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江宇良的纠结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江宇良的纠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隆想到的人就是厉云飞,厉云飞原本在东南亚就有影响力,加上有于凯伟配合,两人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作出点什么来。

    天狮一号丝毫不用担心,僵尸病毒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天狮一号当然不会再留在东南亚,至于说峥嵘岛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那个卜东强的结局如何,那就和夏隆没有什么关系了。

    见过梁特首和于家人,夏隆又见了罗老大等人,然后就是巫常青,巫常青现在说得上是手握重兵,在香港的地位很超然,就算是特首见到他都需要客客气气的,虽然巫家和梁家关系模拟,但是在公众场合,梁特首是和注重竖立巫常青的威信的。

    因为梁特首知道,巫常青未来到底会走到哪一步。

    香港还没有太大的动荡,至少僵尸病毒的影响已经降低到了最小,夏隆并没有在香港呆多久,第三天上午,他就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购买了一张香港直飞燕京的机票,登上了返回燕京的路程。

    就在夏隆上飞机的时候,燕京西山大院最后面那幢别墅之中。

    江宇良今天应该在协助陈伯达处理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他却出现在了这里。

    这里是一号的家,西山大院戒备最森严,也最安全的一个地方。

    对于西山大院的安保措施,大概是没有人可以在这里找到什么破绽,国家领导人的rì常生活,是属于绝对机密的,所以这里的安保,比起zhōngnánhǎi来说,其实也丝毫不差,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来的更为重要一些。

    因为领导人的身体状态,如果被敌对势力获知,那么对方就会凭借这些情报分析出来很多的东西。

    一号这一段时间,都处于一种半退休的状态,这不是他要退休,也不是他的身体支撑不住,而是他锻炼江宇良的一种手段。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了他该放手做交接的时候了。

    毕竟雄霸第一的位置将近二十年,中国在他的带领之下rì益强大,但是,他不可能永远都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

    “那家伙要回来?居然还不给我来一个消息?这小子又想回来干什么?燕京现在可承受不起他乱来,宇良,你和他是兄弟,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你还有一个身份,这个时候,你更多的,是需要站在你的立场,和这个家伙讨价还价,懂吗?”

    江宇良和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他身上多了一种气质,虽然在一号面前,那种气质被他收敛得很好,但是还是能从他举手投足之间表露出来。

    身为上位者那种气质,一号手把手培养江宇良,总算是有所成,很多原本一号做决定的事情,已经被江宇良所取代,这也是一号出于现在这种半退休状态的原因。

    看着半躺在沙发上的一号,江宇良毕恭毕敬的站在他身边:“是,爷爷,不过……。”

    一号首长缓缓地睁开眼,看了江宇良一眼,然后扭头看着门口的一个大鱼缸,里面有两三条缓缓游动的大金鱼。

    一号首长的气势似乎比起一眼好了很多,甚至连头上的头发,都不需要在使用染发剂,越发的变得乌黑起来,这正是服用了夏隆提供的药剂带来的结果。

    “没有什么如果,他是我的孙女婿,要说起来,关系比你们近多了,在私德上,我甚至愿意为他承担一切,但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然你站到了这个位置,你肩膀上,承担的就是十多亿人,所以,涉及大国家,那就没有私德,没有私交,任何事情,都必须以国家立场来衡量一切。”

    一号转头深深地看着江宇良,缓缓地说道:“你必须要明白这一点,懂吗?任何事情都可以做,但是,不能做对国家有害的事情。你现在就是一个商人,任何事情都需要考虑代价,你到了这个层面,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应该清楚了,这不是交情友情亲情能够决定的事情,除非你不愿意在这个位置上待下去。”

    江宇良看着一号,心头暗暗的苦笑,他低声说道:“我知道了爷爷,这件事,您还有什么指示的?”

    一号半躺回了沙发上,眼睛又微微的闭了起来,他有些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宇良,你觉得,这家伙不声不响的回来,到底会为了什么事情呢?”

    距离僵尸病毒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欧美的局势,身为一号这个层面的人物,自然该知道的消息都知道了,虽然对于夫人和夏隆更为深刻的消息一号并不知道,但是,一号也有自己的消息途径,他当然知道,似乎目前的世界局势,都走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怪圈之中。

    好在无论是如何的怪圈,每一个国家甚至有那种山雨yù来风满楼的感觉,但是社会还是很安定的,人民都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在发生何等的变化,就算是欧美那些国家,绝大部分的民众,都不清楚,他们的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最后又到底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其实夫人的很多动作,都隐藏在黑暗之中,一号能嗅到某些不一样的气息,这实在就是这么多年积累的政治敏感,甚至可以说,像一号这样的政治人物,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

    一个人掌控一个大国二十年,这是什么概念?

    一号其实已经嗅到了夏隆回来到底为了什么,但是江宇良显然太年轻了,他不可能知道,纵然江宇良和一号的预期已经相差不远,但是经验,阅历,这完全就没有办法和一号比较。

    见到江宇良这么问,一号微笑望着他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江宇良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谨慎的说道:“如果这家伙提出来什么让我为难的要求,我想我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所以需要您的支持。”

    一号平静地回答道:“我这里没有任何的支持给你,如果你处理不好这件事,那么你就不合适呆在这个位置,当初我选择你,培养你,就是看着你有那个潜质,如果你现在像一个主人一样的做出某些决定,那么,国家必然不会在你手上更好,我就得把你撤换掉,你懂吗?”

    江宇良浑身都不由得冷汗涔涔,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您在那个家伙面前,有些时候都未必能扛得住,这家伙就是一个破坏者,他做的事情,谁能承受得起?”

    一号的眼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满意,他笑着说道:“你能当着我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很好,但是我仍旧不能和你说什么,你去吧,事情总是会得到解决的。”

    一号首长对着江宇良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去,江宇良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转身离开,在离开的时候碰到秦将军,两个人简单交换了一个眼神,秦将军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客厅,一号对着他挥了一下手,让他不要说话,然后低头沉默了起来。

    思考了很久很久,一号这才缓缓睁开眼对着秦将军说道:“这一次,一定会有大事情发生的,但是这小子会怎么开口,宇良毕竟年轻,你在一边多多扶持一下。”

    秦将军点了点头,嘴里却说道:“老爷子,这件事,我依然认为,只有您出面才行,我们这些人,只怕是做不到,也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

    一号却轻轻地拍了拍膝头,微笑着说道:“错了,这件事,其实让年轻人去做更好,那小子如果和我谈,他才会肆无忌惮的开条件,因为他知道往往到最后,我都会答应他,但是江宇良是他选择的人,他怎么可能看着江宇良没有成就?所以,我敢保证,不管江宇良提出什么,他都不会反对,最多,就是有一些附加条件。”

    秦将军的一张脸不由得变得极为jīng彩。

    江宇良从一号家中出来之后,直接步行回了自己的家,江老正在品茶,望着江宇良皱眉进屋,他却就当做没有看到。

    江老这个层面的人物,当然不缺政治智慧,他的孙儿,年纪轻轻就走到了这一步,真可以说极为少见,甚至从建国到现在,那就没有过。

    但是江老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做夏隆的年轻人,而平常的时候,江老是绝对不会插手过问江宇良的任何事情,甚至他连最起码的建议都不会给。

    因为他虽然是江宇良的爷爷,但是,现在的江宇良,是跟着一号在学习的。

    江老能看明白这一点,能做到这一点,真是不太容易。

    “爷爷,我去见了颜爷爷……!!”

    江老立刻摆手:“不要和我说!”

    江宇良一呆,不由得微微自嘲一笑,自顾自的说道:“也是,您从来就不帮我出主意。”

    “我只是个退休的老家伙。”

    江老缓缓啜了一口茶,带着一丝欣赏之意,望着江宇良说道:“和政治有关的事情,你不要和我说,江家有你,我很欣慰,孩子啊,不容易,不管是你走到哪一步,都不容易,既然不容易,更要去闯荡,拿不定主意的事情,反倒是要坚定的做下去,知道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