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天下 > 44第43章

44第43章

        吃完这顿让文禛内心纠结无比的晚饭,宁云晋便哼着小曲儿欢快地开始收拾。

        这庙虽然十分破旧,但是看起来经常有人会来落脚,倒也没有成为蜘蛛网密集的荒凉状态,不过门板什么的都被人拆掉了,佛像也垮了。

        宁云晋将罐子和碗抱去消息洗干净以后,还在靠近供台的地方收拾出来两块地方可以供两人躺着休息。

        天色暗下来后,眯的光源便只剩下之前做饭后留下的火堆,橘黄色的光线将宁云晋的脸色照得异常柔和,文禛便看着他一个人快活的忙活着。

        干柴拾得太少,火堆肯定支撑不了一通晚,宁云晋将那薄被给文禛盖上,自己裹了一件旧衣服蜷缩在一旁。

        宁云晋打了个呵欠,对文禛道,“二娃我睡了,你要是不舒服就叫我。”

        见他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文禛柔和地道,“睡吧。”

        八月的夜晚其实已经有点凉了,听着小孩均匀的呼吸声,文禛却怎么也睡不着,伤口痛是一回事,在这样的环境他总有一种戒心,没办法安然入睡。

        今天晚上连月光都没有,到了半夜便开始起风,吹得树枝呜呜做响。虽然看不太清楚,文禛却能隐隐约约看到小孩从平躺慢慢变成了蜷缩着的睡姿。

        这难道是冷了?

        文禛掀了掀身上的薄被,这被子虽然破旧不堪,甚至还带着一股潮气,闻着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至少比小孩那薄薄的一层衣服要温暖吧!

        虽然对小孩有一点熟悉感,但是这种感觉却并不浓,因此他觉得自己以前和这小孩肯定不是很熟。

        文禛的心底对小孩说的话并不是全信,可是从自己清醒到现在,这个叫宁云晋的孩子乖巧得简直不像一个普通的孩子,对自己也一直是照顾有佳,如果不是他,自己重伤成这样,又行动不便,只怕连顿热食都吃不上。

        望着那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影,他的眸色晦暗不明。

        童养媳,文禛在心底哼了一声,谁信!?

        突然一声闷雷,接着天空便像是被一条光带画过一样,青白色的光芒将大地印得一片惨白,之后连续几声轰隆声,瓢泼大雨便落了下来。

        宁云晋翻身爬起来,惊道,“这是下大雨了?”

        “过来点,你那里在漏水。”文禛借着闪电的光芒,已经看清楚那周围的地方正在滴水。

        宁云晋摇头道,“没用,你那边也开始漏了。”

        他边说着先将两人干净的衣物丢到文禛身边,然后装成十分吃力的样子将那沉重地供桌朝着文禛的方向推。

        等到供桌罩住文禛之后,他才钻到桌子底下,吐了口气,“幸好还有张桌子。”

        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到小孩火热的体温,就贴在自己身边,文禛有片刻的不自在,但是摸到那衣服上的凉意与水渍后,他的手居然鬼使神差的伸出去搂住宁云晋小小的身体,让他贴紧自己,然后抬手让那薄被裹住两个人。

        宁云晋愣了一下,双手抵着他,有些惊慌地道,“我……我身上有水。”

        “别着凉了。”文禛搂着他的手反倒用力了一下,固执地道,“睡吧!看样子这雨要下一宿。”

        被文禛搂着,甚至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体温、气息与心跳,宁云晋哪里还能睡得着,他虽然闭着眼睛假寐,心里却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算起来这可能是两辈子以来自己最贴近文禛的一次了——小时候不算,这样一个人即使是对自己的儿女有着亲近与关爱之心,但是天生的凉薄和皇宫的种种规矩却也让他不会与人过于亲近,更别说是像这样贴着了。

        对文禛的感情,宁云晋心里是很复杂的,这人虽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却没有真正养育过自己,甚至为了天下将自己抛弃,在他心里根本无法将之与父亲这个词联系起来,他早就已经在心中决定这辈子的父亲就是宁敬贤。

        可是要说因为他对不起自己,就要将之杀而泄愤,宁云晋也做不到。上一辈子自己闹成那样,文禛固然是将自己抓了起来,却迟迟没有下令把自己这罪魁祸首斩首,而且当时自己也确实陷入了魔怔,做了不少错事。

        如今他多了一世阳澄幸福的记忆,又有宁敬贤的悉心教导,在心底对于文禛的怨恨却也没有那么执着了,这一次跟着来南巡,也只不过是想让他吃吃苦头,算是了却自己的怨念与心结,也让这高居庙堂的皇帝陛下了解民间生活的不易。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总是在这么点破事上纠结,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等到回去之后宁云晋就决心好好赚钱,认真读书,以后入朝当个官儿,为大夏的黎民百姓做点好事、实事。

        想到之前对文禛说的那些谎言,宁云晋在心里吐了吐舌头,这要是等他清醒之后自己肯定惨了。

        还好既然早就有要将皇帝拐出来的计划,他便早就做了准备!

        在宁云晋学习的那些关于血脉之力的知识中,曾经提到过一种只能由祭天者施展的记忆混淆术,用一滴施术人的鲜血使用咒语炼制成种子让人吃下,接着施咒让两人之间产生联系,当要使用时只要掐个法诀就能模糊那人指定时间内的一段记忆。

        他曾经仔细研究过书上记载的记忆模糊后的情况,那并不是将记忆抹去,而是将之在脑海中沉寂,只要不被刺激就不会想起其中的细节,甚至被施术人完全感觉不到记忆出了问题。

        这种现象大概就有点像很多年以后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同班同学,也许明明在一起读书了几年,但是那些不熟又沉默的同学在记忆中却像是只有一个背影或者读书的声音,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曾经与对方说过的话或者相处的具体过程,那个人在记忆里就只有一个符号而已。

        虽然意外遇上了文禛走火入魔头脑出现混乱,但宁云晋可不傻,他知道以文禛的谨慎即使自己说得天花乱坠,对方也不会全信,相处久了自己言谈举止肯定会漏馅。

        若是没有这招记忆混淆术做后盾,他可不会想到这将皇帝偷出来恶整的办法!

        文禛的能力武功虽然不错,可是这招只对大宗师无效,宁云晋才不相信文禛身为皇帝那么忙,还能成为大宗师。

        外面下着大雨,屋里下着小雨,只有他们被供桌遮挡的这一块还是干的,不过两个人这一夜都没有睡好,直到后半夜才在雷雨声中迷迷糊糊地入睡。

        天刚刚破晓宁云晋便爬了起来,他顶着滴落的水珠在门外看了一眼,惊道,“糟糕,外面快成汪洋一片了,我们不会被困在这里吧!”

        即使没有在门口,文禛通过昨夜的雨势也能判断得出来,他皱眉道,“我们要赶快离开。”

        “可是你的伤口不能再遇水了!”宁云晋为难地道,他也想早点转移呢!

        “没事。”文禛道,“雨势正在变小,你先将东西收拾好,雨一停咱们就走。”

        文禛的判断还是有几分准确的,等到宁云晋将两人仅有的家当打包好之后,雨就停了。

        他兴奋地推着车子,邀功道,“二娃你的行动不便,要不我推着你走?”

        望着宁云晋那小身板,文禛有些迟疑,“你推得动吗?”

        宁云晋跑过来扶着他道,“试试嘛,我可是大力士哦!要不就你这脚受伤的样子,我们什么时候能找到下个落脚点啊!”

        文禛被他架着放在推车上,宁云晋双手握着车把,仿佛用了吃奶的力气一样将车抬平,然后反手握住两边的杆子。他看似吃力,实际上只要他的内力充足,用推车推动一个人并不难,不过为了不让文禛起疑,他还是故意在运功将脸上逼红了一些。

        踉踉跄跄地推着车出了破庙,文禛意外的发现宁云晋居然还真的推得动自己,不过想到这小孩昨天能将重伤的自己搀扶到这里,力气肯定是不小的,可是这车把完全抬起之后几乎到了小孩肩上,看着他好像是用双肩在推动车子一样。

        遇到下坡路自己这头重,小孩就快被翘起的车把手吊得双脚离地了,看着实在有些好笑。

        他拍了拍车板,“放我下来吧,你个子太矮了不好用力。”

        宁云晋有些羞愤,居然让身高拖了后腿!

        文禛指着林子道,“去给我寻一长两短两根木棍。”

        “干嘛?”宁云晋问。

        “做夹板和拐杖。”文禛说完便不理他,拿出自己那件被弄得满是洞的衣服撕成一截截的布条。

        用宁云晋拾来的棍子将脚固定了一下,文禛便撑着拐杖下地走了起来。他的行动不便,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脚的关系,而是身上的那些伤,每走一步伤口便生疼。

        宁云晋偷偷看着他的脸色,这厮居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文禛自然也感觉到宁云晋在偷看自己,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村人们昨天说要是海宁淹了就不能再朝杭州走了,他们准备往北去嘉兴看看。”宁云晋认真地道,毕竟接下来那边才是水患的重灾区。

        文禛可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是沉默地跟着宁云晋走,等到上了一条官道之后,看到有不少拖家带口的人也和他们一个方向,便也就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还在撸,大约是在12点前,姑娘们等不起的先睡觉吧~~~╭(╯3╰)╮

  https://www.65ws.com/a/48/48685/15252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