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老师 > 36酆都遇然(上)

36酆都遇然(上)

        下了自习课,难得没带小皮包出来的曲苍茫两手随便一插兜,很快就转悠出了校门。

        既然是过生日那么就免不了要喝些酒,而下面最不缺的就是陈酿好酒。

        只不过人间的红酒颜色较为新鲜,最近在酆都的人气挺火,一瓶最夸张的能炒到好几百银币。

        他已经提前买好了两瓶,早早就给黑无常送下去了。

        喝酒的同时,当然少不了下酒菜。

        他现在已经走到了学校附近的副食商店,挑了几家口碑不错的熏鸡烧鸭各打包三只,因为闹那个字母病家禽肉价急剧下跌,所以买好了肉菜曲苍茫发现手里竟然还有余钱,于是干脆又到清真摊位前要了几道拌菜。

        仔细想了想,终究是没下定决心买酱牛肉。

        牛哥会水淹地府的。

        此时学生宿舍里——

        早就察觉到学校那边有泄漏出不正常怨气泄漏的王金宇握紧拳头,与李龙望冷冷对峙。

        “龙王,放我出去,我保证不会发狂的。”他只是想确认那个笨蛋小和尚是不是好好的。

        到底谁惹他了!

        王耀光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

        毕竟,同在一个寝室住了那么久。

        李龙望无奈摊手,“别说的好像你脾气有多好似的,有老湿在也不知道你担心个什么劲儿。你知道小光的性格,由你出面他反而会别扭的,我们还是让小光自己拿主意吧。”

        毕竟牵扯到了身世之类的,外人不好插手。

        是的,能把小和尚惹毛的除了那事外估计就没有其他了。

        王金宇明白他说的是那个理儿,当初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班里人也曾经有过协定,彼此间可以互相帮助,却不可以过多的阻挠和妨碍。

        但是,他担心啊!

        说来好笑,本以为早就丧失掉了人类所有的感情,可到头来,他竟然还能感受到什么叫担心!

        谁说丧尸没情绪波动?

        都特么的应该拉出去突突了!

        这时正在隔壁练习主持台词的曹志伟也走过来了,宿舍隔音没有班级好,这屋的一举一动他早就有所留意。

        此时也非常赞同的说,“我们不仅要相信老湿,更多的是要相信小光。”

        “好吧,我说不过你们。”王金宇紧绷起来的神经一松,懒洋洋的靠着墙,点燃了一根香烟。

        说起来,他有些年头没抽过这玩意了。

        以前跑去山沟里避风头没有东西可咬、独自一人忍受彻骨尸毒的时候,他习惯在把自己捆起来之前先点根儿烟抽一抽,静静心。

        龙王和人鱼小王子见他平息下来了,互相对视一眼,均在彼此眼中发现了无奈。

        这货,平时看似欺负小光头欺负得最狠,其实呢……班里最在乎小光的人,就是他了。

        “哥们,别在寝室里抽烟了,一会儿把管理员招来了怎么办?会给老湿惹麻烦的。”许正一身休闲装,罕见的面色正经,手中拎了一瓶二窝头走到了寝室里,“是男人就和我一起喝!”

        “喝!”屋里的人同时喊!

        原本许正想买点更好的酒来着,可是最近手头比较紧,还是二窝头最给力,又便宜又感劲儿!

        好吧,他确实是在自我安慰,兜比脸都干净!想买茅台买不起!

        “哎……”外形小王子许正斯基一举杯,与同是小王子称号的人鱼小王子干掉了一大口白酒。

        老湿啊,我没出息的借酒消愁了。

        老湿啊,如果我将来回自己星球,你愿不愿意……哎……

        →_→我→_→是→_→卖→_→萌→_→的→_→分→_→割→_→线→_→

        如今宿舍附近已经被底下的人开好了所谓VIP通道,曲苍茫不必跑到坟头去找分入口了,也不用按流程走过场,一步一步穿越好几个关卡才能到达酆都街口。

        就像在坐升降电梯,一瞬间起伏,等开门就到目的地了

        酆都街口位置着实不错,鬼流密集,销量给力。

        当然这里的店铺位置租金高是一方面,需要下面有人又是另一方面了。

        是的,能租下最前面店铺的你后台必须要杠杠硬!

        鬼的前身都是人,人间啥样,那么鬼间就是第二个人间的样。

        不过鬼与巩间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罢了,毕竟人都已经死了,耍小聪明使手段也捞不到特别给力的便宜。

        不过后台再硬的,只要看到曲苍茫出现在街口,这些个体户小老板都拖着各种各样的身体从店里跑出来和他套近乎了。

        笑话,在下面后台谁能硬过这位?

        它们丝毫不怀疑,如果曲苍茫说喜欢,那么下面的那几尊大爷能把整个酆都都送给这小祖宗玩了!

        “小苍,最近有什么好货吗?”

        “小苍,听说你上班了?怎么样?工作的还习惯么?有事儿记得找哥,哥在人间有几个相好,背景都不错,说不定能帮上点忙。”

        “嗯,我挺好。”曲苍茫和他们也挺熟的,只是提到货,曲苍茫心中有些迟疑了。

        最近几乎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班里学生们的身上,鲜少有时间去商行进货,储物间里堆着的存货基本见底了。

        “小苍,哥出五碗孟婆汤的价儿,换五条中华!”这价格开的确实不低。

        但是另一只却狠狠抽了他一把,“死鬼说什么鬼话呢!怎么也要十碗!小苍不是爱吃你店里买的那个什么酥么,快给装几盒!”

        “哦对对,你看我这脑子!”那只自己又抽了自己两下,扭着肥肥胖胖的身子,小碎步回店里了。

        “我现在手里没有五条。”曲苍茫想了想,决定明天中午去一趟学校附近的小商品大世界,进点货。

        这是一条持续了太多年的财路,他不舍得放弃。

        再说,如果真放弃了,他吃什么喝什么?

        连猫又都养不起了。

        老师的工资确实不算低了,但他还没拿到手第一个月的钱呢。

        总之……不能完全指望固定入账的死钱,万一真有点要紧事儿需要用钱了,还是要另想办法的。

        “王哥,赵哥,我下次来给你们带吧。”

        “好好。”几人笑容堆面,哪有不答应之理。

        最后敲定了几笔小生意,曲苍茫又在酆都街里逛了两圈,准备买点当地的特色下酒菜带去。

        青石板,大瓦房,清新的空气中带潮,却十分舒服。

        这里便是酆都了,总喜欢仿照人间电视剧搞促销,弄点什么抽奖赠劵活动的酆都……

        听说今年的销售业绩不错,阎哥还挺满意。

        一路神游天外,曲苍茫很快就到了孟婆家楼下。

        孟婆一人独霸三楼,但今天奇怪的是一楼的电梯门口挂了个修佬的大牌子,曲苍茫心想反正楼层也不高,于是准备走楼梯了。

        二楼是黑白无常的家,两人房门正对,听说偶尔还会串串门什么的。

        曲苍茫觉得都路过人家门口了,不进去坐坐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于是走到门前正准备敲门,却被里面倾泻出的对话震得浑身发麻。

        “唔……你快点射……我感觉到小苍要进楼了……”

        “晚了。”黑无常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捏着手下柔软的触感,舒服得低叹道,“小苍已经站我们门口了。”

        白无常,“…………”

        曲苍茫,“…………”

        怎么说呢?其实也不算太过惊讶了吧。

        早就察觉出了黑哥和白哥之间的相处模式有些反常,平时也没多留意,但是如果静下心来仔细想想的话就会感觉到很多不同。

        那并不是普通同僚间的气氛,要更为亲密一些。

        都撞破了两个最尊敬的“人”在亲热,曲苍茫羞红了耳根,想走又觉得不好,可站在原地脑顶都快冒出烟了。

        怎么办?

        老湿肚里的肠子纠结了。

        好吧,原来是饿了。

        “小苍。”白无常最先推开虚掩的门走了出来,脸色看上去比以往更苍白,手指揪紧了门把手,一时竟忘记松开了。

        脖颈间,锁骨间满是云-雨后的证明,白无常心中苦笑,早年在小苍心底树立好的光辉形象怕是全崩塌殆尽了吧,“小苍,我们……”

        “小苍。”黑无常也出来了,“别怪老白,这事儿怨黑哥。”

        感受到黑无常的手已经揉上了他泛酸的后腰,白无常心中一叹,罢了罢了,早知道酮道还不是一样。

        “你们别多想,我没觉得这样不好。”除非真正六根清净之人,否则谁都免不了七情六欲。

        两个男人在一起似乎有违天理?可是那又怎样,如今阴阳早已失衡,人间幸福美满的同性恋例子也并不在少数。

        跃过最初的诧异不提,他是绝对祝福黑哥和白哥的。

        下面的工作也许不算是最枯燥无味的,但是任谁也受不了同样的事情持续上百年千年。现在能找到个合适的伴儿陪着自己,真心不错。

        呵呵,果然是小苍啊。

        白无常终于恢复了春风拂面的微笑,“我们上去吧,老牛他们怕是等急了。”

        “嗯。”曲苍茫被一黑一白夹在中间,突然有了种一家三口的感脚。

        孟婆家已经聚了不少人,大家都不是空手来的,桌上早就堆满了各色各样的精致菜肴,但只有其中一小部分是冒着热气的。

        可见刚刚出炉还没多久。

        众人见曲苍茫被黑白二爷给带来了,纷纷起身,有的搂一把有的摸摸头,还有的直往曲苍茫怀里塞礼物,就好象今天他才是寿星一样。

        “小苍,拿回去留着吃。”

        “小苍,来来来坐下。”

        冷艳男子孟婆,一直端坐于主人职位,,难得带笑望他,“来了。”

        唇角微微上扬,弧度浅淡并不明显,却如同一抹璀璨的流星在天际炸开久久没有散去,无意的形成了一道极美的风景,令人一时移不开眼了。

        早已习惯了周围美男子出没,但曲苍茫还是忍不住想感叹一句孟哥长得真好看。

        “来了,孟哥生日快乐。”说着,便把自己带来的下酒菜都摆在了桌上,又在孟婆的指点下……坐在了主人位的右手边,那一小部分冒着热气的菜肴前。

        这些,应该是为自己专门准备的吧。

        “谢谢孟哥。”

        牛头特别不甘心的插言,“哎,小苍,和你的待遇一比,我总觉得我们这群人都是后娘养出来!孟婆一大早上翘了班在家给你做吃的,我来了吧想尝一尝咸淡,然后……你看……”

        牛头伸出了被抽肿的牛蹄子,苦逼兮兮的说,“这就是下场啊!”

        孟婆瞬间收笑,冷冷一瞥,“等你尝过,恐怕就没小苍的份了。”

        说着,话头转向曲苍茫处,“别理他们,喝得舌头已经大了,你吃你的,小孩子不要沾酒。”

        “噢。”早就被地府的各路大爷打上了“小孩子”标签,曲苍茫也没多大排斥。

        毕竟在他们眼里,自己这点可怜巴巴的年龄确实不够看。

        曲苍茫夹了两块红烧排骨,那香喷喷的味道险些让他咬掉了舌头。

        不过,这好像不是特殊孟婆汤调制出的味道呢?

        苍老湿虽然食物无味,却对味道方面极为敏-感。

        “孟哥?”曲苍茫抬起头,正准备问。

        然而一道立于孟婆家厨房门口的身影,却令他将所有的话,都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似乎,有些明白了。

        那一抹翠绿,那一颗红果。

        是然。

        摘下了围裙,正用毛巾擦手的然。

        曲苍茫恍惚失神,孟婆这个主人却已经站起来交代起了明明是客人,却非要跑他家厨房里折腾一天的某树。

        “然,快来坐。”

        然静静点头,目光扫过全桌,默默地搬了个椅子,挤在了曲苍茫和孟婆之间。

        孟婆,“…………”

        曲苍茫,“…………”

        然入座后,轻声问,“老湿,怎么?”

        “不,没什么。”

        “老湿?”听到的,还清醒的人齐声重复。

        曲苍茫点点头,“我是他班主任。”

        全桌人,“…………”

        果然是小苍!

        我们都该叫人家祖宗,人家反而唤小苍为老湿!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了昨天的留言,现在我回复大家两个问题。

        第一,从今天开始我认真纠正自己的标点问题,高二(三)班,以后这么写!昨晚打完工回家,熬夜把前文所有能找到的地方都给修改过了,如果再出现神马问题,还请大家及时指正!谢谢=3=

        第二,我发现大家还有很多人对班里同学迷糊,于是我做了一个简洁明了的东西给大家看——

        一组

        吸怨气的小和尚——王耀光(1)

        丧尸皇——王金宇(2)

        太子爷——游凯伦(3)

        树——然(4)

        二组

        狼王——李浩(1)——妖族之王

        人鱼——曹志伟(2)金色小鱼

        科尔曼星球王子——许正斯基(3)

        三、

        人魔神混合产物——吴熙瑞(4)

        龙王——李龙望(3)

        半吸血鬼——王寰宇(2)

        画皮——施梁森(1)

        四、

        兵器人——奇奇(4)

        憎恨人类的未来人——原音(3)

        睡神——斯鱼尔斯霍(2)

        朱雀——李响(1)

        还有木冒泡的学生呢,表急,慢慢都会浮出水面,就像乃们一样!

        另外……为什么乃们那么聪明QAQ,加更什么的,你们想今天看吗?(扭~

  https://www.65ws.com/a/48/48730/15264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