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往生 > 第二十四章 奢侈的爱情

第二十四章 奢侈的爱情

        关晓和惊寒青梅竹马,虽然惊寒这货不知珍惜,可关晓依然深深的爱着他。颜厚才不会对一个心里有别人的女人有什么想法。

        他说道:“你跟我生个什么气啊?我只不过把你当朋友看而已,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见到女人就想上的色狼吗?”

        他祭出了“朋友卡”这一杀器。

        关晓愣了愣,有些不太好意思,她虽然对颜厚没有什么爱慕之情,可天天听惊寒说,也难免会试想一下自己和颜厚在一起的情景。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看见睡在自己身旁的颜厚可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她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睡衣还非常齐整,不像是被人动过手脚,而且身体也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稍微的舒了一口气。

        但她依然不敢肯定,颜厚这个成名已久的大色狼有没有猥亵过自己,看他呼呼大睡,一脸幸福的样子,而且还是穿着外衣睡的,显然不像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最重要的是,有一个证人——蔡娜儿。

        关晓问她:“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们不是关好了门吗?”

        蔡娜儿答道:“他快天亮的时候才进来的,我帮他开门的。”

        关晓又问:“他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蔡娜儿非常诚实的说道:“没有。”

        她这才放下心来。

        但她却依然摆脱不了这件事的影响,也就是小的时候,她那时还居无定所,和惊寒到处流浪,才会和惊寒紧紧相拥着入睡,长大后,她还从未和男子一起睡过哩。

        她一整天都在想这个事情,难免会把颜厚定性为以后有可能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毕竟惊寒总是这么说,她无法从惊寒处得到什么,退而求其次,也不是不行。

        但颜厚说得那句话太让她伤心了。

        “你觉得……”她小声的说道,“我和他在一起合适吗?他一直把我当妹妹看,我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正视我。”

        颜厚又不是什么爱情专家,他哪能盖棺定论的给她和惊寒下结论?

        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如果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两个人不合适?你们两个现在的状况就有些像是情侣在一起同居了,虽然没有睡在一起,但一直都生活在一起。我看惊寒这个家伙应该是一个没有情趣的人,他更热衷于事业,所以我建议你应该主动一些,主动的对他展开攻势,色诱什么的也没有问题。他虽然在感情上有些冷淡,但并不说明他是一个木头,你如果以超越身为妹妹的热情和温柔对待他,也许他会对你产生异样的想法,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在人为嘛!”

        “呼,好烦啊!”关晓皱眉说道,“你跟我说,让我对他温柔一些,我又不是没有做过,可他却是和你一样的说法,只不过对象换成了你。他让我对你温柔一些……我都想,还有没有必要这样坚持下去了,听从他的话,感觉也没有那么坏,只是你对我没有感觉……”

        呃,这是在暗示自己吗?颜厚心中一震,尴尬的笑着说道:“你不可以自暴自弃呀!做人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就像我昨晚碰见的那个女鬼一样。”

        “那个女鬼?”关晓疑惑的问道。

        “是啊,我昨天晚上和惊寒一起出去抓一个野鬼,”颜厚说道,“那个女鬼之所以留恋人间,迟迟不肯去投胎,就是因为她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她和男友在六十年前分开了,她男友为了参加抗战而离开了她,选择了从军报国。临别前,她答应男友会一直等他回来,结果等了六十年,她都已经死了,变成鬼了,都还要继续等待他回来。这就是爱啊!”

        关晓咬了咬牙,说道:“我要坚持下去吗?这条路,一片黑暗,我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前途。”

        “坚持走下去,就能走出一条路来!”颜厚鼓励的说道,“加油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感动他的,我也会帮助你们的。看着你们两个青梅竹马却不能在一起,我也感觉很是惋惜啊!”

        关晓愣楞的想了一会儿,才笑着说道:“谢谢你。”

        从她的表情看来,她似乎并没有坚定信心,也许,这条路对她来说,的确是非常坎坷和折磨的吧?

        颜厚都有一点儿想大发善心,把她也纳为自己的后宫,好好的疼爱她了,但他的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精-虫上脑。她又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喜欢她,两人在一起,岂不是更加折磨?况且,他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放在她身上,到时候不免冷落了她,反而不美。

        “爱情,对于我来说,可能只是奢侈品吧……”关晓双眼迷惘的说道,“从小我就是一个孤儿,没有人疼爱,他出现在我身边。我们都是孤儿,彼此也更加亲切,他给了我奢望不了的疼爱,但只限于哥哥的那种。可能我要求的太多了,我这样不幸的人,也许只能孤苦伶仃的过一辈子。”

        颜厚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关晓悲戚的继续说道:“他想撮合我们两个,我知道他这都是为我好。我之前还想着,这样也许也不错呢。可现在看来,爱情对我来说真是奢侈品……”

        “呃……”颜厚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尴尬的笑着,说道,“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嘛,也许你还能找到更好的……况且,惊寒这个家伙只是现在还没有谈感情的打算,说不定你坚持下去,他就会改变想法呢。要知道,你们两个没有血缘亲情,完全没有问题的,他只是现在还没开窍而已。其实,我觉得你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尝到爱情的甜蜜,咳咳,也就是,呃,生米煮成熟饭,你懂的。”

        “这样有用吗?”关晓疑惑的眨着有些朦胧的眼睛问道。

        “我不知道对他来说有没有用,”颜厚说道,“反正如果一个女人把一切都献给我了,我肯定会对她负责。他这个人责任心比我还重,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会换一种看法对待你,绝对不会再把你当妹妹看。”

        老实说,颜厚之所以要这么卖力的撮合这一对青梅竹马的孤儿,是因为他怕惊寒日后的性取向发生问题,这个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要趁早把惊寒给变成一个正常的男人,让他留恋温柔乡,要不然变成了一个基佬……想想整天跟着自己的谋士是一个基佬,颜厚都会不寒而栗,这实在是太恶心了。

        虽然现在惊寒还看不出有什么性取向问题,但他对于女人的冷漠态度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男人为了事业和理想,有所取舍,放下爱情,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一个男人连欲望都没有了,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了!如果惊寒不追求爱情,而是追求肉-欲,经常泡妞勾搭妹子,颜厚倒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可他现在无欲无求,就是一个劲的要实现理想,要完成事业。

        这就很值得深思了,他到底是那功能不行呢?还是性取向有问题呢?又或者是有着狂热的野望,权力欲望压倒了一切,甚至都可以把人本性中的性欲望都给压倒?

        第一个倒没啥,颜厚能够表示理解,第二个就稍微严重了,第三个……那是非常危险的。作为他的领导,颜厚可不觉得属下拥有如此强烈的权力欲望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想尽力让惊寒拥有一个家庭,有了家庭的羁绊,他的权力欲望应该就不会那么严重了,也能够尽心的帮助自己成就大业。

        惊寒目前对于他来说,还是处于一个非常神秘的状态,他对惊寒的过去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他是一个孤儿。但一个孤儿为什么能够拥有冥界最高的权力机构颁发的最具有威慑力的令魂牌?这是相当令人费解的事情!惊寒这个人身上的神秘之处太多了!他到底是怎么从一个孤儿成长到现在,据关晓所说,他几乎是凭着一己之力将关晓给抚养大的,他到底有什么能耐做到这一点?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成为了一个魂能者?

        惊寒在参加昆仑试炼之前就是魂能者了,这点他也没有对颜厚避讳,但他却从未说过,他到底是怎么拥有魂能的,这一切都让他的身份显得神秘重重,布满了疑云。

        作为领导,颜厚不好去追问惊寒的往事,但却无可抑制的好奇,他发现自己对惊寒了解的不深,几乎只是皮毛而已。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惊寒这个人是喜欢把事情都闷在肚子里的,他很少会主动和别人叙说自己的事情。性格不张扬,非常内敛,行事稳重,这就是颜厚对他的印象。

        关晓听了他的话之后,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的思考着,眉头蹙起,让人情不自禁的有些怜惜。

        另一边蔡娜儿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了,不知道为什么,颜厚和关晓说这些算得上是隐私的对话,却没有避开她,显然也是没有把她这个小女孩放在心上,也不怕她到处去说。

        她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换个角度来说,如果她真的去做杀手,超低的存在感都能抵得上半个隐身法术了,绝对能在目标出其不意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蔡娜儿,简直就是天生的杀手料子。

        不过这一点,颜厚还没有发现,正是因为她的超低存在感,让他总是忽略了她的存在。

        “我收拾好了!”蔡娜儿说道。

        颜厚转过头去,看着她抱着一个比她人还要大的包包,站在那里,眨着眼睛看着两人,这才想起了她一直都在房间里面。

        “嗯,等下我带你去商海哈,”颜厚说道,“跟我一起住一段时间。”

        “嗯,”蔡娜儿点头说道,看着关晓说道,“姐姐,我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你自己多多保重,希望你和哥哥能够在一起!”

        她仿佛一个小大人一样,说着仿佛即将生离死别的话语。

        “呵呵,”关晓走过去,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说道,“嗯,娜娜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哦,如果这位哥哥欺负你,你就和我们说,我们会帮你报仇的!”

        “他是叔叔,不是哥哥!”蔡娜儿说道。

        她的话让关晓捧腹大笑,颜厚也无奈的摇头笑着,气氛不再像刚刚那么的尴尬,变得轻松和谐起来。

        颜厚走过去,把她的大包拎起,说道:“我们走了!”

        她对关晓招了招手,有些不舍的说道:“姐姐再见!”

        “娜娜再见!”关晓也有些不舍,这个小姑娘住进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相处了这么久,也不免有感情,她抱起蔡娜儿,在她稚嫩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如果想姐姐了,就让这位叔叔带你过来玩哦。”

        她特地在叔叔两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

        “嗯!”蔡娜儿点点头。

        三人走出房间,惊寒正坐在客厅里等待,有些出神,似乎在思考什么,见到三人走出,回过神来,笑着对蔡娜儿说道:“娜娜,你走了之后还会不会想哥哥和姐姐?”

        “会!”蔡娜儿点头道。

        “呵呵,如果想哥哥和姐姐了,就回来玩玩,”惊寒说道,“不过我也会经常去商海看你的。”

        他说完,又转头问颜厚:“现在就走吗?不多住几天?还没有带你逛逛豫章呢。”

        “哦,下次来再说吧,”颜厚笑道,眨了眨眼,“如果你把你那个嘎吱响的木板床换成席梦思,我可能会考虑多住几天。哈哈,开玩笑的。不要介意,我是突然起意,想回去尽快的解决苏米虹的事情,昨天那件事情,让我的触动蛮大的。我不能让她继续等下去了,我要去给她幸福的生活!”

        “嗯!”惊寒鼓励的说道,“祝你马到成功!”

        关晓眼中流露出一丝落寞和一丝羡慕,也笑着祝福道:“祝你们能够走到一起!”

        “谢谢!”颜厚很诚恳的说道,带着蔡娜儿转身往门外走去,惊寒也跟了出来。

        “嗯?”颜厚有些疑惑,“你难道跟我一起去商海吗?”

  https://www.65ws.com/a/37/37822/12206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