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清和 > 第144章

第144章

        永乐二年十一己酉,冬至

        天还未亮,大宁城中便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守城门的卫卒用力拍了拍脸,打起精神,举着火把,急步走下城墙,拦住了策马奔向城门的十余名骑士。

        “锦衣卫奉旨回京!”

        为首的骑士举起腰牌,明晃晃的银牌,在火光照耀下十分醒目。

        卫卒不为所动,仍横起长枪,镇守有令,不到时辰,绝不能开城门!

        临近年关,必须比平时更加小心。大宁城中聚集有不少往来于南北的商队,携带的皮货,盐巴,粮食,茶叶,哪一样都是草原上急需的。

        没仔细查验过腰牌,万一是鞑子的探子假冒,出了事,上头责罚暂且不论,单是卫卒自己心中都过意不去。

        卫卒见领队的是百户,抱拳道路,“卑下也是奉命行事,还请百户体谅。”

        城门不开,锦衣卫也不能硬闯。

        好在不需等多久,卯时正,卫卒准时开了城门,一队骑士才快马出城,向南奔去。

        待马蹄踏起的碎雪消失不见,才有一个卫卒开口询问,“小旗,拦了锦衣卫,当真无碍?”

        之前横枪查验腰牌的卫卒哼了一声,“这是哪?大宁城,边塞要地!上月还抓了两个鞑靼探子,就是冒充的泰宁卫百户,你们几个都忘了?”

        开口询问的卫卒缩了缩脖子,似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打了激灵。

        “锦衣卫又怎么着?到了大宁,就要守大宁的规矩。到了天子驾前,咱们也有理!”小旗顿了顿,“这可是丁千户说的,丁千户是谁?兴宁伯的把兄弟!兴宁伯是何等人物,还用得着多说?没有兴宁伯在此镇守,咱们能过上今天的日子?眼睛都给老子放亮点,甭管锦衣卫泰宁卫,全照规矩来!”

        “是!”

        天-色——渐-亮,出入城门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卫卒不再多言,开始认真盘查,务求不放过任何可疑之人。

        自兴宁伯镇守大宁,大宁城再不见早年间的荒凉。临街的客栈食铺,往来的商队,赶着马匹和羊群的鞑靼,扛着山货托着雄鹰和海东青的女真,各——色——人-等在城中往来不息,城南开辟出的商市更是一日比一日热闹。

        兴宁伯仁义,体念边军苦劳,入城收取的铜板,逢单月取出一成,分给守城的卫卒。

        善战的边军不论,伤卒和勾补来的余丁贴户,都得了在城内维护治安的差事。

        按照大宁都司贴出的告示,凡边军,除屯田戍卫所得军饷余粮,若有功,除了朝廷恩赏,都司另有钱粮发放。尤以同鞑子作战,斩首擒敌所得最高。抓获鞑靼和瓦剌的探子,首功者,单粮食就能分得一石两斗,宝钞不稀罕,布匹和盐巴也时常会出现在奖励的单子上。贴户边民有功者,同样依例重赏。

        赏赐均以天子名义发下,实行之前,已经北京行部上报朝廷。

        消息传开,朝中多有非议,尤以兵科给事中言辞最为激烈,认为大宁都司此举有收买人心之嫌,定是图谋不轨。

        朱棣当殿驳斥了弹劾孟及大宁都司的奏疏,扫视过满朝文武,沉声道:“朕在藩邸时,数因围猎过田家,见农人所食皆粟米荞麦,甚粗粝。问后才知,北地苦寒,雨雪无常,田中所出麦稻需缴冬税夏粮。一年辛苦却未必能够饱腹,方知其苦。”

        朝堂之上,群臣皆无言以对。

        寒窗苦读,不闻窗外事,毕竟只是少数。如杨士奇等自少时颠沛流离,遍尝穷困之苦者,更能体会永乐帝话中所含深意,神情中多了几许沉思。

        “朕既知民苦,偶下乡里,临军屯,亲劳问,无不感悦。”朱棣顿了顿,似在回忆北平岁月,又似在叹息,满朝文武,竟只有兴宁伯一人,言行皆体圣意。幸得贤臣之际,不免又感到失望。朝堂诸公,国之栋梁,饱读诗书,研习先圣之学,竟无一人有兴宁伯之贤。

        朝廷养士,不能为国为民,还有何用?

        “边塞之地多军屯。军卒有戍卫之责,亦有屯田之劳,其苦更甚农人。若镇守指挥能知其情,时时劳问所苦,加以奖赏,谁不感奋勤力?”

        兵科给事中还想争辩,天子之意在恤民爱军,但大宁都司所行实有谮越之嫌。更重要的是,大宁边军军饷优渥,奖励颇多,长此以往,其他边卫守将当如何自处?

        “臣非不体边军之苦,然大宁之举,实是遗祸无穷。”

        此言一出,永乐帝也不免默然。

        不患寡而患不均。

        这事,还真是个问题。

        刑部有言,自永乐二年,汉王赵王就藩,定国公镇北京,兴宁伯镇大宁,诸边卫渐粮丰饷足。互市一开,大宁,广宁,开平等地坊市愈发繁荣,远超北疆诸地。因犯流罪卫军多发开平,宣府,兴州,遵化,广宁等地,被谪官军反不以为苦。甚至有贫瘠之地的军户故意犯罪,以期发往边塞。

        此言绝非杜撰,有巡按山西监察御史张翥上疏为证。

        十月中,朝廷下令,以一万山西之民充北京。洪武年间,哪次徙民不是怨声载道,发给宝钞耕牛,承诺给田分房子,也多不情愿。

        这次倒好,得知是前往北京,并有少部分人有可能分往大宁,不用再三动员,一些靠近大漠的民户军户匠户,自己就收拾好包袱,清点家当,随时准备出发。

        给多少宝钞,不计较。

        用朝廷的耕牛要交税,没关系。

        只要给北京和大宁户口,农户有田,军户待遇提升,匠户有机会到杂造局里干活,一切都好商量。

        商户更是积极,笑容满面的套驴拉车,如今谁不晓得,到北京大宁有钱赚?

        负责移民工作的山西布政使司和都指挥使司都有些发懵,是他们贴告示的方式不对?还是几地出了贪官酷吏,民不聊生,以致于迫不及待搬家走人?

        迁移告示贴出,两司却迟迟未有下一步行动,有被推举出的里中老人求见县中大令,直接开口询问,朝廷移民的告示都贴出来了,是不是该选个好日子动身了?大家包袱都收拾好了,全都等着这一天哪!早点走,早点到地方,说不得还能赶种一季粮食。

        听闻此言,大令半天没出声,完全不晓得该如何接话。

        乡民如此配合,本该感到高兴,为何却想抱头撞柱痛哭一场?

        不是说故土难离吗?

        是他这个父母官做得太失败,以致乡民都宁愿背井离乡,改北京户口?

        乡民不愿走,大令急,完不成任务,朝廷定会追究。

        乡民乐意走,大令也急,时刻忧心被御史弹劾为官不仁,否则治下百姓为何要拖家带口远走边塞?

        思来想去,怎么样都得不着好,这叫什么事!

        无独有偶,移民当地的官-员,或多或少都遇上了类似的情形,不免对自己的做官水平和人格魅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好歹也是科举出身,最次也是举人,为政能力应该没问题。

        经过了铨选的严格考验,不敢言独一无二的英俊潇洒,至少也是浓眉大眼,相貌堂堂。

        治下百姓却如此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果真还是应该找块豆腐撞一撞吗?

        实行-军-管-的卫所倒是好些,毕竟军队的管理不同于里中乡民。但得到调令的官军,还是控制不住的嘴角往耳根咧。

        撞大运了啊!

        现如今,边军中正流行几句话,到了大宁,有肉吃,到了宣府,有田种,到了开原,有钱花,到了北京,有战功。

        话糙点,其中却饱含着军汉们最朴实的愿望。

        就藩山西的晋王得知消息,很不是滋味。

        王府护卫都交工了,皇帝怎么还惦记着他地盘上的人口?

        盘算一下小金库里的存款,晋王咬咬牙,人给了,绝迹要不回来,但也不能吃亏!

        思丁之后,立刻派王府长史进京朝见永乐帝。献上嘉禾,趁着皇帝高兴,提出派人到汉王和赵王的属地取取经,回头繁荣一下晋地的经济。

        晋王长史说话很有水平,一再表明,晋王本意只为学习两地的先进经验,提高一下属地的GDP,绝无同皇子私自结交的意图。

        “还请陛下恩准。”

        有独到眼光的不只是晋王,周王也派人前来朝贺,提出了一样的请求。

        作为朱棣的同母兄弟,朱橚比侄子更了解天子,进献嘉禾是必须的,一同献上的,还有传说中的仁兽驺虞。

        仁兽现世,证明今上是仁德之君!

        各种上表溜须,龙心定然大悦,请求派遣两支学习队伍,应该不成问题。

        鉴于有将长颈鹿被误做麒麟历史记载,驺虞到底是何种动物,还有待考证。

        至少在孟看来,根据种种描述,周王进献的这头仁兽,要么是头雪豹,要么就是头难得一见的白老虎。

        只可惜,他人在大宁,不能亲眼见证。

        不过,即便被召回京城,围观一下的机会也不大。

        皇家动物园,概不对外售票,伸长了脖子也未必能到此一游。

        自见到天子出行,拉辂的不是骏马,而是实打实的大象时,孟就对史官的实事求是精神产生了怀疑。

        正德皇帝建个豹房,被史官骂成了昏君中的昏君。但比起用大象拉车,带着豹子打猎,还从非洲弄回了长颈鹿的永乐帝,朱厚照那点兴趣爱好,当真是不够看。

        据孟所知,不少勋贵都有豢养猛兽的爱好,他在武阳侯家里就见过两头三月大的虎崽子。

        由此可见,历史远比纸张和笔墨记载下来的更加精彩。

        晋王和周王的表疏一上,原本对北京大宁等地诸多非议的声音一下降低许多。

        趁此良机,永乐帝召见群臣,将大宁一地上缴的粮税和布匹金银铜钱摆出来,大殿里顿时一片寂静。

        朱棣表示,朕是讲理的。诸位要摆事实讲道理,把大宁都司打倒,可以。前提是,由诸卿推举贤能继任,并立下保证,一年之后上缴朝廷的粮食布帛要与当下平齐。

        朕给诸位机会了,想抓住就趁早,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群臣低头,有志一同的沉默了。

        如果不是数据造假,只能证明一点,兴宁伯和大宁都司上下实非常人。

        一地的税收加起来,快赶上江浙一省膏腴之地。

        边塞苦寒,人所共知。便是宁王朱权也不敢保证,可以将经营到今日这个局面。

        推举贤能?

        上山下海也未必能再找出一个兴宁伯。即便找出来,没有定国公的支持,没有汉王和赵王的大开绿灯,想在大宁有所作为也不是件容易事。

        坐在龙椅上,永乐帝一下一下敲着手指,眯着眼,抖着胡子,说啊。怎么不说了?奏疏上引经据典,要见真本事的时候就蔫了?

        大宁都司上下串通一气,图谋不轨?

        简直是笑话!当锦衣卫北镇抚司是摆设?

        开互市,办儒学,提高边军待遇,招抚化外边民,一件件,一条条,早已写成奏疏和锦衣卫的条子摆在御案之上。

        信不过兴宁伯,还信不过自己的儿子?

        洪武帝能将二十多个儿子分封出去,给他们军队,令其镇守一方,就是因为在老子跟前,做儿子的永远翻不出多大的浪花。如朱棣这样的猛人,不也是等老爹大行之后才敢造侄子的反?

        以朱高煦和朱高燧,更不敢轻易在朱棣面前玩心思,何况还要再加上一个沈瑄?

        给儒学和边军的奖励,都是大宁都司发的,名义上,却是天子的恩赏。

        学子和边军感激大宁都司不假,忠诚的却仍是他这个天子。

        从锦衣卫送回的密保可以看出,兴宁伯清正廉洁,朝廷发给他的宝钞,多以天子之名又发了出去,这让永乐帝十分感动。

        不想着搂钱,却为国散财,这得有多高的思想觉悟!

        至于孟派人随郑和船队下东洋,计划同东洋各国互通有无一事,被永乐帝直接无视了。

        “用人之道在得其心。体其情,恤其弱,人有感恩之心,如此,再图其功,未有不得其力者。”

        这番话是朱棣讲给儿子听的,如今看来,却是要再提点朝臣一番。

        能不能体会其中深意,就要看各人的造化了。

        有造化的,必将得到重用。

        脑子转不过弯来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就只能一路后腿,彻底被同僚甩在身后。

        暂时压下朝堂上的声音,朱棣再次召见杨铎,随即,锦衣卫北镇抚司做出了一番调动,随同孟北上的锦衣卫回京述职,其后再前往山西,云南,福建等地公干。

        杨铎亲自带人前往北京,再往大宁,开原,宣府,传达天子敕令。

        朱棣挂心的,不是孟等人的忠诚问题,而是要清查某些不安定因素,揪出一些背后势力安——插——在几地的探子。

        部分机密之事,北京巡按御史都未上报,朝中的一些人是如何得知?

        李景隆和邱福被弹劾的风波尚未过去,朱棣始终有个猜测,却一直没能得到证实。

        他需要确认,即便有丁点的蛛丝马迹,也不能放过。

        朱允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本该死去的人,不应该再活过来。朝堂之上,怀有异心的人也必须尽早处置,下狱的下狱,罢官的罢官。

        他已经杀了不少人,如果硬要和他作对,妄图动摇他的江山,他不介意再次举起屠刀。

        既然早已血流成河,多掉几颗人头又有何妨。

        永乐二年十一庚戌,孟再得天子厚赏。

        同日,定国公以巡视边塞的名义到访大宁,同兴宁伯就戍卫和屯田等多项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讨论。隔日,定国公出发继续向北,兴宁伯再次告假。

        大宁都指挥使司上下深感兴宁伯为国之心,彻夜——操——劳,实乃吾辈楷模。

        面对属下敬仰的目光,孟十二郎的心情很是难以形容。

        该不该解释?

        考虑半晌,最终得出了否定的答案。

        还是继续误会下去吧。

        十一月丙辰,郑和船队送回消息,郑和以明使的身份见到了日本将军源道义,宣读了天子的诏令。

        源道义跪接诏书,并已下令缉拿倭寇,保证严查边民入寇大明一事,还表示,他本人十分敬仰大明,将派遣使臣到大明朝贡。

        信使到京时,日本的使臣团队已经在前来大明的路上。除了供上的方物,队伍中还有二十多名倭寇,将押送到南京,交由大明处置。

        得知消息,朱棣很高兴,令礼部赐源道义金印,宝钞,彩币,以示奖赏。

        好事似乎是一桩连着一桩。

        十一月丁巳,翰林学士解缙等四十七人,献上奉皇命修撰的书籍初稿。永乐帝大喜,赐书名为《文献大成》,重赏了参与修书的解缙等人,并赐宴于礼部,对解缙等大加表扬。

        负责监督工作的道衍和尚对这部初稿很不看好,提醒过解缙,无奈解缙不听,还是将书献了上去。

        道衍无法,只能在赐宴之后觐见了永乐帝,甭管怎么说,监督的责任他是尽到了,那帮清贵的翰林不听话,真不是他的问题。

        果然,道衍的预料没有错。

        在大致翻阅过这部《文献大成》的内容之后,永乐帝脸黑了。

  https://www.65ws.com/a/48/48131/15082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