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卡拉迪亚冒险日志 > 第八十二章 南方商路

第八十二章 南方商路

        可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托尼陪同乔纳森一起离开苏诺,如今也是一同归来,可刚一进城,两人便分开了,乔纳森回了家,托尼则另有去向,有什么事会比回到离开7年之久的家还重要?

        当年乔纳森虽然是负气离家,但父子之间又哪里会有隔夜仇?他负气出门后猛灌了一通酒,第二天酒醒便后悔了,但年轻人嘛,狠话撂下了,有些下不来台,只得硬着头皮打点行装,带上10来个商行里信得过的伙计和护卫,和妻儿略作告别便出了城。乔纳森那时绝对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7年,他当时不过是打算就近在苏诺南郊待上一阵子,等凯恩火消了再找个理由回家,所以出城后他并没走远,缓缓走了小半天便落脚在鲁鲁的老丈人农夫麦克的家里。

        乔纳森走的匆忙,克劳迪娅放心不下,便央求了父亲托尼跟去照看,她深知在外不比在家,以乔纳森的脾气很可能横生事端。托尼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料到凯恩会将乔纳森赶出苏诺,这一手和20年前如出一辙,釜底抽薪啊。好在克劳迪娅的请求提醒了托尼,他第二天就快马追出了城,也亏得乔纳森没走远,他出城没多久就打探到了乔纳森一行人的行迹。

        会和了乔纳森,托尼开始了一番劝说,先鼓起他的斗志,让他不要灰心,然后告诉他离开苏诺未尝不是开拓一片新天地,如果能做出些成就再回到苏诺,不正好能让凯恩刮目相看。年轻人嘛,总是心高气傲,不服输,但也正因如此富有冲劲,乔纳森很快就被托尼描述的前景所打动,下定决心要做成一番事业。

        乔纳森离开苏诺时,除了10来个人手外,还有2辆马车,都是运载量不多的双轮板车,4匹挽马,两两替换,也可用于代步,车上除了一些衣食住行的必须品,并未携带货物。当然钱还是带了的,一些平常使用的零钱外,还有大概价值2000第纳尔(约30-40万人民币),十来颗指甲盖大小的宝石,装在一个小钱袋里贴身藏着,金、银携带不便,也太过显眼。

        打定主意后,乔纳森在托尼的建议下不再按原来的路线直挺挺的向南,而是避过卢伦斯西侧的塔比亚邑,向西前往依林达哈,然后由依林达哈南部的伊伦-德昂邑前往安格哈尔,再由安格哈尔进入罗多克游历。不过托尼最先是建议乔纳森兜转回苏诺,从城西北的码头雇熟识的商船顺瑞泊河而下,再从帕拉汶出海沿西斯瓦迪亚海岸的贸易航线前往乌克斯河入海口处的流金湾。这条路线虽然从海上兜了偌大一个圈子,但因为连通瑞泊河同乌克斯河内河贸易的海上商路,往来船只众多,特别是以帕拉汶至流金湾沿岸的城镇,受商业活动的影响异常繁盛,是年轻商人增长见闻,积累经验的好选择,不过乔纳森暂时还放不下面子,不想再折回苏诺,哪怕只是从城外绕过。

        其实乔纳森的抉择早已在托尼的预料之中,能培养出一个善于拿捏人心的女儿,他本人又何尝不擅这一手呢。两人“商量”已毕,去商业发达的罗多克地区游历、学习、开拓业务已是定下了,但托尼为什么偏偏要选择陆上这条路线呢?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托尼曾经被凯恩劝停的旧业了,没错,那就是粮、酒走私,他在凯恩的劝说下确实终止了地下酿酒厂和走私生意,但和那些私酒贩子之间的联系却一直没断过。托尼虽然不再亲自参与酿造、走私贩运的环节,但暗中仍在私酒贩子与买家之间保持着一个掮客的角色。再细看托尼所选择的路线,避开卢伦斯郡地界不仅仅是为了躲开那个和乔纳森有过节的骑士的采邑。

        在罗多克地区西北部的陆上贸易路线,进出关口分别为马拉斯堡与库儿玛堡两处高山雄关,可自主诞843年卡拉德帝国灭亡,这两座雄关的结局就同庞图斯三堡中的萨吉彻堡和勒拉格堡一样,因为中央拨款的断绝,缺乏维护而逐渐衰败并沦为废墟。还有一点就是每年冬季,高山上的积雪都会将两处关卡彻底封死,直到来年夏季才会解冻。这使得本就交通不便的罗多克西北地区愈加贫困,若非玛格瑞郡亚伦高地和托尔伦平原两片重要的产粮区,整个罗多克西北地区早就成了山贼窝了。这些因素都是维鲁加大谷地地区的城镇兴盛起来的根源之一,为什么说之一,因为罗多克地区的商业活动引以为凭的就是丝绸,整个卡拉迪亚只此一处。从流金湾进入乌克斯河,途中因为水文的变化货物需要换乘大船或是小船,甚至是雇佣纤夫,即便如此麻烦,也比陆路方便的多,而且流金湾往南的海上航线更是船来船往,经过艾斯提尼那郡西侧的灯塔镇,穿过浅水湾向南,绕过蒙特角,便是沿海有着众多商业城镇的罗多克海岸,既可以通过赛尔弗河湾前往罗多克南方内陆,也可以沿大脚趾半岛前往洛克提群岛,转道蓝宝石海前往沙瑞兹进入萨兰德。

        当然了,开拓海上航运以乔纳森的身家那是远远不够看的,就算凯恩以情报总管名义给予各项特权便利也是没戏,4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鞭长莫及。在南方,罗多克同盟对于本地的商业活动掌控严密,特别是对各港口的控制更是森严,一切都是为了丝绸技术的保密。不过这和托尼的计划也没关系,他所要做的就是在和乔纳森一同游历罗多克地区的同时,有意的将他引入到粮、酒走私生意中去,他吃定了凯恩放不下唯一的亲生儿子。

        作为一个私酒贩子和买家之间的中间人,让我们来看看他除了走私者外的那些客户。表面上说是走私,实际上和正当生意没什么区别,不是每个人都有长远的眼光,和那些虚不可及的远见相比,那些领主、贵族、上流人物更重视眼前的利润。王室分支黑地亲王一系,自上代亲王康拉德死后,迪林纳德和拉法德两兄弟之间闹的沸沸扬扬,就差各自拉出人马真刀真枪的干一仗了,可近些年双方却各自偃旗息鼓。为了什么?很简单,为了那金灿灿的小东西。

        ;

  https://www.65ws.com/a/54/54029/16764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