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月光锦 > 第8章 踏青

第8章 踏青

        这里乃是燕山脚下,地处背风,不生林木,一眼望去是一整片的草地。这大草原的景色本是要北去蒙国方能见到,而这京郊草地则是借着天时地利方才形成的,有些难得。

        沈瑶光由沈父抱着下了马车,待双脚着地,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空气微凉湿润,又带着淡淡的青草香,令人闻着便心生愉悦。

        此时沈老夫妇与二房众人俱是下车。沈老领着众人向前走,天青带着几个侍卫跟在后面,剩下了几个仆妇小厮守着马车。

        众人踩在软绵绵的草地上,觉得心情也跟着柔软飞扬起来,根本顾不得是否有泥土沾在鞋上。

        沈家许久不曾阖府出游,沈老爷子心情大好,当即讲起了旧事。

        “当年你们□□父曾带我来这里打猎,祖父正和二哥儿一般的年纪,射中一只花鹿,那头鹿竟挣扎着跑了,我就跟着追去,最后它倒在小溪边,我才逮住它。你们猜怎么着?”沈老爷子故意卖了个关子,朝孙子孙女们问道。

        众人皆是好奇的看着他,沈老爷子满意一笑,复又道:“结果祖父我迷路了。”

        众人皆是噗嗤一笑,又想到对方可是祖父,又连忙忍住。沈瑶光觉得这祖父某些时候还挺逗的。

        “笑就笑吧,祖父不会责怪你们的。那个时候祖父虽是十岁的年纪,可是却比不上咱们二哥儿这般沉稳呢,父亲找不着,手中只有一头濒死的花鹿,提着弓,背着箭筒,连干粮都没有带。而那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四周一片寂静,祖父心里害怕,于是跟花鹿说话。结果……”又是一个长长的停顿。

        “结果怎么着?祖父您倒是说啊,那花鹿可是神仙变的鹿仙大人?”沈如梅急切地问道。

        神怪话本看多了吧。沈瑶光心中吐槽。到底是小屁孩。

        “结果说着说着发现那花鹿已经死透了,祖父连可以说话的都没了。”

        众人只觉得自己被祖父耍了,皆是不依。

        沈瑶光已经刷新了对沈老的观感,当即说道:“祖父,您可别卖关子啦,告诉瑶儿同哥哥姐姐您是如何回去的吧。”

        沈老笑着拉起沈瑶光的手,说道:“那时已是夜晚,天上星辰密布,祖父认出了苍龙七宿中的流火星,心知流火星朝西,而京郊不正在燕山以西吗,于是祖父就朝着那边走。后来便遇见了前来寻祖父的小厮和父亲。”

        “祖父真厉害!瑶儿也想夜观星象啊。”沈瑶光是真的挺喜欢星相学,当即吹捧道。

        沈老哈哈一笑,回道:“三姐儿真不是一般的女娃啊,成,三姐儿若是来问,祖父自当讲解。”话是这么说,沈老却并未将这童言童语放在心上。

        “马屁精。”沈如梅低低哼了一声,沈老并未听到,沈瑶光似有所感,却并不想跟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

        这话匣子一开,众孙辈皆是要求长辈们给大家讲讲旧事。

        沈寒月已经识字,又偷偷看了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当即便问:“祖父我们要听您和祖母年少的事。”

        这问题换在平时当然不妥,可先下是如此轻松的氛围,沈老哈哈一笑,并未责怪,倒是沈南不悦地看了一眼女儿。

        “你们祖母当年在京城可是英姿飒爽,那马上的风采可不输男子,祖父年轻时爱马,每隔一段时间必是要去马市相看一番,有次于那马市见到一匹蒙国来的踏雪马,那通身雪白的马仿佛浑身带着高贵……”沈老陷入了回忆。

        那踏雪马眼中带着不可一世的冷漠,仿佛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一看就是不好驯服的。本来这等马定是要买个极好的价钱的,却因驯服不了生生折了价。

        沈未那时正是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少年,当即决定要驯服了这踏雪马。

        他一撩白袍,飞身上马。

        这踏雪马见有人无视她的威严,有些着恼,于是发了狂似的要把沈未甩下来。沈未刚开始还受得住,只管抱住马脖子,后面却有些吃不消,只觉得天旋地转,还犯恶心,手也有些抱不住了。

        这时一个鲜衣少女骑马上前,身下汗血宝马威严高贵的气息让踏雪马稍稍平静了些,那少女趁机上前抓着沈未的衣领,将他提了下来。

        这少女正是萧氏,那日偷偷骑走了哥哥的汗血宝马,看见一个小可怜,顺手救了一救。

        对于臂力惊人这回事,沈老太太表示缄默。

        终是虚惊一场,可这缘分也结下了。

        沈老表示,娶妻当娶个有些武力值的,这心里踏实。

        讲完,众人皆道祖父祖母好缘分,对此事喜感与否不做评价。

        沈寒月有些骄傲自己的问题让祖父说了这么多,受到了鼓励,当即便问自家爹娘。

        沈南有些尴尬,他并不喜欢小萧氏啊,这是她母亲定下的,当时他不曾爱上云氏,心中没有情爱,谁做妻子也无甚区别,于是默认了母亲的安排。

        “爹和你娘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仅这一句,也不再多说,沈寒月姐妹有些失望,小萧氏则是有些难过,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这样疏离的一句话。

        都怪云氏那个狐媚子!小萧氏恨得咬牙切齿,更多的却是无奈,她连小萧氏一根手指头都不敢动。到底是投鼠忌器,她心悦沈南,于是不敢做一丁点让他不满的事,更别说动他白月光了。这就造成了如今这被动的局面。不过是因为更在乎一点,便把自己搞得这般狼狈下贱,被一个妾室爬到头上,还要整日张牙舞爪地武装自己。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沈老夫妇心中俱是一叹。

        沈瑶光连忙救场,问自家爹爹如何认识娘亲的。

        沈北有些小羞涩,但还是娓娓道来。

        沈老四十大寿这天,府内宾客云集。别说林府,就连才登基的皇帝也是特意赶过来喝了几杯才回宫的。

        沈北在前厅帮着父亲周旋,已是许多杯下了肚,脑中晃晃。于是嘱咐沈南帮着顶着些,自个儿先去醒醒酒再回来。

        沈北想着去吹吹风醒酒,行到荷塘处,见塘边一个身段窈窕的少女正莲步轻移仿若仙子,觉得自己真是喝醉了,竟产生了幻觉。

        这般想着,那少女听到脚步声侧头望过来,正是林瓷。

        十五六岁的少女,五官柔和纯美,如月皎洁。身上是鹅黄色滚雪细纱月裙,正随着晚风轻轻飘动,勾勒出不堪一握的腰肢。

        此时少女因见着外男,恐引起误会,脸上带着些许惊慌,为这仙子一样的人儿生生添了几丝烟火气。

        这时,几个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沈北为了避免旁人误会,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拉着少女退到假山后,接着山石缝隙观察来人是谁。

        只见一个醉醺醺的青年,搂着一个丫鬟走过来,那青年有些站不稳,软倒在荷塘边,将那丫鬟也带倒在地。那丫鬟顺势躺进青年的怀里,小手在青年襟口处抚摸。青年一个翻身将丫鬟压倒在身下。

        粗喘声娇吟声隔着一道假山传过来。少年少女俱是脸红不已,林瓷快要羞哭了。

        沈北觉得自己作为主人家不能看着客人这般胡闹,当即捡了一块小碎石朝荷塘扔,却是闭着眼睛不曾往那边看。

        听得石头扑通一声落入水中,正在交战的两人俱是一惊,那青年一个哆嗦泄了身,衣衫不整地跑了。

        那丫鬟抱金大腿没抱成,看着消失的青年有些无措。

        这少儿不宜的一段自是省去不提,沈北只说了初见时的荷塘丽影。

        众人继续有说有笑的,转眼就到了午时,仆人将第四辆马车里的食物拿出来。众人上车用过午饭后,又下来,这次却是分散着游玩,沈老只说不要跑远了,别迷路了才好。

        沈瑶光同哥哥爹爹一路,一手牵着爹爹,一手牵着哥哥,蹦蹦哒哒向前走。觉得这春光正好,颜值也高,颇为养眼。

  https://www.65ws.com/a/54/54305/16829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