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七十三章 中南海特供 (第一更)

第七十三章 中南海特供 (第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徒教授也不是傻子,他当然也知道这茶叶很是古怪,一时间,他们看着夏隆的眼神,就有些古怪了起来!

    夏隆想了一下,老老实实的说道:

    “这大红袍,市面是没有的,这说起来,还有一些故事,我师傅是一个和尚,正好,他和福建武夷山上永乐寺的主持老和尚关系很好,您知道,武夷山永乐寺后面有一道悬崖,而在悬崖上长了几颗千年茶树,每年那几颗茶树都能产十几斤茶叶,所以,师傅每年都去永乐寺带回来三五斤的!”

    司徒教授和司徒恒生,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

    他们看着夏隆的眼神,那真就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了!

    大红袍知道,永乐寺他们也知道,岩茶之王他们也知道,特别是那几颗岩茶树,都是千年的树龄,每年真就是能产茶十几斤就不错了!

    但是!

    他妈的但是!

    这种茶,和黄山悬崖上的几个毛峰老茶树,正是那种传说中需要有武jǐngrì夜值看守的茶树啊!

    这种茶,有个名字!

    特供。

    这不是其他那种什么烂了大街的所谓特供,这是真正的特供!

    zhōngnánhǎi特供!

    说白了,这玩意儿,就是国家领导人喝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领导人能喝的到的。

    想一想那每年十几斤的产量吧,就算十个人分下来,加上什么人情往来,自己能喝的,也就是半斤几两,哪怕是国家领导,一号首长,也不可能每天都喝。

    这小子的师傅倒是好了,一个人,每年三五斤,他是什么人?

    司徒恒生默不作声了。

    有些东西,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他是当官的,自然知道深浅。

    只不过他的心头,却骤然之间,有了一种捡到宝的感觉!

    他虽然前途一片光明,但是他却是属于那种没有多少根基的实干家,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什么事情,受到什么牵连?

    人不可貌相啊!

    说不定,这小子的师傅,是一个传奇人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再不济,也至少是一个能从一号首长嘴边抢茶叶的人。

    要是司徒嫣和他结婚了……!

    自己身上,岂不是多了一道保险?

    那还是固若金汤的保险啊!

    想到这里,司徒恒生血管内地血液顿时都流速快了很多,他平时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但是现在,他真就是无法冷静下来了!

    想到这里,司徒恒生为难夏隆的心思,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看着夏隆豪气干云的笑道:

    “哈哈,小子,听说你象棋也是高手,正好,来来来,小嫣,去把爷爷的棋盘端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如意郎君,到底厉害到什么地步,值得你爷爷这样推崇备至!今天配着这好茶,咱们来一个楚河汉界争霸赛,如何?”

    司徒恒生的嘴里,夏隆已经是司徒嫣的如意郎君了。

    司徒嫣心头一阵的羞喜,但是这时候却顾不得羞涩,立刻兴高采烈的去端起盘了!

    叔叔这一关,明显过去了!

    夏隆却是头上微微见汗,他心说这叔叔,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还真不是好打发的人啊,只不过他这是哪一出?一杯茶,就把他吓住了?

    不会,一定还有什么yīn谋!

    下棋,来吧!杀你一个四大皆空!

    接下来的时间,司徒恒生真的就想吐血了!

    他的棋艺自然不差,要不然也不会每次和司徒教授下棋,都要把老爷子赢得脸上变sè,但是他碰到了夏隆,算是他倒霉了!

    每一盘,夏隆都要把他杀一个jīng光,只剩下一个光头老帅!

    而且夏隆下棋极快,甚至不需要思考的时间,就像他脑袋中间有棋局一般,司徒恒生下了五盘,盘盘皆输,最后输得脸都白了!

    司徒教授在一边那叫一个高兴啊,就好像他是夏隆一样,而司徒恒生,脸上却布满了yīn霾。

    这小子哪里是下棋,这分明就是欺负人!不就是你进门我给你一点下马威嘛?值得你这样报复?看样子你也不是一个心胸广阔的人。

    “不下了不下了!”

    司徒恒生眼见自己这一盘又是一个光头司令的下场,一时间气愤无比,平时的涵养气度,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司徒嫣却是笑容如花朵一般绽放,她乖巧的抱着司徒恒生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叔叔,您看您,你忘了你把爷爷每一次也杀的落花流水了?”

    司徒恒生心头暗中恼怒,脸上却只能强装笑颜,原本他是想着给夏隆一个下马威的,却不想连续在自己擅长的两个方面大败亏输,一时间面子上自然挂不住了!

    不过这时候,他眼前却突然一亮,然后看着夏隆笑着说道:

    “小夏啊,听说你家学渊源,琴棋书画,这琴就算了,棋我算是领教了,不过书画方面,我到还真有些想要和你探讨的东西,正好,前几天你婶婶在一家古玩店,淘了一件字画,正好送给了老爷子,我们都还拿不定主意,你给过过眼?”

    夏隆也知道,自己把这叔叔赢得有点狠,他想在书画上找回来一点面子,至于说过过眼什么的都是扯淡,你们都是书香世家的人,绝对不会拿不定主意。

    自己大不了,乱说一通,让你赢一场又如何?

    想到这里,夏隆微笑点头,算是答应了。

    司徒恒生立刻起身,带着夏隆就去了老教授的书房。

    司徒教授的书房却比快客厅都要大,四面全是书架,然后zhōngyāng摆着两个书桌,一张工作用,另外一张,桌面还摆着一张没画完的国画。

    司徒教授笑容满面的看着夏隆说道:

    “小子,我可是听说了,上一次的才艺比赛,你还报了国画,最后因为连续和颜如玉争夺第一赢了两场,最后国画比赛,你为了给对方留个面子才放弃的比赛,来来来,今天我为你磨墨,你给我,画上一幅!”

    夏隆还没说什么,司徒恒生地眼睛瞪得好比金鱼:

    “父亲,你说什么?小夏居然还真是国画高手?他能把你们学校那个颜如玉都打败了?要知道,那女孩儿可是师从著名的国画大师啊,连几个大师都赞叹她的悟xìng和笔力,这小子真是……!”

    司徒教授哼了一声,说道:

    “那是当然了!颜如玉号称琴棋书画四绝,别说燕大,就算在文化圈子中间都是大大的有名,有多少的老家伙,在她的手上败北,但是却被夏隆给连胜两局,我看呀,这琴,棋,书,画,四个行当,夏隆任何一个,也不会比那女子差,只不过,有时候这小子有点滥情,不忍心赢她!”

    说到这里,司徒教授瞪着夏隆说道:

    “小子,我这孙女可在这里听着呢,以后,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夏隆立刻被闹了一个面红耳赤,而司徒恒生却差点石化当场。

    他知道父亲的为人,他原本对于司徒嫣找了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子有些不满意,而父亲也并没有过多的对他说起夏隆的情况,只说这小子不简单,是个人才,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真是不可貌相。

    身材马马虎虎,长相就一般般,但是才艺……,啧啧!

    司徒恒生的脑海里,顿时一阵地闪电劈里啪啦乱响,一时间心思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单单是那三五斤特供大红袍,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司徒老教授并没有立刻拿出那副字画让夏隆鉴定,而是吩咐司徒恒生拿出来一张足足有一米长的大宣纸,铺在了桌面上。

    “来吧,小子,给我留下一点墨宝,也好让我拿到学校去炫耀一下。恒生,你来磨墨!”

    夏隆看着这一张大宣纸,不由得叫苦不迭:

    “爷爷,您这是要我命啊,这么大一张,当做中堂都足够了,我拿什么下手?你这里都是小毛笔,您不能真的让我给你画一幅画吧?”

    司徒老教授嘿嘿一笑,走到书柜面前,打开之后,捧出来一只足足有一尺长的大毛笔,那笔头都有鸡蛋大小。

    夏隆彻底没话说了!

    他又让司徒然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先是把大毛笔笔锋给泡开了之后,这才拿在手上试了一下,觉得将就能用,这才看着这一张大宣纸,想了半天,心头有了主意。

    司徒恒生一边磨墨,一边看着这家伙,他心说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本事。

    很快,夏隆就把大毛笔饱蘸墨汁,然后提起笔来,那才叫一个挥洒纵横,短短两秒,一个脸盆大小的虎字,跃然纸上。

    司徒恒生和司徒教授两人同时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墨迹未干的虎字,一时间震撼到无语了。

    司徒教授也是一个书画大家,他的字,在书画圈子中间,也很有些名头,虽然比不上什么那些名声远扬的大师,但是在某个圈子中间,那还是有点名气的,很多人,都以能收藏到一副他的字画而为荣呢。

    (先来三章,等我睡醒之后,咱们会在新书第一吗?还是按照惯例碎碎念几句,上架了,爆发的时候也到了,中午一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四号,保底三十更,鲜花越多,那就会再爆的,兄弟们,新书第一,就交给你们了。我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