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惊闻不断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惊闻不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觉到现场的气氛变化,墨鹤鸣似乎语不惊人誓不休,他玩味的看着面sèyīn沉的夏人狂,轻轻说道:“你又知不知道,当年庄克杰和墨玉之间的事情,都是我在背后控制呢?从你的手中夺走你的爱人,然后……!”

    林疯和林狂两个老人在一边不言不动,但是他们眼中都多了一种鄙夷和深深的不屑。

    墨家两女一子,他们怎么不知道,当年墨玉被赶出家门他们当然也知道,而庄克杰居然是墨鹤鸣的私生子,这一点,他们却是万万没有想到。

    庄家之主要是知道,他当年费心费力保护下来的儿子居然不是他亲生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起来。

    这样说起来,庄克杰,实际上和庄家,真是没有任何一点的关系了。

    想必当年和庄家之主相好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庄克杰的母亲,也一定是墨鹤鸣安排好的。

    站在夏人狂身边的夏隆明显就听到了夏人狂浑身的骨头都咔咔的响了好一阵,好不容易,夏人狂才平静了下来,但是他说话的声音,让夏隆明显感到了,夏人狂前所未有的那种震怒。

    “老东西,继续说,我看你还有什么秘密?我真是瞎了眼了,当年居然还对你毕恭毕敬,不过好在老天有眼,你必定会死在我手上。”

    似乎被夏人狂这句话说到了什么地方,墨鹤鸣眼睛之中冒出两道寒光,他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尖锐起来:“呵呵,有意思,我的好女婿,你也会愤怒吗?你恨我?哈哈哈哈,你其实应该感激我呢,你可知道,墨玉她……并不是我的骨血?哈哈哈,说起来,墨玉和你才是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啊!哈哈哈,你会有什么感想呢?”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夏隆只觉得心底的寒气一阵狂冒,他这么大从未怕一个人,甚至就算对上夫人,他都没有怕过,但是现在面对墨鹤鸣,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转身就逃。

    太诡异,太恐怖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墨玉居然和夏人狂是兄妹?

    这件事,居然除了墨鹤鸣,没有人知道,简直太诡异了。

    夏人狂是谁?龙魂之主啊,他的父亲,夏隆的爷爷是谁?当然也是龙魂之主啊,龙魂的主母,居然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而且还生下来了一个女儿,而且当事人都不知道,这件事,简直太恐怖了。

    夏隆见过爷爷,当初还给了自己不少的帮助,而且爷爷和师傅裴如海的父亲裴元青,可是如此的高手,顶天立地的存在啊,而且现在就在凤凰古城。

    要是这件事被爷爷知道,他岂不会疯魔了?

    这里面,到底又有什么过去?

    不仅仅是夏隆,纵然是林疯和林狂,都惊骇的盯着墨鹤鸣,林狂更是呵斥道:“小辈,你疯言疯语在这里说什么?莫非你真得了失心疯?”

    墨鹤鸣的口吻却是无比的讥讽:“呵呵,想知道吗?这些事情,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哈哈,想起过去那段时光,还真是……隐藏在幕后,看着整个世界都被我玩弄于手心,这种感觉,简直太好了!老前辈,说起来,这件事和林家,还有很大的关系呢,您还记得您那个最疼爱的孙子吗?当年,可也是一代奇才啊,和我这位乖女婿,可是一时瑜亮啊!只可惜,最后居然自杀了,哈哈哈!”

    林狂和林疯陡然浑身一颤,两老死死盯着墨鹤鸣,强大如他们,都控制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林狂更是脸蛋都在连连抽动,他的气势再也控制不住,就听得嗤啦一声,他背后一道闪电一般的气息,笔直激shè出去,硬生生的在身后的山腹之中,轰出来一个大洞。

    “很好,很好啊!很好……!”

    林狂连续说了好几个很好才渐渐平淡了下来,他目光平淡的看着墨鹤鸣,淡淡的说道:“小杂种,今天你就不要走了,好好和老家伙我说道说道!我倒是要看看,当年墨家林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墨鹤鸣微微一笑,俩上带着一股轻松脱俗的雅致,看起来给人一种无比舒服的感觉。

    夏隆却根本都不敢看墨鹤鸣一眼,就算是感受到墨鹤鸣的气息,夏隆都觉得有一种被毒蛇要一口的感觉。

    这是一个yīn毒无比的老不死,全世界都被他玩弄了一百年,什么狗屁的夫人,庄克杰,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老怪物的计划,yīn谋和布局,这样的怪物,夏隆自认为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这才是最后的大BOSS。

    就像是电影,就像是游戏,最终总会有一个最终大反派,而墨鹤鸣,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存在的年代,继承了墨家一切的意志,让整个世界被他玩弄,甚至他的死,他死后的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直到现在,他复活。

    他在以整个世界为棋局,而他在和自己下棋。

    没有人配成为他的对手。

    “有意思。”

    夏人狂缓缓的转过身体,朝夏隆看了一眼,然后又回身看着墨鹤鸣,淡淡的笑着说道:“墨玉居然和我是兄妹?庄克杰又是你的儿子,那么,淑仪和六如才是你的子嗣了?岳父大人,您就给我好好说道说道吧。”

    似乎感觉到了夏人狂话语之中有些某些情绪,墨鹤鸣这样的心境,都似乎很是快意,他看着夏人狂讥嘲的说道:“你想杀了我?可惜啊,就算你们全部联手,也未必能杀得了我啊!”

    夏人狂微微一皱眉,而这边林狂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冷冷的盯着墨鹤鸣,冷声说道:“是吗?想必你能找上我们,也有一定的底气,而且既然你能把这些隐秘都说出来,也一定有着杀死我们的计划,但是你不要多说废话,你能杀得了我们吗?为什么又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呢?”

    夏人狂看着墨鹤鸣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没有其他的意思,老祖宗,换做是你,做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有你一个知道,你难道不憋得难受吗?有很多事,是需要拿出来炫耀的,尤其是对着我岳父大人这样的人来说,要不然,他做这些事情,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你不要他说,比杀了他都难受。”

    墨鹤鸣哈哈一阵大笑:“还是我女婿了解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