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烙印八荒 > 章节六:谕官景洪

章节六:谕官景洪

        “图鲁克印记到底是什么?你们把活人做祭品究竟想干嘛?”霍维似乎发现了某个契机,连忙追问起来。

        灰衣人耸耸肩膀,做出“你看着办”的表情。

        是啊,发现契机的又何止自己。“好,我答应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事情,我就教你。”霍维心虚地答应道。这时之序可是天生的异能,又岂能口述相传。反正真到哪会儿,我就装死给他看。

        “印记要赋予在没有觉醒极之力的个体上,一般来说,只能是小孩子。嘿嘿,印记融入灵魂,是运转阵法的导体。”灰衣人说完招招手,摆出一副“现在可以开始教我了”的态势。

        事情越来越明晰,他渐渐能解释一开始的怪异现象。既然印记是打进了人的灵魂里,那么,自己的穿越,新灵魂的植入就将真正霍维身上的印记给消弭了。所以谕官无法通过印记追踪到自己,只能派出三大家族来找寻。而三家在背地里促成了霍维的惨死。自然知晓搜寻是毫无结果的,所以,派出的搜寻队伍只是做做样子。可他们不是和谕官一伙的吗?为什么要这么干,为了令印记能完全磨灭,他们想到了用狼群来毁掉霍维的尸体。如果是这样,那么……

        “这奇怪的阵法需要图鲁克,如果图鲁克失踪了会怎么样?”霍维忙问道。

        “那就要谕官重新订立一个图鲁克呗,然后与之对应的阵法就要重新架设。嘿,可怜的图鲁克。”灰衣人搓着食指和拇指慢悠悠回答。可话一说完,他胸口的锁链就被霍维扯了过来,“你和你的主子谕官就是草菅人命的败类。”

        骂声未消,他霍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就对良奇说道:“你父亲果然在豪赌,三大家族要下手的对象就是谕官!”

        “什么?”灰衣人如梦初醒,黑sè的锁链稀稀拉拉晃动着,奏响凌乱之音,“小鬼别瞎猜啊,这怎么可能。他们三个老杂毛也有这胆?”

        听着灰衣人的不屑,良奇正要发作就被霍维按了下来,小声说道,“不管三个家族想要干嘛,成功还是失败,其结果都是一样的,帝国的铁蹄都会踏破你们的渊雪镇,令这里寸草不生。”于情,霍维很想看见三族的覆灭,因为他们和那个谕官一样毫无人xìng。于理,那种毁灭太过极端,毕竟整个渊雪镇还有很多老弱妇孺,他们怎么能成为这场豪赌的牺牲品?这样岂不是太过自私。

        “霍维,那我们该怎么办?”良奇毕竟和霍维不同,无论心智还是年龄都是纯粹的孩子,面对这种大事,当然六神无主起来。

        “跟上看看再说!”霍维朝他指了指飞速远去的灰衣人,他是谕官景洪的人,虽说不清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霍维觉得这个人一定就是某个契机所在。

        。。。。。。。。。。。。。。。。。。。。。。。。。。。。。。。。。。。。。。。。。。。。。。。。。。。。。。。。。。。。。。。。。。。。。。。。。。。。。。。。。。。。。。。。。

        乌鸦掠过矿区上空,巨大的黑翅膀扇动冰冷的空气。除此之外,一片沉寂。

        矿区中心的空地上,代表三家的大旗被寒风吹得劈啪作响。铃声轻悦,在浓黑的深廊中徘徊。六个威武壮汉扛着巨大的彩sè舆轿从黑影中走出,缓步融入月光。

        月光下的空地上,三个身影早就等候在那里。正是裘家家主裘万天,秦家家主秦鹤,以及穆家的家主穆展。三人对视一番,交换着不同的眼神。见舆轿落地,一袭白衣的裘万天连忙恭敬地走过去将轿帘掀开。

        轿内人对这份殷勤毫不在意,单指微曲,在裘万天的手背上轻轻一弹。后者吃痛收手,金线织就的轿帘洒然而落,“你们这三个废物,连个孩子都看不住。好在没影响封印,否则你们一个个都要被绑上火刑架了。”沙哑的声音从轿内传来,听起来有些疲惫,“都杵着干嘛,滚开!我要回枢灵殿复命了。”

        裘万天闻言转身对后方的两人点点头。舆轿离地的瞬间,三人中体格最为魁梧的穆展挡在了轿前。

        铃声晃动,那舆轿再度落地。

        “你还有事?”轿内响起景洪的声音,平静而不显波澜。这本就是亵渎之举,但不知为何谕官却没有生气。

        “正是,作为三族的家主,我们有些事情不明白,想要谕官大人给个明示。”穆展温暖的呼吸吐出来,在脸庞周围结成迷雾。

        “说!”

        “我们三族祖祖辈辈守护着这片矿脉,为帝国提供打造兵刃的玄晶石,只是很不明白,为何这几百年来,帝国枢灵殿每年都要在里面布置一个阵法。算下来这一层层地,里面的阵法也已经布置了两百七十层之多,今天也算是个好rì子,不知能否听听谕官大人有何高见?”

        “呵呵,你们胆子很大。倒是叫我看走了眼。”谕官的声音依旧平静,“莫不是认为我刚布置完阵法修为大损,而奈何不了你们?”话音刚落。舆轿周围顿时扬起高涨的气旋,以轿子为中心朝着四周环状扩开。汹涌的气浪狠狠撞击在穆展三人身上,而三人似早有准备,毫不慌乱地破开风劲,但即使这样,这三人还是深深赞叹谕官实力的强横。

        “看来,你们这三个小鬼倒是跟我景洪杠上了。一年不见,修为都达到了天禀境第四转。呵呵,陪你们玩玩也行,就是不知道是否准备好了怎么面对后果。”谕官嗤笑一声缓步走出舆轿。他身材修长,身上纯白的天鹅绒袍子纤尘不染,胸口的乌银胸针熠熠生辉,透满寒芒。最让人意外的是,他的年纪很轻,看起来比穆良枫大不了几岁,眉清目秀。

        “哼,谕官大人虽说常年浸yín在帝国的皇家学识中,但修为也只是天禀六转,而我们也不想要了你的命,只需要一个答案。”说话的是秦鹤,他手中的巨杖杖端铜环铮铮,迷音不绝。似乎下一刻就会逃离掌控无际翻飞。

        “为了一个答案就要生灵涂炭,你们果真愚昧?”景洪从腰际抽出一对丝状手套,很小心地戴起来。别小看了这轻薄的手套,上头珠光阵阵,时不时流动着浅白sè的流光。看他那小心的举动就不由得叫人心底生寒。

        裘万天却毫不畏惧,立刻接口道,“那就要看里面的东西价值几何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传闻帝国数百年前就擒获了元兽列榜上排名第七的超级元兽----混沌。帝国封存了将近三百年,何不拿出来造福世人呢?”。

        “阿丘,元兽是什么?”西北角的山岩灌木中探出一个脑袋来。

        “这名字我不喜欢。”灰衣面具男对霍维取的这个称谓很是不爽,不过他想了一会还是回答道:“元兽是一种元极力的合成体,呈现兽态,能和宿主的元极力导联融合,使宿主拥有强大的力量。这种东西可是很稀少的呀!阿嚏~~”。

        霍维思考片刻,还是说道,“好吧,虽然什么也没听懂,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快看,他们打起来了。怎么办啊?”良奇惊呼。

        众人惊眼望去,谕官景洪的身体轻灵地飘飞而起,被风卷动的天鹅绒长袍飒飒作响。

        绮丽的流光从袍间溢出,在他身前拼聚出斑斓的网格。秦鹤手中暴涨的鼎龙杖瞬间轰到,直直撞击在那片网格上。

        闷雷滚滚,溅起一连串火花。网格忽闪一下,明丽的光线却似暗淡了几分。秦鹤心中狂喜,刚才的一记‘盘龙坠’虽未动用全力,却也相去无多。看起来景洪的防御并没有传言中那么无懈可击。

        谕官景洪脸sè微沉,气息有些凌乱。刚一抬眼就看见穆展和裘万天手中光影律动,朝着这边扑过来。

        ;

  https://www.65ws.com/a/7/7628/2411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