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百合的悲泣 > no.4战争的序幕

no.4战争的序幕

        在冬木市深山小镇的一角,杂木林深处的空地。

        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韦伯维尔维特开始着手准备召唤仪式。

        今天一整天那些鸡都在不停地叫,弄得韦伯的神经高度紧张。现在先要净化心灵然后开始引导。

        趁那些滴着的鸡血还热乎的时候,必须在地面上画魔术阵的图案。关于程序已经练习了很多遍了。消去中画上消却、退灭四个阵围绕成召唤之阵。

        决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连续说五次。但是,溢满时刻要破却。”

        一边唱着咒语,韦伯一边小心地把鸡血撒在地上。

        在同样的深山小镇远坂宅邸的地下工房里,那时也在进行同样的仪式准备。

        “素之银铁。地石的契约。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从王冠里出来;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

        远坂时臣一边朗声念咒语一边描画魔术阵,用的不是祭祀品的鲜血而是融化的宝石溶液。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远坂毫不吝惜地用光了积蓄的填充了魔力的宝石。

        在旁边守护着的是言峰父子璃正和绮礼。

        绮礼目不转睛地盯着放在祭坛上的圣遗物。乍一看像个木乃伊的破片什么的,但是实际上据说是在久远的太古时代,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脱皮的蛇的蛇蜕化石。

        一想到有可能通过这个而召唤来的英灵,绮礼不禁感到一阵恐惧。

        现在终于明白了时臣自信的原因。只要是Servant就没有能赢得了时臣所选择的这个英灵的。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艾因兹贝伦城中,卫宫切嗣正在检查描绘在礼拜堂地板上的魔术阵的完成情况。

        “即使是这样简单的仪式也无所谓吗?”

        在一直在旁边守护着的爱丽丝菲尔看来,准备工作好像有些太朴素了,有点出乎意料。

        “也许你要失望了,不过Servant的召唤本来就用不着那么大张旗鼓的降灵仪式。”

        切嗣一边仔细检查用水银描绘的图案有没有歪扭和斑驳的地方,一边解释道。

        因为实际上召唤Servant的不是魔术师的力量,而是圣杯的力量啊。我身为Master不过是作为联系英灵和这边世界的纽带,然后提供给他在这个世界实体化的魔力就够了。

        好像对魔术阵的完成情况很满意似的,切嗣点点头站起身。祭坛上放着圣遗物传说中圣剑的剑鞘。

        “这样的话,准备就算大功告成了。”

        “召唤的咒语你已经准确无误地记住了吧。”

        为了保险起见间桐脏砚一再提醒。雁夜在黑暗中点了点头。

        腐臭和水气的臭味弥漫,像深海一样的绿sè黑暗。这是耸立在深山小镇山丘上的间桐宅邸隐藏在地下深处的虫库。

        “那就好。只是,在这个咒语的中途,再加两段别的咒语吧。”

        “什么意思?”

        看着一副疑惑表情发问的雁夜,脏砚yīn险地笑了一下。

        这不是很简单嘛;雁夜,你作为魔术师的能力,和其他的Master相比差的可不是一点两点,这你也知道吧。这会影响Servant的基础能力的。

        既然这样的话,只有通过Servant的职阶进行弥补,必须从根本上提升参数。

        通过调整召唤咒语事先决定Servant的职阶。

        通常,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在获得作为Servant的职阶的时候,不可避免的由那个英灵的本身属xìng决定。但是,也有例外,可以由召唤者事先决定好的职阶有两个。

        一个是Assassin。属于这一职阶的英灵,可以预先设定为继承了哈桑萨巴哈之名的一群暗杀者。

        “然后另外一个职阶是对所有的英灵,只要你附加了别的要素就可以使之实现。因此

        这次,给召唤出来的Servant添加发狂这一属xìng吧。”

        脏砚好像对此所包含的毁灭xìng意味很欢迎似的,喜sè满面地高声宣称道。

        “雁夜哟,你作为Berserker的Master,给我好好地战斗吧。”

        那一天,在不同的土地上,针对不同对象的咒语咏唱,几乎是在同时进行的,这是巧合到已经不能称之为偶然的一致。

        黑sè的身影站在一片空旷的大地上,灵梦面带着笑容看着面前的魔法阵,由黑sè的不明物之所组成的液体的魔法阵中,一个红sè的袖标静静的躺在那里。上面的黑sè“卍”格外醒目

        这是灵梦在不久前拖爱尔特璐琪所寻找的圣遗物,那个让世界恐惧的势力是最让灵梦中意的,那场席卷世界的灾难让灵梦对现代兵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希望不要我失望呢…”

        伸出右手感受着体内奔腾的魔力流缓缓地念道

        “宣告”

        无论哪一个魔术师,他们所期待的夙愿都是一致的。

        围绕一个奇迹,为了得到这个奇迹,血腥地彼此残杀的人们。他们对时空另一方的英雄们发出的召唤,现在,正在大地上同时响起。

        这个时刻才是身为魔术师的自己被考验的时刻。如果失败的话连命也要丧失。韦伯切身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可是他一点也不害怕。

        追求力量的热情。奔向目标不懈的意志。如果从这一点特xìng来说,韦伯维尔维特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魔术师。

        “宣告”

        “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

        “遵从圣杯的召唤,倘若遵照这个旨意和天理,汝立时回答”

        围绕全身的魔力的感觉。只要是魔术师就无法逃脱的,体内魔术回路循环蠕动所引起的恶寒和痛苦。

        韦伯一边咬紧牙关忍受,一边继续咏唱咒语。

        “在此起誓。吾做世之善者,除尽世之恶者。”

        切嗣的视野变暗了。

        背上所刻的卫宫家世代相传的魔术刻印,为了援助切嗣的法术,作为单体开始各自咏唱咒语。切嗣的心脏,在脱离他的个人意志的次元内,开始急速跳动,宛如疾钟。

        他那被大气所形成的气团蹂躏着的**,现在已经忘却了作为人的机能,而变成了神秘仪式的一个零件,完全变成了连接灵体和物质的回路。

        切嗣无视由于这种倾轧而产生的令人想高声惨叫的痛楚,集中jīng力念咒语。就连在旁边屏息凝气守护着的爱丽丝菲尔的存在也已经不在他的意识当中了。

        在召唤的咒语中加入了被禁忌的异物,雁夜在其中加入了剥夺召唤而来的英灵的理xìng,把英灵贬到狂战士一级的两段咒语。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cāo纵这根锁链的主人”

        雁夜和普通的魔术师不一样,他的魔术回路是由别的生物在体内寄生而形成的。为了刺激它使之活xìng化的负担,是其他魔术师的痛楚无法相比的剧痛。在咏唱咒语的同时四肢痉挛,毛细血管破裂渗出鲜血。

        剩下的完好的右眼中流出血泪,顺着脸颊滴落。

        即便如此,雁夜也没有松懈jīng神。

        如果想到自己所背负的任务的话就不能在这儿退缩。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用这句话作为祷告的结尾,时臣感到身体里奔流的魔力已经加速到了极限。

        闪电雷鸣,风云卷动。在守护着的绮礼他们连眼睛也睁不开的风压之中,召唤的图案闪耀出灿烂的光芒。

        终于魔术阵中的回路和非人世间的场所联系起来了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出现了黄金sè的站立的身姿。被那种威严所摄,璃正神父不由的发出了忘我的呓语。

        “赢了,绮礼。这次战斗是我们的胜利!”

        就这样,夙愿终于传到了他们的身边。

        由彼方而来,来到此方,旋风和闪电包裹着传说中的幻影。

        黑sè的身影从烟雾里渐渐显现出来

        “ServantChief,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严肃而又随意的声音传进了灵梦的耳朵里。但没等灵梦回答那声音就继续说着

        “诸君!我喜欢战争!

        诸君!我很喜欢战争!

        诸君!我非常喜欢战争!

        我喜欢歼灭战!

        我喜欢闪电战!

        我喜欢打击战!

        我喜欢防卫战!

        我喜欢包围战!

        我喜欢突破战!

        我喜欢退却战!

        我喜欢扫荡战!

        我喜欢撤退战!

        平原!街道!

        堑壕!草原!

        冻土!沙漠!

        海上!空中!

        泥土中!湿原上!

        一切发生在地球上的各种战争我都喜欢!

        我喜欢排列整齐的炮兵,

        一阵齐shè,

        伴随着轰隆声,

        将敌阵炸烂!

        当敌兵被震得飞到空中,

        再被扫shè成马蜂窝时,

        我的心会兴奋起舞!

        我喜欢坦克兵开着虎式坦克,

        用88毫米大炮,

        击破敌军的战车!

        当敌兵哀号着,

        从燃烧的战车中飞奔而出,

        又被MG42机枪扫shè而亡,

        这一刻我的心情,

        真是无限的畅快!

        我也喜欢雄壮威武的步兵们,

        用刺刀尽情蹂躏敌军的队伍!

        尤其是,当我看见陷入恐慌中的新兵们,

        不断的反复的用刺刀,

        刺入早已身亡的敌兵体内时,

        最令我为之感动!

        抱着败北主义想法的逃兵们,

        被吊死在街灯上的样子,

        另我忍不住一看再看!

        哭号的俘虏们,

        随着我发出命令的手势,

        在撕裂金属般的MP40冲锋枪扫shè声之下,

        一个一个的倒地,

        这感觉真是太棒了!

        还抓着小武器,

        试图做无谓抵抗的可怜家伙们

        当800毫米列车炮、吨榴弹将他们连同城市一起轰个粉碎时,

        更是决定的感官享受!

        我喜欢被苏俄耍得团团转!

        因为拼命保护村庄的,

        拖慢我军前进脚步的,

        都是老弱病残,

        他们被我们统统干掉,

        这是多么哀伤的事啊!

        我喜欢被美军用优势军力歼灭!

        因为被美英攻击机追击,

        像小虫一样爬在地上,

        这真是莫大的屈辱啊!

        诸君!

        我期待着战争,

        一场像地狱一样的战争!

        诸君!

        追随着我的大队战友们!

        你们到底在期盼着什么?

        现在,你们更想要战争了吗?

        期盼一场毫不留情,

        像大便一样的战争吗?

        期望一场铁风雷雨狂吹猛打,

        杀尽三千世界之乌鸦,

        如同暴风雨一样的战争?

        很好!

        既然如此,那就战争吧!”

        已经显现的面容上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

        “来以前享受这场战争吧!Mymaster”

        本来身为人类却已脱离人类之域。以非人的神力被提升到jīng灵之属。那些超常的灵长类聚集的场所来自被压抑神力的御座,无数人梦想所编制的英灵们,同时降临到了大地上。

        (ps:感谢丶AMEN酱的建议~,说实话自己也觉得27祖放在神级的位置有点微妙其实个人主要是不想把灵梦写成绝对无敌的人物而已,所以加了个那个设定嘛还是改一改算了~)

        (ps2:话说~有人想要娘化元首的吗!?我表示我很有这个冲动诶~有什么想法的话欢迎到书评区喷一下nano~);

  https://www.65ws.com/a/7/7746/2441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