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炮灰请躺枪 > 92章

92章

        “孩子身体没有大碍,只是从来没有吃过安眠药,一时反应太大引起了昏睡,今天留院观察一晚,输一点葡萄糖,明天就没事儿了。”

        医生摘下口罩,叮嘱了几句之后就走了。

        “大夫,谢谢您了。”云锦书长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靠在了墙上。

        医生看着眼前这个满身血污的男人,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也不管多逗留,抓着听诊器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没事了,别担心。”站在旁边的韩江轻柔的拍着云锦书的后背,听到儿子安然无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云锦书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深吸一口气说,“嗯,我知道,我进去看看芸豆。”

        说着他推门就要往病房里走,韩江却一下子揽住了他的去路,“这里是无菌病房,你这一身血污进去也得被护士轰出来,听话,先回家换一件衣服吧。”

        云锦书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芸豆和老赵都住院了,我得留在这里。”

        韩江抬手擦掉他脸上的脏污,勾着嘴角说,“把这里交给阿泽吧,他们都忠心耿耿信得过,我安排了人手,豆子不会再有危险了。再说,一会儿警察肯定也得来调查,难道你就得被带进局子里喝茶?”

        韩江的表情很平和,看起来似乎已经在云锦书看不到的地方布置好了一切,云锦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污,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你说得对,我的确该换一身衣服,正好我也有话跟你说。”

        韩江愣了一下,接着展颜一笑,拉住他的手说,“嗯,我开车送你。”

        两个人一路上没有说过一句话,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彼此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不真实感,云锦书明明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直到走进小公寓,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客厅时,韩江才深吸一口气,苦笑着说,“锦书,我很抱歉。”

        正在脱衣服的云锦书动作一顿,垂着眼睛摇了摇头,“不用道歉,我没有怪你,这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韩江勾起嘴角,黑色的眼睛看着云锦书说,“也就只有你会说出这种话来了,如果不是我没有防备那个林大勇,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可是你及时出现了,还救了我跟豆子的命。”

        没有人知道韩江出现的那一刻,他的心脏跳得有多快,原本以为不会出现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几次救你于水火,这份感动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表达的。

        韩江之前在医院的那副冷静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他扯了扯嘴角苦涩的说,“可是事情毕竟因我而起。”

        “至少我和豆子还活的好好的,可是伯母却回不来了,如果这是惩罚,已经足够了。”

        云锦书走到韩江的跟前,握住了他的手,十指交缠,像是在安慰他。

        韩江深吸一口气,鼻腔有些酸涩,扯开嘴角说,“明明是你受了伤,怎么反倒安慰起我来了,放心吧,我没事儿,‘母亲’这个词早就跟我无关了。”

        云锦书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良久,知道这个男人又在说谎了。

        至亲去世,就算是再冷漠的人心里也会痛苦吧?

        抬手摸了摸他的有些扎手的胡渣,轻声问他,“你很恨她吗?”

        韩江耸了耸肩膀,“没什么感觉,我赶到的时候她的尸体都冷了,可是我却一点也不伤心。”

        “不伤心你的眼圈怎么红了?”

        韩江下意识的摸了摸眼睛,才发现自己上当了,扯了扯嘴角咧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眼眶瞬间布满了红血丝。

        云锦书搂住了他,无声的抚摸着他的后背,像是再给他力量,韩江坐在沙发上,把头深深地埋在云锦书的肩窝里,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这个强大而坚毅的男人,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流露出脆弱的一面,可是此时此刻却像孩子一样靠在云锦书身上,想要从对方身上汲取一点温暖。

        如果今晚这一场意外对云锦书来说是一次生死考验,那么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一场精神上的惩罚。

        没有人知道当他从电话里听到枪响的时候,心里有多么的恐惧,S市已经没有他的家了,爱人和孩子全都在异乡,面临着死亡的危险,他却鞭长莫及,毫无办法。

        好不容易赶到地方,却要面对母亲的死亡,这种打击即便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也一时无法承受。

        两个人像一对老夫妻一般,依偎在一起,精疲力尽的两颗心终于毫无缝隙的紧紧地贴在一起,恨不得一夜白头。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两个人的嘴唇贴到了一起,不需要热烈的法式舌吻,仅仅是唇瓣相贴,没有丝毫欲|念,像两只小兽一样,拥抱着彼此,互相舔舐对方的伤口,心都跟着烫了起来。

        云锦书憋在心里的问题最终没有说出口,也许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的关系,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他很快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连身上带着血污的衬衫都没来得及换。

        一直靠在他身上的韩江心里轻松了很多,他轻轻抚摸云锦书的脸,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从沙发垫子底下摸出一个天鹅绒盒子,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这个东西没有被林大勇发现。

        低头亲了亲云锦书的鼻尖,韩江带着笑意轻声说,“你这个傻瓜,我藏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发现,是不是真的要我求婚你才明白?”

        云锦书睡的迷迷糊糊,无意识的“嗯”了一声。

        “这可是你说的啊。”韩江抿着嘴低笑,心想趁着他迷糊的时候把人套牢也不错。

        说着,他打开盒子拿出了那枚款式简单的戒指,轻轻的套在了云锦书的无名指上,大小款式一丝不差。

        韩江勾起了嘴角,心里像是被一团不断发酵的面团,不断地膨胀,仿佛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拿出手机对准云锦书的手指拍了一张照片,他笑的极其满足,“锦书,你逃不掉了。”

        ***

        “咔嚓”

        病房的大门被推开了,一股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韩江轻微的皱了皱眉头,慢慢的走了进去。

        坐在窗口品茶的韩仲天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把放着京剧的收音机音量又调大了几分,跟着哼唱着零碎的小调。

        “看来您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韩江面无表情的走进去,身后的保镖顺势帮他关上了大门。

        “……”韩仲天不说话,继续悠然自得的唱着戏,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韩江这么一个大活人。

        韩江挑了挑眉,勾起嘴角说,“父亲,我真应该佩服您老谋深算,哪怕在医院里也有办法把外面搅的天翻地覆。”

        韩仲天这会儿终于有了点反应,关上收音机靠在一张摇椅上抬头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天翻地覆倒算不上,只要能让你不舒坦就够了,是不是那个小明星的儿子已经被抓了,你才来求我的?”

        韩江握紧拳头,脸上带着笑意说,“托您的福,他毫发未伤。”

        韩仲天愣了一下,豁的坐了起来,“这不可能!”

        “呵呵,我知道了,你这是诓我话呢,我派出去的人不可能失手,你继续装吧。”

        看着韩仲天那一脸狡诈阴险的表情,韩江只觉得厌烦,走近一步眯着眼睛说,“父亲,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必要骗你吗?虽然您手段高明,知道提前吩咐那帮人一旦跟您联系不上,马上就动手,只可惜啊……”

        韩仲天的表情变得冷凝起来,抓着摇椅的手指都收紧了,“可惜什么?”

        “可惜您被戴了十几年的绿帽子,自己没有发现不说,连您的手下都这么蠢,被母亲一骗就上当了。”

        “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

        韩仲天是那种极度刻板守旧的人,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他虽然不爱王雪琳,但是却没法忍受妻子出轨,更没办法忍受这种事情竟然是亲生儿子来告诉他。

        “哦,对了,您一直在医院里休养身体,当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韩江勾着嘴角一脸轻松的说,“母亲跟那个叫林大勇的司机通|奸了十几年了,他们两个在你身上少说也榨走了几千万了,如今听说你生病了,就迫不及待跟你安排的那几个保镖狼狈为奸,想要杀掉您的亲孙子来要钱,您说好不好笑?”

        这一句话的信息量太大,韩仲天一时愣在当场,半天才回过神来,手指控制不住发着抖说,“什么亲孙子,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您老糊涂了,差一点亲手弄死了自己的孙子!”

        提到这事,韩江根本没法冷静,铁青着一张脸,从随身带着的夹子里拿出一张亲子鉴定书摆在韩仲天面前。

        “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打算说,可是你一次一次的来挑战我的耐心,父亲,您可真是冷心冷肺,逼死了母亲,还要杀了我的儿子,最后您是不是连我也要杀了泄愤?”

        韩仲天手拿着鉴定书,浑浊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几下,“雪琳她……死了?”

        这是韩仲天第一次如此亲昵的叫妻子的名字,韩江心里难过,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说,“母亲被那个姓林的司机亲手推下了楼,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断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韩仲天突然仰头大笑起来,佝偻的身体不断地打着摆子,“韩江你为了折磨我,连这种谎话也编的出来!你不是个东西!还有这狗屁亲子鉴定,全都假的!你休想骗我!”

        亲子鉴定书被扔在了地上,韩江深吸一口气,冷笑出声。

        从他决定来找韩仲天的时候,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是韩仲天逼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父子轻易已断,他何须再优柔寡断!

        “尸检报告和警方收集的坠楼现场照片都在这里,你愿意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都与我没有关系了。你把我最亲的人一个一个都要弄死,韩仲天,你以为我还会给你留一点情面吗?”

        韩仲天瘫在摇椅上,瞬间苍老了许多,这一刻他对王雪琳究竟有没有感情已经不重要了。

        过了良久,他嘶哑着嗓子问道,“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韩江当然没有傻到把云锦书身体的秘密告诉韩仲天,而是选择了事先想好的说辞。

        “是我一直骗了您,孩子是我找女人代孕的,锦书也知道这件事情,他为了帮我隐瞒,在温哥华办了领养手续,做了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一直帮我抚养到现在。”

        “这就是你一定非他不可的原因?”

        韩江勾起嘴角摇了摇头,看着韩仲天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您除了权利谁也不爱,以为生孩子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当然不会理解我跟锦书的关系。”

        韩仲天毕竟纵横官场这么多年,很快就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了冷静,“呵,我的确不懂,不过你成功了,念在那个小明星帮你养孩子的份上,我可不对他动手,但是孩子必须带回来,明天我就要看到。”

        韩江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可笑的笑话,控制不住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极其的精彩。

        “父亲,您还真以为自己还能从这里出的去?”

        韩仲天愣了一下,一种不妙的预感涌了上来,“你什么意思?”

        韩江没着急开口,慢条斯理的取出一份文件,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支派克笔摆在了韩仲天面前。

        “您老了,该歇歇了,以后公司就不劳烦您操心了,签个字吧。”

        文件上赫然印着一行字“韩氏企业股份转让协议”,韩仲天只是瞄了一眼当即气的脸都扭曲了,抬手把东西掀翻在地怒吼道:“你这个畜|生!我还没死呢,你就惦记上我手上那40%的股份了!你真以为就凭门口那几个保镖就能囚禁我!?哈哈哈……你也太异想天开了!”

        韩江啧啧两声,撑着摇椅的两边弯下腰说:“父亲,我都说了,没有我的吩咐你别想离开这里,至于你外面那些势力早就被我收拾干净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韩仲天气的哆嗦,抬手就要扇他一耳光,手臂却被韩江一把抓住了。

        “我吃过得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就算现在你能关着我,我在政界那些老友也不会袖手旁观,韩江你别太得意!”

        “哦——”韩江拉长声音笑了起来,耸耸肩膀说,“如果你说的军区大院那几个在部队当将军的叔叔的话,那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我刚刚挨个拜访了他们,告诉他们家父养病在家不宜见客,如今韩家官场上那点事儿全都是我在处理。你说他们会选择你这个退了位的老骨头,还是站在我这个下届政委候选人身后呢,嗯?”

        韩仲天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身体往后退缩了一下,眼睛几乎快要瞪出眼眶,“你!你!你不是说此生不会从政吗?你……咳咳……你好狠的手段!”

        “呵,彼此彼此。这些可是您亲手教给我的,我现在不过是活学活用罢了。”韩江眯着眼睛,一张英俊的脸散发着邪恶的味道,他把股权转让书往前推了推说,“签了吧,您签了也少受点罪,我在老宅已经帮您打点好了东西,您出了院就能舒舒服服的住进去,何必一直在这间病房‘耗着不走’呢?”

        “哼,我要是不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如果我真签了字,到时候连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韩江早就料到韩仲天没有这么容易妥协,让他放弃权利、金钱简直比要他的命更难。

        不过既然他敢踏进这个门,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如果之前对于韩仲天他还有一丝心软,那么现在这一点心软也随着昨晚那一场劫难消失殆尽了。

        母亲一生的悲剧,锦书与他两辈子的纠葛,总归要有一个结束。

        深吸一口气,韩江慢慢走到韩仲天跟前,用那双深邃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说,“父亲,不如我们来看一点东西吧,如果看完这些您还坚持不签字的话,那我也无话好说。”

        说着他不给韩仲天反映的时间,打开旁边的笔记本电脑,从西服内侧口袋里拿出一张光碟塞了进去。

        屏幕传来沙沙的响声,没一会儿就出现了老宅书房的画面。

        韩仲天死死地盯着屏幕,手指随着画面抖得越来越厉害,没过一会儿竟然捂住胸口,气的几乎窒息过去。

        “你……你这个孽障!作孽……作孽啊!”

        韩江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淡淡的开口问道,“这些好看吗?估计我收录的还不够全,只有你受贿索贿,挪用公款洗黑钱,买凶杀人的监控录像,至于往董家房产的水泥里掺沙子,还得全市死了十几个人的事情,我都没有拍到画面,只有你跟那个水泥厂长的通话录音,怎么样,要不要来听听?”

        韩仲天的脸色苍白如纸,重病苍老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瘫了似的跌在椅子上,手捂着胸口,满眼的不敢置信,“不可能……不可能的!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办公室和家里的书房全都有保镖看守,你……你不可能……没道理的!”

        韩江蹲下|身来看着他,勾起嘴角说,“在你眼里我就是个任你摆布的傀儡,可你当我真是傻子对你没有防范吗?呵,早在我懂事的那天起就知道如果有一天我要反抗,你一定会除掉我,如果我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到时候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你弄死了?”

        “你的书房、办公室还有手机里全都被我装了监控,以前我忍着不拿出来,就是敬重您是我的父亲,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伤害您,可您一次一次的逼得我无路可走,我当然不会再忍下去。”

        韩江冷冷一笑,眯着眼睛摸了摸鼻尖,“你说,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往中央一送,你会怎么样?呵。”

        “你!”韩仲天目眦欲裂,扑过来就要掐韩江的脖子,结果自己腿脚不便,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这时候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大笑起来,指着韩江的鼻子骂,“这些证据就算被你抓到了又怎么样!你有本事就往中央送啊,别忘了我洗的黑钱里也有你的一份,那些账本都是你经手的,要真是追究起来,你也逃不掉。乖儿子,你这么聪明,孰轻孰重应该心里有数吧?”

        韩江失笑一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你以为我在乎?最多撕破脸了,大家都去蹲监狱,不过凭您的罪行大概要死在里面了。”

        “就算真的进监狱,外面也有我爱的人等着我,可您有什么?孤苦无依,晚节不保,真是精彩啊。”

        韩仲天气的不停地哆嗦,张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抬手去摸桌子上的速效救心丸,韩江帮他拿到跟前,顺手端了一杯温水塞到他的手里说,“父亲,多喝点水,别气坏了身体。刚才的话我原封不动的送还给您,命重要还是股权重要,孰轻孰重,您心里也应该有数吧?”

        韩仲天无力的垂下手,苍老的脸上闪过了从来没有出现的绝望和后悔。

        他纵横官场三十多年,自认从没有低过头,而这一次他却输在了自己的儿子手里,落得个树倒猢孙散的下场……

        可悲……可悲啊!

        闭上双眼大口的喘了一口气,韩仲天紧紧抓着摇椅的扶手,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好……我签。”

        韩江从病房里走出来,脸色很疲惫苍白。

        旁边的助手看不过去,端过来一杯咖啡送到了他的手里,“韩先生,喝点东西吧,您的脸色太难看了。”

        “谢谢。”韩江笑了笑,端起咖啡啜了一口,抬手揉了揉发痛的额角。

        “老爷子吃了安定药已经睡了,你们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屋里别太凉了,老人家身体受不了。”

        助手已经见识了韩江的冷酷无情,这会儿突然没法适应他的转变,“韩先生,您刚才不是……我以为您准备把老爷……”

        韩江勾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把老头子如何?活活的给弄死吗?”

        助手不敢抬头,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韩江呼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扯了扯嘴角,“如果可能我也不想逼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他这样的人如果不一次性打倒,以后死的就是我,老头子对我可从来没有心慈手软过。”

        助手这会儿才明白韩江刚才令人发指的“夺权”,不过是在做戏,说到底也不过是被逼无奈。

        “那……您真的打算从政吗?”

        韩江摇了摇头,“呵,当然不会,我对这个没兴趣,不过是说出来吓唬老爷子的。”

        放下咖啡,韩江转身走了出来病房,深深地吸一口气,他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王律师吗?我们今天就办手续吧。”

        “对,我要把手上94%的股份全都转给云锦书。”

        黑色的宾利驶出了医院,此刻阳光正好,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上最终章~

        呼……好舍不得,很开心又有点小伤感,哈哈~

        谢谢ASAK、梦梦卡妹子的地雷(づ ̄3 ̄)づ

        !

  https://www.65ws.com/a/48/48789/15280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