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天下 > 40第39章

40第39章

        文禛的豪情抒发完了之后,便放两小各自回房休息。

        鸿明回到自己的船舱之后便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生着闷气,刚刚在甲板上的对答实在让他心里有些怄。

        “你们说,那小子明明和我答得差不多,为什么父皇却那么高兴?”

        他问的是这次跟着自己出行的两个随行太监,一个叫马方,一个叫高可,都是自小跟着他的人。

        高可是个惯会见风使舵的,但是却没什么文化。他哪里知道两句话之间的差异,只得献媚地道,“殿下,那小子只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皇上圣明,不会被他迷惑的。”

        如果是平日他这么哄着鸿明倒也就开心了,可这时候他正在气头上,于是一脚踹在他身上,将高可一个屁墩坐在地上,“都是些废话,如果是我答得好父皇为什么不满意!马方,你说!”

        马方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看着憨厚,心里却是个弯弯绕绕多的。他看着小太子略显狰狞的表情,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年前皇上将那被养得圆润毛亮的鹩哥还给太子的时候。明明之前那么喜欢的鸟儿,居然就被太子抓在手里生生扭断了脑袋,最后还是自己去埋的。

        他微微颤了一□子,感觉到太子对这答案不依不饶,只得沉吟了片刻,小心地回答,“回禀主子,那宁家二少爷前面答的都和您差不多,皇上是不是因为后面一句才高兴的?既然是圣人说的大善治水,只怕皇上听着也舒坦。”

        “大善治水……老子说的明明是大善若水……”鸿明的思维有些混乱,他虽然已经读了一年多的书,但是主要看的都是正经的四书。不过他自己不知道没关系,这船上还有一位大学士跟着呢!

        他指着马方道,“你去问问如海师傅,到底老子说的是什么?”

        马方领了他的口谕连忙出门寻侍其如海。

        鸿明嘴里反复的读着这两个词恨不得能立刻得出个所以然来,只要一空闲下来他脑海中又不断地回想着父皇望着那宁家二子赞赏的表情,让他气得忍不住磨牙。

        很快马方就回来了,看样子他一路都是用的小跑,进门的时候还喘着粗气。

        “如海师傅怎么说的?”

        马方深吸了口气让呼吸平缓下来,答道,“阁老说老子的道德经第八章名为《治水》就是以《上善治水》开题的,这句也是对老祖宗一身功绩的总结。只是汉时为了独尊儒术,将这句改成了上善若水,阁老说了,族里的版本便和寻常的不同。”

        要说中国历史上谁最会治水,那不用说首先想到的就是大禹,奉天族由夏族后裔组成,他们引以为傲的老祖宗自然就是大禹!

        鸿明即便年纪小也知道那小子将父皇与老祖宗放在一起比,这个马屁可真是拍得妥妥的,难怪父皇的表情……他的喉头仿佛被噎着了一样,半响才吐出一句,“哼,马屁精。”

        自己可是尊贵的太子,不和这种佞臣小人计较!于是傲娇的太子便将对答的这一出小仇恨先揭过了。

        因为文禛想要在汛期之前将新竣工的河工都巡查一遍,导致他们一行人的行程很赶,不但毫无游玩的时间,沿途有几个大城都放在了回程时。他们只是在南京和苏州上岸落了下脚,文禛在当地接见了官员和士绅,接着御舟便毫无停顿地直接到了杭州。

        杭州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站,也是这时候江南最繁华的地区之一。

        坐了一个月船宁云晋上岸后第一个感觉就是脚软绵绵的好像在飘,半响才缓过神来。他偷偷的瞥了一眼太子,发现那小子脸虽然板的很严肃,故作没事人的样子,但是走几步腿就软一下,看起来也是有些不适应。

        真正没有一点反应的是文禛,他看起来依旧很精神,只是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很不满杭州府弄出来的阵仗。文禛不是给不知柴米油盐贵的,他这次出行时间定的短,沿途落脚的地方也少,就是不想那些官员为了迎驾铺张浪费。

        他们这一行御舟一共只有两艘,护航船只不到百艘,拉纤河兵宫动用了一千百人,这样一直船队行进在运河上,虽然也是旌旗蔽空,堪属豪华庞大,但是比起历任南巡的帝王真的已经算是节俭了。

        但是杭州府这边似乎完全没有领会到领导的精神,这次接待简直是极其铺张。在御舟距离杭州码头还有十里的时候,沿途就开始鞭炮齐鸣,不时有烟花冲天,接着更有悠扬的箫声入耳,当文禛看到奏乐的居然是八旗兵和绿营兵的时候脸都黑了。

        等到上了岸之后,原本码头上对方货物的地方扎了一个大戏台,见御舟上下来人便吹吹打打的演起了热闹的戏码,望两岸一看街道都是干干净净的,连树枝上都扎着喜庆的红布。

        文禛不禁怒极反笑望着以浙江总督打头的一干官员,连声道,“好好好!”接着脚步都没停便带着身后的两小直接上了龙辇。

        有个别驽钝地见皇上笑了,还拉着身边的人问,“皇上这是满意咱们的迎驾呢?”

        聪明点的人自然都已经皱起了眉头,皇上那语气实在不像是高兴的。

        浙江总督周升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自己就不为了出这个风头赶在今天来迎驾,万一皇上追究起来以为自己也插了一脚,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江南的官儿本身可就没几个干净的。

        宁云晋还是头一次坐龙辇,这车的车身到处镶嵌得有金银玉器和宝石珍珠,还雕刻得有龙凤图案,尽显皇家的尊贵和气派,是特地从京里带来的。原本这马车只有皇帝和皇后有资格坐,他一个大臣的儿子不可能沾边的。不过他年纪小,又是皇帝传唤上车的,周围随行的大臣们也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见他望着车壁两眼发光的样子,太子没好气地偷偷瞪了他一眼,暗中嘀咕,真是个没见识的家伙,父皇以前可是带自己坐过好几次了,这么一对比鸿明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无比舒畅,小腰板都挺直了一些。

        文禛虽然一肚子气,但是看到儿子突然正襟危坐认真的样子还是有些好笑。他拍了拍鸿明道,“又不是在人前,在父皇面前无须那么拘谨。”

        他的话让鸿明放松了一些,但是表情却依旧很严肃。文禛虽然满足于儿子对自己的尊敬,却也有些怅然若失,皇家的父子怎么也不可能像寻常人那样父慈子孝,他瞥了一眼双眼闪闪发亮打量着龙辇的宁小胖,不禁有些黯然。

        “你们今日看到这迎驾的场面有什么想法?”

        鸿明心中一咯噔,知道今天的考校又来了。自从这次出行以来,父皇就喜欢出问一些题同时问自己和那讨厌的小子,偏偏每次都是那小子的答案让父皇满意一些——即使有时候明明纯属拍马屁!

        “杭州府的迎驾比前两处都浩大,沿途的百姓看起来精神也比其他地方好,可见江南的繁华富裕,百姓生活不错。”鸿明挖空心思回想着刚刚在码头上的惊鸿一瞥,“不过那些炮竹戏台什么的,实在太过劳师动众了一些。”

        “你能看到这一点很不错。江南的赋税占了全国税收的一半,其中苏、松、杭则又占了其中六成,可见江南地区的重要性。”文禛点了点头,又望向宁云晋,问道,“你呢,有什么想法?”

        宁云晋心中早已有答案,张口便道,“乞丐消灭殆尽,官兵多才多艺,丝绸比纸便宜,曲儿唱得不错。”他说一句文禛的脸就黑一点,偏偏宁云晋还火上添油地道,“别的地方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地方只怕能捞上百万,所以当官还是要挑江南的好。”

        文禛被他刀刀捅心窝子的话给气得不轻,但是却又不能否认这小子说的句句属实,只能忍不住磨牙道,“等你长大了,朕就派你来江南,你说好不好?”

        宁云晋笑咧嘴,眨巴着眼,装模作样地道,“那微臣就提前谢谢皇上抬爱了!”

        “不过嘛……”文禛皮笑肉不笑地道,“要是朕发现你贪了一两银子就拔了你的裤子在衙门前打屁股!”

        一想到那场景宁云晋的小脸便僵了,鸿明则更是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说笑间御驾便到了今天休憩的地方,文禛还是大夏第一个来江南的皇帝,自然在杭州没有修行宫,他们住的地方是杭州织造府,也是前朝皇帝南巡时居住的地方,当地的官儿已经提前进行了修缮,尽管时间太短,却也弄得富丽堂皇的,丝毫不比宫里差。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既然已经在杭州落了脚,文禛便准备多停留两天,一来是游一下天下闻名的西湖,二来是临时决定阅兵较射,他到要看看那些兵除了吹箫奏乐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本事。

        作者有话要说:我真是好孩子,晚上要和朋友K歌,居然还提前码出了两更!!!求表扬。

        话说乾小四那个败家子南巡真心耗钱,据说拉纤的官兵都有3500人。四爷都会被他气活吧?

  https://www.65ws.com/a/48/48685/15252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