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撼苍 > 第四章:世态炎凉

第四章:世态炎凉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人体内的穴道极多,明的暗的,已知的未知的,宛若夜空中的繁星不计其数,经脉则是勾连穴道的脉络,结构更为复杂,仿佛一张致密的大网遍布全身。

        即便大罗金仙也无法打通所有经脉,偏偏体内这股特殊的力量爆开却将全身经脉全部打通,经脉相对较为脆弱,力量稍强就会毁掉细小经脉,稍弱却无法打通。

        这股力量怎么就掐算如此精准,刚好打通又不至于损伤经脉?

        如此诡异之事不可能只是巧合,必然有一定的原因。

        他相信如果找到了意外的根由,便能从解决体质所带来的问题,甚至可能因祸得福。

        从那以后,他依旧每天修炼,修行速度虽然变慢了许多,但已经达到过一次道基巅峰,再从头修炼自然容易,一年半的时间再次达到了道基巅峰。

        达到道基巅峰,他便想尽各种办法,尝试着去突破旋灵境,结果还是失败。

        转眼九年过去,他依旧没能找到导致体质大变的原因,这些年来,他不断的修炼尝试各种运功方式突破旋灵境,又不断的失败散功重新开始。

        尽管每次散功都伴随着大量生命力和神魂精气的流逝,令他寿命越来越短,但既然不打算放弃,就必须不断的去尝试,不尝试又怎么找得到出路?

        虽然每次突破都是失败散功,但也并非没有收获。

        恐怕在对人体经脉的了解上没几个人能超过他,他尝试过很多种不同的运功路线,甚至自己都能创出粗浅的入门功法,另外,在散功经验上怕更是“无人能及”。

        九年过去,他已经反复散功了六次,每次散功都伴随着万蚁噬髓般的痛苦,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若换做旁人怕早疯了,或者在别人看来他已经疯了。

        不过知道他反复散功重修的人并不多,只有亲近的几人以及树老而已,旁人都以为他修为一直保持在道基巅峰。

        如今他已经道基八阶,用不了多久便可再次尝试突破旋灵境,结合以前失败的经验,或许有极为渺茫的机会成功突破旋灵境增加十年寿元……

        但……他命不久矣,已经等不到了!旁人认为他至少还能活个两三年,事实上他只有十几天可活,或许某晚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

        玩命般的苦苦折腾了九年,到最后依旧竹篮打水一场空,实在太伤人!

        想到这些年的经历,秦岳心中涌起一股歇斯底里的不甘,心底暗怒道:“难道我意外降生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饱受折磨再死一次?为什么天道会变?那次意外到底因何而起?就算要死,倒是让我死个明白……”

        秦岳很快压下了心间的怒意,事到如今愤怒也无济于事,何况这都是自己的选择,既然是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善果还是恶果,都该自己去承受,不必怨天尤人。

        秦岳打散纷杂的思绪,不愿意继续想下去,回过神来,便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啜泣声。

        停下身形回头看去,就见青竹美眸中噙满了晶莹的泪水,泪滴沿着俏脸缓缓滑落,用力抿着双唇,看起来极为委屈伤心。

        青竹性格开朗坚强,很少哭鼻子,秦岳不解问道:“青竹,怎么突然哭鼻子?”

        青竹停在秦岳身后,见秦岳看过来,下意识撇过脸,想忍住不哭,但眼泪却不争气的滚落而下,止都止不住。

        这一路上,她也想了很多,想起九年以来秦岳所受的磨难和白眼,想到秦岳不舍昼夜的勤奋修炼,想到……再想到秦岳时日无多,她便悲从中来,替秦岳感到惋惜难过……

        “没什么,少爷心里委屈难过……却一直憋着,青竹就是想帮少爷哭出来!”青竹擦拭眼角的泪水,低声啜泣道,眼眶发红黛眉为垂,显得极为柔弱伤感,令人心生怜意。

        秦岳心中不禁一阵温暖,疼惜的捋捋青竹脸侧飘飞的秀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委屈难过的,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放心,我已想到了办法,或许可以解决身体问题。”

        办法?他没有什么可靠的办法,这么说不过是安慰青竹罢了。青竹不傻,并未完全相信秦岳的话,不过却多出了几分希望,情绪不由稳定了许多。

        秦岳转言笑道:“好了,不说这些,饿了没有?我们去欣悦楼海吃一顿!”

        ……

        下午时分,日光西斜,城内起了水雾,水雾朦胧中的小桥流水、轩榭阁楼更显宁柔。

        秦府位于城南山脚下,依山傍水占地颇广,屋舍楼宇错落有致,青黑的飞檐房顶连成一片,偶有翠绿园林点缀其间,一座高耸的观星楼矗立在秦府正中,远远看去甚为壮观。

        尽管秦家如今已经衰败,但从秦府规模依旧可以看出当年的兴盛之况。

        主府居于秦府中间,因为长期没人清理,前院已经长满了青草,台阶上满是青苔。

        吃过饭后,秦岳和青竹便回到家中,只是刚刚来到前院,就听见内院传来喝骂声。

        “你这傻货,滚一边去,别杵在这里碍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秦岳呢?让他出来见我们,再不出来,我们就强闯了!”

        听到喝骂声,秦岳脚步一顿,面色立刻变冷。

        他从声音已经辨别出这些人是谁,全都是家族其他几家亲房的族人,而他们口中的傻货,便是他脑袋不太灵光的大哥莫笑。

        如今家族已经败落,长房只有他、青竹以及莫笑三人相依为命,不过整个家族除了长房之外,还有其他五个亲房,不然也不会被称作家族。

        以前家主也就是他祖父在族中时,家族还能勉强维持一个整体,三年前他祖父仙游而去,整个家族就彻底散了,只剩下利益牵扯。

        今天这些亲房又来挑事,肯定依旧为了争夺家族仅剩的那点利益。

        秦岳和青竹快步走进内院,绕过花圃,便见正堂大门外聚集着十来个人。

        十来个人有老有少,衣着各异,面带冷笑和煞气,气势汹汹,看架势是想闯入正堂。在众人面前,一个彪身壮汉站在门口,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正是莫笑。

        莫笑身材挺拔,个头吓人,足有三米多高,体格健壮,手臂都有一人粗,浑身肌肉虬结没有半点赘肉,肌肉的线条极为明朗,充满阳刚和野性,站在那里就仿佛一个蛮荒巨人,在他身前的人都变成了侏儒。

        彪悍如斯的身形当极具威慑力,恐怕任谁看到如此健壮的人都会忌惮三分。

        但是他双眼呆滞,神色木讷,脸上没有半点灵性,只是直愣愣瞪着众人,显得痴痴傻傻,不仅难以让人升起半点畏惧,反而引人发笑。

        秦岳阔步走过去,昂首漠然问道:“你们今天又是闹哪一出呢?”

        众人转过身,看到秦岳出现,立刻来了精神。

        为首的花白胡子老头皮笑肉不笑的冷笑道:“你总算来了,还以为你不敢见我们呢!”

        “我们的来意你心里清楚,将阵符交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不然,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不顾族内亲情对你出手!”旁边的青衫老者冷冷说道,话中充满了要挟的意味。

        另一老者直言不讳道:“阵符乃是家族最重要的东西,你身体不好时日无多,修为不怎么样,留在你手里我们可不放心,万一某天被人抢走了呢?为了家族今后的发展,你还是拿出来,别让我们这些长辈为难!”

        所谓阵符,就是能开启、控制大阵的符牌,拥有阵符,便能自由出入大阵。

        这些人所指的阵符,便是主府后院锁灵五行阵的阵符。

        后院乃是家族最核心的所在,里面有灵木园,种植着一些灵草和一株金云藤。

        如今家族败落没有别的修行资源来路,金云藤每年会结八千多金云果,是一笔极为可观的财富,可以说是家族唯一的“财路”。

        自从家主仙游去后,这几亲房便眼红后院的金云藤和灵草,即便秦岳每年按照老规矩将金云果分给几家,但还是满足不了这些人的胃口,想尽办法谋夺阵符。

        以前这些人还较为收敛,至少表面上还一团和气。

        如今料定他祖父已经身死道消,更重要的是认为他时日无多没有翻身之力,自然就没了顾忌,撕破脸来争夺阵符。

        说到底,在这弱肉强食的修行界里,实力便是一切。

        弱者总是面临被欺凌被抢掠的命运,但凡有一点好处,便会招来旁人的强取豪夺,在外面这样,在族内亦是如此。

        修行界中的人情味本就极为淡薄,为了利益父子反目兄弟阋墙如同家常便饭,对此秦岳已经习以为常,只恨那场意外断送了他的修行之途,不然这些人安敢欺他。

        “呵呵,为了家族今后的发展?仿佛很有道理,我差点就信了!”

        秦岳哂笑不已,寒声继续道:“说得冠冕堂皇,你们不就是想将金云藤据为己有么?何必拐弯抹角假仁假义!”

        ——

        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https://www.65ws.com/a/54/54781/16941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