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东京监督 > 4、人死之后,众生平等;人死之前,不是。

4、人死之后,众生平等;人死之前,不是。

        不远处的武田泉乃不由拉住了道真,比划着四根手指头说道:“果然是这个呢!”

        伸出的四根手指代表的是四脚的动物。

        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人是不吃四脚的动物的。会吃四脚动物的,只有秽多。

        所谓秽多,是指从事特殊职业,如宰杀牲畜、制皮革、处理死人等工作。

        或许,这个四也是因为在日语之中与死同音的关系。

        秽多是跟死关系紧密的族群,是在士农工商之下的等级,能与之相比的,仅有非人这个阶层,也就是乞丐的阶层。

        古代的武士试刀,找的便是秽多与非人。几乎可以随意斩杀。

        江户时代的法律是,一个秽多,只能抵七分之一的一般町人。只有死了七个秽多,才能处死一个下等町人。

        当然,现在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秽多的称呼早已经不存在了。

        他们被改称为部落民。

        当然,法律也已经得到修正了。在法律意义上,人人平等。

        不过,也就只是在法律上而已。

        所以,那个瘦竹竿才会害怕,因为这件事情捅出来,就算别人会在心里支持他,嘴上肯定还是会怪他的。

        当然,等到离开葬礼之后,他就并不害怕这事情被捅出去了,甚至这还会成为他在私下聚会上的谈资。能够更好的和人打好关系。

        因此,看到木下夫人忍气吞声之后,他心中十分得意,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武田泉乃“切”了一声:“只会在背后送小纸条,小学生吗?只是嫉妒木下先生的画技吧!”

        道真看向了遗体放置的位置。

        泉乃轻声说道:“木下先生是小有名气的画家,而且拿到过不少有份量的奖。不过,他的家境并不怎么样,因为说到底画家要赚钱,需要的是有富翁追捧他的画。没关系根本就卖不出高价来。”

        “祖先是秽多的人,就算成为了画家也不会受欢迎的。”

        说着,泉乃叹了口气:“所以都不好意思抬价啊。三百二十万,这是卖的最廉价的一次了!”

        道真则是看向了自己的父亲,道:“怪不得父亲居然会亲自来主持丧礼。”

        “但是很可惜,要被我破坏了。”

        “嗯?”

        武田泉乃不解。

        道真缓缓走到了木下雪舟的面前。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你啊!”

        “因为他们都是你父亲的同行,是神奈川有名的画家。你如果还想要画画出名的话,就必须得受他们的气。”

        “不仅是你,还有你的母亲。”

        “现在,你还想当画家吗?”

        道真的眼中,看到木下雪舟握紧了拳头。

        “我明白了。”

        木下雪舟转过头去,向着自己的母亲伸出了手。

        迟疑了许久,木下夫人才将手心的纸团给了自己的儿子。她大概是明白自己的儿子,已经跟以往不一样了。

        木下雪舟一手握紧了纸团,起身走到了瘦竹竿的面前。

        木下夫人不由担心起来,武田泉乃安慰她道:“没关系,有我们帮忙的!”

        “有什么事吗?”

        看到有人来到自己面前,正是那个自己的同行的儿子,瘦竹竿瞥了一眼压下了心中的不快问道。

        木下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抬起头来,然后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瘦竹竿吃痛倒在了地上。

        不过,木下雪舟也没有多么舒服,一记拳头打出去之后,反而是自己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好疼。”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道真在一旁说道。

        然后,他递给了木下雪舟一根短棍。那不是棍子,而是敲木鱼的犍稚。

        “放心,我们红叶寺向来以诚待人,这个可是铜槌。用这个一直敲木鱼可是很辛苦的,可以看出我们的业务水平有多么的高了吧!”

        听到道真的话,原本准备发火的矮冬瓜立刻缩了回去。

        “你们要做什么?”他连忙喊了出声。

        瘦竹竿脸色铁青。

        这一下闹得众人都围观了起来。

        原本的木鱼声也因为被道真拿走了敲木鱼的道具而敲不下去了。不仅仅是敲木鱼的铜槌,就连木鱼也已经被泉乃给举着拿了过来。敲木鱼的和尚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人,对着其他和尚摊了摊手。

        木鱼声停,和尚们也念不下去经文了。不过,他们对道真和泉乃都是熟悉无比。虽然表面上还维持着镇静,各个都是得道高僧的样子。实际上他们都是看起了热闹。

        终于,红叶宗纯睁开了眼睛。

        “怎么回事?”

        “这个。”道真抢过了雪舟手中的纸团,展开来给众人看着。“他在奠仪里面放的是这个。”

        参加丧礼的人们立刻议论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因此声讨瘦竹竿,反而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细碎的笑声。

        大多数人都只是在嘲笑瘦竹竿,竟然做出这样的丑事来,竟然被人给当众揭露了。至于纸条上的内容,他们并没有否定。

        听到那些声音,雪舟不由咬紧了牙关。

        “跟我做动画吧!”

        忽然,道真高声喊道。

        一时之间,整个丧礼都静了下来。

        “你也看到了,你已经不可能成为画家了!”

        “你的父亲只是一个意外,而他们现在,连这个意外的机会都不会给你了。他们一定会小心翼翼,绝对不会给你爬上去的机会。而你,现在没有名师给你造名,没有富豪买你的画养你。没名没钱,最重要的是,你不如你的父亲,你没有那种当画家的天赋。所以你连你自己都靠不了!”

        “你自己也应该清楚吧!画画是非常需要风格的。但是你只擅长模仿别人的风格,还原,甚至超越。但是你没有属于你的风格。你不可能当好画家的,你只适合做动画,作画监督才是最适合你的职业!”

        “我?”

        木下雪舟只是想着教训这两个欺负自己母亲的人,完全没有想到道真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木下太太站起了身来。

        “那个,将来的职业怎么选择,我觉得应该更加慎重……”

        “墓地三百万,法号二十万,墓碑一百三十五万,诵经钱五十万,饮食费五十万,再包括其他开销。总共大约是六百万左右。”

        “什么?”木下雪舟呆滞问道。

        “将你父亲安葬的费用。”

        木下雪舟顿时愣住。

        自己的家境向来不好,父亲的画卖不出高价,所以只能靠多做些插画之类的工作,甚至还需要做些别的兼职。因此才操劳过度……

        他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对葬礼的厌恶,觉得宁愿不要办这样只会招来一群讨厌之人的毫无价值的仪式。

        正在这时,道真又开口说道。

        “火化的话,花费是二十万。”

        “为什么?”

        木下雪舟再次问了出声。

        “为什么呢?我想这个问题,你自己应该清楚吧。”红叶道真反问道。

        木下雪舟低下了头。

        因为自己的父亲喜欢佛教,因为生在神道婚在基督死在佛教的日本传统宗教观念。

        因为佛祖之前,众生平等。

        他的母亲,只是在用六百万买一份心灵的慰藉而已。

  https://www.65ws.com/a/45/45272/14277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