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若风化雨 > Chapter35

Chapter35

        直到苏蔚然的身影看不见了,冷若才收回目光,看向文墨,“文老师,可以麻烦您送我回家吗?”

        文墨看了看上官泠沨,笑的奸诈,“很乐意效劳。”

        季奈天说道,“小舅舅,就不劳烦您老了,我们顺路,一起回去就行了。”

        “我哪里老了?”文墨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他也只有二十几岁,是辈分比较大而已。

        季奈天赔笑道,“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点儿都不老,我只是想表达一下对您的尊敬。”

        文墨不再理他,直接拉着冷若走了。

        上官泠沨嘴角动了动,没说什么,黑着脸,眼看着冷若上了文墨的车。

        文墨却没有真的把冷若带回家,而是问道,“中午想吃什么?”

        冷若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随便。”

        文墨认真的想了下,很为难的说道,“这可难办了,我还真不知道哪里有卖‘随便’的,要不你告诉我什么是‘随便’?”

        冷若也想了下,调皮的说道,“你来定吧,不要钱的就行。”

        文墨瞥了眼后视镜,“那好说,后面跟着个可以刷脸的,你想吃什么都行。”

        冷若失笑道,“难道文大少爷的脸不好刷吗?”

        “老了,刷不动了。”文墨自我调侃道。

        冷若看了看后面一直跟着的车,“能把他们甩掉吗”

        文墨想都没想的回答,“还真不能,阿天那小子的车是改装过的,而且就冲着他开车那个不要命的劲儿,坐他的车能活着的都是命大的。”

        冷若也想起之前坐他车的惨痛经历了,“好吧,他的确是不要命。”

        “不过,我们要是用龟速慢慢开,估计能把他憋死。”

        想象着季奈天的憋屈劲儿,冷若轻声笑了,“这个好,那就开慢点儿,憋死他。”

        看冷若笑了,文墨收了谈笑的语气,“小沨那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当年他母亲和他父亲离婚的时候他也只有六岁,他母亲远走国外,这些年都没有回来过。表哥他一心忙着事业,也不曾对小沨有多少关心。他从小没有得到太多的亲情,他看似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其实只是不会表达,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关心人,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人。他对你的在乎,我们都看的到。也许他的方式有问题,可是他的心绝对不需要怀疑。”

        冷若靠在车窗上没说话,文墨知道她应该听进去了,这两个渴望温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温暖别人的孩子,注定要历经很多的磨难。

        季奈天跟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开的特别憋屈,这个小舅舅开的太慢了,简直是龟速,可是越开越觉得不对,“这个是回家的路?”

        上官泠沨没回答他,只是看着前面的车在出神,似乎想穿透玻璃看清前面的人。他不奢望小若能原谅他,连他也觉得自己不可原谅,虽然被讨厌了,他还是没办法放手,他就算默默的跟着,远远的看着就好。

        文墨带冷若去的是一家中式餐厅,名字很有意思,叫“风雅颂”,餐厅的外观是仿明代建筑的四层楼房,装饰很古典,窗子和门都用的原木雕花,房间的隔断都用的是屏风,屏风上印的都是明朝的著名书画作品。

        冷若好奇的看着包间里摆放的青花瓷和彩瓷的花瓶问道,“这些都是是真的吗?”

        文墨点了点头,“每件都价值不菲。”

        “那我可以摸摸吗?”冷若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爱极了这些古典的东西,那种沉淀的智慧和美感透过这些事物传递着古老的韵味,触摸这些事物,仿若在触摸着历史的脉搏。

        “你想抱回家都可以。”文墨看着冷若爱不释手的样子,笑着应道。

        “真的?”冷若完全以为文墨在开玩笑。

        文墨挑眉看了看后面跟上来的上官泠沨,“上官少爷,看来你可以都搬回去给她赔礼道歉用了。”

        冷若轻轻放下瓷瓶,撇了撇嘴,她才不要呢。

        冷若看着自觉地坐下的两人,这两个人还真是,她现在不打算和他们一起吃饭,看向文墨,“我们能换个包间吗?”

        文墨转向上官泠沨和季奈天,“不用了,两位少爷,劳烦挪个地方吧。”

        季奈天讪讪的笑道,“小舅舅,这地方这么大,两个人多浪费呀,再说人多热闹。”

        文墨冷哼道,“季大少爷什么时候学会节约了?”

        “我不吃了。”冷若转身就要走。

        上官泠沨抢先一步走到门前,看着季奈天,“我们走。”

        不过那两个人只是去隔壁吃了饭,后来一直跟着文墨的车,慢慢的开回家。

        回到上官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上官严野和卓依在等他们吃晚饭。

        季奈天进来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冷若说她不饿不吃了,上官泠沨也直接上了楼。

        卓依看着这一群人,很纳闷,这是怎么了?又开始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严野拉着她去了餐厅,盛了碗鸡汤给她,示意她安心吃饭,“刚刚文墨打电话给我,这群孩子在外面吃了回来的。”

        “哦。”卓依就不再多想,真的以为是他们玩的累了。

        所有当事人都对昨晚的事绝口不提,可是怎么可能瞒得过上官严野。昨天一晚上,上官泠沨一会儿机场,一会儿酒店的,折腾了一群人跟着不消停,他要是不知道才怪呢。不过他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前文墨已经打电话把事情说清楚了,反正冷若没什么事,又只是误会,就不要让卓依担心了,自从她怀孕后反应一直很强烈,身体状况不是很好。

        冷若的心情很复杂,像是缠在一起的丝线,怎么扯都扯不开。她还记得上官泠沨不让自己理他,还打了自己,坚决不能原谅他。他已经把自己远远的推开了,她不会再去上赶着让他伤害。

        一受到伤害,她就会默默的把打开的心房,再次关闭,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受到伤害了。她就是个胆小鬼,她只会逃避,可是她真的没有那么的坚强。她是只蜗牛,有着最坚固的外壳,和最脆弱的内心。每次小心的用触角试探的伸出,试探着是否会有危险,一遇到危险就把自己深深的埋进壳里,就不敢再次探出身影。

        可是想着文墨说的话和他之前那落寞的身影,又莫名的心疼,她烦躁的扯了扯头发。

        电脑上始终没有敲下一个字,她的脑子里只有一团乱码,没有任何创作的灵感。最终她放弃了,走到阳台上,抬头看着天空,喃喃出声,“爸爸,我好想你呀,你能看的到我吗,你过得好不好。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卓依也好,他们也好,我该怎么面对?”

        上官泠沨在窗户看到冷若房间的灯开着,她人坐在秋千上,觉得莫名的心安,只要能这样远远的看着她,知道她是安全的,他就很满足了。

        既然不能有别的想法,他只要远远的守护也是可以的吧,像苏蔚然那样,以一个哥哥的身份,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他不甘心,可是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站在她的身边,不伤害她,就算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他也可以坦荡的面对她。可是那种窒息般的心痛是怎么回事,既然想通了,怎么还会那么痛。

  https://www.65ws.com/a/56/56303/17260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