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君若揽月 > 第六十三章:誉策初较

第六十三章:誉策初较

        凰玄醒来第一眼便见睡在床榻边的木格樱,他才发觉睡着的木格樱完全没有平日的娇纵气焰,如一樽瓷娃娃,娇贵美丽。travelfj

        木格樱动了动身子,揉着眼睛坐起身,朦朦胧胧间正看见凰玄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木格樱眨了眨眼,确定凰玄醒了后,只听哇的一声木格樱扑在凰玄怀里大哭起来,凰玄始料未及,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木格樱为何无故大哭。

        “方才还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凰玄僵硬着身子,语气有些断续。

        “你昏迷数日,我以为你好不了了,要死了”木格樱十分委屈的扁着嘴,眼泪鼻涕都擦在了凰玄身上。

        凰玄面上抽搐,有些好笑的看向木格樱,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不要哭了”凰玄生硬地将趴在身上的柔软身体扶正,目光有些不自然,他活了这么久,第一次与女子靠的这么近,还是个幼稚可爱的小姑娘。

        “还好你醒了,我就无须自责是我害死你了”木格樱破涕为笑,这几日紧绷的心终于一松。

        凰玄无语的看向木格樱,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猜透,哭哭笑笑。

        凰玄笨拙的用袖子轻轻擦去木格樱脸上的泪水“平时就是个牙尖嘴利的人,今儿个倒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听此木格樱重哼一声,张嘴咬上凰玄的食指,像只发怒的小狗瞪着凰玄,可爱至极。

        凰玄讶然一笑,无可奈何道“你咬我作什么?”

        “当然是趁你身体还未恢复时以报私仇,待你身体好了我可打不过你”木格樱得意一笑,有些口齿不清。

        “公报私仇?你跟我有什么仇”凰玄丝毫不排斥木格樱此番举动,挑眉看向木格樱。

        “上次在木格府,你公然呵斥我,气的我离家出走,我可从未被人这么训斥过,你是第一人”木格樱坐直身体,满意的看向食指上的齿印。

        明明木格樱咬的一点都不痛,他却四肢酥麻,心跳加快,凰玄皱着眉头,他该不会对木格樱动了心思,凰玄惊的连忙收回手,不再去看木格樱。

        “你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凰玄极力压制心中的悸动,他怎么会对这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动心。

        缘分本就奇妙哉,来了挡也挡不住。

        木格樱心中一紧,有些失落“难道我的性子很讨人厌吗?”可这是她的本性,要改还是需要时间的。

        见木格樱失落的神情,凰玄有些不忍心,急忙解释“当然不讨人厌,还行,就是不要再离家出走了”

        凰玄嘴角抽搐,此话他可是昧着本心说的。

        “真的?”木格樱瞬间一笑,眼睛发亮。

        看向圆圆亮亮有些发红的眼睛,凰玄扶额叹息,心里确是从未有过的温馨。

        每个人都会在对的时机遇到自己的弱点,虽然那人不尽完美,可喜欢就喜欢了,哪里有什么遗憾后悔的。

        “堂主,上行大人请你前往上行府一叙”凰单前来禀报

        凰玄年轻,体质好又是习武之人,伤早已恢复了,却拗不过木格樱,只好随着她来院中散步,说是对恢复身体有良助。

        “策哥哥,他找你有什么事”木格樱好奇道

        凰玄目光深沉,心如慧海。上行策的实力他自是知晓,其品行为人也是人中至善,故而他才未有一争长尊之心。

        “上行大人”

        凰玄看向观台上一袭薄衫,背对而立的上行策,身旁的拐杖虽格外凸显,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气场。

        上行策转过身友好颔首“今日大漠格外平静,难得一观的景象”

        凰玄听言也走向台沿,眼界开阔,黄沙无尽,高低起伏,偶尔可观见被风卷起的沙浪。

        他与上行策交际不深,未想还有同立观景的一天。

        “不知上行大人找凰玄来有什么事”凰玄直入主题。

        “审时度势,堂主认为沙域如今是何况?”上行策目视前方,谦和道

        凰玄双目信然,从容道来“数月内长尊病逝,左木大人暴毙,右侍类也发乱被诛。几经变动,沙域也并未因此发生大的叛乱,即使有些小打小闹,都被上行大人轻易的压制过去,沙域在左木大人的帮治下仍旧一片繁荣”

        这绝不是吹嘘奉承,凰玄也不是那样的人,上行策确实有惊世之能,彷如什么都瞒不过他,也难不倒他,纵然是木格央汉也远远不及。至今为止,上行策是唯一让凰玄由衷佩服的人。

        “据我所见,大人虽有惊世之能,却未雄略之心”凰玄神色不漏,直言不讳

        “我只想在自己的领域做一闲人,并未想过坐上长尊的位置。堂主心有抱负,年轻有为,可有想过为沙域尽献绵力”上行策面上友善,直问

        上行策虽云淡风清,却彰显威严,使人礼敬。

        “大人有意推助,为何?”类也之事,上行策怎会不知,他却未插手,上行策是在给他机会也可算试探。

        “经得住大起大落,方可百折不挠。长尊之位对于堂主而言,足以游刃”不可否认凰玄的能力,张,势力迸发,退,不怨天尤人,足显气度胸襟。

        “大人高赞了”凰玄负手。

        “当日之举,虽让堂主九死一生,不过对成事者而言,这些算不得什么。堂主即得声望又得佳心,是福不是祸”上行策毫不避讳道出他当日有意延迟之事,何况此事已心照不宣。

        凰玄眼眸一跳,想起了木格樱“我不会强人所难,木格小姐想嫁的人未必是我”

        “以前或许不是,现在未必”上行策含笑,若不是两情相悦,他也不会这么做。

        凰玄思忖,看向依旧和颜的上行策“大人帮我,就没有其它的原因?”

        “娶阿樱只是将你推上长尊的位置,初位长尊,能不能坐稳又是另一回事了”上行策眼中绸缪,慧智多谋“我助你一臂之力,你只需应诺我一件事”

        “何事?”若无法做到,他定不会答应。

        “你继位长尊后,永不外结外侵,参与沙域之外的事”上行策难得正色,一半是为民众谋取,一半是…。

        凰玄有些意外,未想到上行策要求的竟是这件事。外结外侵,就不是一般江湖之间的往来了,势必会发动大的争斗,会使家园支离破碎。他即使不说,自己也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来。

        “听说最近阿樱三天两头的往鹡鸰堂跑,看来好事将近了”若舞与上行策又来到域涟湖,静观湖景。

        白日的域涟湖,虽少了夜晚的静美多姿,倒多了分生趣。

        “尘埃落定,波折终去。阿樱也遇到守护她的人,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少了份操心”上行策面色带笑,以往木格樱时常缠着他,如今终于找到能缠着一辈子的人。

        “初到木格府时,阿樱成天在我耳边提及你,对你满口夸赞,十分仰慕,如今成了别人的珍宝,你可有那么一点遗憾?”若舞眼里是鲜有的俏皮打趣

        上行策讶然,半眯着眼看着若舞,难得在她脸上看到这般的笑容。

        “你这么优秀,可遇到过令你动心的人”若舞趁机问道

        上行策眼里蕴色,心动的人,可遇不可求。

        见上行策一个问题也不回答,若舞觉得无趣,站起身来“策大哥,我们回去吧”

        回去,上行策似想起了什么,眼底落寞,淡淡忧虑。上行策起身,看向若舞,她会如何抉择?

        “漓落,你打算留在沙域多久”上行策克制住情绪,心底惶失。

        未待若舞回答,长臂一揽,轻拥住若舞。若舞瞠目,心跳加快,不知上行策为何突然抱住她。

        “你先回去,我约了朋友在这里见面”上行策放开若舞又恢复淡然

        “好”若舞定定心神,打量上行策一眼,今日的他有些奇怪。

        目送若舞离开,上行策转过身看向湖面,不久,一道白影倒映。

        “东誉”上行策语气平稳。

        “上行策”东誉身音寒冷。

        若舞在上行策房里等了许久,才见上行策回来,若舞心中疑惑,方才离开时还好好的,为何此时上行策的眼中有些落寞不欢。

        “策大哥,你怎么了?”若舞走近关心道

        上行策杵着拐杖走了进来,温和一笑“没什么”上行策越过若舞一手撑在桌上,背对着若舞“漓落,你喜欢武原还是沙域”

        若舞微愣,今天上行策的举止,说话总是怪怪的,实在奇怪。

        若舞认真一想,回道“武原凶险,比沙域多了分刀光剑影”

        在武原她是东宫大小姐算计谋划的太多,而在沙域若舞是安立在一棵大树下,这棵大树为她挡尽了一切的明枪暗箭。

        “回去休息吧”上行策眼眸轻闭,无绪道

        武原再凶险,她的心也在那里,沙域再好,也不过是路途中的片刻驻步。

        若舞看向眼前的背影,忽的心中一紧,有些疼惜,为何此时上行策的背影如此只影形单。

        听见关门声,上行策眼底隐现忧伤“你始终只是若舞,而漓落只活在沙域,若舞是真实的,漓落却是幻影”

        上行策面上一恸,口吐一口鲜血,东誉果是他所遇最强劲的对手。

        若舞难得出上行府,可刚出不远,就看见不远处一道显目的白影。

        他一袭白衣,玉带束身,白锦薄玺,黑发如墨一半盘于脑后一半随散。他遗世而立,高岸至上,彷如整个大漠也臣服在他脚下。他仍旧风华绝世,雍容淡漠,一双好看的眼睛摄人心魄,正冷冷的看着她,可就是这么一双眼睛,让她朝思暮想。

        这一切太过于虚幻,她的师父怎么会来沙域。

        “师父”若舞眼睛发酸,抑制内心的激动。

        若舞呼吸急促,因东誉正朝她走来。

        东誉负手,低首盯着近在眼前的若舞,心里有着失而复得的喜悦。本想着找到若舞后,定要好好责罚一番,如今什么都如烟随散。

        “你就这么想逃离望月东宫,以至于远离武原”东誉冷声道

        若舞急忙摇头,无从解释,也不想要解释。东誉心底叹气,这般无可奈何。

        “若是因为脸上的疤痕就大可不必”东誉递给若舞一个瓷瓶“连擦十日,疤痕就会全消”

        。

  https://www.65ws.com/a/65/65339/49189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