他手下的绮礼非常的信任,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Master会对自己反目吧。

        Assassin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击杀远板时臣。

        从自己的Master哪里可以大概知道,前几天时臣召唤Sevrant.Archer过于的弱小不具有任何的威胁和合作价值。再继续和时臣合作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也许是因为这个,今天晚上他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吧。

        没有必要过于慎重.即使要和Archer正面交锋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一定要迅速的干掉远坂时臣。

        这就是Master绮礼的指示。

        就连战斗能力最为低下,在每次圣杯战争都占据劣势的Assassin与其交锋时都不必惧怕可见时臣召唤出来的Archer的英灵没有任何疑问是非常弱小的

        Assassin已经来到了最后的屏障,这里没有任何结界的盲点。要想通过这里的话,就必须以物理的手段破坏结界使其消除才能继续前进。这是在隐形的灵体状态下无法完成的工作,至于之后的事,j就十分简单了。

        而对于这种竞争对手之间的残杀.大家都会采取一种旁观者的态度在一边看着吧,毕竟那些Master更愿意当一个猎人而不是两只厮杀的野兽。

        Assassin一边窃笑着.一边向最外边结界的封印点上伸出了手

        就在他手刚伸出去的一瞬间.从他的正上方好像闪电一样飞下一把闪耀光辉的枪.穿过他的手背将他的手钉在了地上。!?

        剧痛,恐惧,还有比这些更加强烈的惊愕。对这炫目之枪突然的一击深感意外的Assassin,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抬起头来寻找着投枪的哪个人。

        不过根本没有那种必要。

        在远坂府邸的屋顶上,矗立着一个异常壮丽的黄金sè身影,那灿烂的光芒让Assassin完全不敢直视。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受伤的愤怒和伤口的疼痛,黄金shè手那种压倒xìng的威严感让Assassin完全生不出其他的念头。

        “趴在地上的蝼蚁。谁允许你抬起头来的?”

        黄金的人影用他那好似燃烧起来的红sè的双眸俯视着趴在地上的Assassin.一边以轻蔑的口吻质问道。

        “蝼蚁就要像蝼蚁一样,只要趴在地上低着头去死就可以了”

        黄金shè手周围的空间泛起了涟漪。无数的武器在空中显现出来。有剑,有矛,有无数种类,却又互不重复,而其中任意一样都是有着绚烂装饰的宝物般的武器。并且这所有武器的矛头所指,都是向着已经呆住的Assassin。

        接着,就像暴雨一样,无数的武器如流星坠落一般砸了下来,无情的洞穿了Assassin的身体、

        和那样的家伙作战本身就是愚蠢的,我不可能战胜他。

        从他能够使作为Servant的我受伤来看,那个黄金的身影应该也是Servant没有错.而他又守护着远坂的府邸也就是说,他是Archer职阶的英灵?

        难道.那个家伙不是不必害怕的么?

        仔细的回忆起Master曾告诉自己那句话的Assassin,终于领悟到绮礼那句话其实并没有错。

        在具有如此压倒xìng势力的敌人面前,就连所谓的恐惧是啊,就连感觉到恐惧的余地都没有

        能感觉到的。只有绝望。

        肢体分离的痛楚席卷了Assassin的全身。Assassin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被玩耍着,不…对于那个黄金shè手而言,自己可能连一个小丑都算不上。

        Assassin能够感觉到那些视线。那些在结界之外注视着他的使魔们的视线。其他的Master们应该也看到了吧,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第一个失败者,连一招都没出就被打败的Servant。

        在他生命最后的一瞬间,Assassin终于理解了。他的Master言峰绮礼和作为他盟友的远坂时臣的真正的目的。

        …

        ……

        ………

        在远板宅的外侧,无数的动物潜藏在这里。而在这里的又一个黑暗角落。一个身穿着黑sè军装的军人手拿着望军用远镜观察着远板宅的的情况

        这位军人的名字叫做卡尔弗里德里希·奥特夫,是党卫军中的一员,希特勒手下的王牌狙击手。

        当奥特夫看见Assassin被黄金shè手以压倒xìng的力量碾压之时便拿出一个黑sè的通讯器一样的东西鼓捣了一阵后便取下了一直背在背上的狙击枪

        毛瑟Kar98k狙击步枪

        二战德国最常见的狙击枪械之一

        在当时丝毫不逊sè于且不逊于英国的李-恩菲尔德式,美国的chūn田式,苏联的莫辛—纳甘狙击枪

        像奥特夫这种jīng英狙击手特别还得带探照灯和6倍瞄准镜的毛瑟98k步枪,发shè单发装填的枪弹。

        将子弹一颗颗的塞进枪膛随时做好了shè击的准备

        奥特夫还记得元首给自己发布的任务:“如果对方Sarvent过于强大,务必尽最大的力量将对方Master击毙”

        罗伯特开始从实体向灵体转变,一个身着纯黑sè的军装的结实的身躯开始消失。这时他到了和远坂的其他结界所不同的地方,慢慢地走到了由一片树荫遮掩的地方。这里可以明显的看见对面窗户中Acher和他Master的声音。

        屏住呼吸,毛瑟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对面窗户中正向自己Sarvent欠身的红衣男人,御三家中的远板家家主,远板时臣

        奥特夫现在距离目标有500米左右的距离,从某种方面来说。这是最适合狙击的地点

        3……

        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在毛sè的狙击镜内可以清楚的看见。远板时臣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向后退了一步,可子弹还是毫不留情的洞穿了他的肩膀。

        鲜血如水一样流了出来,远板时臣一脸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肩膀。而一旁的黄金shè手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随之看向了奥特夫所在的地点

        “!!!”

        在战场上训练出来的感觉让奥特夫脑袋上留下了一滴冷汗,随后迅速的向一边跳去。而就在下一秒,自己刚刚所处的那个地方就被一支金sè的长枪所击中,爆炸所产生的余波迅速向其余地方扩散

        放下遮掩眼睛的的手臂,第一个映入奥特服眼帘的就是那在树上的黄金shè手

        “蝼蚁…你已经成功惹怒我了!!!”

        这时的黄金shè手就想随时会爆发的火山。虽然自己不喜欢远板时臣这个人。但自己的臣下在自己面前受到袭击这对于他来说必然是一个耻辱!!!

        无数的黄金武器出现在他的身后齐刷刷的对准了自己面前的这个士兵

        身为希特勒附属英灵的他可知道,那可不是什么便宜货,每一个就是一支宝具!

        奥特夫忙向身侧一扑,多年的战场生涯所练出的敏感救了他一命,但他知道,这只是让他的死期延后了一点。

        但,足够了,他要反击!!

        压倒xìng的威严感扑面而来,金sè的身影好似为两次没有击杀这个蝼蚁而愤怒万分,竟一时没有攻击。

        奥特夫没有一丝犹豫,丢掉自己手中的毛瑟狙击枪,浮现出毛瑟98k步枪,这个二战时的突击利器,如今更是强化了许多倍的宝具。

        奥特夫知道哪些飞shè过来的武器威力都不不是自己手中的步枪可以比拟的,但自己只有眼前这一个机会。

        看着眼前这躲过了自己两次攻击的蝼蚁竟还敢看向自己,黄金sè的身影顿时怒不可遏。

        “趴在地上的蝼蚁。谁允许你抬起头来的?”

        言罢,金sè的身影身后浮现了更多宝具:刀,枪,剑,戟……接连不断的发shè出去。

        奥福特利用超出一般人喜多的速度在在宝具雨的空隙中游走着,是不是还用步枪向黄金shè手进行着点shè。但那些宝具还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个个伤口,奥特夫的脸sè已经因为持续失血变得苍白起来。但他还是没有停下。

        10米…米…米…米!!!

        就在这个时候奥特夫猛然从背后抽出两颗手榴弹像黄金shè手扔去

        “嘣!!!”

        炸药爆炸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同一时间响起的还有利器刺进人体的声音。

        须臾后,风吹散了烟雾。

        金sè铠甲的男人无损?不!!被烧掉了一片裙角。

        他看了看自己的裙角,将目光投向那被钉在地上只有半口气的Servant,脸上却不是盛怒,仅仅是严肃。

        奥特夫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也没给元首丢脸,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咳着血喃喃道

        “H…Heil……Hi……”

        随后就化作了黑sè的光点散去了

        “不知名的sarvent啊,虽然弱小…但也有好好地愉悦本王啊~和前面那个比起来,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渣滓。”

        …

        ……

        ………

        “元首,奥特夫二级上校在与Acher的对战中牺牲了…”

        一旁约瑟夫将奥特夫的报告单放在希特勒的桌子上,一边报告者。

        睁开了双眼,元首起身走出了书房。

        在灵梦家庭院后的庭院前,元首停住了。

        “战争开始了…”

        虽然希特勒面前的庭院前看似空无一人,但四处都充满着一种一群血战士出征前的气氛

        “现在,我们站在这里!站在rì本的土地上!站在这里!而就在我们视线延伸的方向,就是曾经我们骄傲的德国人的土地!

        那场他们所称的二战结束之后,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就没有了!那些战胜者们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他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一个欧洲大陆上最高贵的民族地尊严!

        这,我已不会再多提,或许将来有一天,士兵们,我们再去争霸世界。

        但是!现在竟有人再次向我们宣战!

        我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我最衷心的士兵…党卫军成员卡尔弗里德里希·奥特·夫二级上校牺牲了…

        我们平静的生活结束了!我们的尊严再次受到践踏!

        明天,我们就要在这个rì本的冬木市,去参加战争!士兵们,我们不会叫着: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这样的人。是没有骨头的!这样的人,是低贱的!我们应该用大炮地震耳yù聋声让敌人颤抖!我们应该碾压他们的尊严、生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一群只知道抗议的懦夫!

        我们以zìyóu的名义团结起来!为我们的尊严而战!为碾碎反抗者而战!为我们的祖先的荣耀而战!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骄傲地宣传:我们是从来不屈服的rì耳曼人而战!

        为胜而战!为战而战!!!我的同胞们,德国和德国人民万岁!zìyóu,万岁!!”

        元首激昂地咆哮着,在他的身前身后,莫名的出现了一阵跺脚声,而且听声音,者数量并不少…

        “Heil,Hitler!!!”

        战争…开始了!!

  https://www.65ws.com/a/7/7746/24413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