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炮灰请躺枪 > 43章

43章

        夏天的温哥华没有S市那样的炎热干燥,空气中总是带着湿漉漉的海洋气息,温和的像一双看不见得宽厚大手,轻抚着人们的脸庞。

        云锦书今天去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之后,没有急着坐车回家,而是拎着东西顺着宽阔的柏油马路往回走。

        加拿大的确是个悠闲地国家,任何人到了这里仿佛都会忍不住慢下自己的脚步,享受着小镇独有的幽静和安详。

        在娱乐圈里适应了高强度二十四小时轮转的云锦书,初到这里的时候真的是不习惯,他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坐在阳台躺椅上发呆,脑袋里什么也不想,一晃就是一天,总有一种虚度光阴的奢侈感。

        直到现在一年过去了,他渐渐习惯了这里的节奏,贪恋起这种无忧无虑、独行侠一般自由散漫的生活,S市发生的一切虽然仍旧历历在目,却已经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走到离住处不远的地方,迎面走来了一位棕发胖太太,她手里拿着一根长面包和一袋子杂物,看见云锦书之后热情的挥着手臂跟他打了招呼。

        云锦书展颜一笑,走过去跟她寒暄几句,脸上的表情相当的愉快,来温哥华一年多,这位住在楼上的房东太太对他十分照顾。

        “Kevin,早知道你去了超市,就让你帮我捎一罐梅子酱回来了,也省的我去完表姐家还要再去商店买。”

        房东太太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云锦书轻轻一笑,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瓶梅子酱递了过去,“史蒂芬太太,今天梅子酱在打折,我顺手拿了一罐,这个就送给你吧,反正我也不怎么经常吃。”

        房东太太一脸惊喜和感动的接过梅子酱,热情的给了云锦书一个拥抱,“哦!Kevin,你真是太贴心了!非常谢谢你的礼物!”

        外国人总有着用不完的热情,当然也把彼此的账单的分的清清楚楚,她从杂物袋里翻了半天,拿出一罐奶粉递给云锦书说,“这个你应该用的到,反正我拿了两罐想着给表姐送去,这个你收下吧。”

        云锦书本想推辞一番,但想想还是收下了,外国人的逻辑其实很奇怪,如果不收他们的礼物就是看不起,而在房东太太眼里,自己这个单身爸爸,独自“收养”一个小孩,实在不怎么富裕,她大概是想帮帮自己,才会想到“奶粉换梅子酱”这种亏本的交换。

        收下奶粉,两个人又笑着交谈了几句之后,云锦书才拎着一大袋东西回到家里。

        进门的时候,就听见了屋里婴儿呜呜的啼哭声,云锦书无奈的笑了笑,急匆匆的脱下外套跑到卧室,就看见他儿子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小手微微握着,一边含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抽泣。

        走过去把儿子从婴儿床里抱出来,云锦书那手指轻轻的戳他胖乎乎的小脸蛋,“芸豆啊,我才刚走半个小时,你就饿了?不是刚才还吃过米粥吗?”

        名叫“芸豆”的小盆友,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眼眶里还滚着泪珠,小脸紧紧地贴着爸爸蹭了蹭,手指还攥着云锦书的衣领,抽噎了几声倒是不哭了,那意思分明是在控诉:人家是因为一觉醒来找不到粑粑才会哭的!

        云锦书对儿子这一套撒娇的手段早就见怪不怪,失笑几声,用手擦掉他眼角的泪花说,“我只是出去买点东西,这不是很快就回来了?以后爸爸没事儿绝对不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好不好?”

        芸豆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含着一根手指头,眨了眨眼睛,接着撅起小屁股趴在了爸爸肩头,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身上的水蓝色小背心被他拽了起来,露出了一截圆嘟嘟的小肚子。

        云锦书见他不买账,故意冷着一张脸说,“再不听话爸爸就要把你重新扔回垃圾箱了啊?反正你也是爸爸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扔掉一点也不会心疼。”

        “呜呜~”

        芸豆这下又不干了,腆着一张小脸跟云锦书对视,长睫毛忽闪忽闪,双手紧紧地抓住爸爸的耳朵,使劲摇了摇脑袋。因为摇的太使劲,小家伙把自己都摇晃晕了,可手还是黏在爸爸耳朵上,说什么也不放开,生怕自己被再次扔掉。

        云锦书被儿子逗的哈哈大笑,戳着他的小鼻子说,“不想被扔掉就像上次亲隔壁小萝莉那样,亲亲爸爸。”

        芸豆非常懂得傲娇也需要分寸,见爸爸不生气了,连忙凑上来使劲亲了亲,可因为他太小了不懂得怎么亲,就知道把脸在爸爸脸上蹭,结果啃了云锦书满脸口水。

        云锦书心情大好,跟儿子玩了一会儿,又冲了一些奶粉给小家伙喂下,看着他又呼呼睡着之后,才坐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打开了放在一边的笔记本电脑。

        芸豆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父子二人就这样相互依赖着生活,日子过得平淡却幸福。而初到温哥华的日子对云锦书来说简直就是果然噩梦,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为什么会这样,经常整夜整夜的做恶梦,被别人指着鼻子骂怪物,还要用火烧死他。

        可是云锦书毕竟经历过一次重生了,再查了无数资料都无法解释自己身体的状况之后,他开始愿意接受,甚至顺其自然。

        十个月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充满了恐惧和未知,他明白如果自己真的有这种诡异的功能,那么孩子是谁的毋庸置疑,因为从前世到现在他只跟韩江上过床。

        不是没想过把孩子彻底的扼杀,但说实话,他虽然已经不爱韩江了,但并不想跟自己过不去,连医书上都无法解释他的身体,那他应该用什么方法弄死这个孩子?自己又会怎么样?

        一切都太诡异玄妙,他也的确心肠软,不愿意亲手弄死一条无辜的生命,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扛下来。

        花昂贵的治疗费住保密最好的私人医院,手忙脚乱的迎接一个新的生命的到来,承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和煎熬,终于芸豆跟他见面了。

        当第一眼看到这个眯着眼睛,浑身皮肤还皱巴巴的小东西时,当第一次把他抱在怀里感受彼此的温度时,当他睁开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自己咧开嘴笑的时候,云锦书第一次这样深刻的感觉到了温暖和感动。

        也许一直以来太过孤单,所以只要一点温暖出现就不会松手,有时候他甚至会感谢芸豆的到来,陪他熬过最痛苦煎熬的时光。

        收回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思,云锦书低头点开一个网址,输入了一长串密码之后,界面一转变成了一片蓝色,屏幕上哒哒的出现一行行字幕。

        认真的看着上面的个人信息,确认无误且没有被人破解的痕迹之后,云锦书才放心的退出来,打开了今日的股市大盘。

        云锦书在加拿大的名字使用的是“Kevin”,而护照和签证全部上用的名字却是“金帛”这两个字。

        想要一干二净的离开一个地方而不被任何人找到实在是太难了,韩江的势力遍布整个S市,如果自己用真名登记飞往加拿大,他根本都不需要废任何功夫就能轻松查到。

        虽然云锦书拿不准韩江醒来之后会不会想着来找自己,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待在S市,要想干干净净的抽身就必须用这种手段。

        索性在离开S市之前他做了充分的准备,顾彦借给他钱也发挥了大用处。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在这个信息网络高速发达的社会,每个人的个人信息已经不是**,在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找到很多贩卖这种信息的记录。

        云锦书当时找了三家,前两家嘴里听上去就没有实话,他不放心又找了第三家。而这一家的老板是这个行业的老手,看起来相当可靠,云锦书把钱汇过去的当天下午,新的身份证和全部资料都已经快递到他家。

        在临登记之前,云锦书特意去查过这个身份的真实性,也果然像卖家说的那样,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真的,只不过有些人粗心大意自己丢了身份证,补办之后酒就把旧的给抛到了脑后,而公安局有时候也不会面面俱到,把所有的就户注销。

        所以这就让贩卖个人信息的卖家钻了空子,轻松拿到了新身份,这期间云锦书根本就没有出国面,所有交接和手续都是别人帮忙代理,当然当新身份证到手之后,他也支付了将近三百万巨额报酬。

        拿着新身份证和剩下的七百万,云锦书用自己的名字买了一张去温哥华的机票,有用新身份飞往新加坡,再从新加坡转站到美国,最后终于坐船落脚到了温哥华。

        为了躲开一系列的麻烦和韩家的追查,云锦书可谓是煞费苦心,但得到的却是一年的安稳,他觉得非常合算,不仅如此,他更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和新的身份开始自己的所有计划。

        拖动鼠标,他看着股市大盘上一路走低的A股,已经比昨天跌了将近十个百分点,这年头全球都在闹金融危机,很多股民被股市套牢,不得不快速出手打短线。

        看着A股如此低迷,基本上没有人再有信心,该抛掉的几乎都抛了,可云锦书却逆风而行,紧紧盯着屏幕上不断波动的曲线,始终没有把A股抛掉。

        在他印象里09年A股曾经创造过一次历史奇迹,一上午的时间暴涨了百分之五十,但当时股民回本心切全都没有坚持到最后,白白错失掉一次发财的机会,所以云锦书现在就在等这个契机。

        虽然时间已经很久了,他不太记得到底A股翻盘能够净赚多少,但原来他为了迎合韩江的喜好,也经常硬着头皮买一些财经杂志看,偏偏原来那些让他看着就头大的经济术语,到了现在反而成了他的生财之道。

        分针一秒一秒的前行,还有一分钟就到了十一点,云锦书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当时时针落到十一点整的时候,他果断的点了“交易”。

        一百万的股票瞬间抛出,在他交易的那一刻,A股果然奇迹般陡然涨了上去,眨眼之内净挣了五十万。

        看着资金入账,云锦书长舒一口气,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心情相当愉快,最近芸豆和他的伙食费够本了。

        炒股是他最近才迷上的东西,刚来温哥华的时候,他一直因为芸豆的事情担惊受怕,直到现在孩子平安健康,他又无事可做才想起了这一招。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经济常识,在商业圈里混手段当然也比不过一些老手,但以前他的父亲毕竟是搞商业的,多少他也懂一些,所以最近才试着伤手,没想到收益非常可观。

        以前是他太傻,重生之后陷在韩江和温泽云两人之间,苦苦挣扎、整日煎熬,明知道前面是熊熊烈火却奋不顾身,那时候他被前世的不甘和爱情冲昏了头脑,甚至没有想着利用自己重生这天赐良机开始新的生活,反而再次黏上去,却落得现在的现场。

        但所幸一切都不算晚,他能记住的股市行情不多,但小打小闹挣点小钱,还是足够生活,等以后慢慢攒起来还给顾彦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云锦书站起来对着窗外浓郁翠兰的花园伸了个懒腰,芸豆睡醒了,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鼻子里冒出个鼻涕泡泡,接着又翻了个身继续撅着屁股睡觉。

        云锦书失笑出声,帮他拉了拉被角落,关掉股市大盘,打开网页开始浏览最近的新闻,却在点到娱乐版的时候,被突然弹出来的电影广告片花惊呆了。

        “……一部历经波折遗憾夭折的电影,一个争议颇大的新锐导演,一个还未升起就已坠落的新星与演技老辣影帝的比拼,温情而绝望的兄弟情究竟感动了谁?敬请期待——《树犹如此》!”

        《树犹如此》不是没有拍完吗?怎么会突然上映了?!

        云锦书吃了一惊,脑袋瞬间有点发懵,连忙点开这条新闻,一看才明白,一年前温泽云为了洗白自己退出娱乐圈的时候,曾经把这部电影的版权放了出来,如今沉寂一年,星辉正好要为顾彦的新片造势,所以才把这部电影推上了市。

        云锦书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屏幕上那张他跟顾彦对视的海报,有一种恍然入世的感觉。

        这是他重生后拍的第一部电影,也是让他这一世厄运的开始,因为这部电影他见到了上一世未曾谋面的温泽云,也因为这部电影他跟顾彦相识了,更因为这部电影,他跟韩江的感情走入了前所未有的死胡同。

        如今再次看到,心里微微的颤动,心情变得苦辣酸甜无法形容。

        鬼使神差,他打开了更换IP地址的软件,登上了自己一年都没用过的MSN,而电脑右下角却在他登陆的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一条又一条消息冲进来,他点开一看竟然是周锐。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以为来不及了,但我还是在12点之前写完了!日更真是可怕的强迫症o(*▽*)q

        看到大家的留言挺难受的,写文本来是件快乐的事情,但生子我在文案上早就标了,大家没看到我很抱歉,是我提示不足,但因为这个就让锦书弄死自己的孩子,顺便对我上人参公鸡实在是……本来不想大过节的说这个的,就……大家喜欢看的就继续看吧,谢谢愿意跟我走下去滴读者,嗯,元宵节快乐^-^

        PS:谢谢花月倾弦妹纸扔滴地雷(*╯3╰)

        !

  https://www.65ws.com/a/48/48789/15280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