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难的魔王不如猪 > 69www.wxc.ne

69www.wxc.ne

        砂爷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好像坐上了时光机,一会儿回到了三十年前,父亲拉着他的手叫他接朱砺进门;一会跳到了妻子病逝那天,医生拿着死亡通知书请他节哀顺变;然后,他又飞到了十一年前的伊斯坦布尔,亲手从垃圾堆里把奄奄一息的儿子抱出来。

        “爸爸,好疼,让我死吧,给我打一针,送我去见妈妈。”瘦弱的儿子毒瘾发作,抓着他的衣袖弱声哀求,因为营养不良和寄生虫病,指甲根几乎半脱落下来,。

        “别怕阿烨,爸爸陪着你。”砂爷在梦中轻轻扒开儿子细瘦的手指,将他骨瘦如柴的身体拥入怀中,“爸爸陪着你,妈妈永远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脸上倏然一痛,砂爷惊醒过来,满头大汗,连手心都是湿漉漉的,睁眼,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明媚的阳光从窗户外面洒进来,照在病床上,留下一大片橙色的柔光。

        “唷,对不起对不起。”稚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双小胖手慌里慌张从他枕边把Ipad捡起来,然后便是小孩儿放大的小胖脸,“爷爷,你是被我砸醒的吗?我只是想给你照相而已,挨派太沉了,嘿嘿。”

        砂爷缓过一口气来,惊讶地发现小葵花骑在他脖子上,手里抱着Ipad,正开着Photobooth给他照相呢,小屁股就压在他胸口,软乎乎热腾腾的。

        “你个小淘气。”砂爷无奈地摸摸鼻子,接过Ipad看看了照片,别说小孩照得还不错,起码他的脸还在照片范围以内,就是角度不大好,光下巴就占了画面二分之一。

        “我照的帅咩?”小葵花星星眼问,砂爷摸摸他脑袋,道:“还行吧。”

        “那是你长得太一般了。”小葵花没得到表扬有点不高兴,从他脖子上爬下来,道,“你看我爹,我怎么照都很帅。”

        砂爷莞尔,被小孩一闹腾,梦中那些伤感的过去也不大在意了。

        “爷爷我给你擦脸。”小葵花想起一出是一出,跑到卫生间,过了一会拎着一条滴水的毛巾又跑了回来,啪一下甩在砂爷脸上:“你表动,我给你擦干净,不然会有眼屎哦。”

        砂爷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凶残地伺候过,没提防吸了一鼻子水,还没回过神来,小孩已经爬到了他身上,小手按着毛巾胡乱擦了起来。

        “干净啵?”擦完一拨,小葵花把毛巾拎了起来,左右看看,像模像样地点头,“嗯,洗白白好干净,奖励一个香啵啵!”说着在砂爷脸上“叭”地亲了一下。

        砂爷一脸水,连带枕头都被他造得湿哒哒的,心情却莫名其妙的好,笑道:“嗯,干得好,孝顺孩子。”

        “那当然。”小葵花得意挺胸,“我都是跟我爹学的,这两天他给你擦脸,我都有帮忙噢。”

        砂爷心中一阵柔软,抽了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道:“好好,那爷爷先谢谢你。”

        “不客气哒,爸爸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小葵花高兴地跳下床,挥舞着滴水的毛巾往卫生间跑去,“爷爷你躺好,等我给你刷牙……”

        砂爷听到“一家人”三个字,嘴角抽了抽,怕小孩继续祸害他,忙道:“别别,爷爷不用刷牙,你把我的漱口水拿来就好。”

        “噢。”小葵花拿着漱口水跑出来,看着他漱了口,捧大脸道:“爷爷你饿不饿?”

        “还好。”砂爷摸摸他头,道,“你吃过饭没有?你爹呢?”

        “我爹去上班赚钱给我买好粗的了。”小葵花道,“我粗过饭了,但没粗饱,爷爷你粗鸡腿吗?我给你去拿鸡腿好不?”

        砂爷笑笑,知道小孩儿是自己想吃鸡腿了,八成是朱烨怕他积食不给吃,便道:“好吧,去给爷爷拿个鸡腿来。”

        小葵花欢天喜地拿着他的圣旨领回来一个鸡腿,砂爷推说自己又不想吃了,给他吃,于是小家伙心满意足啃起了鸡腿。

        砂爷将床升起来一点,靠在软枕上看着小孩啃鸡腿,不知怎的,这孩子虽然只是朱烨的干儿子,但好多动作跟他小时候像极了,连说话的语气、神态都非常相似。砂爷看着他的时候,经常有种时光重叠的感觉,要不是跟朱墨长得太像,他几乎会以为这是朱烨的私生子。

        “鸡腿好吃吗?”砂爷摸着小孩柔软的头发,感觉像是摸到了小时候的朱烨。小葵花龇牙一笑,道:“好粗!”

        “你爸爸呢?也跟你爹去公司了?”

        “嗯哒。”小葵花一嘴油,抱怨道,“爷爷你赶快好起来吧,我都好几天没和我爹睡觉了,他说要等你出院以后才能陪我哒。”

        “哦?你以前都是跟他睡吗?”砂爷有点诧异,朱烨从小特别冷情,尤其反感和人同床,现在居然能忍受这么淘的小孩,真是奇迹。

        “也不是啦,只是最近而已,嘿嘿,他和爸爸吵架了,尊好……”小葵花贼忒兮兮地笑着,一脸幸灾乐祸捡便宜的表情,完全没发现砂爷的脸色有点不自然。

        “他为什么和你爸吵架?”砂爷嘴角的微笑慢慢隐去,问。小葵花忙着啃鸡腿,耸肩道:“不知道,我很忙哒,要学很多东西呐,还要大战僵尸和保卫萝卜,哪有时间管大人的事。”

        “那他们吵架之前是睡在一起的吗?”砂爷一脸平静地问。

        小葵花完全没意识到这个问题里致命的陷阱,咬着鸡腿点了点头,点完忽然想起墨斛叮嘱过他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马上又摇了摇头,但随即记起朱烨说过小孩子不能对大人撒谎,于是整个人都纠结起来,连鸡腿都有点尝不出滋味了。

        皱着眉头犹豫了半天,英明的小少爷决定假装没听见这个问题,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好咸,这个鸡腿有点不好粗,爷爷我可以喝你的果汁吗?”

        砂爷凝神看着他的眼睛,心中已是一片雪亮,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温言道:“去吧,自己拿。”

        “噢。”小葵花丢掉鸡骨头,去卫生间洗了手,拿了一盒果汁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喝,一边喝一边歪着头观察砂爷的表情,“爷爷你不高兴?”

        砂爷眼神复杂地看了他很久,摇了摇头:“没有,爷爷只是有些累了。”抽了纸巾给他擦了擦嘴周围一圈的油污,微笑道,“以后偷吃记得一定要擦嘴,别被你爹发现,连累我也被他说。”

        “嘻嘻,知道啦。”小葵花吐吐舌头,爬过来用油汪汪的小嘴唇亲了他一下,“爷爷最好了么么哒。”

        砂爷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拉着小孩的小胖手轻轻摩挲。小葵花喝完果汁,打了个饱嗝,道:“爷爷你累了就睡觉吧,我去找太公玩了。”

        “太公?”

        “对哟,山里来的甜太公,爹说是他的外公。”小葵花有时候分不清“糖”和“甜”,偶尔会把唐太公叫甜太公,在病房玩了这么半天的爷爷,腻了,打算去祸害唐一鹤。

        “唐老太公来了?”砂爷转了个弯就想到他说的是谁,顿时吓了一跳,岳父大人八十多岁高龄,这些年隐居在莲雾山,轻易连浦白市都不去,怎么会来海城?

        “我爹请他来的嘛。”小葵花昨天混在朱烨身边,虽然大人说的东西他九成九都没听明白,但好歹有点简单的印象,认真道,“有坏人要害爷爷,太公是来帮忙的,爷爷你放心,我会和太公一起保护你的!”

        朱烨昨天忙昏了头,今天又一大早就去公司安排人手,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考虑到了,却唯独忘记了给儿子封口,小葵花完全没得到“不许把这件事告诉爷爷”的指令,傻乎乎就把他爹的一片苦心给卖了。

        砂爷在床上躺了这么久,虽然昏睡的时候居多,但脑子也不是完全没动,昨天和朱烨说话的时候就感觉他字里行间隐藏着什么,后来召见股东和律师,又隐隐觉得朱砺眼神不太对,心下早就存了一丝疑惑,此刻听小葵花说出这番话,更加警惕起来。“乖,告诉爷爷是谁要害我?”

        朱烨他们说话的时候多次提到朱砺,但小孩毕竟太小,并没注意到这个名字,且他一向管朱砺叫叔公,根本把两个人对不上号,茫然挠了挠头,笃定道:“是坏人!”

        砂爷抬起身来,拉着他小手认真问:“乖宝贝,你好好想想,你爹说的坏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或者是哪里人?”

        小葵花翻着眼睛想了半天,忽然想起朱烨提到过“泰国”,而他前一阵正好跟阿贵和安德鲁看过一部叫《暹罗之恋》的泰国片,于是高兴地道:“是泰国人!”

        砂爷身子晃了两晃,脸上血色瞬间褪尽,抓着小孩的手倏然收紧,坏人、要害他、泰国人……加上朱烨刻意隐瞒的态度,让他立刻就想到了嫌疑人的名字。

        小葵花被他捏疼了,撇嘴道:“爷爷你弄疼我了,放开放开。”

        砂爷双眼发直,好像什么话也听不大见,只死死拽着小孩的手,小葵花有点被他吓着了,偷偷自掌心送了一丝魔修,将他的手震开了,在他耳边大声道:“爷爷,爷爷你醒醒呀!”

        砂爷被他冰凉的气息一震,又凑在耳朵边一吼,猛然回过神,一口气哽了半天才缓上来,慢慢躺倒,靠在软枕上闭目休憩片刻,哑声道:“乖,爷爷捏疼你了,真对不起。”

        “没关系哒。”小葵花凑过来,学着朱烨的样子,小手一下一下摸他额头,“毛~毛~没吓着,爷爷不怕不怕,坏人来了我会把他赶走的!”

        砂爷嘴角现出一丝苦笑,缓缓睁开眼,握住额头小孩的胖手,道:“好,乖宝贝保护爷爷,爷爷不怕。”

        “爷爷真乖。”小葵花亲一下他的脸,道,“爹和爸爸已经去上班抓坏人了,等他们把坏人抓住,我拿来给你粗好不好?”

        砂爷嘴角一翘,却终究没有笑出来,淡淡道:“好的,爷爷相信宝贝,也相信你爹。现在爷爷累了,要睡一会,你去找太公玩,等太公有空了,请他过来看我,好吗?”

        “好。”小葵花郑重点头,像平时朱烨照顾他一样给砂爷掖了掖被角,迈着小短腿跑了,临出门又回头嘱咐砂爷,“爷爷,别告诉我爹我帮你粗过鸡腿哟,好孩子做好事不留名哒。”

        砂爷微笑着摆摆手:“爷爷都记下了,去吧。”

        房门发出“咔哒”一声轻响,继而陷入了寂静,砂爷抬手扶住额头,默默闭上了双眼。

        二十多年前,唐定鑫就说他“养虎为患”,他却一直不信。今时今日,躺在病床上,他却忽然有种顿悟的感觉。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话说得真是一点不假。

        作者有话要说:小葵花大杀器,差点让爷爷再次爆血管。

        不过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迟早都要捅出来的,早捅早好。

        下一章正面对决!

  https://www.65ws.com/a/48/48792/15281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