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往生 > 36

36

        晚上的风有些儿大,穗伶披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打了辆出租车来到市区,在一个嘈杂的酒吧里找到了让?莎芬。

        她正疯狂的在舞池里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周围口哨四起,这个开放的外国女人无疑是今晚的主角。

        穗伶皱着眉挤到她身旁,舞池里很吵闹,穗伶只能在她耳畔大声喊:“我们该走了!”

        这个金发美女却妖娆的笑了笑,靠在穗伶身上舞动了起来,舞姿充满了诱惑,她笑着说:“小弟弟,别急,让我们先玩一会儿。”

        “玩飞机啊!”穗伶很不适应酒吧里的气氛,“这里太吵了!”

        看见外国美女缠着一个臭小子诱惑的舞动着,而那个臭小子好像没一点儿舞蹈细胞,大家不由的嘘声阵阵。

        “活着就要享受嘛,”金发美女抓着穗伶一起舞动了起来,“小弟弟,要及时行乐喔!”

        穗伶挣开了金发美女,往下面走去:“你自己享受吧,我在外面等你。”

        莎芬媚媚的笑了笑,任穗伶走远,一个人继续疯狂的甩动那金色的长发,扭动那丰满的娇躯。

        “太他妈爽了!”人群中有人吼道,“我他妈要操这个金毛婊子!”

        穗伶皱着眉回头看去,有人往舞池上走去,莎芬不以为意的继续舞动着,那人似乎在与莎芬交谈,然后两人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两人走的时候,那个人大手抓在莎芬扭动的大屁股上。

        穗伶忍不住走了一步,想了想又停下了,往门外走去。

        【喵的,那法国美女自己犯贱,跟我有个毛关系?我管她做什么?】

        穗伶在外面站了一会儿,风很大,吹的他有些头痛,他裹紧了外套,无聊的四处张望。

        这时正是黄金时刻,道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穗伶忽然感觉自己很是孤独且落寞,回想着一些往事,脑袋有些沈,有些刺痛。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烟的味道,眼睛定在了一个烟草杂货店上。

        【买包烟吧,头好痛,抽点烟应该会好些吧,等下可能还要熬夜,抽烟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稍微抽点,应该也不会上瘾吧?】穗伶想着,朝那个烟草杂货店走去。

        “老板,来包烟。”穗伶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丢在柜台上。

        “要什么烟?”

        穗伶还不知道要什么烟,犹豫了一下说:“拿包好烟吧,牌子你帮我随便挑一个就是。”

        “呵呵,好烟可不值这个价哦,两百。”

        “靠,什么烟要这么贵?两百块?你坑爹啊!”穗伶虽然对烟不是很了解,但好歹也买过一些,这个价位的烟还真没听过。

        “进口的好货,要不要?”老板眯着眼盯着穗伶。

        “你先拿给我看看。”

        “好嘞。”老板从柜台下面摸了半天,掏出了一包白色盒子装着的烟。

        穗伶拿起那包烟瞧了瞧,包装很是一般,盒子上一个字都没有,穗伶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老板问:“就这货,要两百块?”

        “嗯,怎么样,要不要?进口的货,绝对爽。”

        “这烟抽的很爽吗?”穗伶还记得第一次抽烟的时候,是很便宜的烟,差点把他给呛死了。

        “那当然,保证让你爽到天上去!”

        “好,就要这包了。”穗伶虽然一直听说抽烟很爽,但是他还从未体验过那种感觉,听老板这么一说,不禁跃跃欲试。

        穗伶买完了烟之后,走回了酒吧门口,蹲在一个角落,拆开烟盒子,掏出了一根烟,那烟没有过滤嘴,穗伶心中暗赞:不愧是进口的。

        将烟放入口中,拿着老板赠送的打火机点燃,穗伶深深的吸了一口。

        【质量果然好,烟雾入肺的感觉太爽了!啊嘞,头怎么有点儿晕?抽太狠了吗?】

        穗伶头有些晕晕的,不过刺痛倒是消了不少,穗伶找了一个干净的角落席地而坐,靠着墙抽着这所谓的进口烟。

        开始还抽的很快,一口接一口的,后来要过半天才再吸了一口,隔了许久,当穗伶还想再抽时,拿起烟却发现烟已经燃到手指处了,而他居然没有发现。他连忙把烫手的烟头扔开,又掏出一根,还想继续点燃抽的时候,他看见翡雪从酒吧走出来。

        穗伶连忙把烟、打火机放回口袋,迎上去抓住翡雪的手:“雪妹妹,你怎么来这种地方?”

        “你是谁啊?干嘛抓着我的手,你再不放我就报警了。”

        “啊,雪妹妹,你不认得我吗?还有,你眼睛怎么好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我不认得你,也不认得你那个什么雪妹妹,你放开我。”

        “呵呵呵,雪妹妹你真会开玩笑,”穗伶傻傻的笑着,“乖,我带你回家,外面不安全。”

        “神经病!”那人一把推开穗伶,穗伶踉跄的倒在地上。

        穗伶坐在地上,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认错人了。

        凉风吹着,头又隐隐作痛,不过倒是清醒了许多,穗伶揉了揉头,站了起来,把口袋的那根烟拿出,点燃吸着。

        这次的感觉好多了,虽然还是感觉有些恍惚,但是比刚刚好多了,穗伶叼着烟,形单影只的站在酒吧门外。

        “帅哥,要人家陪陪你嘛?”走过来一个妖艳的女子,似乎是应召女郎。

        穗伶一口浓烟喷在女子脸上:“你他喵的想吓死爹啊!看你这人模鬼样的,哪凉快哪呆着去。”

        妖艳女子悻悻的走开了。

        又走来一个施着淡妆,面容淡雅的熟女,穿着像是OL——一身整洁的职业装,那女子奇怪的盯着穗伶看了好一会儿,才走近问:“小帅哥,你在等人吗?”

        穗伶无趣的挥了挥手,淡漠的说:“哪凉快哪呆着去。”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熟女很生气,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要和穗伶论理的样子。

        “咋了?哥在这吹会儿烟,抽会儿风,难道不行啊?”

        “噗嗤,”熟女捂着嘴笑了,“那你继续抽风,我在旁边站一会儿总成吧?”

        “晕,你才抽风呢,哥健全的很。”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看你长的也不算差,怎么脑子有问题呢?”

        “我赞同你前面那句,但完全反对你后面那句,哥既英俊潇洒,也聪明伶俐,你们这些渣滓是体会不到的。”

        “诶,你怎么骂人啊?”熟女笑容不减,抱着胸饶有兴致的跟穗伶争执。

        “我有骂人吗?没有吧?对了,你还不走?难道要哥陪你过夜啊?”

        “嗯?你提供这项服务吗?多少钱?”

        “去,哥不是鸭,哥就是头有些晕。”穗伶揉了揉头,蹲了下来,那女的居然也蹲了下来,穗伶抗议的说,“喂喂,我想一个人呆一会,你别烦我。”

        “你多大啦?”

        “关你屁事啊!哥绝不会告诉你哥已经三十八岁了。”

        “你就吹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烦不烦啊?我怎么样与你何干?”

        “呃,我考虑一下措辞,”女人低头思索了一下,而后抬起头来看着穗伶,“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穗伶无语的盯着这个女人,“我……我…我擦!你脑子进水还是怎么?”

        那熟女凝视着穗伶双眸,悠悠的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信就见鬼了!老姐啊,拿块镜子照照自己吧,哥他喵的今年才十八啊!你会看上我?开玩了个笑了!”

        “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就是要告诉你我的感觉,”那女的还认真起来了,“我第一眼看到你,感觉好奇怪,怎么说那种感觉呢?就好像看见一个好久不见的好友,陌生但很熟悉,熟悉到在人群中能一眼看出他的背影。走近你的时候,我心跳加速,我不可抑制的颤抖,你看向我的那一眼,让我几乎心跳停止,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

        穗伶沈默了,脑海中浮现一个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给他的感觉也是如此,真是奇怪,他皱着眉点了点头:“我明白。”

        “在我们对视的那一眼,我忽然明白了,我这一生所追求的是什么,虽然我们不了解对方,但是我想,你应该会给我一个机会,互相了解吧?”

        “对不起,做不到。我有女朋友了。”穗伶低着头沈思着,没有抬头看那女人。

        “可……我…我……”女人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了,“给我个机会吧?拜托了!不是说女追男隔重纱吗?为什么我感觉这么困难?”

        穗伶嘴角弹起一丝苦笑:“你叫我怎么回答?”

        “不用回答,我明白了,可笑的凡人啊!浮云啊浮云!我早应该听父母的话了,找个普通男人嫁了算了,我真是蠢。”那熟女站起身,走入人群中,渐渐,再看不到身影。

        【这他喵的算怎么回事?让我来重新回想一下,一个看起来快奔三的美女突然跑来跟我搭讪,说喜欢我,被我拒绝后说着什么浮云啊,可笑的凡人啊就这么走了,我靠,这他喵的算哪门子的事?难道我产生幻觉了?】穗伶还能闻到那女人残留下的余香,这根本不是幻觉。

        穗伶甚至连那女的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倒不是对那女的感兴趣,只是那女的描述的感觉,实在太像他在那一夜遇到白衣女子的感觉了!

        穗伶正思索间,莎芬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从丰满的胸部里掏出一把钱,随手丢给了穗伶,穗伶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留给你花着玩。”莎芬看着夜空,冷冷的说道。秋夜里的风很凉,穗伶都有些簌簌发抖,而莎芬穿的那么清凉——白花花的大腿裸露着、光滑的背脊袒露着,她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寒冷。

        穗伶惊愕的看着手中一叠百元大钞:“你哪来的?”

        “酒吧里的那些家伙给的。”

        “靠,你卖来的钱给老子干毛啊!”穗伶愤怒的把钱丢回去,用中文说着,也不管莎芬是否听得懂。

        “你不要就算了。”莎芬把钱拾好,塞回胸前。

  https://www.65ws.com/a/37/37822/122066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