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 > 218 病危

218 病危

        这个时候顾天泽已经跟谭奕对打了大半个下午了,不管是怨气,怒气还是嫉妒之火,都没有发泄多少,可是谭奕已经快被打残了,这哪里是对打?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虐待!

        两人打的激烈,根本就没有听到手机铃声!

        这边乔暖在第五次拨打同一个号码,仍旧是无人接听之后,已经气得想要杀人!如果此时此刻,顾天泽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绝对不会客气!

        楚惊华以为顾天泽是看到了沈沐希的手机显示,所以故意不接电话。她便直接用自己的手机重新拨了电话过去。

        但是结果一样,手机里仍旧是那句不变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楚惊华的性子原本就有些急,打了几个电话没有打通之后,她那小暴脾气又上来了,恨不得直接的将电话摔了!

        “是不是没有听到?顾天泽就算是不接小希的电话,应该不至于不接我们两个人的电话!”乔暖虽然也生气,但是还算是冷静的!

        “小希的都不接,更不要说我们的了!爱接不接!希望他不要后悔!”

        楚惊华气得牙根直痒痒!在她的印象中,小希永远都是那般鲜活,虽然有些不符合她年纪的成熟稳重,但是,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暖意洋洋的笑容,两个浅浅的梨涡儿总是那么可爱!

        可是现在,她就这么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脸上染着病态的绯红,脆弱不堪。如果不是因为顾天泽,她怎么可能会这样?

        “情况怎么样?”关悦阳刚刚结束一个大手术,就听说沈沐希发烧,匆忙换了衣服就赶了过来!

        乔暖看到是关悦阳,立刻说道,“刚刚医生给打了退烧针,说是只要温度退下去就好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关悦阳还是不放心,照理说,她的情况不应该发高烧啊?许梓翰的病例他亲自接手,所以情况他了解得非常清楚!

        沈沐希这边不是他的科目,但是他还是跟主治医生交涉了很久,得到了她的病例,可以说,他对她的病情可能比主治医生还要了解!

        当他的手放到沈沐希的额头上的时候,被那滚烫的热度吓到了,“什么时候打的退烧针?”

        “二十分钟之前!”楚惊华看到关悦阳那么紧张的神色,也被吓到了!两人直接冲到了沈沐希的病床前!

        关悦阳直接解开沈沐希得上衣,再次将体温计夹在了她的腋下!“你们两个先给她冰敷!不停的冰敷!我去找主治医生!”

        关悦阳神色紧张,楚惊华和乔暖两个人就更加不敢大意!立刻照做!

        刚刚她们以为打了退烧针,应该就可以了,不需要用物理方法降温,毕竟沈沐希的身体情况一向非常好!可是,关悦阳的态度吓到了她们!

        冰枕,冰袋,都被两人找了来。不停得在她的额头上更换着!希望温度能尽快降下来!

        莫主任被关悦阳找了过来,沈沐希现在的情况有些不正常,按照正常情况,她的伤应该不至于引发她高烧!

        如果是外界病毒入侵,导致她发烧,刚刚的退烧针应该会让她的体温迅速降下来!可是,楚惊华说已经打过退烧针二十多分钟了,她的体温还是这么高!这就有些不寻常了!

        “情况怎么样?”本来莫主任已经要下班了,却被关悦阳截了过来。

        关悦阳直接拿下她夹在腋下的体温计,脸色非常的难看,“四十度!之前你们量是多少度?”

        “三十九度八!”乔暖反应非常迅速,看着两个医生都这么的严肃,她也是一颗心提到了半空中。

        她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发高烧她们谁都经历过,只要退烧了就没事了,可是,如果一直不退烧,那就危险了!

        “怎么会这样?刚刚不是已经给她打了退烧针了吗?为什么温度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楚惊华看着莫主任和关悦阳,心中更是不安。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只是一个高烧,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情况,可是,看着两个医生这么严肃的表情,她知道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重新检查!加大药剂,通知病人家属!”

        莫主任知道今天她是不能正常下班了!作为京城医院的主任,这样的事情她已经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对于这样的特殊情况,她已经驾轻就熟!医生面对最多的就是突发状况!

        乔暖知道事情严重了,立刻打了电话通知了姜轻墨。

        这个时候,最好顾天泽能够在场!可是楚惊华又一连打了五个电话,手机仍旧没有人接听!

        看着病房里,沈沐希脸色绯红的躺在病床上,医生们进进出出,又是抽血,又是打针的,楚惊华整个人都被笼罩在浓烈的恐惧之中!

        “病人呼吸急促,呼吸器,氧气罩!”

        乔暖和楚惊华直接被赶出了病房,一群医生冲了进来,直接将沈沐希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楚惊华心慌之下,一个电话打到了楚占弦的手机上,这个时候,楚占弦刚好在飞机场,准备出差,还没有过安检!

        “惊华?今天训练……”楚占弦以为她打过来的电话只是例行报平安,谁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刻被楚惊华打断了!

        “哥,你能不能联系到顾天泽?我必须马上联系到他!可是,我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没有人接!我知道你跟他是朋友,你能不能现在联系到他?”

        沈沐希的突发状况实在是太吓人了,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发起了高烧,然后就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楚惊华语速非常快,也非常急,而且到最后,连声音都在颤抖。

        楚占弦立刻听出了不对,她这么慌乱,这么恐惧的声音他只听过一次,就是上次在三明市遭遇绑架的时候!

        他的心中也慌了起来,他担心她是不是再次碰上了那么危险的事情,“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现在过去!”

        “我没事!小希出事了!可是,我现在联系不都顾天泽!小希的情况非常糟糕,我必须马上联系到顾天泽!”

        看着医生们围在沈沐希得病床前,看着她已经带上了氧气,楚惊华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恐惧!

        “你把医院的地址发给我,我一定会将顾天泽带到医院!”楚占弦立刻挂了电话,马上就轮到他过安检了,可是他却离开了排队的队伍!

        “总裁,这次的合约……”秘书还没有反应过来,楚占弦已经走了大老远。

        “这次的合作交给你完成!”楚占弦直接将工作交给了秘书,重新买了飞往京城的机票!

        呼吸困难,高烧不退,莫主任跟关悦阳针对沈沐希的具体情况,已经尝试了很多种退烧药了,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一个小时之后,沈沐希的体温已经上升到四十度三了!

        这样的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血液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只是病毒性感染,照理说,退烧药不可能不起作用!

        可是外部的病毒性感染,然后她又是内出血,两者重叠在一起,让沈沐希这场病来势汹汹!体温始终降不下来!现在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呼吸系统!

        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问题的!

        沈沐希根本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大脑一片朦胧,很多人,很多事情,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的卑微,怯懦,还有那惨痛的遭遇,许君翔如天神一般的出现,拯救了那般悲惨的她!

        然后两人顺理成章的结婚。他对她很好,非常好。温柔耐心,极致呵护,帮她拿到了沈氏集团的继承权!

        可是之后,感觉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工作越来越忙,一开始早出晚归,后来渐渐的夜不归宿。

        到最后,他们的家就像是他的旅店一样,一个月只有几天是在家的,即便是她有了宝宝,这样的情况也没有改变!

        她知道他爱上了其他人,但是她他却没有勇气质问,妈妈已经去世,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了!好在许梓翰会经常在家,会时不时的跟她聊个天,带一些新奇的小礼物!

        在她怀孕的十个月里,许梓翰是陪着她时间最长的人,可是这样的陪伴并没有持续多久!

        一场大火断送了他年轻的生命!他是为了救她!

        那熊熊燃烧着的烈火,烤着她的肌肤生疼,滚滚的浓烟仿佛能够将人淹没。

        她就那般绝望的看着大火一点一点烧过来,眼看这危险一点一点的降临,看着死亡的脚步一点一点逼近,却无能为力!

        她的脑子一片混乱,前生今世,复杂的交错在一起。一张又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孔,或是心酸,或是悲伤,千变万化。

        唯一不变的是那熊熊的大火,炙热的温度,还有那深入骨髓的绝望!痛彻心扉的愧疚!

        沈沐希在她的梦里无法醒过来,外面的人已经快急疯了!

        “小希怎么样?”姜轻墨一接到消息就赶了过来,原本她是在家里熬粥,准备晚上带过来的,她刚打包好,就接到了电话!

        “现在还不知道,她在发高烧,医生正在想办法!”乔暖扶着姜轻墨坐了下来,她也通知了钱明去找顾天泽,只是一直没有接到消息!

        “怎么会发高烧?她不是今天才醒过来吗?她醒来之后,医生不是已经给她检查过了吗,不是说身体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会高烧不退?”

        姜轻墨很是焦急,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体没有问题了,她怎么可能会离开医院?

        楚惊华:“医生说是病毒感染。”

        “顾天泽呢?我离开的时候他在医院!他知道这件事情吗?”姜轻墨看了看周围,没有见到顾天泽的身影。

        “我们没有联系到他!我跟惊华过来的时候,只有小希一个人在病房里,如果不是我们过来,可能到现在医生还不会发现她发烧了!”

        说到这件事情,乔暖就一肚子的气,这人竟然将小希一个人扔在医院里,如果不是她们过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姜轻墨的脸色也不好,她不知她离开之后,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你们不用担心,我跟莫主任研究了小希的具体情况,给她用的都是特效药,只要她的体温降下来,呼吸急促的问题应该马上就能够解决!”

        关悦阳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安慰着三人。

        “可是,她现在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够退烧?刚刚不是已经用了退烧药了吗?为什么温度还在一直升?”楚惊华很是急切,实在是现在这情况真的是太吓人了!

        提到这个,关悦阳也是一脸的凝重,“普通的退烧药对她的效果不大,先控制住她的体温,不能让她的体温再继续升高了!等控制住体温之后,再想办法退烧!”

        “那如果小希一直不退烧,会怎么样?”姜轻墨的脸上也染上了浓浓的恐惧,她就这么一个女儿!

        小希一直非常有主见,很多事情,她也没有干涉,她想给女儿足够大的自由,只要是她喜欢的事情,只要对她没有危害,作为母亲,她就不会阻拦!

        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又是火灾,又是死人,现在她好不容易逃离的火海,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怎么又发起高烧来了?

        看着姜轻墨担忧的神色,关悦阳也是一脸的凝重,“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一定会想办发让她退烧的!你们可以先到小希得病房休息一下,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关悦阳的话并没有让大家更放心,反而让她们更加担心其起来,连他都没有把握,可想而知,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

        钱明找到顾天泽的时候,他刚跟谭奕结束了一下午的对练,正在星悦酒店准备吃饭!当然,谭天是追着他哥后来过来的!

        钱明接到乔暖的电话之后,立刻开始动用手下的力量联系顾天泽,得到消息之后,半分都没有停歇,直接飞车赶到星悦酒店!

        他跟乔暖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她还是第一次开口请他帮忙!他一定得快速高效的完成!绝对不能拖沓!

        顾天泽和谭奕手上功夫比完了,立刻比上了嘴上功夫,不是比嘴皮子,而是比酒量!两人在一边拼酒,谭天就在一边看着。

        正在这个时候,钱明直接推门进来!打断了两人!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正好!正好!来来来,我们一起,就当是陪顾天泽!”谭奕看到来人是钱明,立刻招呼起来!

        顾流年没有死的事情是机密,在这里,除了他跟顾天泽,谁也不知道,当然,钱明也不知道,虽然,他们都是朋友!

        钱明却没有动,只见他靠着房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双眸微眯,静静的看着顾天泽,“你还真够能耐的,将自己女人扔在医院里,然后跟谭奕两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你还真男人?”

        钱明嘲讽的笑着,想到他家乔暖那么慌乱的给他来了电话,让他帮忙找人,钱明就非常不爽!乔暖第一次请他帮忙,竟然是为了别的男人!

        “钱明,你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流年刚刚去世?天泽喝点酒,排解一下心中的悲伤,有什么不可以?你至于用这种语气说话吗?”

        顾天泽对钱明的话没有什么反应,但是一边的谭天看不下去了!直接站了起来,走到钱明的跟前,为顾天泽抱不平!

        “流年可是因为沈沐希才死的!天泽现在不想见到她,这是人之常情。你是天泽的朋友,你可以站在天泽的角度上考虑一下他的心情吗?”

        谭天的口吻非常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有些质问和指责的成分在!

        钱明低下头,看着谭天那句句维护顾天泽的样子,不由得勾起一抹深沉的笑容,漆黑的眸子闪着浓浓的危险。

        “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话说,并且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人,只有我们家暖暖一个!谭小姐,你这么跟我说话,依仗的是什么呢?”

        谭天心中一紧,感觉整个人都僵硬了,好似连身体里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明明钱明的嘴角还带着一抹笑容,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么阴森,那么恐怖!

        谭奕看到这个场景,立刻走了过来,将谭天拉到了一边,“钱明,谭天刚刚只是太激动了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她不是故意针对你!”

        谭天他可以不在意,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但是谭奕不行!且不说他们原本就是朋友,单就是他的身份,钱明也要敬上三分!

        不过,他可以不跟小姑娘一般见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可以找其他的途径发泄!

        “顾天泽,你还真本事,竟然可以让别的女人这么维护你!她是你的秘密情人呢,还是你的红颜知己?”

        “一个沈沐希,一个谭天,脚踏两条船,你就不担心船翻了吗?还是说,你已经决定跟沈沐希分手了?已经找了下家?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直接告诉我们家暖暖,你已经跟沈沐希分手了,她可以不用那么急着找你了!”

        “你什么意思?”顾天泽幽深的双眸,竟然如黑夜一般深沉,只是轻轻微眯,就让人感觉到无限的压力。再加上他低沉的声音,实在是杀伤力十足,根本让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谭奕跟钱明还好,最惨的人是谭天,她哪里承受得住这么大的气场!加上她原本就距离顾天泽非常近,所以收到的冲击就更大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貌似你女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家暖暖想要通知你,但是你好像将沈沐希和她的朋友都设成了拒绝往来用户!”

        钱明耸了耸肩膀,非常随意的说道,可是顾天泽听了却是一震!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紧紧的皱着眉头,“没电了!”

        “你是要继续呆在这里跟你的红颜知己用餐,跟谭奕一起喝酒,还是跟着我一起去医院看沈沐希?”

        钱明斜了他一眼,原来是没电了,他就说嘛,顾天泽怎么可能不接沈沐希的电话!

        不过看样子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虽然这人平日里非常愿意胡来,但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这种事情,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现在居然会闹出这样的乌龙,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是有多么的乱!

        顾天泽刚想开口,立刻收到谭奕得眼神示意:我下午交代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绝对不能在短时间内跟沈沐希和好!这样会露出破绽的!

        顾天泽犹豫起来,眉间已经快皱成一个川字,谭奕说的提醒他又何尝不明白!

        在外界看来,流年刚刚去世,而且还是因为小希去世,如果他跟小希之间的感觉真的一点儿变故都没有,这太不符合常理!

        一但流年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敌人怀疑起他的身份来,针对他的身份做详细调查,自己的行为就会成为最大的破绽!

        那些人可不是普通人,他们有着最敏锐的直觉,最细致的观察力,最强大的分析能力,任何一个破绽,都有可能会导致流年的身份败露!

        顾天泽犹豫了!

        “看样子你是不想知道沈沐希发生什么事情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我就直接告诉我们家暖暖,你正在陪美女吃饭,陪帅哥喝酒,没有时间去医院看沈沐希!”

        钱明轻轻一笑,双肩微耸,仿佛正在说一件极其普通,及其平常的事情。只是那轻描淡写的口吻让人听得非常别扭!

        “钱少,如果你时间不紧张,可以坐在来,跟我们一起吃晚餐;如果你对跟我们聚餐不感兴趣,那我们可要继续用餐了!天泽现在不想见到沈沐希!如果你的家人被你的女朋友害死了,相信你也不会想要见她得!”

        谭天非常讨厌钱明,不过因为畏惧他强大的气场,所以说话的口气委婉了很多,但是赶人的意思却表现的非常明显!

        “谭奕,我觉得有时间你不要光训练你手下的那些兵了,多管教管教你妹妹,今天我是看在你谭奕的面子上,不追究她的态度!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那可能我的脾气就可能没有那么好了!”

        说完,钱明深深得看了谭天一眼,之前没有跟她有过多的接触,也没有觉得什么,可是今天,他真的是非常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还是他家暖暖最好!又漂亮,又温柔,关键是脾气好!非常贤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钱明刚转身,正要离开,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了!

        楚占弦也找了过来。

        这里的人除了谭奕,楚占弦都见过,不过如果说的上是朋友的,只有顾天泽一个!

        “沈沐希出事了,惊华让我带你去医院!”楚占弦可没有钱明那么多的废话,他连工作都抛下了,就是为了帮楚惊华的忙。

        他当然会将事情完成的非常漂亮,绝对不会向钱明那么斯文,还给顾天泽选择的机会!

        “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们还能不能好好吃顿晚饭了?怎么总有人过来打扰?”谭天非常不高兴。

        “沈沐希还真的是能耐,竟然可以找到这么多帮手帮她找人!”谭天的语气透着些许的酸意。

        “她难道不知道天泽不想见她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步步紧逼,难道她就不能给天泽一些冷静的时间吗?真是的!她究竟有没有脑子?懂不懂什么叫人情世故?”

        谭天越说越觉得来气,“我还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害死了未婚夫的弟弟,竟然还能够这么堂而皇之的让天泽去医院看她?”

        “今天上午在葬礼上,她不是还好好的吗,总不会过了一下午的时间,就发生了什么生命危险吧?想要撒谎引天泽过去,也不想一个可信度高一点的谎言!”

        谭天就是认准了沈沐希在撒谎,她用这种方式提醒顾天泽,让他不要上当!

        楚占弦冷冷的瞥了谭天一眼,“顾天泽,沈沐希应该是出事了,而且事情很严重,不让惊华不会请我帮忙!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亲自问惊华!”

        说着他直接拿出了手机,拨了楚惊华的电话!

        “嘟——”

        “嘟——”

        “嘟——”

        楚占弦直接开了扩音,一声一声的提示音,在宽敞的包间里,音量格外的大!让人不禁提起一颗心,静静等待对方接听电话!

        “喂,哥!你联系到顾天泽没有?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楚惊华急切的询问着!

        “我已经到了京城,现在就跟顾天泽……”楚占弦还没有说完,只听啪嗒一声,手机摔倒了地上!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混乱急促的喧闹!

        “莫主任,关医生,病人体温持续上升,已经烧到四十度八了,我们的退烧药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病人呼吸急促,出现休克!”

        “准备急救!”

        “阿姨,小希不会出事!一定不会出事!”乔暖看着姜轻墨惨白的神色,只能不停的安慰她!

        “关悦阳医术那么好,还有莫主任在,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先不要担心!小希这么年轻,身体素质这么好,绝对不会出事的!”

        楚惊华根本没有时间搭理已经摔碎屏幕的手机,突然发生了这样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是一震!

        虽然她们这么极力安慰着姜轻墨,但是两人心中都非常清楚,这个时候她们说的话,是多么的无力!

        “天泽,你不要上当,这些一定都是他们的事先设计好的计谋,为的就是引你去医院!你不要相信!”谭天最先反应过来,她担心顾天泽会去医院,立刻说道!

        可是谁知道,还没有等她说完,顾天泽早就噌的一下,离开了座位,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包间,没有了影子。

        “楚占弦,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给我把顾天泽带到京城医院来,他要是不想过来,你就直接弄死他,把他的尸体给我带过来!”

        楚惊华低沉的声音带着哭腔,那般浓烈的恨意,吓坏了楚占弦,更是让还没有离开包间的谭家兄妹,还有钱明惊到了!

        没有想到,楚惊华竟然这么残暴!张口就是杀人,紧接着就是尸体!作为一个女孩儿,这么残暴,真的好吗?

        “顾天泽已经赶去医院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看到!杀人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十个你也动不了顾天泽一跟手指头!你在医院等着,我马上就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要跟顾天泽起正面冲突!”

        楚占弦不放心的叮嘱着,顾天泽那可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如果是在正常状态下,他可能还会顾忌沈沐希,不会对惊华动手。

        但是现在楚惊华病危,再加上顾流年刚死,所有的事情都聚集到一起了,他还会不会考虑那么多,楚占弦实在是不敢保证!

        顾天泽是最先赶到医院的。他赶到的时候,沈沐希刚被推出急救室,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关悦阳和莫主任都是一脸的疲惫!

        这么紧急的情况,退烧药作用根本没有多少。

        高烧,呼吸困难,休克,棘手的情况一件接着一件,如果温度再这样继续升下去的话,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小希情况怎么样?”顾天泽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午他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脸色虽然苍白了一些,但是,体温还是正常的!

        为什么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竟然闹到了进重症监护室的程度?

        “不是很好!她现在的大脑就像是在煮开水一样,咕咚咕咚的,翻着热气,如果到早上,她的温度还没有降下来,长时间的高烧,脑子会出问题的!”

        关悦阳很是疲惫,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怪顾天泽为什么不在医院陪着沈沐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沈沐希的体温降下来!

        “为什么会发烧?”顾天泽看着带着氧气罩的沈沐希,心中忽得恐慌起来,万一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万一……他实在是不敢想这样的结果!

        “这就要问你了!为什么你会留小希一个人在医院?”楚惊华心里憋着一团火,看到顾天泽以后,全都涌了出来!

        “你知道我跟小暖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怎样的场景吗?小希就一个人安静得坐在病床上,一直看着窗外的雨,就像是对外界没有任何感知能力一样,竟然连我跟小暖进屋她都不知道!”

        “她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布娃娃一样,你知道我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有多心疼吗?”楚惊华猛地抓住顾天泽的衣领,狠狠的瞪着他!

        “你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小希为了你这样?天底下的男人多得是,小希怎么就看上了你?就认准了你?”

        乔暖安抚着冲动的楚惊华,迎上顾天泽的双眸,“如果你这真的因为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儿,想要跟小希分手,那也请你在小希脱离危险之后,再跟她说!”

        这个时候,姜轻墨走了过来,“顾流年的死,我很抱歉。这件事情,我不会责怪你,但是,小希是我的女儿,做父母的,总想自己的孩子能幸福喜乐。”

        姜轻墨并没有许家华的疯狂,作为一个母亲,她非常理智,虽然她现在非常担心重症监护室的沈沐希,“如果你已经决定跟小希分手了,你现在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

        “我不喜欢做事情拖拖拉拉,优柔寡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你只是为了让小希现在好起来,而过来看她,等到她醒来之后,还是想要跟她分手,那完全没有必要!”

        “有的伤,虽然很疼,但是,疼过一次就好,可以慢慢恢复!总比疼过一次,再疼第二次要好得多!至于眼前的危机,我相信我的女儿,她一向坚强,这一关,她一定会闯过去!”

        说着姜轻墨看向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沈沐希,眼中已经噙着浓浓的泪水,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松口,也没有说半句责怪顾天泽的话!

        “伯母,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可以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顾天泽狠狠的握着拳头,看着带着呼吸器的沈沐希,心中猛地一紧,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我能进去看她吗?”顾天泽看向满脸疲惫的关悦阳。

        “可以,但是,要换衣服!”关悦阳站起身子,顾天泽跟着他离开!

        到了消毒间之后,关悦阳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一拳打在他的嘴角!

        “我上午刚刚说的话,这就是的你的承诺?你将人带了出去,回来小希的脸上就多了一个巴掌印,紧接着你就把她一个人扔在医院!”

        说着关悦阳扬起拳头,对着他的嘴角,又是一拳,“这就是你的承诺?你就是这么保护小希的?堂堂顾少,竟然这么不守承诺!今天如果不是楚惊华和乔暖过来看小希,发现了她的体温不正常!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吗?”

        “很有可能,小希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我们!这就是你想要得,是吗?”关悦阳紧紧的盯着顾天泽,他恨不得直接杀了他!

        “我爱沈沐希!我自认为,我的爱绝对不会比不少!但是,小希不爱我!我以为,你会用同样的深爱回应小希!我以为你对她的感情足够深,足够让你们克服所有的一切困难险阻,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我愿意退步,我愿意用朋友的身份,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你给她幸福!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放她一个人在医院里!如果你真的爱她的话,如果你爱她足够深得话,你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顾流年去世,难过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小希也非常难过!除了难过,她还非常的自责!还有浓浓的愧疚!你觉得她的心里会比你好受吗?”

        “你根本什么都没有为她想过,你看到的只是顾流年死去的结果!去没有看到小希的心伤!”关悦阳自嘲的笑了笑,“是我看错了你!从今以后,我会保护她!她的身边,不需要你的存在!你只能让她受伤!”

        “说够了吗?”顾天泽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关悦阳的两拳他是可以避开的,可是,他没有避开,就算是关悦阳不打他两拳,他都想自己给自己两拳!

        “说够了,我能进去看小希了吗?”顾天泽静静得看着他,并没有因为关悦阳这两拳而动怒!

        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沈沐希的身体情况,他迫切的想要见到她,迫切的想要跟她说话!他想她尽快脱离危险!这么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实在是太可怕!

        ------题外话------

        你们觉得小关子如何?

        楚大哥表现怎么样?

        还有钱明?

        还有我们的墨妈妈?

        T

  https://www.65ws.com/a/54/54025/167630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