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老师 > 老湿苍老湿

老湿苍老湿

        这学期是周二开学,也许老师们感觉不明显,但学生们是深有体会的!周二开学,那就是和周一开学不一样。

        总是感脚过的很快。

        周三下午的体活课,因为美术老师的临时兴起而改成了绘画鉴赏课,把学生们憋在教室里四十五分,听着激昂澎湃的美术老师在讲台上狂喷了一节课思想者这这那那。

        昨天下午的最后一节,名为思想品德,实则是阅读欣赏的一堂课,则被曲苍茫占用讲那张英语窘了,期间无意的喷了谁又伤了谁,暂且不提。

        总而言之呢,今天下午的班会时间再占用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曲苍茫自己心里也清楚。

        元兴是私立寄宿学校,管理是相当严格的。

        不过因为还是高二,并没有到真正的高考冲刺阶段,所以学校并没有强制性要求学生们周六周日跑到教室里补习,而是为一些愿意自修的学生们开放了周末免费的学习班。

        如果想讨论各科重点或者相关习题,会有专门值班的辅导老师坐镇现场。

        学习氛围与平时上课也不太一样,相对的自然轻松了不少,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报名参加,但是……这学习班的名单上,好像没有一个是我三班的学生啊。

        唔,报名好像还没结束的样子?

        曲苍茫这周搬家,下星期天值周末的学习班,因为学校的老师们值一次给加一百多块钱补助,班主任给加二百!

        现在想想他这个周末还挺忙的,比如要不花钱不雇佣搬家公司的情况下,把家里那堆沉积依旧的破烂都搬到学校的教职员工宿舍里。

        曲苍茫突然乐了,因为搬出地下室以后,水费和电费可以省下了。

        还有就是抽空去酆都街上买条结实点的链子,到了员工宿舍,左右邻居都是同学校的老湿,猫又如果惹出什么岔子了,自己还怎么在学校圈子里混?

        总之呢,还是买链子保险点。

        一个单身男人在宿舍里养一只黑色公猫……也许看在别人眼里,已经不太正常了。

        周五,同样也是全校教职员大会的日子。

        由学年组组长带领着各个小组的老师们入座,听副校长和教导主任做新学期第一周的周总结。

        曲苍茫从今天一早开始就被很多杂七杂八的琐事忙得无暇分-身,实在没闲工夫去策划什么班会了。

        但是因为这是他接手三班后的第一次班会,总不好糊弄混过去了事,连他自己都有点期待呢,总觉得应该趁这种机会,多多拉近与学生们之间的距离。

        教室的讲台看起来不高,但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这也正是学生们与老师间的距离。

        “李浩,施梁森,你们一个是组织委员,一个是文艺委员,新学期第一周的班会主题已经给你们发下去了,给班里一节课的准备时间,由你们带头,把节目也好,同学们想要讨论的话题也好,都归纳总结清楚了,然后交给大家选出的主持人,最后一节课,我会邀请一名科任老师来班里与我一起旁听。”

        施梁森怔了怔,他今天特意穿了个B杯,为了营造逼真的效果,还默默地在夹层里放了个水垫,“老湿,主持人也要从班里选出吗?”

        说着,还刻意挺了挺小胸脯。

        看!咱这也算是有“胸”的人了!

        不过昨天胸前还平平的,今天就鼓起两个小包,怎么想都会觉得不科学。

        曲苍茫压根就没往他那儿看,老湿人家始终低着头,在研究学校发下来的学习资料。

        “嗯,你们选。”语气也是明显的心不在焉。

        施梁森顿时郁闷了,同样扮女人,为什么奇奇就总能赢得老湿的好感,而自己却总被老湿给忽略了呢?

        也许……是因为奇奇学习成绩好?

        总之,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皮不完美!

        一定是咱班老湿审美有、问、题!

        最后,是李浩拉着施梁森,硬把这人给推出了老湿办公室的。

        “别在那边丢人现眼了,老湿人家压根就没看你,你还挺-挺-挺-挺什么啊?”

        “哼,我也有胸!”说着又是一-挺,施梁森得意洋洋,连眼角都泛着一丝波光。

        李浩满头黑线的拉着他胳膊急走,“这还在办公室门口呢,你稍微注意点影响啊。”肉色的水垫,连我都看出来了。

        “老湿不是说了么,就给一节课的策划时间,我们连黑板都没布置呢,主持人也没选,半个节目都没有,到时候拿什么上阵?多辜负老湿的期望!”

        “切,这都是小场面。”施梁森清了清嗓子,“实在不行,我来唱歌撑场子。”

        李浩想也没想立刻摇头,“你可打住吧祖宗,你除了会哼那几首黄曲儿外,还会唱什么?跳舞你也没想,你那些舞蹈都是为了勾-引,不是为了艺术!”

        施梁森怒了,“你这只木头狼懂什么叫艺术!”

        李浩脾气好,被揪着耳朵大喊也不生气,“我不懂,但是我知道淫-荡不等于艺术!”

        “擦——你难道没听说过淫-荡就是艺术吗?”

        “我说你们两个,一定要在走廊里研究这个问题吗?”许正斯基笑眯眯地把施梁森一拦,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讨好也不失风度的说,“黑板报就交给我来负责吧,我想给老湿一个惊喜!”

        “噢,随你。”施梁森把他手一拍,不再理人。

        提到老湿满眼冒光的人,竟然还敢捏我肩膀!

        “也行。”李浩对这方面不擅长,自然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而且他相信,班里那群嫌麻烦的人是不会对这决定有意见的,于是黑板报交给了外星王子许正斯基负责,主持人暂定为王耀光,因为这小子比较好欺负,随便煽两下就答应了。

        其他人……咳,不愿意是一方面,真心做不来又是另一方面。

        很多同学的某些方面都不太正常,大家都懂。

        李浩和李龙望合谋起来,花了半节课的时间,帮小光头主持人写好了大部分稿子。

        李浩还不忘叮嘱几句,“一定要借这个机会讨好我们班老湿,以后说不定看我们顺眼了,作业就会少留一些!”

        他乃一界狼王,总不好天天欺压手下帮忙写作业。

        李龙望也点头附议,“没错,必须讨好老湿!”

        以后降雨的任务还多着呢,说不定哪天又赶在上课时间发来消息,到时候还得靠老湿多多通融才行!

        王耀光苦着脸一一应下,这群没良心的同学,自己被新华字典砸的时候,被咬掉半个屁股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热心过?

        现在主持这破事找我头上来了。

        不过,他也确实想讨好讨好老湿。

        希望老湿上课的时候不要总往他那边丢粉笔了,丢得他满身白灰,又丢人又闹心,最重要是还被后座那个傻逼耻笑!

        初衷不同,但大家的心是非常整齐的。

        所以全班同学决定,除了班长外每个人都必须使出浑身解数,讨好他们的老湿!

        班长啊……班长是监督他们的。

        负责黑板报的科尔曼星球王子,按照他们的星球的审美,首先在黑板的四个角上用彩色粉笔画了几个非常繁琐花纹,别说,效果还真不错。

        得到了班里人的肯定和鼓励,许正斯基更有信心了,在宽大的黑板中央,分别用行书、楷书、科尔曼体、汉语拼音……写出了几个闪烁的大字!

        ——热烈欢迎苍老湿。

        班会的主题其实是《新班级的同学们》,但是全班一直认为,那个主题不够贴切,果然还是欢迎苍老湿最好!

        许正斯基写完,还非常狗腿凑到最后一排问了一下,“班长啊,你看……这写的行么?”

        结果被前一排的太子爷游凯伦狠狠拍了一掌,排山倒海的,“吵什么吵,没看见然在看书么?你写你的,有事儿我兜着!”

        “你兜着有什么用?最主要的是苍老湿想法!我们只叫老湿,太死板太生硬了。”不好溜须拍马,拉近关系关系神马的。

        前面立刻有人赞同了,“这话说的没错,全校到处都是老湿,姓曲的好几个,叫茫老湿……总觉得像盲老湿,寓意不好。”

        “这个挺好,苍老湿,朗朗上口!”

        “没错没错!”

        其实,你们可以不用再给讨好老湿找借口了。

        王耀光摸着已经恢复如初的小光头,蹲在教室最前面的墙角里,开始一个人练习起了主持台词。

        既然要当主持人,那么就要当的给力起来!

        “敬爱的苍老湿,我们热切期待着您的加入……咳,等等,浩哥,你看这段是不是有语法上的错误啊?”总觉得是个病句。

        麻痹,有这样的么,刚开头就是病句!敢情不是你们站讲台上丢人了!

        李浩那边正忙着劝施梁森别在班会上跳脱衣舞呢,随口就回了一句,“刚才龙王不是给你写了一份英文的开场白吗?你可以练习练习那段。”

        王耀光一龇牙,缩了缩小声说,“那算了,病句就病句吧。”

        他英语考试才得了18分,念英文开场白?他宁可左边屁股也被那只死丧尸啃掉!!!

  https://www.65ws.com/a/48/48730/152645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