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宋风华 > 八、街头戏鼓,不是歌声(1)

八、街头戏鼓,不是歌声(1)

        周铨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会从杨戬这个奸宦的口中,传到皇帝那边去。

        他现在终于弄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如今是大宋政和元年,当今皇帝赵佶在位已经有十一年。

        周铨对历史略有所知,知道这位皇帝就是著名的宋徽宗,华夏历史中有名的昏君,即将面临靖康之耻,然后被带到东北去坐井观天。

        不过,现在赵佶还只是三十岁(虚岁),想来离靖康之耻应该还有些时间。

        至于他自己的家庭,乃是大宋都城汴京外城一户居民,他的便宜老子周傥,是勾当厢公事署的一名小吏,“书手”就是职务,管些杂事。不过,再往上追溯,周家原是禁军军门,只是到了周傥这一代,才脱去军籍,转入文吏。

        他母亲周王氏,亦是禁军之女,嫁与周傥已经十八载,生有二子一女,只不过别的两个都殁于疾疫,故此,周铨并无兄弟姐妹。

        原本这样一个家庭,在东京汴梁城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能够过得比较舒心。但周傥是个好义气的性子,禁军出身如今却混得很惨的一帮子兄弟们,他能接济便接济、能帮手便帮手。这反倒使得周家捉襟见肘,还只能在朝廷设的店宅务承租舍屋居住。

        好在大宋的廉租房办得还可以,这店宅务出租的房子倒不算差,可以为周家遮风挡雨。

        “一个字,真穷!”

        背着手,周铨绕自家转了一圈,喃喃说道。

        放在经历过物质极大丰富年代的周铨眼里,周家当然是穷。

        他身后,师师抿着嘴笑了起来:“哥哥说错了,那是两个字!”

        周铨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些闷闷不乐地道:“小丫头片子,知道个啥!”

        师师扬了扬下巴:“奴虽不知道太多,却知道爹爹和娘亲都让奴盯着哥哥,免得哥哥闯祸!”

        这是师师小姑娘在周家接下的第一个活儿,盯住周铨,勿让他再被人唆使着去做坏事。

        于是周铨身后就多了个小跟班,这几日里,几乎是寸步不离。

        周铨很奇怪,自己的父母是如何与李大娘完成了这份交易,将师师拐了过来。这内里必有某些他还不知道的缘由,无论他如何打听,也无法从父母那里问出答案来。

        王师师同样也不知道答案,不过她这样的小姑娘早慧,对自己的处境已经认命,所以将周母哄得心花怒放,比疼儿子还要疼她了。

        “这一片都穷啊……”绕完自家之后,周铨又开始绕街坊。

        这一片都是朝廷店宅务的房子,依据大小、新旧不同,租金各有区别,每月每间从五十余文到一百余文不等。

        转到小巷最里,也是最阴暗逼仄的那间时,周铨正想转身离开,突然间听到了尖锐的叫骂声。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一顿饭,抵得老娘十人吃的,便是和你一般年纪的小子,也吃不得你的三分之一!”

        这声音有些熟悉,周铨在记忆里找了找,片刻后就知道:三仙姑。

        原来这位装神弄鬼的三仙姑,离自家这么近,就在同一条巷子之中。

        不过三仙姑家租的公屋,比起周铨家的更破旧。周铨家的好歹还有上下两层,三仙姑家的则只是低矮的一层,而且缩在巷子最深处。

        两块破木板拼成的门,挡在周铨面前,却挡不住里面传来的叫骂之声。应当是三仙姑在骂她那个矮壮的儿子,周铨对别人家的家务没有兴趣,但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破木板拼成的门“砰”的一声打开,矮壮的小子满脸沉郁地走了出来。

        看到周铨,这小子瞪了他一眼,也不搭理,直接从他身边离去。

        周铨往屋子里瞄了一眼,屋中空空如也,干瘦的三仙姑正一边抹泪一边叫骂。

        骂的除了那小子之外,还有小子的父亲,从三仙姑如同唱腔般的骂法里,周铨还是听到了一些事情。

        “原来那小子叫李宝,而三仙姑十余年前就开始寡居,独自拉扯这样一个小子,在这京城之中,也确实不易……”

        周铨心中暗想,而那三仙姑此时抹完泪,正追儿子追出,迎面与周铨撞上,脸色顿时变了。

        不仅仅是惊,还带着恐惧与几分仇恨。

        这些年三仙姑是靠着给人浆洗缝补和装神弄鬼,才将儿子李宝拉扯大的,这其中,装神弄鬼成了主业。

        但上回给周铨揭破了她的两个骗局之后,她装神弄鬼就再无生意,甚至有些以前被她骗过的人打上门来与她争吵。

        “你来这做什么?”她没好气地道。

        “看热闹。”周铨咂了一下嘴,然后转身离开。

        三仙姑在他背后指桑骂槐,周铨只当是没有听到,不过当他拐到小巷口,离开了三仙姑的视线时,看到那矮壮的李宝冲了出来,一把推向他。

        “让你欺负俺娘!”

        周铨被推得一个趔趄,斜撞在墙上,若不是这具身体还算强壮,只怕要被这小子推翻一个跟头。

        “你做什么?”跟在周铨身后的师师,忙将周铨扶住,对着李宝怒目而视。

        周铨却摆了摆手,笑嘻嘻道:“无妨,无妨,他也是一时心急……我可没有欺负你娘,你娘生气,是你惹的。”

        他早就发现,李宝有些憨憨的一根筋,而且双方并无深仇大恨,一点小误会,揭开也就罢了。

        李宝哼了一声,脸上闷闷不乐。

        “你娘生气,是因为你吃得太多了?”周铨又好奇地问道。

        “俺也不想吃那么多……可是不多吃,就没有气力,没有气力,就不能去干活!”他瓮声瓮气地说道。

        “干活?你干什么活?”看着这小子也就和自己一般的年纪,周铨好奇地问道。

        “去南角门子那边扛包。”

        原来李宝这几天都去了汴河边,为那些漕船卸货。只不过他年轻嘴笨,虽然力气不逊于成年人,可在揽生意时坏了规矩,惹得那边头目发怒,三仙姑托人求告谢罪之后,这才脱身。

        “去南角门子找包能有几文钱收入?”听到这里,周铨摇了摇头:“一天不过二百文,还得被管事、头人克扣,你的脾气,也不适合做这个。”

        这几天,周铨可没有闲着,对于此时汴京城中的物价、人工,都做了一番调研。

        “不做这个能做啥,俺娘要俺去读书,说是有了功名好傍身,可俺不是那块料,俺想着去勾栏里学相扑,俺娘又不允!”

        “你想学相扑?”周铨好奇地问道。

        “自然,你看前街的马汉,便是相扑力士,不仅酒肉管饱,而且到哪儿都有人召呼,多有面子!”

        此时相扑之风胜行,但学相扑不易,就算学出头了,年轻时风光一时,到得三十余岁后,体力下降,遍体伤病,便只能在病榻上苟延残喘。李宝这小子只看得到相扑手的风光,而三仙姑看到的更是相扑手的晚景凄凉。

        “代沟啊……”周铨道。

        “啥,啥子沟?”李宝问道。

        “别管啥子沟了,你是不是想赚些钱补贴家用?”周铨又问。

        “俺、俺也不想着俺娘去装神弄鬼骗人,若是俺能赚着钱,她老人家便可以在家中享享清福!”

        这小子倒还有些孝心,周铨很认同“百善孝为先”的观点,一个人有孝心,那么总有几分可以救药。

        他心中有了个主意,只不过现在条件还不足,也只能暂且将李宝记在心上。

        左右转了转,他觉得实在有些无聊,便向着街上行去。

        还没踏上街,后边就传来王师师的声音:“哥哥,你不要上街生事!”

        她说话时小嘴嘟着,眼底隐隐有些恼怒。

        她年纪虽小,心气却高,原本沦落到李大娘手中,心底便有一丝悲愤,现在又被当成货品般,转到了周家,偏偏是服侍周铨这个浑小子!

        是的,她瞧不起周铨,在她心底,觉得东华门外唱名,文采风流动天下,那才是真男儿真英雄。

        至于周铨,市井小儿,呆头呆脑,虽然不是泼皮无赖胚子,却也离师师心中的英雄差了十万八千里。

        “放心放心,我绝不生事,只是上街转转,这几日在家里闷得紧。若你还不放心,不妨跟我一起来!”

        周铨口中应诺,脚下没停,师师无奈,只能跟上。

        此时正是东京汴梁城最繁华之时,周铨出了巷子,到了大街上,只见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各种各样叫卖之声、哟喝之声,此起彼伏。

        放在后世,这等热闹算不了什么,但在此时,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宝地!

        周铨望着望着,突然间,他眼前景致有些变化,一团团烈焰,将他眼前的繁华尽皆吞噬,恍惚之间,那些叫卖呦喝,都变成了惨叫哭号。

        穿街绕巷的沟汊中流淌的,不再是水,而是血。战马的嘶鸣,蛮人的嚣笑,女子凄凄惨惨的悲啼……

        这一切迎面扑来,让周铨浑身毫毛都竖起,整个人都陷入惊恐之中,他几乎想要转身逃走!

  https://www.65ws.com/a/52/52228/162586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