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宦医 > 第十八章 忠义门

第十八章 忠义门

        首先感谢清风秀林的打赏,小鱼跪谢!

        徐然淡淡的看着已成猪肝sè的那些犯人,这些犯人都是东林党的人,对徐然都很愤怒,阉党可恨,像徐然这样的阉党帮凶则更可恨。

        居然借行医之名,羞辱老夫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是叔能忍了,婶子都不能忍。已经有那年轻的犯人,准备开始写血书,要笔伐徐然这等阉党帮凶了。

        “众位首先允许本官先解释一下。”徐然淡淡,道,“这里是大同府镇抚司诏狱,并非是东厂诏狱。也就是说,这里的锦衣卫大人隶属陛下,诸位入狱,都是有陛下圣谕的。”

        “尔等也算是读书之人,居然一口一个阉党狗贼的辱骂大明锦衣卫,难道尔等不知道《大明律》,要视律法于不顾吗?”

        徐然瞥了那些犯人一眼,其他的犯人的脸sè立刻变了。徐然把大明律都搬了出来,恐怕要是依法办事,他们也是理亏在先。

        其实徐然并不知道,大明律中有没有辱骂锦衣卫的量刑,不过想来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没必要,你敢骂锦衣卫,锦衣卫随便给你安个罪名就完了,没必要给你量刑。不过,看他们的模样,显然他们也不知道大明律,有没有这一条。

        想想徐然都释然了,这伙人八成是东林党的拥护者,说白了,就是有点功名的读书人,没当过官,自然不了解大明律。

        徐然把他们吓唬住后,不给他们考虑的机会,万一有人真熟读大明律,那就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了。要知道,古代的读书人脑袋就是一根筋,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人当枪使。

        “刚才颜进老先生,本官看了一下。脉象沉稳有力,四平八稳,无任何紊乱之兆。老先生有旧伤,不过伤及皮肉,已经结成旧痂。新伤倒是有意思倒是让本官很好奇,这东厂诏狱竟然只是一般,难道所谓酷刑就是在老先生的旧伤之上抹点猪血顺便擦点彩漆?”

        这话一出口,所有的犯人都惊呆了。不止是犯人,就连在场的锦衣卫都惊呆了,那老头看似伤痕累累,居然都是猪血混彩漆抹在上面的?

        颜进的脸sè瞬间惨白,指着徐然,颤声道:“一派一派胡言”

        徐然嘿嘿一笑,道:“是不是胡言很简单,我们做个试验便可。”

        话音未落,王直就让两个锦衣卫把颜进给架了起来,两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野蛮的将老头的上衣扒了个jīng光,露出了结实的肌肉。

        “不知道老先生知不知道我更好奇什么?”徐然笑着离那颜进又退了两步,继续道,“老先生已经年逾五十,可小子把脉却发现,从脉象上看,应该不到四十才对呀。”

        颜进的脸sè瞬间又变了,望向徐然的目光变得锋锐无比。

        这时一个锦衣卫端来了一盆冷水,直接从颜进的脑袋上浇了下去。瞬间颜进大变了一个样,脸上的皱纹没有了,胡子也掉了一半,身上的血迹更是大半被冲掉,露出了已经结痂的旧伤痕。

        “呸。”颜进吐了一口冷水,对着徐然森然说道,“想不到,我居然栽到了一个小小的医官头上。哼,你别得意,忠义门三千勇士,会让你做鬼都不得安生。”

        王直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道:“把他带走,严刑拷打。”

        王直又揽着徐然的肩膀,道:“老弟不用担心,那货不过是嘴硬罢了,别当回事。”

        徐然点了点头,道:“大哥,你可得老实告诉我,这忠义门是个什么玩意?”

        徐然想破了脑袋,还是弄不清楚忠义门是干什么的,历史上没有对这个组织有任何记载,但徐然一不小心得罪这个势力的人,还是得问清楚有没有这个势力。

        王直楞了一愣,压得了声音,道:“这个忠义门确实有点麻烦,它是最近才兴起的一个门派,应该算是个杀手门派,一直在京城附近活动,曾经扬言,没有他们杀不了的人。而且我还听说,忠义门的人个个都是好手,执行任务不成功便成仁,而且很记仇。一但得罪了他们,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会追杀到底。”

        徐然顿时一口气从脑袋凉到了脚底板,勉强笑了笑,道:“大哥,这次你一定得帮我呀,得罪这么个主,不是要了小弟的命嘛。”

        “切,一个江湖势力算个鸟。”王直的笑意更亲切了,笑着道,“只要老弟加入锦衣卫,这次的功劳就有你一笔,到时候跟镇抚使大人分点红利,弄个百户还不是轻而易举。别听他吹牛说什么忠义门有三千勇士,要我看有一两百人就顶天了,那一两百个杀手在锦衣卫面前还不是跟大白菜似的,没啥好担心的。”

        徐然听了这话,心里就开始骂娘了。神马意思?绕了半天还是想让我加入锦衣卫,听这口气,不加入锦衣卫等于算是没活路了。

        不过徐然确实也不怎么担心,这地方是锦衣卫的地盘,那个杀手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只要不让那个杀手回去,揪出他的同党,基本上忠义门的这笔账肯定会记在大同锦衣卫的头上。

        忠义门不过是个民间杀手组织,给他们一千个胆子也不敢跟锦衣卫做对,要知道,各地锦衣卫镇抚使都是有权利直接调动军队的。攻击锦衣卫直接就是造反,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只要脑子没烧坏的,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

        徐然也明白王直只不过是吓唬他,想让他进锦衣卫的一个手段罢了。虽然不知道王直看中了他哪一点想让他进锦衣卫,但徐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进锦衣卫就是死路一条。

        表面上看,有锦衣卫的照拂,魏忠贤似乎不会为难徐家这跟杨涟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但是作为后世的徐然知道,王安一死,魏忠贤的第一件事就是整死王安的羽翼。

        王六福作为王安的干儿子,自然是首当其冲。就算王六福会审时度势,投靠魏忠贤,但魏忠贤也未必肯接纳他。哪有儿子不为爹报仇的,哪怕是干爹,魏忠贤也放不了这个心。而那个时候,徐然自然就是第一头替罪羊。

        肯定会以徐然作为杨涟亲戚给清理出锦衣卫的队伍,然后各种罪名按到徐然头上,至于王六福是什么样的下场徐然不知道,但两世为人的徐然知道,自己肯定是死定了。

        “大哥这话说得,锦衣卫可是小弟梦寐以求的差事,但是小弟有啥水准,兄长还不知道?手无缚鸡之力,这百户呀,那是想也不敢想,还是听从恩师的话,治病救人吧,免得被恩师有一rì逮住斥骂就划不来了。”

        这话拒绝的滴水不漏,但是王直也听得出来,徐然并非没有朝这方面发展的心思。想在做做徐然的工作就行了,他看中徐然主要因为听李武说过在驿站的时候救过一个叫张焕的。至于救人什么的,王直没在意,在意的是徐然破案的手法,像那种案子,就算自己碰到了,也会感到十分的棘手,却不想徐然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就找到了真凶。

        本来以为是李武胡扯,王直也就没当回事,谁知今rì徐然三言两语之下就弄清了事情的大概,还从犯人中揪出了一个忠义门的杀手。这可是侦缉手段,锦衣卫是干什么的?就是干侦缉的,有侦缉的案件,才会有功劳。

        王直他们三个副千户,官职不小,但都是行伍出身,带兵打仗可以,搞侦缉也就一个王直能拿得出手,其他的一群粗人,也就干点杂活。王直就看中了徐然这一点,若是有徐然在自己手下帮忙,自己肯定能平步青云。

        三个人都是副千户,竞争肯定是很大的。若是凭借侦缉有功,说不定自己可以把前面的那个副字去掉,那等王六福一回京述职,自己这大同府镇抚使的位置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想到这里,王直就极为兴奋,除了跟徐然拉关系,最直接的想法还是想把徐然拉进锦衣卫,在自己手下做事,更有利于自己升迁。

        王直想趁热打铁,把徐然跟忽悠过来,给自己干活。谁知道李武这个时候不适时宜的捧着一碗汤药跑了过来,那汤药的气味有点重,让在场的人都有点想捏鼻子的感觉。

        徐然看到李武来得那么及时,急忙接过了汤药,而王直则是瞪了李武一眼,就要李武等人检查犯人的伤痕。

        李武觉得后背突然凉飕飕的,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王直一眼,不知道自己哪得罪了这位副千户大人,站着这么多人不让他们查,专门等自己回来查伤痕。

        貌似是专门拿自己出气呀,不过上峰有令,李武哪敢违背,带了几个手下就一个个的查他们身上的伤痕。

        “中毒的这个人叫李鹤,是天启二年的举人。”王直在旁边悄声对徐然道,“本来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他跟别的举人不一样。曾经因为一篇文章受到了陛下的赞赏,为此还在金銮殿召见过这个李鹤。”

        “哦。”徐然给李鹤把刺鼻的药全部灌进了嘴里,这就是神经xìng剧毒的好处,不管你愿不愿意喝,这个时候意志已经没有用了。

        灌完了药,徐然用手帕擦着手,道:“大哥,这样说来,李鹤也是受到陛下的肯定,为什么没有出仕为官?”

        ;

  https://www.65ws.com/a/7/7567/2392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