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撼苍 > 第一章:树下少年

第一章:树下少年

        春雨过后,天空碧蓝如洗,巍巍枫山渐染新绿。

        枫山之巅地势平坦,浅草铺地,雾霭氤氲,一棵参天古树拔地而起。

        古树枝繁叶茂碧绿流光,枝叶上挂满了彩色许愿绸带,树冠上空漂浮着七个淡绿色透明光团,就像邪魅幽灵忽左忽右游弋在古树周围,不断发出梵唱般的和鸣声……

        山风徐来,雾霭映衬着阳光聚散起伏,为此地平添几分神秘,梦境般的光怪陆离。

        树下光斑叶影交错的雾晕中,一个身穿劲装的十五岁少年茕然而立。

        少年一头黑色短发,面色有些病态的苍白,看似极其虚弱,然而在利落的直眉下的那双宁静且慧光闪烁的眼睛,却宛若神来之笔,顿时令原本病恹恹的少年变得鲜活焕发神采。

        少年身材匀称颀长,腰间佩着一柄带鞘直长兵器,从装束来看,他显然是个修者。少年姓秦,单名一个岳字,乃是山下南熠修士城中秦氏家族的直系子弟。

        “树老,如您所说,我这情况真没有半点治愈的可能?”秦岳仰头注视着树干上那张枯槁而温厚的老人脸问道,语气恭敬又透着几分不甘和无奈。

        此树神奇非凡,乃天地灵木,名为鬼语树,又被称作问道树、智慧树、仙人树、许愿树、庇佑树等。鬼语树数量稀少,却遍布天下,不仅通晓古今无所不知,还能通过鬼语树之间的潜在联系传讯万里。

        因鬼语树对人友善,与世无争,常为修士排疑解惑、传讯等,恩泽满天下,所以在修行界中地位极为崇高,就像一个德高望重的智者圣人,即便实力冠绝天下的大能面见鬼语树也会礼敬有加。

        树老露出温厚歉意的笑容,以绵长沧桑语气道:“综合我族所有鬼语树的智慧来看,你的情况确实没有治愈的可能,如果有,我早就告知与你,不会等到现在。”

        听树老再次肯定无法治愈,秦岳苦笑不已,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难道我就只能自废修为苟且偷生亦或选个风水宝地等死?

        树老无所不知绝非夸大其词,如果树老都说无法治愈,那就真没得治了。

        “以前我便告诫过你,你体质特殊绝不可修行,继续修行无异于自掘坟墓,你却不愿听取我的劝告,以至于如今神魂衰弱身体极度虚亏不可逆转,何苦来哉?”

        树老幽幽叹息道:“二十万年来沧海桑田天道大变,令你这体质不再容于天道,为天道所忌……若是二十万年前,这种体质堪称修行之无上宝体,可惜你生不逢时!实在可惜!”

        生不逢时?秦岳不置可否,暗自腹诽,自己的体质其实并非天生,又何来生不逢时?

        常理而论,他这种体质绝不可能后天形成,即便是大罗金仙亦无法塑就,所有人都认为这种体质定然是天生而成,包括树老也这般认为。

        然而实际上,他的体质皆因多年前的一场“意外”。

        那场意外之后,他的体质莫名其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事端是蹊跷诡谲,他至今都没弄明白因由何在,所以他没向任何人说起,当然,就算他愿意说也没人愿意信,还会被认为是神经病。

        秦岳打消纷杂的思绪,尤为不甘问道:“漫长的二十万年过去,这种体质的修者应该出现过不少,难道就没有人解决体质存在的问题?”

        树老斩钉截铁肯定道:“是的,从来没人解决这个问题,以前没有,以后恐怕也不会有!在这浩渺无边的仙域之中,任何违背天道意志的事物都将灰!飞!烟!灭!”

        灰飞烟灭四个字振聋发聩,秦岳心神一滞,沉默了下来,知道树老说的都是实情。

        修行之途荆棘丛生充满艰险坎坷,没人能一帆风顺,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料到竟遇上这种匪夷所思的大坎,仿佛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天堑,令他无可奈何。

        “不如自废修为放弃修行,或许……能多活些时日。倘若继续修行,你的身体将无法承受,时日无多矣!还是放弃吧!”树老惋惜的劝慰道。

        放弃?

        听到放弃二字,秦岳虽然明知道树老是一片好意,但还是觉得极为刺耳。

        十五年前他从现代社会离奇降生到这个神奇而广阔的世界,刚睁开眼他便目睹了一场血淋淋的仇杀陷入了一个歹毒的阴谋中……昔年的种种让他不可能放弃对实力的追求。

        放弃就意味着接受仇家所安排的命运,变成一颗任人摆布欺凌的棋子。

        正因如此,多年前树老陈明利害劝他放弃修行,他明知继续修行无异于慢性自杀,却依旧坚持修行,既然多年前都没放弃,现在又怎能轻言放弃?

        如果注定要灰飞烟灭,何不在这之前放手一搏,要死何必太窝囊?

        想到这里,秦岳目光再次恢复了坚定,沮丧荡然无存,释然笑道:“树老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愿就此放弃,多尝试些办法,说不定运气好瞎猫碰见死老鼠找到了解决之策呢!千年难遇的体质都能被我撞见,这运气也是好得没谁了!呵呵!”

        见秦岳这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豁达从容,树老暗赞秦岳心性极佳,这事情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早已愁眉不展惶惶不可终日,秦岳却还能如此镇定淡然调侃说笑,倒是难得。

        不过,他却不认为秦岳能找到什么解决之策。

        秦岳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修士,根本就不懂何为天何为道何为天地绝限,又怎么去解决天道不容之事,简直是痴人说梦,秦岳还是太年轻……

        “多谢树老的指点,我还有点事情,要去问道府一趟,就此告辞了!”

        秦岳来此有个把时辰,该请教的问题都已问过树老,想到青竹一个时辰前去问道府领取赏赐至今没有音讯,隐隐有些担心,便不再久留,拱手告辞。

        青竹是他名义上的侍女,实际上到更像是他妹妹,虽然青竹如今的修为比他还要高一些,但为人处世一根筋,让他不太放心。

        “去吧!希望还能再见!”树老和善道。树老看来,今日一别,恐无再见之日。

        秦岳点点头,毫不拖沓,加速助跑几步,矫健而轻盈的跃上山巅边缘一棵树的树梢……

        树老目送秦岳洒然远去,忽然有所感,眼中闪过一缕惊异之色,疑惑自语道:“咦?他身上怎么隐约有一点阴邪气息?莫非因他神魂衰弱已遭恶灵缠身?”

        树老不太确定,放开神识涌向秦岳,试图查探秦岳的异状。然而,当他神识靠近秦岳之后,神识便如泥牛入海再无踪迹,仿佛秦岳的身体就是个无底洞。

        树老大为惊奇,即便是天玄境大修行者也难以抵挡他的神识查探,秦岳不过一个道基境的小修士,身上怎会出现这等异状?惊奇之下,树老聚拢神识再次涌向秦岳。

        就这时,异变突生!

        秦岳身后的虚空竟徒然出现一双巨大的猩红血目,如血轮高悬。

        血目凭空而生,极为突兀,眼神阴冷无情摄人心魂,漠然的目光睥睨八荒超然一切,自然散发出的磅礴之威浩荡天地,似乎主宰世间万物。

        血目冷冷逼视树老,目光锐利深邃,警告之意极为明显。

        树老对上血目,如坠炼狱,树体剧烈震颤,枝叶哗哗作响,他仿佛看到无尽的尸山血海奔腾翻卷而来,即将把他吞没,令他尸骨无存陷入血海永世沉沦……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异常渺小,从未有过的死亡恐惧涌上心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树老心神剧悸,下意识闭上双眼,哪敢继续对视,并立刻收回神识。

        然而,当树老尝试收回神识却发现神识被某种力量牢牢吸住,完全不受他控制,来不及惊愕,他便发现放出体外的神识正在快速消融,仿佛被不断吞噬。

        神识无形无质怎么可能被吞噬?

        紧接着,树老感到神魂一阵撕裂般的剧痛,随着剧痛,神识消融的趋势戛然而止。

        树老闭着眼闷哼一声,碧绿流光的树叶少了几分光泽,树冠上空七个鬼语游灵随之变得暗淡无光,树干上的老脸也越发苍老了。

        虽然神识消融并未持续多久,但消融速度实在太快,仅仅片刻就令树老神魂严重受损。

        ……

        良久,树老缓缓睁开眼,抬眼看去,虚空中那双血目已经消失不见,阳光明媚,山风依旧,远处的秦岳毫无所觉,在树梢间快速腾跃已至山下,仿佛刚刚的血目只是幻觉。

        可是一切如此真实,又岂会是幻觉?

        树老惊魂未定的打量四周,却没能找到半点蛛丝马迹,即便他被誉为无所不知的圣树,也弄不明白血目从何而来是为何物,突兀出现的血目已然超过了他的认知范畴。

        “那……那究竟是何物?竟如此邪性!”树老心有余悸的吐出一团白雾颤声道。

        ——

        经过半年的精心准备,新书《撼苍》总算和大家见面了,请诸君多多支持,相信本书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新书需要呵护,恳请大家登录账号收藏多投推荐票,左刀拜谢!拜谢!

        去年老书《最强剑仙》因政策被封,对左刀打击真的很大,七百多个日夜的努力付诸东流,实在心疼难受,还好有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左刀才挺过低谷重新开始。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在此鞠躬拜谢!

        另外,老书虽然被封,但故事并未结束,左刀不会辜负大家的支持,将会于五月十六号在读者群里继续更新,有兴趣可加群,群**号:二二四、**八、三四九。

        ~

  https://www.65ws.com/a/54/54781/169413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