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六十五章 世界放逐篇·“亲切友好”的交流

第六十五章 世界放逐篇·“亲切友好”的交流

        楚扉月很尴尬的解释了半天,甚至在她们面前展示了自己的隙间穿梭能力,好不容易才打消了她们心中的疑虑和很自然的产生的敌意。也幸好这俩也不瘦普通人,要不让看到楚扉月演示的那些事,估计早就被吓晕过去了。

        花了很大力气向两个本地人解释了自己并不是坏人之后,楚扉月才开始转入正题,向她们问起了关于“南山”的事情。

        然而没想到的是,当楚扉月说起这个名词的时候,祖孙俩却再一次变得警惕了起来。

        “你问这个干什么?”祖孙俩之中的老婆婆死盯着楚扉月的眼睛,仿佛用这种方法便可以确定他是不是在说谎一般。===『天域苍穹http://www.biqudao.com/bqge1405/』===。

        祖孙俩的态度让楚扉月知道这件事并不那么简单,但这又是必须要问出来的,要不让事件的线索就要在这里断掉了。既然她们的态度发生了变化,那就一定是知道什么,只要再加把劲,说不定下面的路就又会出现了。

        所以楚扉月看了孔晴雪一眼,用眼神咨询着她是不是可以稍微对眼前的这祖孙俩解释的更详细一些。得到了孔晴雪的许可之后,楚扉月摊开手,用元素构建了一个那条长命锁的等比例模型,展示给了那祖孙二人看。

        “喏,奶奶,这是我朋友的父亲从那个南山中带出来的礼物,但他现在中了一种蛊毒,几乎变成了植物人。我们来南疆的目的,就是找到这条长命锁的主人,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找她解除蛊毒的效果。你们在这方面是行家,应该也知道蛊毒这东西,除了施术者本人之外,别人很难解除……奶奶?奶奶?奶奶你在听嘛?”

        楚扉月说了一大堆,结果却发现面前的巫师祖孙俩全都直勾勾的盯着他手心上的长命锁,似乎根本就没有听他在说什么,便重复确认了一遍。然而,当楚扉月将那个巫师奶奶从痴呆中唤醒后,她突然发难,一脸戾气的朝着楚扉月扑了过来。

        “把我族的圣物换回来!”

        一团黑气从巫师奶奶的身上冒了出来,又转过身来附在了她的身上,让她仿佛穿上了一身动力装甲一般,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提升了好大一截。同时,有一小部分的黑气还分离出来,在半空中凝成了黑色的长长的利箭,刺向楚扉月的手臂。

        楚扉月不是很明白,话本来说的好好的,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呢?但反正这种攻击的力道很差劲,楚扉月根本就不需要躲闪,也就站在原地,看着巫师奶奶朝自己冲了过来。

        黑色的利箭和巫师奶奶的拳头几乎是同时砸在了楚扉月的魔法盾上,利箭碎裂后崩溃成了大量的烟雾,遮挡了楚扉月的视线,而原本预料到的重击并没有出现,反而是魔法盾上粘上了很多得小东西,黏黏糊糊的还在不停的想要往魔法盾里面钻。但就凭那些虫子的小牙和口器,根本就没有可能冲破楚扉月的超强魔法盾。那层凝聚力很强的黑雾也被楚扉月用旋风很轻易的驱散,当视线不再受阻之后,楚扉月先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几乎围成了一个完美的正圆形的密密麻麻的虫子的尸体,然后才抬起头来,很无奈的看着已经用一把砍柴刀抵在孔晴雪脖子上的巫师小妹妹,还有她身边黑气已经完全内敛的巫师奶奶。

        得,完全被当做敌人来对待的。

        被一把上面沾满了暗红色的锈迹,但刀口却锋利的几乎在闪光的大刀贴着脖子,孔晴雪感觉到了透彻心底的寒冷,身上瞬间泛起了一大片的鸡皮疙瘩,双腿几乎是立马就软了下来。如果不是身后的巫师小妹用胳膊架着她,她一定会摔倒的。

        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游戏世界,在这里被杀,是真的会死的!

        小月……

        孔晴雪惶恐的眼神让楚扉月深感愧疚,孔晴雪对楚扉月那么信任,而他却让孔晴雪陷入了危险的境地,这不是就显得楚扉月很不负责任嘛?

        “哎,我说啊,咱们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么,非要舞刀弄枪的,何必呢。”

        楚扉月深叹了一口气,强大的精神力瞬间横扫全场。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成了固体,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无法移动分毫,甚至就连眨一下眼皮都做不到。

        用实质化的精神力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冻住之后,楚扉月走了过去,下掉了巫师小妹手中的刀子,推开了她的手臂,将孔晴雪从她的怀中解救了出来。

        孔晴雪离开了那个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危险境地,立马跑到了楚扉月的身后。刚刚的那一幕让孔晴雪深刻的认识到了一点,离开了楚扉月的话,她会变得十分危险。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她觉得自己最好还是紧靠着楚扉月,死死的不要撒手比较好。

        其实危险已经没有了,楚扉月的精神力禁锢,在现实世界中估计除了解除幻化变回原型的莎莉之外,没有人可以挣脱,就连铃仙都不能,就更别提这两个只是稍微学了一点苗疆蛊术,但难登大雅之堂的巫师祖孙俩了。只要楚扉月想,他甚至可以让她们连心脏的跳动都无法正常的进行下去。

        但那样也没必要啊……楚扉月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来问南山在哪,他没必要和这对儿巫师祖孙俩产生冲突。就算那两个人已经做出了不是太好的举动,楚扉月也没有说使用最高效但副作用也最大的灵魂魔法来从巫师奶奶的身上获取他想知道的情报,而是尝试着去消除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的误会。

        楚扉月放开了一小部分的精神力压制,让这两个巫师的脑袋恢复了自由。感觉嘴上的禁锢也消失了之后,巫师奶奶立刻对楚扉月厉声叫骂了起来,“强盗,小偷!你偷走来的我族的圣物,我们苗疆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所以我说啊……奶奶,你能还好听我说话么?”楚扉月很无奈的摇着头,说道,“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嘛,那个长命锁并不在我的实力,我给你看的只是投影,投影你知道嘛,就是这个意思。”

        说着,楚扉月再一次投影出了那个长命锁的样子,然后啪叽一拍,将它好像气泡一样拍灭。之后,他接着念叨着。

        “看吧,东西不在我们手里,你跟我们说这些一点用都没有。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也在为这个东西而困扰着,我们要你们的圣物一点用都没有,反而麻烦一大堆,也很烦的啊。所以啊,咱能不能好好聊聊,好好商量商量这玩意该怎么解决,到时候我们这边叔叔能醒过来,你们的圣物也能回来,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嘛,干什么要打打杀杀的,多不和谐,况且你们又打不过我,是不是傻……”

        楚扉月念叨了好半天,对祖孙俩的精神力禁锢已经悄然的撤去,但她们两人却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应该是在听楚扉月说的。最后,楚扉月歪了歪头,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们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的不累么?”

        她们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能动了,巫师小妹动了动手脚,挪动到了她的奶奶的身后。巫师奶奶还在盯着楚扉月的眼睛看着,楚扉月也毫不畏惧的和她对视着,努力的用自己的眼神告诉着她,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经过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之后,巫师奶奶才叹了一口气,扭过头来对自己的孙女说道:“娃,搬几个凳子来,奶奶要和客人好好聊一聊。”

        “奶奶,咱真的要……?”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失踪了那么多年的大圣长明(没写错,就是明)锁终于有了下落,如果不问个明白,我以后怎么和族中长老交代?还不快去!”

        “啊……是。”

        巫师小妹蔫了吧唧的跑回屋里,搬了三个正好能当板凳来用的木头桩子。桩子的表面涂着一层细致的釉腊,就像她们所居住的木屋一样,既古朴又十分的精致。

        将三个凳子摆成一个锐角三角形,巫师小妹再一次站到了巫师奶奶的身后。楚扉月和孔晴雪落座到锐角三角形的两个底角上,正襟危坐,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巫师奶奶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大旱烟袋,送到巫师小妹的手边,让她点着了火,搁到嘴边狠吸了一大口之后,喷了好大一口的白烟。在烟雾的缭绕下,巫师奶奶开始讲述一个关于苗族的真实的故事。

        话说回来,果然是苗族啊……苗族的大本营应该是在贵州黔东南的雷山的,为什么故事的大背景会跑到云南大南头的西双版纳呢?

        这个让人忍不住去吐槽的问题被十分微妙的略过了,巫师奶奶首先讲述的并不是几年前发生的事,而首先是一个二十五六年前发生的,距离现在已经很久远了的事。

        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富家大小姐隐姓埋名跑出去游玩,结果和穷小子堕入爱河的故事。不过这件事的反转在于,那个穷小子,他是在扮猪吃老虎!

  https://www.65ws.com/a/7/7627/32045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