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烙印八荒 > 章节23:怒杀

章节23:怒杀

        霍维暗道不妙,心想难道这隆枚为了抓他早就布局出了一个“阵”?但是火瞳看去,地面上的那些帝王刺中涌动着的力量强度根本没达到“阵”的层次啊。但那种危机感却是丝毫不差。

        只要不是“阵”就好办了,决不能着他的道!

        借着须弥返稳住身体,霍维反手一举,星月刃在夜空中摩擦出飒飒刀锋,浅红sè的光芒将空气切分出无数断面,也同样映红了下面隆枚的脸。

        “哈哈哈哈,小畜生还想跑?”隆枚像是突然找到了兴趣所在,笑得凶狠无比,“烟花并起鬼神恸,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烟花坠’!”

        话音刚落,帝王刺仿佛有生命一般突然暴涨,顶部流光飞转,竟像鲜花般展开,一时之间整个区域中皆是一朵朵硕大的鲜花,而那些花蕊中一条条粗壮的锁链摇摇窜起,直朝着空中的霍维shè去。

        空中传来霍维的笑声,“谁说我要逃!四相繁音!”

        红sè的剑光豁然出现,只不过并非出现在空中,而是在隆枚身旁鹤唳而起。冷不防的突袭引得隆枚浑身毛孔大开,他想也不想举剑就劈,但那红芒突然分出三份,使得他的剑锋劈了个空。

        隆枚幽怨地看了一眼红芒遁去的方向,顿时哑然失sè。那些剑影像是循着某种规则突然展开,晃动出折扇般的弧形光影直直窜入帝王刺的区域里。流转的红光带着炽热的高温在花丛中攒动,如同割草机一般收割着鲜花的生命。

        数息之间,那个硕大的“封”字就被切割地支离破碎。霍维身体一轻,连忙斩开空中的锁链,飞落下来。

        是残剑凝影!真岚剑诀的真谛。可是,怎么会有属xìng的感觉?隆枚诧异连连,视线之内的花朵都被斩落,不,不是被斩落的,而是被那种恐怖的高温给融化的。

        一脸煞白的隆枚依稀知道小家伙的手段。通过提前施布出的极之力来配合后续的剑招,以虚化实。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出,这小鬼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暗藏了极之力又没被自己发现的?

        可是属xìng是怎么回事?疑惑的眼中顿时多出几分嫉恨。

        空中的那一击分明是小鬼有意安排,极之力就是那时通过星月刃纤薄的剑刃流到自己身上的,当时的自己正陷入算计成功的喜悦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周身能量的变化。

        这小鬼不是剑术天才就是怪物。敦武师兄不会允许这样的人存在的。隆枚牙关紧咬,心中杀意大起。只是不知为何,面对个仅仅处于极之力阶段的对手,自己的掌心中却是冷汗涔涔。

        “欧阳斩果然是死在你的手里!”他转动着剑柄,努力保持内心的镇定。

        少年已是气喘吁吁,看起来消耗不小。但他略显殷红的瞳仁中却依旧满含战意。他将星月刃插在地上笑笑道:“真想不到,天禀一转修为的隆枚居然是个猪脑子,我怎么都理解不了当初的你会在星辰海中选择‘烟花坠’这样的烂技能。说句实在话,就算我没能领悟‘残剑凝影’也依旧能破了这等烂招,相比之下,血苍穹有意思多了。”

        “你别得意,我们毕竟是两个人,就凭你那种极之力层次怎么和我们比。你这个低等的……”他恼怒的脏话还没出口,就看见少年朝着自己开心地努努嘴。

        “忘记告诉你了,你那同伴三处重穴被我击穿,要不是我略施手段延缓他的死期,现在的他可就不是站着了。”霍维一脚蹬在倒垂的星月刃上,轻巧地将它翻入手心,“也就是说,他帮不了你了。”

        隆枚闻言脸sè大变,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应答。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既然喜欢杀人取乐就该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被游戏的对象。如果不想死的太惨就老实交代,周天行和敦武惊派你们来干嘛的?”霍维的眼睛愤怒地眯了起来,脸上却挂满了狂野的微笑。

        隆枚脸sè微寒,要说修为层次,那曲远有着天禀一转后期的修为啊,连他都惨败了又何况自己。小崽子只有极之力的层次,但刚才的一击令他感觉到一种属xìng上的压制。

        “不想说就算了。”霍维声调中的冷酷信心顿时榨干了隆枚脸上的血sè。

        “是……陆北丰,他要我们抓住你带你回陆家的刑堂。”他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有意杜撰某些桥段。“我们只听命于敦武师兄,而周长老和他还有奇怪的关系。别的我真的不知道。”

        “人字院那些失踪的人都是你们杀的,比如张剑文三兄弟。为什么要杀他们,谁指使的?如果你有半句假话,你知道后果的。”霍维指了指远处金环中的曲远不怀好意地笑笑道。他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两个人说的话不一样,那么必然存在虚假。这种ab型逼供在他的世界可是很普遍的。

        “我说我说,是敦武师兄。因为张剑文三兄弟是流川镇张家的私生子,听闻他们家族世代传承的元极力导联很特殊,敦武师兄很想研究。但因为张家嫡子张凡是柳长老的弟子,所以……”

        “所以你们就对私生子张剑文下手了,骗了他两个弟弟来诸子峰,引得张剑文寻来。就在这里杀了他们三兄弟,还活生生抽掉了他体内的导联!”霍维越说越窝火,握紧的拳头骨节铮铮。张剑文他也认识,一个私生子凭自己的努力达到了极之力九段,这种隐忍和刻苦是普通人难以做到的。想不到最后竟死在了同袍手里。想想自己,莫不是有天大的机缘也不可能这么快达到九段的实力,只是想到这里他隐约感觉不对劲。

        “***,你撒谎。张剑文极之力九段,根本没有元极力导联,你糊弄谁呢?”霍维怒意滔天,扬剑就要砍。

        “我,我没撒谎。”隆枚吓得半死,唯唯诺诺说道,“九段极之力已经出现了元极力导联的雏形,正因为此,宗门才立规,达到这个层次的人可以去星辰海选择适合自己的武技,从而冲击天禀境。”

        “都说天院的敦武惊是武学奇才,也是武学疯子。看来他不光是疯子,还是个变态。”霍维将星月刃扛在肩头沉声说道。

        这时,隆枚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走过来说道,“还有件事情连我也奇怪……”

        突然,他的声音逐渐减小,眼睛害怕地圆睁。

        瞳仁中的红sè渐渐淡化,霍维叹息一声不再看他,自顾穿破黑夜,“其实我也奇怪,都这个时候,你还想玩花样。”

        隆枚嘴唇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滚动的喉结下方,一条细长的黑线越来越明显,逐渐被红sè充填,四方冰冷齐齐汇聚,穿透了他的身躯。

        倒地的刹那,他看见三个沾满血污的面孔幽幽探了过来……

        霍维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对火瞳了,不光能驱动列推罗,还能看见别人身体内力量的流动走向。刚才要不是看见隆枚体内元极力疯狂调动到右手,那死的就该是自己了。

        几步之外的曲远依旧默然地站着,脸sè差了很多。他驱掉空间环,在他的伤势上重新附加时间流动。曲远倒在地上,痛苦呻吟起来,惨白的脸上满是不甘。

        霍维笑笑,“曲师兄,有个问题我很不明白,从活人身上剥出元极力导联,是不是很痛苦啊?”

        “你,你想干嘛?”曲远听后满脸恐慌,紧张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你敢乱来一定会死的很难看的,我们曲家……”

        霍维展开笑颜,默默做出个禁声的手势。

        事到如今一切都明了了。

        曲远困难地吞咽着,不知道眼前的私生子到底想要干嘛?当看见霍维渐渐远去的身影,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沙漏状的眼睛里滚动着异常的兴奋。

        “我不杀你不代表你就能活着。”风中传来霍维模糊的声音。曲远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心道以小崽子这点修为怎么可能给自己造成致命创伤,果真是太过年轻啊。

        只要活着离开,还怕报不了今rì之仇?

        想要站起,却发现虚弱的身体怎么都调动不出元极力。四周看看,却不见隆枚的影子,心里顿时将这个不仗义的王八蛋诅咒了十几遍。看来也只能等第二天高欢来了才能走了。

        山梁变得静谧,周围的寒风带出一股屎臭味还有咯咯的声响。他好奇地转头望去,竟尝到喉头胆汁的苦味。

        月光照耀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那原本该是空地的位置却奇突地变成了一个小土丘。小丘之下,有个人类破开的肚子里冒出腾腾热气,人头无神地凝望着天上那轮弯月,脸颊被撕开,露出血污的骨头和空洞的眼窝,脖子末端参差不齐。

        下一刻,那土丘霍然散开,化作五六道奇怪的灰影……

        绿芒幽幽,在黑夜中慢慢变大。

        “果真是太过年轻了。”曲远破碎的声音响起。

        下一秒,世界缩小成尖牙和利爪……

  https://www.65ws.com/a/7/7628/24113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