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难的魔王不如猪 > 59www.wxc.ne

59www.wxc.ne

        凌晨一点半,手术顺利结束,砂爷被推进了加护病房。

        接下来还有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朱烨不敢大意,吩咐保镖轮班守着病房,让秘书给夜班所有的工作人员打赏,自己亲自写了支票给主治医生送红包。

        主治医生是金娜的师兄,接了他的支票,看着上面逆天的数字有点眩晕,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道:“烨少不用担心,今天手术非常顺利,血块已经清理干净,砂爷应该能按时苏醒。”

        朱烨略微放下心来,问:“他情况怎么样,醒来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医生道:“血块的位置还好,没有伤到大的脑组织,就是可能短时间内右侧大腿会有些麻痹,行走不便,不过通过两三个疗程的复健就能好转,一两年内不发病的话,能恢复到和常人一样。”

        无法想象父亲醒来以后发现自己一条腿不能走路会怎么样……朱烨闭了闭眼,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脑出血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幸运了。

        “砂爷身体底子很好,只是毕竟六十岁的人了,以后生活上要多注意一些,饮食上最好雇个资质好的营养师,血脂血压都要控制,尤其不能劳累,不要太多思虑。”医生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恕我直言,贵集团有些生意,今后最好不要再让砂爷插手,他这个病,绝对不能受任何刺激,如果导致二次出血,后果就会非常严重。”

        朱烨已经有心理准备,点头:“我会注意的。”

        医生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朱烨一一答应了,回到病房,意外地发现朱砺居然站在父亲床边,墨斛双手抱胸倚在窗前,眼角的余光小心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小叔。”朱烨淡淡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就好。”

        朱砺熬到半夜,眼睛也有点红了,关切道:“医生怎么说?”

        朱烨大致说了下情况,他貌似很宽慰的样子,道:“那我就放心了,你晚上才从链岛回来,不如早点回去睡一觉,今天就由我来陪夜吧。”

        朱烨脑子坏掉了才会让他留下,道:“不了,还是我陪着吧,爸爸这一病,我怕是抽不开身,公司的事情还要你多顾着点,这个时候正是国内财年结算,事情多着呢,不能咱们两人都耗在这里。”

        朱砺想了想,道:“也好,那我先回去,最近几天你不用担心公司的事,小事我和王申商量着办,大事等大哥醒来再说。”

        “好。”

        朱烨亲自送朱砺下楼,看他坐车走了才回来,墨斛已经在外间客厅的茶几上铺开了一大桌子热气腾腾的宵夜,咬着一根鸡腿抱怨道:“天儿这么冷,这货再不走饭都凉了。”

        焦虑了一晚上,被他这么一说心情莫名轻快了两分,朱烨在卫生间洗了个脸,感觉胃口也来了,端了一碗鱼片粥大口喝起来。墨斛一边给他剥鹌鹑蛋,一边道:“你就这么放心,让他管着公司?”

        “没什么,大宗生意都是我私下处理的,再说还有王申,十天半个月他还翻不出什么大风浪。”朱烨吃饭那是低调的快,一转眼粥就没了,又换了一碗云吞面,间隙还腾出功夫给他安排工作,“这两天你一直呆在这,别的都不用管,只护着我爸就好,外面有保镖,都听你调遣,外公那边我天亮就打电话,看他能不能早点过来。”

        墨斛剥完鹌鹑蛋,又给他剔了好几个扇贝,道:“好,不过呆会我得先回家看看,儿子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阿贵和牙兽光顾着谈恋爱,万一被什么脏东西趁虚而入就惨了。”小葵花魔修已经突破二重,算半个高手了,但到底是个小孩子,没学到多少实用性的法咒,战斗力有限,至于牙兽……除了一片忠心,就是个废柴。

        朱烨无声无息地消灭了云吞面,又揭开了叉烧饭的盖子,点头道:“你去吧,快去快回……话说什么时候他们开始谈恋爱了?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上次不说他们还在搞两个人的三角恋吗?”

        墨斛得意道:“这种八卦的事情,我的眼力自然比你好多了,嘿嘿,我瞧过不了多久阿贵怕就要……说起来等搞定了这件事得赶紧给他们举行婚礼了,别到时候孩子生不下来。”

        “噗——”朱烨一口饭喷了出来,咳得眼泪都下来了,“你说什么?阿贵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五大三粗的保镖会被牙兽那种白痴压倒。

        不过想想武力值爆表的自己都被墨斛这白痴压倒了,发生这种事也没什么稀奇。

        “你慢点吃,喝口水喝口水……算了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操心去吧,我们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办好。”墨斛心疼地拍他脊背,递上一杯温热的红茶。

        朱烨横扫了一桌子的宵夜,舒服了许多,伸个懒腰,见已经是凌晨五点,便道:“你不是要回家看儿子吗?快去快回,跟他说别淘气,等爷爷好了带他来医院看爷爷。”

        “好好。”墨斛帮他整理了陪床,押着他脱衣躺下,道:“反正爸爸一时半会醒不来,你好好睡一觉吧。”

        朱烨吃饱了肚子,困意袭来,打个哈欠:“去吧去吧,早去早回。”

        砂爷的司机送墨斛回圣玛丽安娜街。房车驶过凌晨静谧的街道,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车窗上,外面的世界看上去有点轻微的扭曲。墨斛靠在车座上,没有丝毫倦意,他昨天在链岛面壁思过的时候睡了一大觉(你确定你是去面壁思过的?),估计两三天都不用休息了。

        忽然,车窗外闪过一个黑影,隔了少顷,又是一个。墨斛一开始没在意,过了两秒脑子里有根弦忽然绷了起来,飞快降下车窗往外看去。路上空无一人,偶尔有车子快速驰过,激起道边的积水,暗青色的天空乌云密布,雨滴乱纷纷从云端洒下来。

        难道是我看错了?墨斛皱眉沉思,闭上眼睛,将魔灵的感知发挥到最大,搜索了附近将近半公里的距离,仍旧一无所获。

        “师爷,到了。”司机的声音突兀响起,墨斛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家门口。

        八成是看错了吧,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墨斛摇摇头,下车回家。

        家里一片安静,客厅只开着一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撒在沙发上,映出一个蜷成一团的小身影,小葵花穿着珊瑚绒睡衣,骑着个和他一般大的暴力熊公仔睡着了,口水糊了熊一脸。

        墨斛满心柔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小葵花感知力极强,没睁眼就知道谁回来了,含糊地喊了声“爸”,蠕动蠕动找到他的大腿,小胖胳膊抱住蹭了蹭,问,“我爹呢?”

        “你爹在医院,你爷爷病了,他要守着爷爷。”墨斛摸了摸儿子柔软的小头发,道,“这两天我和爸爸都不在,你要好好看着家,保护好牙兽和阿贵他们,不要让不相干的人进来。”

        “知道哒。”小葵花蠕动到他大腿上,揉了揉眼睛,一脸“求表扬”的表情,得意道:“你看,我都设好结界了,还给院子里尿了尿,保准谁也不敢进来,哼!”

        自从看了自然频道的动物世界,小孩就学会了尿尿圈地的新技能,墨斛莞尔,亲了下他额头,道:“以后别乱尿,小心你爹揍你,唉,他这个人就是太记仇太龟毛了,你爸我现在地位岌岌可危,你可要争气呀。”

        小葵花打个小小哈欠,道:“哎,贱|人就是矫情。”

        墨斛愤怒地抽了一把他屁股:“不许这么说你爹!”

        小葵花抱着屁股委屈道:“我说的明明是你。”

        墨斛再抽:“老子也不是你能说的!有空多练练法咒吧,少看那些脑残宫斗剧!”

        “知道啦。”小葵花撇嘴,悄悄在他胸口蹭了下鼻涕,“那我爹什么时候回来?我能不能去医院看他?”

        “等你爷爷醒了就带你去,别蹭了魂淡!”墨斛抽了张面浇擦净衬衫上的鼻涕,把儿子抱起来,“走,让爸爸检查一下你的结界,看弄对了没。”

        小葵花虽然只是个小奶狐,天赋却比一般魔族都要高,小小年纪第一次设定结界,倒是画得有木有样,墨斛检查完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虽然大一半都是错的,但能画这么全已经很不错了,前院那半片画得尤其好,很有点野兽派的意思。”

        小葵花拖着公仔跟在他后面,失望道:“怎么是错的?而且我明明是照巴洛克风格画的,我爸说巴洛克艺术最高端大气上档次了,你会不会欣赏啊,说什么野兽派。”

        “……你以后还是好好练练吧,最好先弄清楚野兽派和巴洛克的区别,总有一天你能像你爹一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墨斛深深觉得自己儿子在艺术上恐怕没啥天分,仔细修改了结界,又以自己的魔修做了加持,正直脸对儿子道:“呐,我现在要回医院了,大概好几天才能回来一趟,你能保证照顾好这个家,不让我和你爹担心吗?”

        小葵花瞬间觉得自己肩负重担,小短腿一并,拖着暴力熊给他爸敬了个礼:“爸你放心地去吧,我会继承你的遗志,照顾好大家的!”

        “滚蛋老子还没死呢你继承个什么遗志!”墨斛被儿子气个半死,一脚将他踹进客厅,“老实呆着,好好修炼,睡觉去吧。”

        接下来的一天分外忙乱,朱烨一直守在病房里,砂爷连续出了两次状况,还好很快情况就稳定了下来,主治医生解释说是正常术后反应,虽然有点意外,但还在情喇中,过了今夜应该就好了。

        朱烨被这一惊一乍搞得心惊胆战,结果晚上王申又打了电话来,说有一笔欧洲的大订单有些细节要更改,必须他亲自和客户开远程会议商量。这个客户事关重大,朱烨不敢大意,只好让墨斛小心守着,自己去公司处理业务。

        夜幕降临,因为砂爷是和平医院的大股东,整个六楼东区的病人都被塞去了别的病区,保镖们肃然待命,四处一片静谧。

        墨斛打开窗户,皱眉看着外面的雨,这场雨已经下了两天一夜了,还没有晴的趋势,遥远的天边,有一带红金色的雨云,看上去十分醒目。

        心中的不安又升腾起来,自从凌晨遇上那两个黑影以后他就莫名心神不宁。墨斛关了窗,将窗帘拉起来,站在客厅,以双脚的位置为中心画了一个法咒。砂爷第一次出状况的时候他还没有太在意,第二次却隐约感觉他体内像是有一股涌动的气息,非常微弱,但足以影响人体的弱电场。正常人这样对身体一点影响都没有,但砂爷不一样,他才做完脑部大手术,任何身体变化都足以致命!

        墨斛相信,只要砂爷还没死,这股力量还会被人以某种特定的手段激发出来,说不定就在今晚!

        一丝浅绿色的细线缓缓升了起来,像一只小心的手轻触砂爷的身体,渐渐稳定在他的额头,一点一点渗了进去。墨斛双眼紧闭,感受着细线反馈回来的东西,内脏、骨骼、血管、经络……忽然,那丝细线颤动了一下,像是坚冰遇上了岩浆,“嗤!”的一声四下散开,不见踪影。

        来了!墨斛猛地睁眼,快步跑到窗前,哗啦一下拉开窗户,窗外除了雨什么都没有,视线外移,远处的街道上行人匆匆,几辆车子停在临时车位上,也看不出那一辆里有人。

        “下去几个人。”墨斛打开门,冲候在外面的保镖喊,“检查医院环道周围所有的临时车位,看里面有没有可疑的人,如果有,不要惊动,远远拍下照片传到我手机上就好。”

        保镖们迅速分出七八个人手往楼下跑去,墨斛回到病房,脸色罕见地严肃,冰绿色的眸子闪着刀锋般锐利的光。

        又来了,果然有人在做法,想让砂爷病发而死!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周末了好惆怅!

  https://www.65ws.com/a/48/48792/15281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