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炮灰请躺枪 > 77章

77章

        算算日子,韩江已经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住了一个多月了,虽然他的伤还没有全好,但这并不影响他每日准时去敲响对面屋子的房门。

        虽然云锦书仍然对他没有太多的表示,更多时候对他的热烈的目光都视而不见,但他心里一点也不在乎,依旧每天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去接近云锦书。

        不是送饭送菜,就是送些不起眼但是很实用的生活用品,要不就是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来逗芸豆开心……搞得云锦书心烦气躁却偏偏没有一丁点办法。

        他能怎么办?轰又轰不走,打又打不得,哪怕天天给他一张冰山脸,这人依旧能厚着脸皮对着你笑。

        “韩江,我从不知道你的脸皮能厚成这样。”

        某人低低的笑,把怀里的玩具塞到芸豆的手里,揉揉小家伙的脑袋说,“嗯,以后我继续努力的,是不是豆子?”

        “嗯嗯嗯!”小家伙嘴里含着韩江买的棒棒糖,伸出两只小爪子爬到他的腰上,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定要继续努力,努力给豆子买更多的好吃的!

        韩江哈哈一笑,举起他狠狠地亲了几下,小家伙乐得咯咯的笑。

        云锦书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芸豆抓过来对着他的小屁股狠狠地打几下,这个吃里扒外的小混蛋!

        最近半个月,云锦书在镇上的希望小学找了一份支教老师的工作,虽然他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教小学生还是绰绰有余,所以每天都勤勤恳恳的骑着二手自行车走很远的山路去上班。

        韩江劝了他很多次,但是云锦书没搭理他,依旧早出晚归。虽然他并不缺钱,但是作为一个手脚健全的大男人总是赖在家里陪孩子总归是不好看,更何况他实在是不愿意留在家里再面对韩江的围追堵截。

        这一天云锦书下班回家,正准备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遇上了出门遛弯的李婶。

        李婶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小金啊,你这是刚下班啊?”

        云锦书笑着点点头,“嗯,刚下班准备去接芸豆回家。”

        李婶很诧异的看他一眼,“是吗?我刚才看见你表哥把芸豆接回家了。说起来小金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表哥啊?早知道他是你表哥我就减点房钱了,不过他打算一直在这里住下去不回城了吗?”

        云锦书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李婶嘴里说的“表哥”是韩江,他含含糊糊的点了点头,“他就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在这里住几天就走。”

        “这样啊。”李婶怪可惜的撇了瞥嘴,“那他有媳妇了吗?我看小伙子长得挺精神,想给他介绍个对象。你俩虽然是亲戚但是总不能这样凑合着带孩子吧?得找个婆娘才行。”

        云锦书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扯了扯嘴角说,“这个李婶你得找他说,别问我啊,人家的私事儿我可做不了主。”

        “你这孩子。”李婶笑了起来,拍着云锦书的肩膀说,“那你呢?我之前给你说的你考虑好了没有?”

        “我听我孙子说,豆子在学校里经常因为被小伙伴说没有妈妈就呜呜的哭,你真舍得他受委屈?就算你那个表哥能帮你带孩子一时,但总归他也得娶妻生子,你们不是个长久的办法,大娘是把你当亲儿子看待,你真得好好想想个人问题了。”

        “我……”云锦书作难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李婶把云锦书为难当成了害羞,笑着说,“其实也不怕你笑话,我那侄女挺喜欢你的,她也是你们学校的老师,不好意思亲自约你,我就只能厚着脸皮来找你了,你要是看得起大娘,就找个机会见见她吧,大娘保证我这个侄女是个好闺女。”

        云锦书哑口无言,芸豆每天在他面前都是高高兴兴的样子,却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因为没有妈妈哭过,原来上一次他问自己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在试探自己的口风,结果自己也没有给孩子一个满意的答案……

        想到芸豆一个人在幼儿园哭的样子,云锦书心里很难过,却承认李婶说的都对,这个问题他早晚都要面对。

        沉了好几口气,云锦书艰难的张嘴,“那……您让我再考虑考虑。”

        李婶知道云锦书从来不把话说满,既然能说出这话来证明已经松动了,她高兴地“哎”了一声,掏出笔和纸写下一串电话,塞进了云锦书的手里。

        “这是我侄女的电话,你俩先聊一下看看,年轻人就算交个朋友也是好的嘛。”

        云锦书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之后李婶说的任何话他都再也没有听进去。

        ***

        这一天早上七点,韩江准时敲响了云锦书家的房门,结果给他开门的竟然是睡的迷迷糊糊的芸豆。

        小家伙穿着一双毛茸茸的小黄鸭拖鞋,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门口的韩江,撒娇似的贴上来,嘀嘀咕咕的说,“唔,叔叔你来了,豆子好困要抱抱……”

        韩江对芸豆的撒娇攻势虽然早就免疫了,但是此刻还是忍不住把他抱起来,拿着胡茬扎扎小家伙的脸蛋笑着问他,“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

        芸豆又打了两个哈欠,鼻子里还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鼻涕泡泡,“今天幼儿园园庆,豆子要去参加联欢会,去晚了就米有苹果吃了。”

        韩江失笑,揉了揉他的呆毛,“你爸爸呢?怎么这么早就你一个人?”

        “爸爸在厨房做饭饭,今天有鸡翅膀哟。”芸豆提到鸡翅膀似乎又精神了一点,大眼睛闪啊闪,就差放光了。

        韩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放下小家伙,提着一袋子鲜竹笋绕到了厨房。

        “锦……”

        韩江的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咽了下去,云锦书挽着袖子背对着他,脖子和肩膀里夹着电话,正在小声说着什么。

        “嗯,一会儿吧,我得送孩子去幼儿园。”

        “不不,不用,还是我去接你,我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等我。”

        “嗯……好,那……再见。”

        云锦书扣上电话,长舒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很不自在,甚至因为紧张而散发出微微的红色。

        他把电话放到一边,正要继续切菜,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声音。

        “锦书,在打电话?”

        韩江站在离他不远的位置,倚着门框看着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可是脸色却不太好。

        云锦书就像是被人突然抓住了把柄,心里一瞬间有些紧张,接着又释然似的松了口气,“嗯”了一声继续低下头切菜。

        “你的朋友?”韩江走了过来,从侧边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云锦书切菜的手顿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终究点了点头,“嗯,一个朋友。”

        韩江刚才听得很清楚,电话那头分明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他的心里有些憋闷,像是突然被人拧住一样,但是很快又扯了扯嘴角。

        自己这是做什么呢?云锦书是一个人,当然可以有自己的交际圈子,这不过是一通电话罢了,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写什么?

        压下心里的不舒服,韩江把手里的塑料袋打开放到水池子里说,“那天看你买了本烹饪书,盯着清炖鲜笋那道菜看了好久,想着你应该很喜欢吃,就买了几颗给你带来了,我也不太会挑,你瞧瞧这样的好不好?”

        云锦书切菜的手顿了一下,看着塑料袋里笋一时惊讶,“这个在这个镇上很难买到的,你从哪里买的?”

        韩江笑了笑,“我坐着公交车进了趟城,本来以为找不到的,结果正好遇上了一个老农,我就从他手里买了一些,因为不太会挑,也不敢多买,你要是喜欢我下次再去给你买点。”

        云锦书的心蜷缩了一下,一时间无言。

        从这里进城需要徒步走两个小时才有公交车,坐上公交车也得一个小时才能碰上集市,他想象不出韩江这种身份的人竟然会为了买几颗毫不起眼的笋走这么远的路。

        过了良久,云锦书垂着睫毛道了声谢,“东西很好,谢谢你,花了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韩江脸色有些僵硬,不过依旧带着笑容,“东西不值钱,我已经学会讨价还价了,不过,你要真是不愿意收我买的东西,就攒着吧,攒到整数再给我。”

        “讨价还价”这四个字背后有什么含义,没有人比云锦书更了解了。

        曾经两个人一起去市场买菜,这个人连十块钱三斤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懂,从小生活在高处的他,如今却如此委曲求全的憋在这个山沟里,到底有什么意思?

        他几乎闭上眼睛就能想象的到韩江为了几块钱跟那些老农讨价还价的样子,说实话,心里很不好受。

        云锦书没有再拒绝韩江的东西,把塑料袋放到一边之后,继续切菜,“东西我收下了,你先出去吧,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韩江本来还紧缩的心脏此时突然像是得到了片刻的舒缓,云锦书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留下他一起吃早饭的意思那么明显,让他之前因为那通古怪的电话而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下来。

        抬起手想要抱一下他,最后也只是讪讪的收回手臂,抓了抓头发走出了厨房。

        早餐的时光无疑是美好和温馨的,虽然韩江和云锦书之间的关系依旧不咸不淡,可是芸豆却没有注意这一点,像只不知疲倦的小鸟一样,一直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一会儿在云锦书碗里挑一块儿鸡肉,一会儿从韩江的杯子里喝一口牛奶,吃的嘴上一圈奶边,小手还抓着两只鸡翅膀吃的不亦乐乎。

        趁着韩江去厨房刷碗的时候,云锦书摸着儿子的脑袋,轻声问他,“豆子,你告诉爸爸,想不想三个人一起生活?”

        芸豆眨了眨大眼睛,用力点了点头,“想啊。”

        跟爸爸和叔叔在一起,豆子想了很久了。

        云锦书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继续问他,“那如果爸爸给你找个妈妈,你会开心吗?”

        芸豆瞪大了眼睛,激动地也不啃鸡翅膀了,“嗯嗯,豆子早就想叫妈妈了!”

        叔叔那么疼豆子,肯定是豆子的妈妈。

        儿子的话无疑对云锦书的打击很大,他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反复的看了很久,才对儿子扯出一抹笑容,“等过了今天,爸爸给你找个妈妈。”

        芸豆开心的点了点头,云锦书却一直发呆,直到韩江擦着手走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回过神来。

        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喂,愣什么神呢?”

        云锦书回过神来,敷衍的摇了摇头,“没事儿,我的送芸豆去幼儿园了,你也走吧。”

        韩江点了点头,半响才试探性的问道,“今天我去接你下班吧?”

        云锦书的脸色特别的古怪,像是有心事,支支吾吾的说,“不用了,今天我有事儿。”

        “晚一点也没关系的,我可以……”

        云锦书打断了他的话,“真的不用,芸豆要迟到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说着他匆忙的穿上衣服,带着芸豆出了门,甚至连落下手机都没有发现。

        那样子不像是去上班,而像是极力在掩饰着什么事情一般落荒而逃,只留下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的韩江。

        ***

        韩江总觉得云锦书瞒着他做了什么事情,可是他又没有立场去追问,如果只是因为早上无意中听到的那通电话,就随便的质问云锦书,那就显得太小心眼了。

        虽然他明白让云锦书再次接受自己需要时间,在这期间不能给他那么多压力,但是脑袋里却像是疯长出一堆杂草,逼着他不停地胡思乱想。

        如果云锦书真的不给他一丁点机会,转身就找了别人,他没有任何身份地位能职责他。

        更何况……如果这个人还是个女人,自己就更没有赢的把握了,毕竟跟正常人的生活相比,谁愿意一辈子当个同性恋,受整个社会的唾弃?

        想到这些,韩江的心越来越乱了,以前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能够干脆利落,绝对不拖泥带水,可是在爱情面前他就是像个找不到路的傻子,只能硬着头皮横冲直撞,即使头破血流也不能够回头。

        他抽光一整盒烟,喉咙里痛的厉害,屋里又停了水,口干舌燥心虚难安之下,他干脆拿着钱包下了楼,没想到正好碰见买菜回来的李婶。

        李婶远远的看见他就热情的迎了上来,笑呵呵的打招呼,“哟呵,这不是小金他表哥嘛,房子住的还习惯吧?有什么要求记得给大娘说。”

        韩江礼貌的点了点头,“房子很舒服,我很喜欢,谢谢您了。”

        “哎呦客气什么啊,你是小金的亲戚也就是我的亲戚,等以后说不定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哈哈哈……”

        李婶爽朗的笑了笑,小眼睛都被脸上胖乎乎的肉遮住了。

        韩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李婶,您刚才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是什么意思?”

        “唉?你不知道?”李婶很诧异的睁大了眼睛,接着又笑眯眯的说,“今天小金跟我家侄女相亲去了,你这个表弟那叫一个害羞啊,哈哈哈,之前我给他介绍了这么多闺女他都不动心,结果这一次竟然答应见面了,肯定是他俩私下联络过,小金动心了,哈哈哈……”

        韩江的脸刷一下苍白了几分,喉咙痛的更加厉害,他稳了稳心神,挤出一抹笑容说,“这样啊,我这表弟口风严,连我都被蒙在鼓里了,您知道他俩在哪里见面吗?”

        李婶笑的喜气洋洋,压根没有注意到韩江深沉的眸子,顺着马路指了指南边说,“就在山头那边最好的和平饭店,昨天我侄女给我说这事儿的时候我亲自定的呢。我是真喜欢小金和豆子,希望我家闺女本事一点,这么好的小伙子可不能错过了,你说是不是啊?”

        韩江此时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心口窒的难受,随便应付了几句转身就往和平饭店的方向走,李婶在后面嚷嚷着,“小伙子你也得加油啊,弟弟都有孩子了,你也得赶快找个媳妇啊!”

        韩江没回头,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嘴角,我这不就是去追媳妇吗?

        一路上他的脑袋乱的厉害,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小镇上没有公交车,他只能跑着过去,结果跑到半路他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该死的!

        韩江咒骂了一句,急的额头都冒出一层汗珠,这时候到底是谁打电话!

        “喂?”

        他喘着粗气接起了电话,那头却传来焦急的声音,“喂,你好,你是芸豆的叔叔吗?”我是幼儿园的老师,咱们见过的,我打孩子爸爸的电话总是没人接,不得已只能找您了,您能不能马上来县医院一趟?”

        韩江猛地顿下脚步,心口不安的跳了几下,“芸豆他怎么了?”

        “芸豆跟几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打起来了,而且还受了伤,对不起,我们很抱歉……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幼儿园老师愧疚的不住的道歉,但是韩江已经听不清楚了,他现在心里乱成一团,一边是云锦书一边是芸豆,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转身跑去了相反的方向。

        锦书那边或许还能够挽回,但是芸豆这边却不允许他有任何的迟疑。

        好不容易赶到县医院,几个受伤的小孩还在急诊室里包扎伤口,韩江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问站在旁边胆战心惊的幼儿园老师说,“到底怎么回事?孩子怎么样了?”

        幼儿园老师也只是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学生,孩子受了伤她难逃其咎,此时已经害怕的快要哭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其他孩子叫我去的时候,芸豆已经跟其他孩子打起来了,据说还是他先动的手,我还没来记得问原因,就先把他们都送医院了。”

        韩江脑袋里一团乱麻,使劲抓了抓头发,也不愿意再职责老师什么,但是心里却很疑惑,芸豆从来都很乖很懂事,绝对不是一个惹是生非的孩子,怎么会先动手打小伙伴?

        正在这时候,急诊室里急匆匆的跑出来一个大夫,扫了一圈之后说,“那个叫芸豆的孩子家长来了没有?”

        韩江倏地走过去,“我就是,孩子到底伤在哪里了?重不重?”

        医生摘下口罩说,“小家伙的胳膊破了得缝针,伤的倒是不是很重输点血就没事儿,但是他的血型太特殊了,我们县医院没有RH阴性血,现在有点麻烦,既然你是他的家长就去抽血验一下。”

        韩江脑袋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速度快的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医生,不用验了,我就是RH阴性血,以前跟这孩子做过配型,你直接抽我的就行。”

        又是抽血,又是缝针,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完事。

        幼儿园老师带着其他几个伤不重的孩子先回家了,韩江留在医院里陪芸豆。

        小家伙胳膊上缝了四针,一张小脸白乎乎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可怜兮兮的坐在床上,小短腿悬空的垂着,委屈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韩江叹了口气,坐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脑袋说,“豆子,告诉叔叔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动手打小朋友?”

        “他们都是坏蛋!”一提到这个芸豆有些激动,眼眶仍旧通红一圈。

        “嗯,为什么他们是坏蛋啊?豆子不是很乖孩子吗,平时在爸爸和叔叔身边那么乖,还会折小兔子送给爸爸,今天是怎么了,嗯?”

        韩江温柔的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非常耐心的问道。

        芸豆起先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抽噎起来,小泪珠啪啦啪啦的砸下来,他抬手抹了抹眼泪,把一张包子脸都弄花了。

        “他们骂我有爹生没娘养,还说只有坏孩子才被妈妈扔掉,豆子不是坏孩子,豆子也有妈妈!”

        小家伙越说越伤心,最后竟然呜呜的大哭起来,“我给他们说我有妈妈,他们不信非要我把妈妈叫到幼儿园,可是爸爸说过了今天才会有妈妈,豆子没办法把妈妈叫来,他们就笑话我,还拿玩具丢我,呜呜呜……”

        韩江有些心酸,把芸豆小小的身体抱在怀里,不断抚摸着他抽噎的后背,突然明白了云锦书今天会答应见那个女人的想法。

        可怜天下父母心,云锦书不愿意接受他,也不想让孩子从小生长在两个男人的畸形世界里,所以宁愿找个女人,至少这样能让孩子过得开心点。

        想透了这一层,韩江心里很不是滋味,再也找不到理由去责怪云锦书。安抚着芸豆睡着了之后,他走出病房在走廊里不停地踱着步子,脑袋却在高速的运转着。

        关于芸豆的身世,他总觉得处处透着古怪,虽然云锦书说孩子是他在温哥华领养的,但是把眼下所有的事情串在一起又不得不让他怀疑。

        首先,在异国他乡能收养到一个纯血统的中国孩子已经是很新鲜的事情,再加上这孩子长得与云锦书那么的相似,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这种几率就更加少之又少。

        以前他全部的重心全都放在云锦书身上,忽略了芸豆的身份,此时再次想起自己与芸豆完全相符的稀有血型,和上次火灾时候医生说孩子是他私生子的玩笑话,韩江再也无法狼的想问题。

        把所有的线索串起来,答案似乎全都指向一个,但是这所谓的答案偏偏像是雾里看花,明明知道就在那里却看不到摸不着,让人心痒难耐,坐立不安。

        过了很久,韩江把没有点着的一根烟扔进垃圾箱里,从外套内口袋里拿出一张很久没有用过的SIM卡插|到了手机上,拨通了一个半年多没有联系的号码。

        “喂,阿泽,帮我查一件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一章的名字是“小豆子找妈妈”,噗哈哈,韩江快顶上!!\(^o^)/~

        谢谢凤栖玥妹纸扔滴地雷╭(╯3╰)╮

        !

  https://www.65ws.com/a/48/48789/15280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