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养女成妃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以功力催动药力?

        难怪父王如此瞒她……

        曼允到底该为父王的真心奉献,感动如斯;还是该恼怒他如此不坦白?

        “我不同意。”声音坚定清亮,曼允淡淡摇头,“这个决定,我不同意。”

        仿佛知道曼允会这么说,席旻岑道:“本王就知道你会这样选择。”

        朱扬和齐鸿也没有一丝意外,真心相爱的人,本就一切为对方着想。

        “父王,我们岑王府有多少仇家?若是你没了功力,被他们知道后,我们会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就算不为自己想,父王也该清楚,这样做的话,他们的实力会大打折扣。

        谁不忌惮九王爷高绝的武功?

        曼允不想为了自己,而让父王失去一身引以为傲的武功。

        “就算本王毫无内力,他们也不敢拿本王怎么样。”不满意曼允的假设,席旻岑按住她的肩头,非常郑重的说道:“更何况,只是几年功力而已,这些东西对于本王不算什么。”

        朱扬眼泪巴巴的望着两人,齐鸿也是一脸无奈。

        “父王,你说的话,不过是安慰我罢了。功力何等重要,怎么能够说舍弃的就舍弃!不就是区区一个寒症,我不需要医治。只要我不受寒,这病就不会发作。”尽量劝说父王放弃那个念头,那样做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父王不应该为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她要不起,也还不起!

        “允儿!”见曼允的情绪太过激动,席旻岑双手用力固定她,“你听父王说,本王内力浑厚,抽出去一些功力,对于本王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席旻岑习武多年,自己的状况,自己清楚。他不会那么没有分寸,陷自己于一个危险的局面。

        曼允不相信他的话,父王再怎么厉害,学武只有那么短的年载。几年功力,那可是等于一身功力的好几成,父王说得那么轻巧。

        朱扬豁然想到什么,拿袖子擦擦自己有点湿润的眼睛,“小郡主,王爷说的应该是真的。九王爷修习的武功,不同于其他人。”

        朱扬的前后转变形成鲜明的对比,泛着疑惑,曼允看向朱扬。

        朱扬虽然知道一丝半点,但真要他说出来,他组织不起语言。目光移到席旻岑身上,朱扬说道:“王爷,还是您来解释吧。”

        由于朱扬的插入,曼允的情绪冷静不少。

        席旻岑摸摸她出汗的额头,替她擦掉汗珠,道:“寻常人习武,皆是先打好根基,然后再修习武学招数,而本王却侧重修习内功,然后再提炼招式的快狠准。”

        而他乃是天生武学奇才,所以当年修习武学时,内力和招数全都同时一起练。比起别人更加具有优势,所以他的武功才能如此高强。他所修习的武功秘籍,着重修练内功。所以他的内力才会非常浑厚,比起一般人,超过不止一节半截。

        分出一部分疗治曼允的寒症,对他本身的影响不大。不忍心看着曼允每次犯病时,露出难以忍耐的神情。不过就几年功力而已,比起曼允的健康,后者重要许多。

        曼允不听劝,几年功力,那也是功力。

        父王不该如此牺牲,倔强的偏开头,不愿接受席旻岑的好意。

        “父王,你的心思,我懂。可是,我又有什么理由,接受你的馈赠?你难道想我一辈子良心不安吗?”眼眶中热浪打滚,迟迟不肯流下。

        曼允不愿意背弃承诺,硬生生把感动的泪水,bi回去。

        “你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席旻岑双手环住曼允的双肩,又重复说了一遍。

        曼允恍然回神,刚想要退后一步。后脑勺猛的挨了一掌……

        眼前的事物,渐渐消失不见,曼允又一片灰暗之中……

        席旻岑出手时,轻重拿捏得很好,不至于伤害到曼允。低头附在她耳朵低喃道:“如果你认为,没有理由接受本王的馈赠,那么便用一生来偿还你欠下的债。”

        “等回到皇都,我们便……”

        后面的话,曼允没有听清楚,就陷入了昏睡。直觉告诉她,后面的话,才是最重要的部分。可是任她怎么想清醒,也睁不开沉重的眼皮。

        “王爷……”朱扬和齐鸿异口同声道。

        “曼允没事,趁着天还没亮,快些将药煎好。”轻轻描绘着曼允的眉目,只要是为了这个人,就算让他废掉全身的武学,他也无怨无悔。

        一个人的强大与否,并不只是单单由武学的高低来决定。就算没有武功,这世上,又有谁敢欺负到他头上?

        九王爷的旨意已决,朱扬和齐鸿再多劝,也于事无补。九王爷要做的事情,何时是他们能够阻止的?

        朱扬摸干净脸上的水渍,手掌在衣服上擦了擦,将多味珍贵药材倒入药罐子中。然后掺满清水,给炉子生火。

        齐鸿也没有闲着,不停的将一些药材,磨成粉末。

        这里的每一味药材,都极为珍贵。有时候就算你愿意花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到。为了这些东西,王爷费了好长时间才收集齐的。

        满满的一罐子水,须熬三个时辰,直到熬成一碗药水。

        席旻岑拿起天莲蕊,先是将莲叶一片片剥落,放进药罐,然后将最有药效的花蕊加进去。花蕊一落入罐子中,清澈的水,顿时变成了血红色。

        阵阵飘香荡满房间,水渐渐沸腾。

        因为药材的加入,这股香味中,又含着丝丝甜味。

        朱扬踌躇了半响,站到药罐子前,“王爷,这种事情让属下来吧。属下一身武功,可有可无,比你王爷,那是一点都不足惜。”

        敢做出这样的抉择,朱扬的行动,不得不令齐鸿刮目相看。

        席旻岑淡淡看他一眼,尽管没说什么,但朱扬这份好意,他却记住了。朱扬的天性善良耿直,凡是为了自己重要的人,也同样愿意牺牲自己。

        不过,席旻岑更想自己为曼允做这些事情。别的人,不能代替。

        “你的内力不够,估计当熬完一个时辰,你的内力便会耗尽。”席旻岑不是吓唬朱扬,若是换成朱飞在场,没准他还能挺到两个时辰。

        但熬药是不能间断的,否则……前功尽弃。

        “那么我先熬一个时辰,剩余的再交给王爷,怎么样?”朱扬目光充满希翼,他愿意效忠王爷一生一世,就算是这条命,只要九王爷想要拿去,他也不会吭一声。

        “朱扬,你知道,这不可能。若是间断,药力会流失许多。到时候能不能医治允儿病,还不一定,本王不能冒这个险。”席旻岑冰冷的声音响起,推开挡在前面的朱扬。手上一用劲,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缓缓流出。当和烈火一碰撞,火焰顿时冒高,颜色也变得越加深艳。

        齐鸿走过去重重拍打朱扬的肩头,安慰道:“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九王爷既然选择如此做,我们就该尊重他的决定。”

        他们帮不上忙,所以只能淡淡的看着。

        火焰熊熊燃烧,药罐中的药汁滋滋作响。一股浓烈的药味,弥漫房间。

        三个人静静侯在旁边,眼睛直直盯着药罐,害怕出现一丝纰漏。

        在这期间,齐鸿拿起研磨的药粉末,倒进药罐。就这么一罐子药,耗费了多少人的心血?

        源源不断的输入内力,使得席旻岑的额头流出一阵细汗。而他仿佛感受不到燥热的空气,面无表情,只保持着那个动作。

        天边泛出鱼肚白,灿烂的阳光一缕缕透过云层,洒向大地,长廊楼宇覆盖上一层金黄的光辉。外面的世界,随着太阳的高升,逐渐变得热闹。而房中的三个人,仿若没有感觉到天明,静静没有发出声音,就这么站了一夜。

        直到日中,药罐中的已经快要见底。席旻岑才收回内力,身子不稳当的慌了一下,随后又挺直背脊站着。

        没有唤朱扬齐鸿帮忙,席旻岑拿起帕子,包住滚烫的药罐,将里面仅剩的药汁,倒进一个白玉瓷碗。

        “去把小郡主扶起来。”顾不得休息,席旻岑做完这一切事情后,立刻吩咐道。

        九王爷的所作所为,朱扬和齐鸿都看在眼里,不禁惊叹爱情的魔力,竟然如此之大。‘情’之一字困惑了多少人?又有多少着追着‘情’字不放。

        先是有史良笙的那场悲剧,如今又能看见九王爷为情所困的样子。

        再强大的男人,也抵不过爱情的魅力。

        朱扬扶起躺床上的小郡主,让她靠着床沿。

        昏迷了几个时辰,感觉到身体被人移动,曼允终于挣扎的睁开眼。

        目光所及,第一眼便看见父王端着药碗朝着她走过来,眼眶中闪闪的泪光打转。曼允紧紧咬着唇,看着父王一步又一步靠近。

        “别咬了,再咬就得破了。”

        曾经何时,父王也曾经对她说过这句话。

        那是第一次相见……

        曼允拿手背挡住眼睛,眼角酸涩,终归还是忍不住,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流落。

        “你再悔恨,再内疚,再怎么感动……也先得把这碗药喝了,你难道就忍心父王费了那么多心力,却得不到回报?”席旻岑坐在床沿,抽掉曼允遮着眼睛的手,将药碗抬了抬。

  https://www.65ws.com/a/48/48791/15280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