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虚凭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虚凭

 热门推荐: 卡徒异世龙蛇择天记神庭武神大主宰完美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谋士。我不是很明白,父王对他的极致信任。或许那是说明对我的不信任吗?”倾染染问向他父王。

    “那将是对大公主的牵制,力量全在你手里的话。她可能会轻易戮你性命。而你也会在头脑发热时,毫无保留的将力量送给你夫君。在全部撤回那些力量之前,很有必要将它交到别人的手上,这一点染儿应该理解。”她父王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做了极其明智的重大决定!

    本来应该越发亮起的天空,反倒是愈发的阴沉,压抑下来了。原来她只是在想象之中,成为她父王最喜爱的女儿。这真的是太残忍了。揭开面纱的样子,如此的真实,可怖,在外人与亲人面前,她的父王选择的是对她的最终戒备。

    她向她的父王行了礼,然后慢慢的走进身后的阴影之中,抬起头,瞄一眼天上的暗淡日影,好像不用再担心,它,随时随刻会暗淡下来的那些遐想。因为她本身就是活在黑暗之中的。不过,那些原本暗淡的光那样射下来的时候,还是让她觉着光束之中夹杂着尖锐的刀子。那么一点点的刺进皮肤之中。然后不知从何处,在骤起之间就已经势力沉沉的风,兜面而来。到了最后,能够支持她逆风前行的。还只是路途尽头,渺茫之中鸣棋的身影。所以她就真的只剩下了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伸出手指,在虚茫无凭的时空中,抚摸那个影子的轮廓。

    她纷纷碎落的那颗心。仿佛是在感知到那身影的出现时,又轰然粘合。

    半刻钟之后,被她派去观察她父王动向的婢子返回来,又是纠结的眉眼。她想,如果她现在没有听到谋士的那番话。亦没有像刚刚那样马上脚踩着风去见父王的话。也一定会以为,无论父王的意见之前怎么坚持,但是她一定会说服他。重新支持她,比起这几个兄弟,她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这不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吗?她不能随着大漠的风沙,就那么样沉进泥土之中。现在她本已经找到了那样的路,只要继续的走下去。

    她也会异想天开的琢磨着父王怎么会不同意,他曾以她为荣,她都没有试过就对父王失望,她对不起她的父王。那个怀疑,简直让她在那一瞬间愧疚难当。不过现在从谋士井井有条的布置来看,父王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脆弱的那颗心。根本已经无法再收束整合。沙漠之风,只剩下当年汹涌漫天的神话犹如传说。如果说他仍然还有一分犀利与决绝的话,那就只能恰如其分的体现在对她的抛弃之上。她父王壮士断腕的决心,她看到了,并也被断去了。

    看到一边关心她的婢子的眉眼,她只是象征性的那么问道,“见到父王了么?他怎么说?”大概怎么说都不重要了吧。因为过早放弃而被九皇子反手关进圈套里的父王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经历什么。他还以为只要丢弃她,就可以成就一切。起码可以从从容容的逃走。

    婢子努力支起笑脸,“王爷不关心别的,只关心郡主您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要留您一个人在这里,他真的很不放心。吩咐奴婢一定要想方设法的照顾好您!还说他会经常派使者来看您!”

    “在这世上果然是谎言最美好!要说感谢吗!今天我唯一听到的,会让人觉得温暖的话!竟然是对我来说微不足道的人说出的!不过感觉很好,并没有像平时一样会觉得这种时刻听到不值一提的安慰是一件痛苦的事!看来该说感谢!”

    她看向婢子的笑意让婢子一瞬慌张,“奴婢不是有意要说谎的。”

    烛光之下,倾染染想起她父王刚刚那个决绝的背影,没有犹豫的时间了。事实上被她父王抛弃的痛,只是那么一闪而过的存在。原本就是想过的,不是吗?要分离,不只是她与她父王,还有她与她背后的家族。

    “马上找到鸣棋世子,既然别人已经乱来了,我们也不能按部就班了!”倾染染凝紧目光!

    婢子低头,“世子已经有两天不在府中了。府里也有很多的人在找他,但是世子手下的那些人都坚持三缄其口,不肯透露消息。这可怎么办,偏偏是在这个要紧时刻!”

    “当然是要在这个时机呀,这就是他们抓住的要掀开一切的时机,不得不夸赞,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选择。”倾染染冷笑,九皇子以为只要给自己织一张严密而无漏洞的网,自己就会乖乖就范了吗!

    “我到底要到哪里去找世子呢!帝都这么大,世子又着意隐藏的话……”婢子仍在顾虑!

    烛头明光跳跳,她伸出手掌,翻看着掌心的纹路,“我会让世子不得不出来的。”

    “马上派人在帝都四下里散布我们已经找到了无忧隐居的地点的消息!”其实这是他早就想到了办法,但是一直没有说出来的原因就是到了最后,自己为了要找到鸣棋,仍然要动用,在她心上,已经被狠狠唾弃过千万次的名字!不得不说无忧二字,可真是个好名字,那么无忧无虑的得到男人的爱慕,如果无忧能有机会看到她轻而易举就得到的东西,自己是在泥浆中摸爬滚打,依然追赶不上的奢望,真不知道是该相亲呀,还是先觉得可笑!

    “这么大的帝都,世子还不一定身在其中,我们随意散播消息,他就真的能听到吗?”婢子担忧道。现在根本没有人能够确定世子的去向,更何况他对自家郡主来说,从来都是装睡之人。

    “之前,比我们这样大肆散播还隐匿得更深的各种消息,不都也罗列在世子的案头了吗?世子的弱点,在这帝都城中,已经无人不知,那就是无忧。”每次提及无忧二字时,倾染染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脆弱原来是那么无所遁形!即使她不愿意承认那两个字,于他来说,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刀刃不止会破开血肉,还会让她感觉到自己追求力量的虚无!

    还有伟大梦想要追逐,而且距离还很遥远的时刻,发现自己的脆弱,形同于一种致命的打击!这一生的希冀,还没有落入手中时,她怎么敢,怎么敢失去这力气!废墟深渊无别路……虽然有一点晚了,但还是迈步走出去!在这个时间的节点上,这会是非常平凡的一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