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老师 > 35老湿霸老湿

35老湿霸老湿

        这周末轮到曲苍茫值班了,一天多给一百块钱,算是学校给的额外补助。

        所谓值班其实就是在学校的多功能大教室里坐镇,除了偶尔解答一些学生们的问题外,倒是没有太多工作。

        可以说轻松悠闲,老师们看看书啊看看报纸什么的都可以,不用刻意去维持课堂纪律。

        原本这课外自习课三班是没有一个参加的,不过既然这周是由曲苍茫全权负责,那么班里理应派几个代表前去助阵的,重在参与捧场。

        “其实不用,你们回宿舍了好好复习也是一样。”大教室里人多嘴杂,正经看书的其实也没几个,大部分都是来学校里蹭Wi-Fi用的,曲苍茫倒是不希望班里人来太多。

        最主要是容易露馅,得不偿失。

        多功能教室里设备很全,什么幻灯机投影仪广播电脑钢琴……杂七杂八什么都有,空间有限而且贵重物品很多,受不住一丁点折腾。

        那里可不是经过高端法术处理好的三班教室,没有密不透风的隔音墙壁,更没有迷惑人眼的磨砂玻璃……

        李龙望却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词,“老湿请放心,我们怎么舍得你一个人孤立无援呢,班长都想好了,派五个人去就行。”

        “哪五个?”曲苍茫心下有些好笑,怎么说得好像打仗。

        李龙望掰着手指头说,“奇奇、原音,班长,游凯伦,施梁森。”

        “奇奇和施梁森换成王耀光和王寰宇。”这两位女变男装太明显了,曲苍茫觉得不好。

        “为什么啊?”施梁森不甘的趴桌哀嚎。

        曲苍茫摸了摸下巴,“长相低调的比较保险。”

        王耀光和王寰宇光荣中枪,“…………”

        王耀光内牛满面,抱着胳膊委屈抽泣,“老湿嫌我长得难看!我明明把脸上的缺口给补好了啊!”

        正剪指甲的丧尸皇王金宇弹了弹手指,习惯性压着嗓子说,“你终于有自知之明了,缺口真的补好了?你昨天不是换牙了么,新牙最好快点长出来。”

        多大人了门牙还缺一颗?太容易引人起疑了。

        长相“低调”的两人被选中……没被点到名字原本心理还有些怨念的,瞬间就被平息了。

        果然王耀光和王寰宇属于治愈系么。

        王寰宇从里怀掏出了一把复古小铜镜反复照了两下,“劳资好歹也是曾经风靡全欧洲的古堡美男一枚啊!”

        黑发紫眼,多有萌点多么霸气的长相啊!不露出尖牙绝逼是国际名模范儿!

        太子爷弹了弹手指,“你也说了那是曾经。”

        现在都神马年代了?就连《暮光之城》里的嫩牛五方脸都比你有血族气势可以吗?

        没见过哪个血族整天抱着一小罐草莓爱不释手的,老祖的脸面都快被你丢尽了!

        这一强大又低调的自习阵容诞生了,有然帮忙盯着大家,曲苍茫还是比较放心的。

        高二(三)班报名了这一期的周末自习?在周五放学前,这一消息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了。

        主要是太稀奇了,三班多么“神秘”,多么“内敛”,多么令“老师头疼”,各年组学生们都有所耳闻的。

        这是一个传说中的班级,里面包含了全校成绩前五的尖子生三个,还有全校成绩最差的学生N+1个,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班级。

        早就有很多学生疑惑过为什么学校不把学习好的都转移去一班,当然,三班极少参加校集体活动,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官方的露脸机会,许多人还不知道全校前几名的苗子长什么样呢。

        小高中生嘛,青春骚动症好奇心什么的,自然对这件事极为关注。

        更何况三班的班主任,那是目前全校最有人气的老师之一!

        这是为什么呢?

        你如果整天面对着挑刺找茬的秃头班主任,体毛重,又话痨,再转头看看人家年轻靓丽的文艺青年范儿老师,你也会垂涎到抓心挠肝的。

        曲苍茫在学校里是最年轻的班主任,大学刚毕业没两个月就上岗了,被学生们公认为了全校代沟最小的老师。

        所以这一次曲苍茫坐镇,现场座无虚席什么的就一点也不稀奇了。

        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只为一睹三班老师风采,顺带再看看学生们。

        然的存在感稀薄,坐在最后一排除了渐渐习惯的曲苍茫外,极少有人会注意到他。

        原音气质出众为人却冷淡,拒人于千尺的凉气袭人,逼退了不少对他感兴趣的学生。

        太子爷摸着下巴,挤在人群中吊儿郎当的看书写字。

        从小就备受瞩目,在各种各样的光环笼罩下长大,对于他来说这完全是小场面,根本就不值得在意。

        但是那俩长相低调的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了。

        尤其是王耀光,比王寰宇更惨,他那一头雪亮的小光头真是太显眼了,很容易让人记住,也很容易让人发现。

        没过多时就有人凑上前来搭讪了,内容起初还算靠谱,发展到后来却愈来愈不中听了。

        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不屑,“听说你是你们班的倒数第一?你不觉得自己为班级抹黑了吗?”

        王耀光压抑着怒气,淡淡地说,“我会努力提高自己成绩的。”

        他不想给老湿惹麻烦,所以能忍则忍。

        但是那人却哪壶不开提哪壶,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还笑嘻嘻地问,“听说你没爸没妈?那是怎么进的我们学校?”

        怎么说也是全省有名的私立,没点背景的可轻易进不来。

        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往私生子方面想了,认为王耀光是大家族里那一抹见不得光的影子。

        王耀光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

        他的身份一直是一个雷区,狠狠压在心底仿佛随时都会炸裂。

        “没什么意思啊。”那人哈哈一乐,还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我就是问问而已,你激动什么啊,不会有爸有妈却不能认吧?”

        王耀光两眼猩红,两手死死握紧了课本。

        该死的,要特么的忍住!

        若是论起身份,班里不少都是各领域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他……是班里最没脸的人物了吧。

        就连那只死丧尸,还能在丧尸圈子里称王称霸呢。

        从来不知道父亲是谁,而母亲,那个生育了自己人,却在自己不足两岁的时候将自己活活掐死。

        她一定没想到,我与其他孩子气质不同,心智也不同。

        不过即使知道了又如何,还不是会被掐死,还不是会被抛尸野外,与垃圾堆为伍,与腐肉臭气为伴。

        可惜,我还活着,如此残喘的活着。

        “不,没有这回事。”

        一只温暖的大手,捂住了王耀光快要滴出血泪的模糊双眼。

        小光头早就不属于人类范围内的了,而曲苍茫的体质恰好对非人类比较来感,也比较容易聆听到一些心底细碎的声音。

        “你不是那样的,我们知道。”曲苍茫弯下腰,轻轻拍了拍王耀光的肩膀,眼中的温柔如同昙花一现,再看到他身边,两眼发直的几个人时,所有笑容尽收,眸中只剩下淡淡的怒意。

        “当着我面欺负我们班的学生,就是在打我的脸……”曲苍茫低声说,一把揪起其中一个人的脖领子,气场十足的模样,直接震慑了不少人,“这里,不欢迎你们了,自己回去吧,周一上学的时候我会找你们班主任好好谈一谈的。”

        “老、老师……不要啊!”

        “老师,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安静!这里是大家自习的地方。”曲苍茫扭转回自己班的场子,又不失教师风范的把几个人“请”了出去。

        我可不是你们班老师,鬼吼鬼叫个P啊!

        动粗?骂人?NO……我们苍老湿是文明人。

        几个人被曲苍茫揪出去以后,多功能教室里似乎又恢复平静。

        真的吗?

        下面的小骚动其实不断的。

        就比如,女生们大多都——

        “嗷嗷,那个新老师好帅!好美!”

        “擦你个大花痴,不许和我抢老师!”

        “滚,丑八怪,早点洗洗睡吧,曲老师是大家的!是全校女生的!”

        而男生们就——

        “那个老师好像很凶。”

        “什么叫好像?明明就凶得吓人!”

        “可是,好护短啊……上一次我们班好几个被高年级的收了保护费,我们班主任连个P都不敢放!”

        “就是,如果换做是曲老师,肯定不可能不管的!”

        “没错!”

        下面的学生们怎么议论,曲苍茫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比较担心王耀光,这个平日里看似没心没肺的学生,其实心底压抑了很多。

        他同样生活坎坷过,比较能理解王耀光的苦楚。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笑容也好,平静的生活也好,实在来之不易,总比其他人格外珍惜一些。

        “王耀光,你和我出来一下。”

        “是。”小光头抹了一把脸,面无表情的跟在曲苍茫身后。

        关好门,站到走廊的窗台前,虽然后面没传来什么声音,但是曲苍茫知道王耀光是跟着的。

        “过来。”

        “噢。”小光头在老湿面前很乖有木有?二话不说跑过去了。

        曲苍茫踮起脚尖,然后非常怨念在他脑顶拍了两下。

        长这么高个子做什么?吐艳死了……

        王耀光现在冷静下来,顿觉十分愧疚的朝他一鞠躬,“老湿,对不起,我给你惹麻烦了。”

        “不,相反,你表现的很好。”能抑制住自己濒临失控的情绪,不容易。

        曲苍茫微微一笑,摸光头的动作终于忍不住改拍肩膀了,总垫脚什么的太丢人了,“你并不是残喘而活,懂吗?每一个生命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生存价值。你,自然也包括在生命之内的。”

        不是人又怎样?班里不是人的少吗?

        王耀光喉头一哽,“我没有父母。”

        曲苍茫耸了耸肩膀,“我也没有。”

        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王耀光眨了眨眼睛,一阵惊讶后,又有些黯淡地垂下眼帘,“老湿,其实我曾经有母亲的,后来她被我杀了。”

        死在了她情人的床上。

        曲苍茫点点头,“理所应当。”

        水有源树有根,一命偿一命,那女人若不是先掐死了王耀光,也不至于遭到后来的杀僧祸,断了生气。

        如果那时候自己已经认识了王耀光,说不定还会推波助澜一把,让下面的人绕几圈弯子再给那女的办理投胎手续。

        心可真黑,为了一己私欲就弄死了亲生儿子,还把儿子丢在那么个地方。

        王耀光被曲苍茫的反应震住了,好半天才傻笑了两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光头,“老湿,你果然不一样。”

        真庆幸我们班是由你接手了。

        曲苍茫有些恨铁不成钢,“不过他们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你成绩太差。当然,这并不怪你,你心底压抑的东西过多,不容易静下心来学习。”

        “老湿……”王耀光叹了口气,“那股郁结多少年也没化开过,我曾经以为杀了她就可以,但是……”

        好像没那么简单。

        曲苍茫沉静颔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不是办法的办法,“你愿意忘掉那一段回忆吗?”

        “那一段?”王耀光呆呆看着他。

        曲苍茫肯定的说,“是啊,我今晚会‘下去’一趟,如果你下定决心忘记曾经的郁结所在,那我就替你去求个情,让孟哥调制些特殊的汤,助你忘却。”

        “可是我不想忘记班里的大家。”

        “谁让你忘了大家?小心全班一起报复你!”曲苍茫调侃了两句,接着认真道,“忘了有关于那个女人的记忆,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从来就没想记起过!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是孟哥的生日,唔,他心情应该会不错吧。

        对于孟婆喜怒不定的脾气,曲苍茫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谢谢你,老湿。”

        “少和我来这些客套话,你只要把成绩提高了,将来能考个好点的大学有出息,比什么都强。”

        “是!”小光头龇着牙歪头乐了,毫没有察觉那心底积压多年的东西,正随着他轻快的笑容散了许多。

        作者有话要说:老湿和老师两个词出现是有特殊定律的,你们找到了吗?有答对的奖励一个加更噢!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手机党最近辛苦一些,时不时都戳进来看看吧,收藏夹不给力,但是莲妃保证每天至少一更!绝不含糊,有事我一定提前请假!

        明天断网一上午,去趟秋叶原给老爸淘货,下午回来码字加更!

        ————————

        半夜2点修正了大家指出的高二、三班问题,全文都修鸟,改为了高二(三)班,伪更给大家造成的麻烦很抱歉,理解万岁,感谢乃们的意见和支持=3=

  https://www.65ws.com/a/48/48730/152645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