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异世流云 > 第一卷 第二章 前尘往事

第一卷 第二章 前尘往事

        一天,一向不怎么正经的老头子却及其严肃的告诉夕云最近几年不能离开碧落谷太远,因为在昨天,他在用仙器命星盘预测夕云成就仙人的时间时,却骇然的发现在她五十岁以前将会遇到一场身死魂伤的大劫,甚至星盘显示根本不能避免,但好在有着一丝转机,处理得好便是能涅盘新生,如果错失良机,最终会落得身死魂灭,整个人消散在天地间的下场。

        经过老头子和天叔异常激烈的讨论后,终于决定下来了一个最佳方案,既然是可能出现身死的情况,那么只有提取夕云的部分精血和大量的普通血液,然后用秘法进行温养培孕出更多的血液,听师傅说,这是一种在修真界中非常少见的修复躯体功法,重新塑造的身体会跟以前的本体一模一样,可惜的是原有的修为却无法保留,只有重新修行。

        至于灵魂,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夕云手上戴的储物戒指就有灵魂防御的功能,如果连这个戒指也不能护住自己的灵魂,那也就真的没救了,这可是师父他老人家曾经差点赔了老命才从一仙府中得到的,连老头子都看不出是什么级别,但能肯定的是至少也是个仙器档次的。

        夕云可是老头子唯一的弟子,并且又是和神傲天一泡屎一泡尿辛苦拉扯大的,因此,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子老头子可谓大方之极,要不是命星盘夕云还用不了,估计也会一并送她了,要知道,仙器可是仙人的法宝啊,在这个下界更是屈指可数的,而老头子这种下界巨无霸手里也不过就两件,可是送给夕云他却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对于这场劫难,她势必要挺过去,绝不会妥协,她紫夕云可是连死都是经历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是会令自己害怕的呢?不就是一个劫难嘛,将来自己到了渡劫期还不是要遭雷劈的,就当是一场预先的实习好了,哪怕为了两个疼爱自己的长辈也要保住这条命。

        可是,有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的确,而且这次发生的事居然会如此之大,几乎震动了所有界面,而其中最具影响的还是修真下界。

        因为事件就发生在夕云所待的界面,几万年也难得一见的时空风暴突然惊现并且席卷了下界的一部分区域,尽管以前也出现过,但是这次却没有任何前兆,甚至,仙界的大能们在这之前居然毫无感应,更没有谁推测出一点蛛丝马迹。

        毁天灭地的风暴卷死了无数修炼者,那恐怖的罡风,狂暴的能量因子灭杀了数以千万计的生命。

        当老头子一脸悲切的告诉她这个噩耗之时,夕云呆愣了片刻后就恢复了常态,不能怪她太过冷漠,上一世的时候,每隔几年就会出现的地震,泥石流,风啸,龙卷风等等天灾就将造成一片人间地狱。

        在这里,据说这种空间风暴几万年也难得出现一次,只是这次的风暴是最为强大诡异,死的人也是最多的,但比起二十一世纪各种灾难的经常发生,夕云不觉得这里的损失会比原来的家乡还惨重。

        再说了,这么多人失去生命,要一个个的来同情帮助,那她还要不要自己生活了,这种悲天悯人的性格向来不是她紫夕云会有的,而且,老头子也不是菩萨心肠吧!干嘛流露出一副死了亲人的悲伤模样来。

        嗯?死了亲人?夕云倏地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傲天叔叔,第一个孩子诞生这样的大事,作为神龙谷的王者是必须要回去看一看的,原本夕云也是想要跟着去,却不巧刚刚到了自己修为即将突破的关键时刻,无奈之下只得马上闭关。

        看了看师傅那仿似苍老了几十岁的凄凉神情,夕云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可能,顿时脸色苍白,站立不稳,整个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不,不可能,绝对不会……

        老头看着夕云突然毫无血色的苍白脸孔,似乎明白了她所想,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嘶哑道:“时空风暴出现的地点正巧在神龙谷外围,虽然不是在龙族居住地的最中心,可是如此恐怖大规模的时空风暴产生的空间虫洞,狂乱能量也不是我们所能抵挡的,哪怕是仙人都会陨落,更何况还未飞升的傲天……”

        听到师父说出的残忍真想,夕云只感觉到一股透心凉的寒冷慢慢从脚底逐渐延伸至大脑,直至紧缩的心脏,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要塌下来了,那股让人窒息的轰压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握成拳的手指指甲深深地嵌进了皮肤里,透着妖异的紫色血液一滴一滴的不断落下,脑袋里一直尖锐的疼痛在不断的提醒她这不是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噩梦。

        半晌,夕云张了张嘴,带着哭腔的颤音听得人心疼:“天叔实力……这么强,或许,或许……他逃得……一命,可能受了重伤……没来得及……回来……”话还未完,自己都已经说不下去了。

        似乎是为杜绝她再自己欺骗自己,老头摇了摇头:“我去过了神龙谷,那里,已经没有山了,我也找遍了周围,没有发现一条龙,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

        夕云觉得自己再也呆不下去了,再也不要听那一句句似乎在割自己心的比利剑还锋锐的话语,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是自己才会有劫难吗?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没事?遭遇不测的却是天叔,是那个面对别人冷酷高傲威严无比可对自己却是永远一脸宠溺的傲天叔叔,是那个如父亲般疼爱自己,毫无任何理由迁就自己英俊威武如同天神般的金发男子,是那个保护得自己滴水不漏实力强大的守护神……

        再也见不到了吗?见不到了吗?不要,怎么会这样……

        在失去意识之前,夕云脑里浮现出这五十年与天叔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和无尽关爱,接着,似乎自己躺进了一个满是酒味,却极其熟悉的怀抱,嗯,是师傅吧!

        在夕云昏迷过去之后,老头心疼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伸手理了理夕云额前有些凌乱的发丝,擦去苍白脸孔上还未干的泪水,再次叹了口气:“丫头,一定要坚强啊!”

        夕云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三天,清醒之后,她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痛苦不堪,也没有再向师傅打听有关风暴的消息,而是又像原来一样修炼,不断的修炼,然后再到谷外找妖兽训练自己的实战能力。

        不是她不伤心,只是有些痛苦到了极致之时却会更加麻木,最主要的是夕云不愿让师傅难过,天叔是陪伴了师傅近千年的伙伴,早已是亲人般的感情,如今遇难,如果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痛苦不堪的话,那么师傅会更加难受的,做弟子的哪能让师傅来担忧着急。

        因此夕云只能告诉自己,天叔不在了,这个陌生世界里也只有师傅一个亲人了,可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修炼还得照样努力下去,为了天叔的期望,师傅的教导,亲人间的相依相伴,夕云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倒下。

        因为这场变故,夕云几乎已经忘了之前被预测出的劫难了,依然修炼,炼丹,炼器,学阵法……日子枯燥而又繁忙,静不下心来的时候会跑去找妖兽进行实战。

        这天,夕云跟着一只比自己实力要高一个等级的妖兽在山里跑了将近一个时辰,平时遇到比自己稍微强大一点点的妖兽,天叔都会老母鸡般的一直跟着自己,就怕她会被伤着,现如今,却是自己一个人与比自己强的妖兽进行战斗,心里的那份思念以及疼痛让握着紫月剑的手抖个不停。

        或许是因为情绪过于波动,泄露出了一丝气息,那只跟踪了一个时辰的独角巨蟒立刻发现了夕云的藏僧所,巨大的充满爆发力量感的蟒尾一个旋身向夕云甩来,快得只能看到一阵阵残影。

        这一击要是被直接击中,估计夕云不死也得脱层皮,眼看因为触景生情而正处于伤感的夕云已经来不及避开而即将被蟒尾扫中,蓦地,在巨大的蟒尾正勘勘触及到夕云的裙带之际,她的身上却发出了一阵刺眼,蕴含着强大能量的白色耀眼光芒。

        “吼……吼……”

        独角巨蟒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那股光芒中直接袭向了自己的尾巴,来不及收缩回来,就被那道强烈的力量击中,自己引以为傲的尾巴立刻就变成了两截,蓝色的鲜血喷涌不止,下身传来的疼痛让它忍不住惨呼起来,最为坚韧,一直是作为独角巨蟒武器的尾巴都断了,还打什么打啊?

        这就是夕云之所以敢向比自己强的妖兽下手的依仗——混沌戒,那枚师傅送给自己的储物戒指,那道白色光芒实际上是一个防御结界,它能防御比自己高过两个级别的任何攻击,哪怕是单纯的物理攻击,灵力攻击或者是最为可怕的灵魂攻击。

        而且在受到攻击之时戒指会反击出比原攻击略低一点的反弹力,可惜的是这种逆天的功能每天也只能用一次,但是就一次,这枚戒指也是稀世法宝了。

        收起紫月剑,夕云看了看那只正为自己的倒霉而萎顿不已的独角巨蟒,遇上自己,不得不说倒霉了,这只独角巨蟒的修为不低,已经半只脚踏进渡劫期了,明显比夕云高了一个档次不止,却偏偏还没开始战斗就被莫名其妙的断尾。

        或许是知道夕云身上有能威胁自己性命的极品法宝,这只独角巨蟒也懒得挣扎了,要是他知道这种威胁夕云是再也发不出之时,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此时的大意?

        夕云微微叹息一声,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今天不是身上有混沌戒,那么躺在地上任人宰割的或许就是自己了。

  https://www.65ws.com/a/49/49382/15403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