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卡拉迪亚冒险日志 > 第156章 早有预谋

第156章 早有预谋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1197年夏天,在依斯摩罗拉伯爵德里克伊夫死后不久,王都苏诺的曙光宫内同样死了一位贵族,但相比在北方统领两郡之地的德里克伯爵,这位头衔为“斯派尔爵士”的小贵族的死却是丝毫不起眼。

        当然,大多数人都没把德里克的死当回事,但卡洛曼六世却敏锐的意识到,德里克将领地平分给两个儿子的举动,可能会是一个插手北方的机会,一个使王权进入水泼不进的波拉克尼亚的机会。只是情报总管“斯派尔爵士”的死导致卡洛曼六世没有了得力的情报整理者,他不得不亲自前往情报总部去查阅消息文档,顺带任命一个新的情报总管。在情报总部的档案室,查阅了良久卡洛曼六世仍是有些差点什么的感觉,零碎、散乱的信息以及炎热的天气都让他烦闷不已,于是他借着考察情报总管人选来缓解混乱的思绪,但心有所思的他下意识的将正在考虑的局势问题出做考题。

        间谍们向来是上面下达指令,他们依令办事,让他们策划渗透、收买眼线、打探消息甚至是搞刺杀,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至少也能说得头头是道,但能放眼全局的却一个都没有。除了克莱布,当时38岁的他已经干了20多年的文档抄写员,按照情报系统的惯例,他基本上没有被派出去任务的可能了,不过作为一个熟练的抄写员,他大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干到干不动为止。卡洛曼六世考察之时,克莱布正准备申请转职,从间谍转为一个真正的文档抄写员,也许是他太过低调了,又或者是因为与他同期的间谍种子都死的差不多了,导致总部所有的间谍种子都忘记了,忘记他原本只是因能够读写而被临时调去担任抄写工作的。

        可命运有时就是这么巧,卡洛曼六世考察情报总管的时候,因为前任总管的死,克莱布的转职无法完成,作为一个超大龄间谍种子的他也在国王考察的范围之中,又因为常年整理文档时的积累,对于国王想要了解的消息,不仅能随口道出,更能结合王国局势进行分析。卡洛曼六世被繁琐的文档弄得头痛不已,眼见能有一个为他理清这些东西的人,已经感到惊喜,更别提克莱布能够从全局着眼为他分析时局,这等于是一个现成的助理,能将所有他想知道的讯息整理完成后向他汇报。于是卡洛曼六世当即任命克莱布为新的情报总管,命他重点关注北方的情报工作,随时汇报局势的变化。

        卡洛曼六世并非无人可以商讨时局,但相比宫廷内那些各为己利的外臣,他更愿意相信依附王室存在的“家仆”。也正是从克莱布成为情报总管开始,这一职位不再是单纯的情报头子,同时还需整理并分析所有情报,以应对国王不时的咨询,之后由他选拔的间谍种子也不再如以往那般只注重“体力活”,同时还选择一些天资聪颖的孩子。

        所以说,发起北征并非卡洛曼六世一时头脑发热的结果,从继位之初对库林家的援助开始,他便如历代先王一样将王国的战略重心放到了北方。克莱布看似在这当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实际上若非身为上位者的卡洛曼六世心中本就有意,又哪里是他一个地位卑微的小间谍能够左右的?他俯首于文案虽然看似荒废了20多年时光,但因此积累下的眼界和见识,却为他挣得了在国王跟前一展所长的机会,并因此被国王所看重。

        1199年6月,瑞巴奇郡东北,洛玛河南岸中、下游交界处,这个名叫佩尔的小镇正是波拉克尼亚诸侯联军临时驻扎的地方,此地距离王军在铁石大桥南侧的营寨只有2、3天的路程,联军在此进行着大战前的最后休整,缓解士卒们这半个月来连续行军导致的疲劳,同时也派出侦骑打探王军情形。

        联军营地中,底层的士兵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大战即将到来,不少人开始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状态,没人知道自己能否从这场大战中活下来,整个营地内一片“狂欢”的景象。领军的诸侯们对此并不在意,反而习以为常,他们认为这能够提升士气,反正每个底层士兵的酒水供应仅是限定的一杯啤酒,这既能让他们放松一下又不至于喝得烂醉,只要没有发生私斗,就任由士兵们去闹腾。轮值到巡逻的士兵从营地内穿行时,眼红的看着那些享受烤肉,以及在妓帐外一边排队一边饮酒耍钱的同伴,他们早已是心不在焉,只盼望换岗的那一刻快点到来。

        联军营地虽然呈现出一片杂乱的景象,但其中却又泾渭分明,各家诸侯军队分别有着自己的地盘,相互之间虽然没有栅栏阻隔,但却分开了一段很明显的距离。军营的东侧,则是一片规模相差无几的营地,这是联军的辎重营,此时行军打仗对后勤补给还没有足够的重视,贵族们向来认为短兵相接后的结果才是对战局最重要的影响,行军时的粮草供应大多都依靠就地掠夺。可这次救援库劳,却是在波拉克尼亚作战,诸侯们只得将补给供应承包给了各自的代理商人,代理商人又通过人脉关系一块块一层层的分包给相熟的小商贩,最后形成了这座紧随在联军身后的大营。波拉克尼亚诸侯这样做,当然不是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而是谁要是不带补给,等于是摆明了告诉其他诸侯,爷们要一路抢过去,领地位于行军途中的诸侯当然不会愿意,搞不好就得先起内讧,于是经过一番争吵才有了这么个妥协的结果。

        比起联军营地更加散乱的军需大营中,一个靠北的僻静角落,女人鬼哭狼嚎的叫声在满是喧哗的两座大营中掀不起任何波澜,透过叫声传出的那处旧帐篷上的破损处,能看到一些里面的景象,一个满头是汗的大肚子女人正在产子,旁边则是两个同样忙得一头汗的女人,从这两个助产女人暴露的穿着,便能看出她们的身份——随营妓女。而在帐篷门口,两个中年男人正说着什么,一个穿着绣有卡伦迪-洛玛家族落叶松纹底衬狼头纹章罩袍,年纪大概在三十五、六岁,另一个则是做商人打扮,看起来要比前者年轻个几岁,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他正好40岁了,只是因为经历的缘故,让他看起来更没有太多风霜之色。穿着罩袍的男人是洛玛堡伯爵彼得卡伦迪-洛玛的管家,他来此本是为了吩咐这家“相熟”的“移动妓寮”的老板,处理掉他主人无意间弄出的人命,却没想到恰巧撞上了那个曾与他主人春风一度的妓女生产。

        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

  https://www.65ws.com/a/54/54029/202931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