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乾坤武尊 > 14:疾风六变

14:疾风六变

        “小子,今rì我要传你一套对敌功法,你灵力虽然充沛,但毕竟乾坤倒转功法还没有完全入门,如若遇到危险光靠灵力是没有用的,这套功法名叫疾风六变是配合你现在身法所用,再有天诛指,此功法是制敌所用。两套功法与乾坤倒转相辅相成,无任何影响。”

        龙老这两套功法并没有像乾坤倒转一样只穿第一层,而是将全部告知龙癸,用龙老的话,这两套功法是速成功法,不用累积灵气,只需经常熟练就可。

        当下龙老倾囊相授,龙癸心中默默记下,在脑海中也不断重复直至记熟为准。像往常一样龙癸是不睡觉的,盘坐床上进入了打坐修炼乾坤倒转。

        皇普家中,皇普槐端坐在蒲团调气。

        “父亲,父亲。”一个年轻略带急促的声音传来,坐在蒲团上的皇普槐眉头一皱。

        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闯入皇普槐练功之地,手中还握着一把折扇。

        “父亲,听说您受伤了?”

        皇普槐睁开眼睛瞄了一下眼前之人,语气中带着怒气威严的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为父练功之地不要闯入,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皇普槐猛的瞪向自己儿子,皇普榆吓的抖了一下。

        “孩儿是挂念父亲的伤势这才突然闯入,望父亲不要责罚。”

        “哼!是吗?怕是你陷入那温柔乡中已经想不起我了吧!”

        皇普榆浑身一抖噗通一声跪在皇普槐眼前,“冤枉啊!孩儿时刻惦记父亲,听闻父亲受伤,孩儿立即赶回来看望父亲。”

        “哼!孺子不可教也,我倒要问你,传授与你的锁心掌你可修炼了。”

        皇普榆脑门冷汗都下来了,“父亲传授孩儿的功法,我也一直勤加修炼,只是进步微小。”

        皇普槐又是一个冷哼,这皇普榆头都快钻到地下了,后背的冷汗浸透了衣裳。

        望着趴在地上浑身颤抖不争气的儿子,皇普槐叹了一口气,“起来吧!”

        皇普榆听后如遇大赦,立即眉开眼笑的站了起来,“父亲功夫高强,这次出去怎么受伤?”

        “家中事务你也从来不管,这次也到有心了。本来与那东方羽出去,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正当我要取那东方羽xìng命时,一个人突然跳出。我与他对峙竟然落了下风,抵抗不过,这才率家丁逃出。”

        “能将父亲打伤的也必是功高盖世之人,如若输在这种人手中,父亲也到不必有什么心结。”

        “你小小年纪还挺豁达的啊?”

        “不敢,不敢!”

        “如若真是功高盖世的人那也到罢,大不了等那人走了再去夺回那几车药材。只是让为父落败的那人不是什么功高盖世的老者,是一个还没有你大的毛头小子。”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一个毛头小子既然让父亲吃亏?”

        “我也是很是奇怪,小小年纪怎么灵力如此充足,是在是怪异的很。”

        “莫非那小子身上有什么天材异宝可以增加灵力?”皇普榆自作聪明的说道。

        “天材异宝?也不是没有可能,小小年纪竟能与在武道追求了三十余年的我相比。若不是什么天纵奇才那就是身怀异宝。”

        “确实怪异,父亲当时与他对峙中可有什么不寻常发生?”

        “当时我与他对峙,原本老夫的气势已经锁定他,他是必败无疑,突然间他的身后竟然出现了另外一个他,那一刻老夫感到他的灵气喷薄而出。”

        “父亲,孩儿判定这小子身上必有异宝,就是那突然增加灵力的异宝。”

        “恩!你分析的也到对。”

        “父亲,不如我们……”皇普榆手中做了个动作,那意思就是将龙癸劫来逼他交出异宝。

        “等我这几rì伤势调整好,就这么做,现在万万不可打草惊蛇。”

        “孩儿明白了。”

        “好了,你出去吧!我要抓紧恢复。”

        皇普榆倒退出去,手中折扇一展,意气风发,完全没有了刚才在练功室那一副怂样。

        “呵呵,少爷你出来了,老爷没有惩罚您吧!”

        皇普榆一闭纸扇啪的一声打在这从小就跟在身后的小厮头上,“胡说什么?本少这么疼爱他老人家,怎么会惩罚我呢?”

        “呵呵,是,是,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

        “今夜我已与那翠花楼的花魁约好了,如果放弃岂不是可惜?”

        “是,是,少爷说的对,我这就去给您备车。”

        皇普榆折扇一展对着那小厮挥挥手让他快点去,想到今夜就能与花魁翻云覆雨,心中不免悸动。

        天刚亮龙癸就走出房门,深深吸入一口清新空气,脑海按照疾风六变步伐开始练功。

        只见龙癸脚步轻重缓急,一步轻,一步重,再一步轻,然后两步重。走两步重退一步轻。反反复复,龙癸所走的脚步从来都不一样,一会转身,一会向前绕着院子行走,脚印已经布满房前院落,看起来杂乱不齐。龙癸越走越快,脚步交换也是越来越诡异,身体渐渐变的模糊起来。再看龙癸只是看着前方,眼光中露出呆滞,仿佛进入了一种境界。

        龙老看着龙癸心中对龙癸大加赞赏,不得不说这龙癸有时候运气特别好,偏偏常人无法找到的东西这小子就能轻易感受到。不过这疾风六变也确实不是难练,关键是要记住这步伐行走规律。

        场中异变突生,只见倒退一步的龙癸留下一个虚影,又往前方走去,那虚影并没有随着龙癸脚步而动,仿佛跟龙癸是两个人一样留在了原地。龙癸再走一步又留下一处虚影,反反复复这场中竟然布满了龙癸身影,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做生意的人本着早起开门迎客宾,东方家的人都起的特别早,也几乎是天一亮就起来了。东方文一早就来到龙癸院中叫他用早膳,刚走进院中就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院子里站满了满满的龙癸,有的在低头看着,有的在目视前方,有的在看向左侧,每个龙癸神态都是那么真实。东方文看的傻了也忘记了叫龙癸用膳,也就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在客厅等候的东方羽看自己儿子这么长时间也不会来,又再次让东方雪前去查看,这一去东方雪也半天没有回来,无奈自己动身前去一探究竟。

        等他来到龙癸院中的时候看到自己儿子与女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刚想叫喊他们,却也停住了嘴巴,因为他也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于是形成了一副奇怪的画面,龙癸在院中不知不觉行走,东方一家三口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院中所有的龙癸。

  https://www.65ws.com/a/7/7662/2418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