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烙印八荒 > 章节4:冰谷迷影

章节4:冰谷迷影

        石阶向下延伸,插入不见五指的黑暗。穆良枫拴好马匹,一脸忧心地看向前方。

        比黑更黑的幻象寸寸延展,落入永寂之境。他喉间翻滚,恨恨将这份恐惧咽了下去。

        他看见无际暗幕中,一个人影渐渐清晰,拉长的yīn影犹如伸展的长指头被吸扯进洞窟尽头。

        来者是一个魁梧的家伙,又高又壮,生了一副黑熊的宽肩却没有脖子,他的脸和下巴被粗糙的灰胡须覆盖,胡须中点缀着点点白丝。

        “都办好了?”那人看见自己立刻问道。

        “都办好了,200个死卒都守住了各个要道,周围山口都布好了震天雷。而且,遵照您的意思,弓箭手都在武器上淬了毒。”他脑子转的飞快,深怕有什么遗漏。他清楚,对于这种安排,父亲定会满意。可他依旧不敢去看父亲大人那对凶厉的眼。

        “很好。”父亲掂量片刻,“舆轿刚刚进去,谕官已经准备布阵。裘家和秦家也在各自的区域布置完善。届时,一切都会有定局。”穆家家主穆展露出牙齿,可能是想笑,却让他石雕般的脸孔显得更加狰狞。

        “可我们也要预先防备,谁知道裘家和秦家会不会事后发难。”穆良枫忧心忡忡。

        “呵呵,不碍事。如果真是那样,震天雷就是给他们准备的。”

        ---------------------------------------------------------------------------------------------------------------------------------------------------

        他们在古橡树和高大的苍白树林里穿行。陈雪及膝,两个孩子步履蹒跚地越过yīn森的鬼松与光秃秃的褐sè栗子树。霍维巴巴望着浓厚雪影中坠落的银sè月光,这份宁静加载在林间深处,给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寂寥。

        “翻过林子就是渊雪镇了,我们三个家族共同的领地。”良奇终于跨过那根粗大的死松树跟了上来。哥哥说父亲参与了某种恐怖的计划,这使他格外忧心。他们没遵从哥哥的意思远离,而是从迂回的山道绕了回来。

        “如果别人无法给你一份交代,那就自己争取。”霍维的话仿佛还有温度,一直在脑海中律动。不知为何,当初一直被自己欺负的霍维有些不一样了,不过这种无意义的思考转瞬即逝,因为良奇突然看见远处高丘上的一串马蹄印,“我哥哥果然去了矿区。”他指出。

        “那矿区到底有些什么?”霍维问道。

        “仅仅是开采玄晶矿石的地方啊,我们每个家族管理一个区域,各族分配两百名强壮劳力进入开采,一个都不许多。这是我爷爷的爷爷那代立出的规矩吧。”

        “你进去过没?”

        “通往那里的所有要道都是被重兵把守的。就算是我,也要等15岁才能有资格去了解。”良奇想了想,“不过……我确实知道可以进去的办法,只是……”他还没说完就被霍维拉着飞奔起来。

        “带我去,你不是要救你的家人吗?”而我也要看看,你们这帮家伙在玩些什么把戏。真正的霍维被秦家毒杀后喂狼,这种灭绝人xìng的做法仅仅是恐怖计划的开端吧。

        黄罡坚信不疑。

        这几天三族都在谕官的驱使下寻找失踪的图鲁克,而穆家长子穆良枫显然还是个深度知情者,他清楚家族具体的计划并能估计出可能导致的后果,最后,还有那神秘的谕官景洪,在他背后横立着的是帝国两大神奇之一的枢灵殿。如此庞大的势力却长年介入到这西部小矿区的脉络里,那么这个矿区必然有古怪。

        银月高挂,霍维看见麋鹿埋头在雪堆里穿行,头上分叉的巨大鹿角上挂着晶亮的冰凌。

        反光会引来猎人,以及别的肉食动物。

        霍维忍不住想,生物与生俱来的武器却在错误的环境和时间里变成累赘。“除了弓箭你还带着什么武器?”他突然问一旁的良奇。

        良奇停下脚步,从皮靴里抽出一把匕首。

        “好,也算。”霍维接过武器,比划了几下。“重量和手感都不错。”他评论道,虽然霍维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何许状况,不过能提前准备倒也合情合理。

        “就是前面了,那个小山坳,穿过那里就能进入矿区。”良奇抬眼看了看霍维,咽了口唾沫,“霍维,真的要进去吗?”

        “有什么不对吗?”

        “那里不祥的。”他苍白的小脸仔细看看四周,深怕惊动什么东西,随后很夸张地做出个无声的口型。

        “闹鬼?”霍维感到很好笑,虽然看起来两人都是孩子,但他的身体里可是堂堂特工组的队长黄罡啊,怎会相信这种无稽传闻。“那就让厉鬼颤抖吧。拿着你的弓,跟紧我。”他大手一挥就朝山坳窄窄的缺口走去,看起来充满了无畏。

        不知‘相由心生’是否也能诠释天宇异象,因为他们刚踏入山道时风雪无声而至,而上方山岩的间隙里,月光惨白依旧,搅动深寒。真不知这种奇妙的视觉冲击来自于天象还是幻象。

        才走了几步,良奇就吓得尖叫起来。一只硕大的夜枭带着相同的情绪扑腾升空,丢下几片凌乱的羽毛。

        “真不知道你们到底谁吓到谁了。”霍维嗔嗔一笑,将良奇拉到身旁,“狼群都不怕,还怕这么只小鸟?”

        “那你呢,狼群都怕,却不怕那种东西。”回过神的良奇闷闷不乐地说,“教教我,怎么让自己突然变得胆大点,我记得以前的你可好不到哪里去。”

        “胆子是天生的,教不了。但我可以教你怎么隐藏恐惧。”霍维讳莫如深地笑笑。

        “或者隐藏勇敢。”良奇反唇相讥。一眨眼,就发现刚才说话的霍维不见了,顿时浑身抖了抖。

        “待在那别动,我就过来。”霍维的声音从前方白sè的石壁处传过来。

        “你快点!”满脸煞白的良奇生硬地接口。

        霍维穿过一条乱石堆砌的小道,看见一处裸露在外的平滑山壁。月光照耀之下犹如明镜一般晃亮。而这面山岩下方有一处很明显的异sè,和山岩一同风干。看起来像泼溅出的液体。

        他首先想到是血,只是时间久远,呈现出淡黄的sè泽。他搜寻下方的灌木,果然找到几块散落的人类骨骸以及几把矿工才用到的鹤嘴锄。

        哼,天然的乱葬岗。

        霍维转身招呼良奇过来,但很奇怪的是这孩子虽少了几分恐惧却多出一脸好奇。

        “怎么了?”霍维拂落手上的岩灰随口问道。

        男孩抿了抿嘴唇,像在思考着什么。“刚才那人跟你说了什么?”男孩突然问道。

        “什么?人?”霍维猛地回头望去,前方山道空荡一片,除了飘落的飞雪似乎再无别物。但看着孩子笃定的眼神又不像在说谎,“你眼花了吧良奇少爷?嘿嘿,想吓我?”

        “不,我看的很仔细,那人刚才就在你面前啊,看起来像是你们在……谈话,你……你没看见……”他的声音终于不自然地颤抖起来,牙齿碰撞的咯咯声显得那么刺耳。

        一路走来,jīng神侦测都是开启的呀,霍维的确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可疑。两人仅对视一眼便很默契地跑动起来。当他们慌乱地跑过那片山壁看见自己映在上方的影子时,惊恐地险些昏倒。

        为什么山壁上的影子?

        多了一个……

        ;

  https://www.65ws.com/a/7/7628/24113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