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英雄无敌之信仰 > 第五章 领主老爷

第五章 领主老爷

        没有理会叶知秋不知所谓的大骂声,老管家弯腰捡起地上的卷轴,慢慢的打开,仔细的看了起来。

        越看下去,老管家的脸sè就越难看。

        事实证明,这个年轻人说的话都是真的,哈蒙代尔曾经至高无上的领主,马克汉姆爵士大人,确实已经放弃了这块土地,这个卷轴上明确的表示了他的继承人就是面前这个坐在地上破口大骂的年轻人,为了防止他人假冒,上面还附上了新领主的魔法肖像,这可是做不了假的。

        也就是说,现在哈蒙代尔所有的一切,不论是土地、城堡或是领民,包括自己这个管家在内,都属于这个自称为叶知秋的新领主了。

        一想到自己忠心耿耿的服伺了马克汉姆爵士大人二十几年,却被主人无情抛弃,福勒什就不由的悲从中来,难道自己这个管家就当的这么失败,在主人的眼里还比不上那些个只会舞刀弄剑的护卫么?

        见老管家半天不吭声,倒是还坐在地上的叶知秋有点沉不住气了,心里暗想难不成又被人涮了一回,连这份文件也是假的不成?

        眼前这个老头可是说过,如果文件有假自己就是大罪,要坐大牢的!

        叶知秋越想越是心惊,自己虽说不是青chūn无敌,可也风华正茂,要是被捉去坐牢那这世上还真是没有天理了。

        边上的卫队士兵们脖子伸的老长,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突出来了,却怎么也看不到卷轴上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各怀心思,无人出声,气氛相当诡异。

        最终,还是叶知秋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从地上跳了起来,怒到:“老人家!你看完了没有!你不会真的想不认帐吧?”

        他这一吼,倒是提醒了卫队士兵们自身的职责,眼见这个十分可疑的家伙跳了起来似乎不怀好意,唯恐福勒什大人受到伤害,齐刷刷的将手中的长矛对准了叶知秋,海尔博的长剑更是直接架在了叶知秋的脖子上。

        这下不但是叶知秋吓了一跳,差点就准备穿越回地球了。连老管家也被吓坏了,这要是不小心把新领主给杀了,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杀害主人的无耻之徒,这个罪名福勒什可是担当不起:“住手!你们干什么?海尔博,快把剑挪开!小心别伤到了领主大人!”

        这一下,不但是士兵们,连远处围观的领民们也是一片哗然——敢情这个落魄无比的年轻人还真是新任的哈蒙代尔新领主了?

        以往新领主上任,哪次不是风风光光、前呼后拥?不说远的,二十几年前马克汉姆大人到这里时,单是车队就排了几里长,更别说还有大队的武士前后护卫!马克汉姆大人当时那叫一个趾高气昂!

        这个领主倒好,马毛也没见一根,直接就是步行来的,还是光杆司令一个,连个护卫或是仆人都没有,和普通的旅人一样竟被大耳怪们给追杀到哈蒙代尔的大门口。

        这样的领主大人虽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了。

        挥手让士兵们退下,老管家恭恭敬敬的向着叶知秋弯腰行了个平民觐见贵族的礼仪,这才小心问道:“领主大人,刚刚没伤到您吧?”

        身为一个职业管家,福勒什从小就被教育要无条件的服从主人的安排,这样的观念在他的心中早已是根深蒂固。因此,即使是被原主人像送货物般送给了新领主,他也不会有任何怨言,顶多感叹一下自身命运多桀罢了,所以他能很快的就接受了叶知秋是自己新主人这一事实,并开始担心是否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新主人受到了伤害。

        见老管家认可了自己的身份,叶知秋心中的一大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心想要是老管家再慢点喊住手自己恐怕只有先穿越回地球了,那时候事情可就麻烦了。

        有了底气的他心情大好,眉开眼笑,大方的一摆手道:“没事没事,本领主是大人有大量,不会和你们计较的!哈哈哈哈!”

        “领主大人真是仁慈!”老管家连忙再次行礼表示感谢,然后向着还在发愣的士兵们骂道:“你们这些蠢货!还不快过来见过新的领主大人!大人饶恕你们的罪过,这是天大的恩惠!快谢谢领主大人!”

        十几个士兵连忙乱哄哄的拥上来向叶知秋行礼,连卫队长海尔博也隆尔重之的将配剑举在胸口行了个武士礼。

        “免了,免了!”学着以往在电视里皇帝老儿的派头,叶知秋大大方方的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免礼,混然不觉的自己现在衣衫褴褛,这么装模作样反而显得不伦不类,心里还暗爽不已,心想这些人就是咱的小弟了,以后咱也是有小弟的老大了,再也不用亲自出马打架了。

        想想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那可是被大耳怪们欺负惨了。虽说前前后后、跑跑杀杀地也弄死了上百个大耳怪,可是由于魔法值太少,他又不懂武技,大部分时间只要一被大耳怪发现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地逃跑。他心中暗自决定等回头安顿下来非得带上千八百个小弟去找找这些强盗的晦气不可。

        到时不把这些强盗们揍的屁乱尿流、鸡飞狗跳、落花流水、一败涂地,以后见着本领主就望风而逃,那咱也算是白穿越这一回了,白当这个什么大领主了。

        眼见自己的新主人在士兵们行礼过后就一直在那双手叉着腰口水流得老长的直傻笑,老管家不由得有点纳闷,士兵们也是面面相矑,这新主人到底是怎么了,不会是被大耳怪们追得太狠了还是撞过头了,有点头脑不清醒了吧?

        “领主大人,领主大人!领主大人!!!”担心不已的老管家一连叫了三声,才让新晋领主从英雄无敌的白rì梦中清醒过来。

        发觉自己有点失态,叶知秋连忙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换了一副严肃面孔:“啊,这个,本领主刚刚正在规划咱们领地未来的美好前景,一时有点入神了,啊,对了,管家,你叫福什么来的?”

        “大人,我是您忠心的管家福勒什!”

        “福什么?真是拗口!这样吧,今后我叫你老福好了,不对,应该叫你福总管,对,就叫福总管了!哈哈哈!这样叫才威风又好听嘛!你说是不是?”

        “福总管?大人,小人的名字是福勒什,而且小人是管家,不是什么总管!”老管家苦着脸应道,心想什么福总管啊,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叶知秋把脸一板:“我说叫福总管就是福总管,还有,以后别大人大人的叫,要叫我老爷,知道吗?”

        “是!大人睿智!”不得已,老管家只得接受了新主人给自己起的新称号。

        “嗯?”

        “是!老爷睿智!”

        “这还差不多!”叶知秋满意的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多rì未洗的手在老管家整洁的紫sè长袍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黑手印,“福总管,前头带路,老爷我要打道回府了!”

        老管家一愣:“老爷,打道回府是什么意思?”

        “福总管你不是吧?连打道回府什么意思都不明白?你这个管家当的有点不称职啊!”叶知秋不满的看了老管家一眼,心想这老货也太没文化了,这么直白的话都听不明白,“打道回府不就是回家的意思吗?你这个管家不会连本领主该住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吧?”

        他全然忘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

        老管家一头汗水,暗道这是什么地方的语言,自己见多识广都没听说过,看来这位领主老爷比自己想像的厉害多了,要小心点服伺才行:“回家?原来老爷您要回城堡是吧?小人愚钝,望老爷见谅!”

        “快快快!领主老爷要回城堡了!你们几个前面开路,让那些围观的领民们把路让开!”虽然在新领主面前老管家很是拘谨,但对下人他可没那么客气了,指手划脚间多年身处上位的威严让士兵们一阵鸡飞狗跳,“海尔博,你带人把大门给看好,千万别让大耳怪们打进来了!那个谁,就是你,快,去通知领民们,这位叶知秋老爷就是我们哈蒙代尔的新任领主,让他们快出来夹道欢迎新领主!还有你,快去胜利驿站通知克里斯迪,让他把马车赶一辆过来,领主老爷累了!”

        新任领主满意的看着老管家安排这安排那,这个福总管不错,真的不错,非常不错,善解人意,做事又井井有条,更难得的是对自己盲目的忠心啊,仅凭一份文件就把自己当成至高无上的主人了,这样的人,以前他只在影视剧里见过。

        真是深得吾心,深合朕意啊!非常有当地主老财的狗腿子的潜质!这是叶知秋领主给福总管的评价。

        不一会,一辆略显破旧的马车被一匹高头大马拉着来到了正在大门内等候的众人面前,一个黑脸矮个的男人从车夫的位子上跳下,诚惶诚恐的向着老管家行了个礼:“福勒什大人!不知道马克汉姆领主大人在哪呢?我这辆破车领主大人怕是看不上眼!”

        这个可怜的驿站老板昨晚喝醉了,睡得死沉,连大耳怪来袭的jǐng钟都没听见,更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当领主卫队的士兵闯进他家里将他从床上拎起来说要临时征用马车去接领主大人回城堡时,胆小怕事的驿站老板差点没吓晕过去。

        在他眼里,高高在上的马克汉姆大人从来都是用城堡里那辆即豪华又坚固需要四匹马拉动跑的飞快的四**马车出行的,什么时候他这驿站的破马车也有接送领主大人的资格了?

        他到现在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老管家不高兴地道:“克里斯迪,你该少喝些酒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现在我们哈蒙代尔的领主已经不是马克汉姆大人了,而是这位叶知秋老爷!还不快向领主老爷问早安!实在是太失礼了!”

        顺着老管家的手势,驿站老板看见了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正在冲自己笑,这个年轻人还冲自己挥了挥手,克里斯迪敢指着老天爷发誓,这个所谓的领主老爷的手比自己这个常年和马匹打交道的驿店老板的手还要黑上几分,他身上的泥土和污垢的份量足于和自己驿站里那匹最不爱洗澡的灰sè懒马相毗美。

        这个人不像个领主,倒像是那些大城市里常常可以看见的乞丐,如果这样的人也能当上领主,那自己就是国王了。

        驿站老板克里斯迪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真的喝太多酒了,才会做这么奇怪的梦,高高在上的领主大人怎么可能会借用自己这样的破马车呢?

        想起以前马克汉姆大人曾经把自己高价买来的几匹好马以低价抢走,想起以前马克汉姆大人一次次的派人来自己家里收取各种各样的苛捐杂税,想起最近因为大耳怪强盗封锁道路让驿站几乎关门大吉不得不每天借酒浇愁的痛苦,克里斯迪不由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梦里打人是不犯法的!而且还是打一个领主!克里斯迪兴奋了。

        叶知秋大领主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驿站老板,这个男人盯着自己即不说话,也不请自己上车,脸上还yīn晴不定,这是怎么了?

        自己可是把亲民姿态摆的十足了啊,都不计较他身上这么大的酒味直冲鼻端难受的要命了,还主动和他打招呼,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疑惑的看向了老管家,却发现老管家正一脸惊恐的大叫:“老爷小心啊!”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头上一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https://www.65ws.com/a/7/7563/2392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