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莫斯科1941 > 第七百四十一章 维斯瓦河上的会师 下

第七百四十一章 维斯瓦河上的会师 下

        瓦金听说坚守在格但斯克大桥的部队,轻易地粉碎了德军的进攻后,立即通过自己参谋长命令部队展开反攻。

        首先出击的是杜纳耶夫大尉的一营,他们朝着紧邻维斯瓦河的动物园发起了进攻,准备消灭盘踞在里面的敌人,在这里建立一个东岸的支撑点。

        负责攻击格但斯克大桥的德军团长,在苏军发起了反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出了错误,原来坚守大桥的苏军并不是一个营,而是一个师。当他重新调集部队,准备再次对大桥发起攻击时,已经来不及了。

        杜纳耶夫大尉的一营已成功地突破了德军在动物园外围的阵地,冲进园内,和坚守在这里的德军展开了混战。

        格拉祖诺夫是一个善于捕捉战机的指挥员,当他接到瓦金的报告,得知该师的一个营,已经冲进了位于东岸的动物园时,他立即来到了王宫的楼顶,通过望远镜观看了对面的战斗情况。

        在对战场形势有所了解后,格拉祖诺夫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给近卫第57师师长舍缅科夫少将打去了电话:“舍缅科夫将军,如今近卫第79军的部队已经冲进了动物园,我命令你,立即让近卫第174团向维兰斯克车站发起攻击,使敌人无法抽调兵力去增援动物园。”

        接电话的舍缅科夫少将,一边听着格拉祖诺夫给自己下达的命令,一边观看着地图,并用手比划着动物园和维兰斯克车站之间的距离。当确认两处的距离相距不过一公里后,他果断地回答说:“放心吧,军长同志,我这就命令近卫第174团,向维兰斯克火车站发起攻击,一定将敌人的兵力吸引过来,确保友军能顺利地占领车站。”

        格拉祖诺夫很清楚,虽然在华沙东面的部队,也曾经几次冲进城内,但最后都被德国人赶了出去,使原定的会师计划无法实现的原因,还是因为配合不理想。因此他觉得不光自己所指挥的部队,要对德军展开攻击,而华沙东面的友军,也已经采取积极的行动,配合自己所发起的进攻。

        由于他没有权利指挥外线的部队,只能给罗科索夫斯基发去了电报,将城里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汇报,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罗科索夫斯基看完电报后,笑着对马利宁说:“参谋长,你看到了吗?格拉祖诺夫目前在维斯瓦河边已经掌握了主动,如果第48和第65集团军能有效地配合他们,我觉得在维斯瓦河边会师,还是能够做到的。”

        马利宁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后,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回答说:“司令员同志,从目前的态势看,东线的部队可以从两个方向冲入城内,与格拉祖诺夫将军的守军会师。”

        “哪两个方向,说来听听?”

        马利宁用手指着地图,说道:“一是罗曼年科将军的第48集团军,冲到马尔基街区后,可以沿着盖内拉尔斯卡大街,直接冲到动物园或维兰斯克车站,与守军会师。第二条路线,是让第70集团军所属的那个军,沿着维斯瓦河的泽申斯基大街北上,与坚守瓦津基大桥的波兰第三师汇合。”

        罗科索夫斯基听完马利宁的分析后,没有立即发表意见,而是接着问道:“参谋长同志,你觉得我们应该从哪个方向实施突破呢?”

        “沿着维斯瓦河的泽申斯基大街北上,距离是最短的,大概只有七八公里的路程。”马利宁字斟句酌地说:“但我们能想到的问题,德国人也能想到,他们势必在这一地区部署重兵,阻止我军赶往瓦津基大桥,与波兰第三师汇合。

        而从马尔基街区,沿着盖内拉尔斯卡大街南下,与动物园和或者的守军汇合,这条路稍微远了点,大概有十五公里。不过优点就在于,德军无法在这么长的地段部署重兵,因此我们有可能在这一方向实现突破。”

        “参谋长同志,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罗科索夫斯基等马利宁阐述完自己的看法后,接着说道:“将北面的这条进攻路线,作为会师的重点路线一事,你我心中有数就可以了,不必告诉下面的指挥员,免得他们心存侥幸。”

        马利宁和罗科索夫斯基搭档的时间也不短了,听他这么说,连忙点着头答道:“明白了,司令员同志,我在给下面部队下达命令时,只是催促他们加快进攻速度,尽快与坚守在维斯瓦河大桥上的部队会师。”

        就在马利宁转身要离开时,罗科索夫斯基又叫住了他,补充说:“你再给格拉祖诺夫回一份电报,说我们已经命令东线的部队加快进攻速度,希望他们能想尽一切办法,在维斯瓦河东岸地区多建立一些支撑点。”

        格拉祖诺夫给方面军司令部发了电报之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在华沙的西面和北面,因为这两个方向正遭到德军的猛烈攻击。虽说空军第16集团军奉了罗科索夫斯基的命令,对德军的集结地和进攻中的队伍,都进行了轰炸。但苏军的轰炸机毕竟无法和后世的B-52相比,难以给德军造成巨大的伤亡,只是暂时地遏制住了德军的攻势,却无法将德军的部队击退。

        格拉祖诺夫指着桌上的地图,对军参谋长说道:“参谋长同志,你告诉坚守在西面和北面的部队,让他们至少要坚守三天以上,才能放弃现有的阵地。”

        听到格拉祖诺夫这么说,军参谋长连忙提醒他说:“军长同志,我们的部队没有重型武器,就算有空军的支援,要想守住阵地,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啊。”

        “我对敌人突破我军的阵地,早就有心理准备。”格拉祖诺夫斩钉截铁地说:“请你转告两位师长,他们的任务就算坚守现有的区域,以确保维斯瓦河沿岸的部队能与来自东面的友军会师。就算阵地被德国人占领了,也要立即组织反击,将阵地给我夺回来。”

        军参谋长被格拉祖诺夫的情绪所感染,他连忙响亮地答道:“放心吧,军长同志,待会儿给两位师长打电话时,我会将您的意思原原本本地转述给他们。”

        坚守在西面和北面的两个师,接到了格拉祖诺夫通过参谋长所下达的命令,便召集各自的部下向他们宣布:“指挥员同志们,军长已经下了死命令,让我们无论如何要在这里坚守三天,为坚守在维斯瓦河的部队与友军会师,争取宝贵的时间。”

        他们手下的各级指挥员,等他们说完后,纷纷表态说:“请师长放心,我们就算只剩下一个人,也会坚守在阵地上。宁可让白骨暴露在荒野,也绝对不会后退一步。”

        两个师的指战员所表的决心,很快就反馈到了格拉祖诺夫这里。看到下面的部队士气高昂,他的心里立即变得踏实了,他笑着对军参谋长说:“参谋长同志,看来我的这种办法还是蛮不错的嘛,把部队的士气调动了起来。”

        “军长同志,”军参谋长的心里很明白,宣传鼓动是一码事,部队能否坚守住阵地,又是另外一码事,因此他谨慎地问:“要是我们的部队无法坚守住阵地,又该怎么办?”

        “怎么会坚守不住呢?”格拉祖诺夫反问道:“你别忘记了,在华沙城内,还有两万多起义军战士,已经相同数量被武装起来的华沙市民,有他们的帮助,面对德军的进攻,我们完全有能力挡住。就是北面和西面的部队损失惨重,但在他们的后面,还有作为预备队的近卫第27和第88师,必要时可以让他们顶上去。”

        见格拉祖诺夫把该考虑的事情都考虑到了,军参谋长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积极地和坚守在维斯瓦河沿岸的三位师长进行联系,催促他们加快攻击速度,尽快在维斯瓦河的东岸建立稳固的阵地,缩短与东线友军之间的距离。

        舍缅科夫少将见自己左翼的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苏德双方的官兵为了争夺一个重要的阵地,进行着反复的拉锯战。他觉得自己应该采取积极的行动,支援陷入苦战的近卫第174师,因此他没有向格拉祖诺夫请示,便命令坚守在铁路桥的近卫第176师,也向当面之敌发起攻击,攻击的方向直指几公里外的华沙东站。一时之间,维斯瓦河沿岸打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枪声,到处都是爆炸,一团团耀眼的火光闪过,一股股黑色的硝烟腾空而起。、

        正在王宫楼顶上观战的格拉祖诺夫,原本看到只是格但斯克大桥和王宫大桥的附近,敌我双方的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此刻忽然看到铁路桥的东岸,也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他不禁感到有些纳闷,心说自己没有向舍缅科夫少将下达新的作战命令,他怎么就命令部队实施攻击了呢?

        格拉祖诺夫有心回到指挥部,狠狠地训斥舍缅科夫少将一番,对他这种擅自做主的行为进行批评。但就在他准备离开屋顶时,却意外地发现,也许是铁路桥方向出现的战斗的,使动物园和维兰斯克火车站的敌人,担心自己陷入苏军的合围,开始显得有些混乱了。

        “这真是太有趣了。”格拉祖诺夫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后,转身下了屋顶,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给舍缅科夫少将打去了电话。他开门见山地说:“师长同志,我看到你们在铁路桥方向所发起的进攻了。你们打得很好!由于你们果断及时地出击,是正在动物园和维兰斯克火车站与我军战斗的敌人,陷入了混乱。”

        舍缅科夫少将从听筒里听到格拉祖诺夫的声音时,还深怕他是来向自己兴师问罪的,此刻听到他居然在夸奖自己,不禁咧嘴笑了笑,随后说道:“军长同志,我看到在铁路桥对面的敌人有移动的迹象,猜测他们肯定是想和动物园、维兰斯克车站的敌人会合,因此我来不及向您请示,便果断地命令发起了攻击。”

        听到舍缅科夫这么说,格拉祖诺夫想了想,然后对他说:“将军同志,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如果你事事都向我请示的话,有可能会贻误战机。这样吧,以后你只要发现合适的战机,不用向我请示,就可以采取必要的行动。明白吗?”

        “明白了,军长同志。”舍缅科夫连忙响亮地答道。

        接下来的战斗,就和马利宁所分析的那样,罗曼年科的第48集团军很快就占据了马尔基街区,并沿着盖内拉尔斯卡大街南下;而第70集团军所属的那个军也在维斯瓦河边,沿着泽申斯基大街北上。

        德军指挥官意识到假如不将苏军赶回维斯瓦河西岸,要想挡住冲进城里的两支苏军部队,是非常困难的。因此他果断地下定了决心,集中了两个团的兵力,在十几辆坦克的掩护下,朝被苏军占领的动物园发起了冲进。

        由于近卫第79和第57师的主力,正在与德军争夺维兰斯克车站和华沙东站,留在动物园里的部队只有两个连,面对德军强大的攻势,这两个连很快就伤亡惨重,剩余的战士由于退路被切断,不得不退往了王宫大桥,准备从那里退回维斯瓦河西岸。

        虽说苏军被德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他们并没有被击溃,而是很快稳住了阵脚,采用步步为营的战术,朝着王宫大桥和铁路桥退却。

        格拉祖诺夫得知进攻受挫,部队为了防止被分割在东岸,而不得不朝西岸撤退时,他不禁长叹一口气,暗说不是德军突然夺取了动物园,切断部队的退路,也许形势对自己要有利得多。

        就在他准备任命时,忽然他从望远镜里看到远处有一列火车,沿着铁路冲进了华沙东站,很快站内就发生了激烈的战斗。这是怎么回事?他举着望远镜默默地问自己:难道是德国人自己发生了内讧吗?不像啊,华沙的形势如此危急,德国人之间就算有矛盾,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发生内讧,这不是自取灭亡么。

        答案很快揭晓,车站冲出一支高举着红旗的军队,在那些正冲向铁路桥的德军官兵身后开火,将他们成片地打倒。正在退却中的部队,看到从车站里冲出的部队,先是一愣,但很快发现来的是自己的友军,顿时士气大振,又迎着敌人冲了上来。

        十几分钟后,来自东西两个方向的部队,将他们中间的德军消灭干净洁癖,两支部队的官兵交汇在一起,高声地欢呼着、拥抱着,共同庆祝这来之不易的会师。

  https://www.65ws.com/a/54/54303/257468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