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宦医 > 第六十四章 孙慎行

第六十四章 孙慎行

        一辆马车在城门刚刚开启的时候便闯入京城,马车在京城中左右穿梭,似乎是对京城里的街道极为熟悉,晃悠了半个时辰,终于在挂着“孙府”大匾的豪门前停住。

        从马车上匆忙下来一个年约五十来岁,头发有些花白官员,那个官员快步走到府门前,敲了敲门。从门口探出一个仆役,一看到那个官员急忙道:“于大人,您怎么来了?”

        “恩师在府中吗?”那个官员迫不及待的问道。

        仆役点着头,回答道:“在呢,今rì散朝的早,老爷刚回到府中。”

        “那赶紧去带我见恩师。”

        说着那个官员就匆忙的拉着仆役进了大门。孙府的宅院不小,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内阁首辅大臣孙慎行的家怎么也不能比其他的官员差。

        孙慎行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者,入选内阁后,也当上了礼部尚书,人也变得苍老了许多,好似是七十多岁即将行将就木一样。但谁也没人敢小巧这个孙慎行,门生满天下,对于东林党而言可谓是真的实现了,而孙慎行的门生更多,足足有几百个,而且大多数都是在朝为官。

        “于进来了,你不在大同府当你的通判,怎么想到我这个老头子了?”孙慎行看了一眼于进,就挥手示意他坐下。

        于进却不坐下,而是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的道:“恩师,您得为学生做主呀。那马邑县知县居然捏造罪名数十项,把学生的外甥女,女婿当众斩首示众了呀。”

        孙慎行皱了皱眉头,不高兴的道:“于进,你可是大同府通判,那知县不通过你,如何定得了人的死罪?”

        “恩师,那知县根本没听过学生,而是直接呈递给了知府大人。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那知县根本就是先斩了人,之后才奏报给了知府大人。”

        孙慎行眉头皱的更紧了,厉声道:“于进,你也是我的学生,区区一个知县芝麻大的官,难道还要老夫给你去讨个公道?”

        于进急忙道:“恩师,学生绝不是这个意思。那个知县也不过是个傀儡,关键还是在于一个叫徐然的医官。呃不是,就是刚加封的儒林郎应该算是个文官”

        “徐然?老夫知道这个人。”孙慎行扫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个人跟皇室有些牵连,老夫也只是知道其中一二。现在我们已经触怒陛下太多了,陛下已经不大理会朝政,而是放出了魏忠贤跟我们死磕,这件事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你还是节哀。”

        “恩师,这还需要证据吗?马邑县知县杨chūn雷不理政令,未经府州刑部批审,擅自施斩刑,这本身就已经触犯了大明律。”

        孙慎行依旧不吭声,端着茶杯一言不发。

        于进又接着道:“学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既然人已经死了,学生也只能强忍哀痛。但学生坚信他们是无辜的,都是知县杨chūn雷图谋他们夫妇家产,杜撰的罪名。现在大同府上下结党私营都收受了杨chūn雷的贿赂,对杨chūn雷的草菅人命视而不见,让学生身为痛心。何况学生这外甥女夫妇本就想捐献家产给恩师修建书院所用,可现在家产被杨chūn雷夺去”

        孙慎行忽然一挥手,义愤填膺的道:“你不用说了,老师都明白了。这个杨chūn雷竟然如此无视王法,藐视律法,老夫今rì就告知都察院三司,命其复查此案。辅都,你去催办。”

        旁边一直立在旁边的一个中年文士,立刻躬身领命,就准备走。

        “恩,等等。”孙慎行眼珠一转,又道,“先去将此事转告给内阁首辅叶大人,老夫听闻这个徐然跟左都御史杨涟杨大人有些亲戚是?”

        于进连忙点了点头,道:“是的,恩师,听说杨涟跟徐然的母亲裴氏是有些族亲。按照辈分徐然的母亲裴氏应该也算是杨大人的外甥女,应该还没有出五服。”

        五服,就是五代,只要不出五服,就算是亲戚。徐然也知道这个道理,要不然也不会行事这么高调,怕杨涟一倒,牵连到徐家。

        “那就好,你去拜会一下杨大人。杨大人一向不畏强权,公私分明,举恶不避嫌不避亲,只需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便可,其他的不要多说。”

        徐然也没有想到,太医院的催他报道的公文来得如此之快,刚刚新婚不到半个月,徐然就接到了太医院的公文。所幸家里的大小事务都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封地也顺利接管了下来。

        三里沟的佃户因为朝廷将煤矿全盘接受,全部征用了三里沟的土地。朝廷是出了名的穷,自然是没钱贴补这些佃户。徐然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毕竟因是他种下的,果也得他去承受。大善人徐茂金又一次大发善心,将三里沟的所有佃户都搬迁到了儿媳妇的封地中干活,而且种子白送,再免一季的租金。

        封地虽然只有三百亩,但周白发可是有五百亩良田。剩下的两百亩也被徐然以官价收购,用来安置这些新搬来的佃户。

        佃户们自然是感恩戴德,对徐家可谓是敬若神明,差点没给徐家父子立长生牌位了。徐然也知道居安思危的道理,大明朝的动乱快到了,自己家也有千把亩地,没有点家丁也说不过去。

        那个数次打断徐然洞房好事的大内侍卫头子裴赞就被徐然毫不客气的抓了苦力,被抓了苦力的裴赞还是一脸的感恩戴德,深深佩服驸马爷宽宏大量,其实按照公主的意思,就是把他阉了,以儆效尤。

        可是把裴赞拉到临时搭建的工棚里,看着个个蹲在地上一个小声议论的青少年佃户,听着徐然高谈阔论的要把他们打造成闲时能耕田,战时能上阵的家丁时,裴赞差点瘫坐在地上。

        尼玛!按照你的计划,这叫家丁?这是府兵好不?你难道不知道豢养府兵是要被人弹劾的,弄不好就会给你一个造反罪。你要是训练少一点还没关系,可是尼玛一二三四足足两百多人,足够攻占县城了。

        徐然不理会裴赞的面如土sè,热情洋溢的揽着裴赞的肩膀,笑着说,你不用按照军队的一套训练他们,只需要按照我的方法训练,然后交他们使用火器就行。这样就不怕被人弹劾了,反正我训练的不是军队。

        听到这话裴赞快哭了,徐然的方法已经交给他了,他不知道徐然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那一套训练方法是跟现在军队的cāo练方法不一样,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实际效果,但听徐然连续十几次强调纪律,就知道,就算是训练出来的不是府兵,最起码战斗力也差不到哪里去,一支有纪律的队伍即使是菜鸟,在战场上也是不容忽视的。

        裴赞还打算以没有足够的火器为名,即使训练出来了,也没有什么用的话来推辞。可他看到大同府锻造司的赫明和大师傅吕子明的时候,人彻底傻了。

  https://www.65ws.com/a/7/7567/23925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