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天下 > 45第44章

45第44章

        宁云晋上辈子自小生活在这一带,跑出育婴院之后他就在附近流浪,对哪一块地方遭灾严重再清楚不过了。

        今年的降雨特别多,这场特大洪灾的起始就是海宁决堤,原本应该只是海宁一带受灾,可是之后就连绵下了近半个月暴雨,各地水位渐长,堤防相继垮塌,变成了一场绵延整个浙江沿海的水灾。

        要知道自古以来杭、嘉、宁、绍四府由于与大海相临,都会修建漫长的捍海塘,这四地由于江水顺流,海潮容易逆上,一日两次被潮汐冲刷,如果海防堤坝修建得不牢靠就十分容易冲毁。

        但是作为当地官员来说却将这海防工程视为谋利手段之一,不论海塘是否还牢靠都会纷纷请修。银子拨了下来之后,或有搪塞了事,或有拆旧修新,更有偷工减料的。

        原本这海防堤坝的要求就高,按照标准应该是巨石长椿密排深砌,可是那些偷工减料的常常是外露石内为泥,这样的堤坝哪能禁受得起滚滚海潮的拍击!?

        文禛之前从兵部省下打仗的银子,拨钱修建河工海防是为了利民,本意自然是好的。他知道江南一带的官儿贪,但是却认为即便是贪了一部分,起码自己要求的修建工程会完成,可是他却小看了那些贪得连良心都没有了的蛀虫。

        这次的修建他们就采用拆旧堤修新堤的办法,材料用的旧堤上的,人工几乎是不要钱的,由民壮出的徭役,有几个地方在新堤修完之后甚至还有材料多出来,被卖了钱赚了一笔。其中这个现象最严重的几个地方就有海宁、桐乡、嘉兴。

        用这样方法新修出来的堤防比原来的还不如,想要抵挡今年这么汹涌的洪涝灾害,简直是做梦!

        所以这次是天灾却也是人祸,宁云晋是真心想让文禛看看半个月之后这片富庶之地的惨状。

        官道上的灾民人群越来越多,他们带来了海宁的消息,听说那边已经成了一片汪洋,昨儿那场暴雨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少人的粮食钱财都被大水冲走了,田园被淹,看着水还在涨,只能离开家园去找条活路。

        宁云晋一直十分沉默,他知道这群选择前往嘉兴的人是幸运的,至少比逃亡桐乡的那群人多了几天缓冲。

        看着那些灾民文禛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些愤怒,但是他却不知道这股怒意是针对谁。

        宁云晋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以为他的伤口疼了,想到这人已经瘸着腿走了半天,可别真的让他留下什么后遗症,于是问道,“这边路还平坦,二娃你上来歇歇吧!”

        文禛并不领情,想要推却,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小孩子推着。不过他因为上午的走动,伤口敷药了的地方又裂开了,血已经浸湿了衣服,留下一团团黑红色的印迹。

        一个跟在他们身边的老人看不过去了,“小伙子,你弟弟也是为了你好,这一路可没医馆,就算有咱们也没银子去看,你再逞强伤口严重之后,反倒更拖累人。”

        “是啊,看你这一瘸一拐的真是闹心。”旁边也有人开始附和。

        虽然他们说的是吴侬软语,不过文禛大概意思也还是听懂,见小孩双眼亮晶晶的望着自己,里面写满了关心,便也不再执拗,让宁云晋搀着自己上了推车。

        他上车之后两人的行进速度快多了,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这一群人便到了一个小镇。镇民不让他们这么大一群狼狈的灾民进入,难民们便纷纷散开寻找吃的。

        宁云晋将文禛搀扶到一颗树边上坐下,“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找点吃的。”

        见小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文禛的眸子变得有些深沉。

        那个最开始劝文禛的王伯感叹道,“你弟弟还真是个不错的。”

        “不是弟弟。”文禛阴沉地说了一句,接着便用拐杖撑着开始在周围寻找柴火。

        宁云晋进了镇子之后先去医馆买了些伤药,总不能让人病死。然后他敲开了一个镇民家的们,这时候酒楼饭店什么的宁云晋可不敢去,总有人身上还带着点银子的,他可不想被同行的人发现。

        他敲开的这户人家是个独居的寡妇,宁云晋的嘴甜一口一个奶奶,又将自己落难的事情说得可怜,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孩想花钱吃点饭,老寡妇哪有不干的,即使是免费她都愿意提供。

        混到一餐饭了之后,宁云晋开始盘算文禛的午饭,见这寡妇家中还有些麦麸糟糠便多花了些钱买了下来。

        这寡妇十分厚道,反倒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一点不值钱的东西,小孩却给了自己不少银子,于是想要推迟。

        宁云晋知道再过一段时间米价就要涨了,到时候这些麦麸糟糠都算是好东西,寡妇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他也不想这么个善心人倒霉,钱还是硬塞给了她,只是再要了一些干柴火而已,走的时候他还特别叮嘱水患越来越严重了,近期家里一定要记得屯粮。

        等到宁云晋回到那颗树下的时候发现文禛正吃力用火折子想要生火,不过昨天下了那么大一场雨,又哪里有干柴。就算他已经尽力寻找干一些的树枝,还是半天都引不燃火。

        文禛看到他身后背着的一垛柴火,脸黑了,有些木然的坐回原地。

        宁云晋忍着笑将手上的东西都放好,满脸关切地道,“二娃你干嘛乱动啊,等我来做就好!”

        文禛不吭声,望着小孩将那些湿柴拿开,然后开始生火,这时候他才发现小孩还带回了其他东西。

        他拿起那些伤药和两个袋子分装着的麦麸米糠,严肃地问,“这些你哪来银子买的?”

        宁云晋没有说话,抿着嘴委屈地望了他一眼,手却悄悄地拨了一下腰间的小匕首。

        文禛对那把漂亮的小匕首印象深刻,那东西长度还没自己的一个巴掌大,小巧可爱,看起来只能削削水果。那上面原本有一颗大宝石,可是现在已经被挖了出来,光秃秃的显得格外难看。

        他沉默的靠着树干坐着,视线一直望着宁云晋,看着小孩忙碌的取水将最后那点糙米加上米糠麦麸煮在一起。

        还是和昨天一样,宁云晋只盛了一小碗给自己,将大罐子留给了文禛。

        文禛看了一眼,这次总算不是粥了,至少是一碗干巴巴的米饭。他朝着宁云晋招了招手,“过来。”

        宁云晋捧着小碗走到他身边坐下,不解地望着他。

        文禛舀了一大勺米饭给他盛到碗里,压实,“吃吧。”

        虽然知道这是文禛别扭地表达关心的方式,但是宁云晋真心不想要呀!!!!

        他刚刚吃得太饱了,还没消化呢,这么一碗杂粮饭吃下去肚子肯定会撑得不舒服。

        内心纠结着,宁云晋却还要眨巴着眼睛一脸感动的望着文禛,“二娃你对我真好!”

        文禛觉得那二娃两个字实在刺耳得紧,但是小孩的表情却让他有些受之有愧,明明东西都是小孩子自己弄来的!

        他揉了揉宁云晋的头,沉声道,“快吃饭,一会凉了。”

        文禛不再理他,自己先低头吃了一口,比起昨天的粥来说,今天的杂粮饭简直是美食,虽然都是些细碎的黄色米粒或者糠,甚至还带着一点酒的味道,但是至少味道没可怕到昨天那个地步,文禛忍耐着那糟糕的口感一勺接一勺居然将罐子里杂粮饭吃完了。

        宁云晋心中窃笑,这两天他的伤重还是偶尔吃点好的补充体力,不过下一顿是吃榆钱饭还是树皮饭呢!?

        文禛的饭量本来就大,昨天没吃饱,早上没吃饭,到了中午早就饥肠辘辘了,罐子里的饭吃完他才刚刚七分饱,只能遗憾的刮了刮罐子底。突然一团饭落在罐底,他抬起头望向正将碗缩回去的小孩。

        宁云晋故意摸了摸肚子道,“我吃不完了,二娃你帮我吧!”

        望着那比自己盛过去还多的一团饭,文禛的神情有些复杂,有些食不知味地吃了起来。

        解决掉午餐,宁云晋将东西收拾好,便开始找周围的人聊天,首当其冲地自然是那个热心的王伯。

        “王伯,为什么你们不在这镇子留下来呀?”

        王伯摇头叹气道,“小娃儿你不知道哟,既然咱们海宁遭了灾,这边镇子多半也是保不住的,你等着看吧,再下一两场雨水就能漫过来,还是去大城比较安全。”

        宁云晋故作不解地问,“那遭了这么大的灾,官府都不管吗?”

        “若不是因为那群贪官,又哪里有这次的决堤!”王伯气愤地道,“我们离开海宁的时候,那边的官儿们都疯了似的,听说好像是皇上在那里遇刺了。你是没看到哟,一波一波的官兵到处搜查刺客,凶神恶煞的,别说组织赈灾了,不被他们当刺客抓去就是好的!”

        “我隔壁那家他们就是被当刺客抓走了。”一人凑过来唉声叹气道,“他家也是倒霉,前两天正好来了个外地亲戚,一群官兵得了信儿冲到他家问都没问,直接先把人拷走了,只怕凶多吉少咯!”

        文禛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怒气,“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王伯苦笑道,“在这地界,他们不就是王法吗?只盼皇上英明神武,能够好好处罚一下这些贪官。”

        “若不是那些该死的刺客……”那人咒骂着,突然看了一眼文禛被血弄脏的衣服,有些狐疑,“只是水患而已,你怎么一身的外伤还扭了脚,不会是和那些刺客一伙的吧?”

        他这样一说,其他人都开始用惊疑的眼光打量文禛,实在是这人即使穿着破旧的衣服,身上又受伤也不像是普通人。

        “不是,我们才不是刺客!”宁云晋连忙解释,“我们是遭了贼人,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你们不要乱说。”

        即使他这样申辩,一起的那些难民也开始纷纷的远离两人,深怕被他们带来灾祸。

  https://www.65ws.com/a/48/48685/15252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