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超级学生俏校花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巧克力豆

第九百八十四章 巧克力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隆这时候在拉斯维加斯一家十分不著名的酒店。

    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如果不带地下赌场的话,是很难得生存的,作为赌城,一个赌字,就足够说明很多了。

    而夏隆所在的这家酒店,就不带地下赌场。

    当然,不是不带,而是,这里的地下,如果算是赌场的话。

    夏隆曾经在拉斯维加横扫了很多赌场,也曾经在米高梅最顶级的总统套之中住过,更是和汉密尔顿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他觉得他虽然在拉斯维加斯没有真正的呆过多久,但是,他对于这里还是基本了解的。

    但是他错了。

    米高梅这样的赌场酒店,自然算得上是全球都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对于某些人最出名的私人赌场,却要算夏隆现在所在的这个。

    金钱豹酒店,一个俗气到不能再俗气的名字,一幢不过只有二十层的老楼房,和拉斯维加斯最大最豪华,最大最奢侈的酒店赌场比较起来,那简直就是垃圾场一般的存在。

    但是,所有的赌客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个金钱豹赌场之下,却有一个“梦幻”一般的存在。

    这个酒店和赌场的主人不是别人,是亚瑟。

    既然主人是亚瑟,那么,来参加这里赌局的人,又会是些什么人?

    当然是有资格和亚瑟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了。

    赌博这个东西,可不仅仅只是普通人才喜欢的。

    夏隆曾经从林伯那里得到了一张白金卡,那是舅舅墨六如让林伯带给他的,听林伯说起过,那张卡的钱,就是舅舅在英国某一个惊天赌局章赢来的,其中,当时庄家的继承人庄承业,曾经还拿出了五千亿美金参加了这个赌局,最后更是联合了某些人,在输掉之后想要打劫这一次的赌注。

    当然,最后这些赌注,都落到了舅舅的手上,再成为了自己的启动资金。

    对于舅舅手下那个什么怀特俱乐部,夏隆是很好奇的,那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

    在欧洲的贵族圈子之中,怀特俱乐部,是一个十足的神秘地方,每年举行一次的轮转手枪游戏,是所有贵族都趋之若鹜的刺激游戏。

    这是一个专门为了赌博而成立的俱乐部,面对的阶层,就是欧洲至少是三百年之前的伯爵贵族家族,这是进入俱乐部一个最低的条件,并且还需要会员担保介绍,其中各种复杂的手续,那简直就是繁琐无比。

    当然,参加这个俱乐部赌局的人也不乏像郇山隐修会,十二圣骑团的人,就像是上次,庄承业和十二圣骑团的财务总管就联手了一次,只可惜,最后大败亏输。便宜了夏隆。

    如果说拉斯维加斯是全世界人眼中的赌城圣地,那么,汉密尔顿邀请夏隆参加那个在海洋之心游轮之上举行的百亿赌局,就足够吓得这些对拉斯维加斯趋之若鹜的赌客尿了裤子。

    但是,当他们知道还有一个怀特俱乐部,那一场堪称是梦幻奇迹一般的轮转手枪游戏的时候,他们也许会吓死的。

    而亚瑟这个毫不起眼的赌场,却又是另外一个奇特的地方。

    亚瑟对于赌博有一种近乎于痴迷的偏好,所以他和其他神秘组织的当家人不一样,他甚至借助亚瑟王后裔这个身份,游走于各个圈子之间,这也就是夏隆在最开始来参加那个百亿赌局的时候,能见到他的原因。

    他喜欢赌博,却不是赌徒,他只喜欢那种感觉,比如说夏隆参加的那个赌局,如果他上去,凭借他的本领,简直就是轻描淡写的就能把所有人都一扫而光,但是他偏偏却要在一边和汉密尔顿等人看戏,并且还是分配合,该吃惊的时候吃惊,该兴奋的时候兴奋。

    如果是在拉斯维加斯最豪华的赌场,比如说米高梅,基本上全世界素偶的纨绔公子,有钱富豪,都会带着大把大把的支票来这里豪赌,在米高梅,他们能享受到作为一个人来说,所能享受到的各种yù望的极限。

    当然,是可以享受的极限,而不是梦想的极限。

    但是夏隆眼前的这个赌场,却让他下巴都差点没有掉下来。

    这里隐秘倒是足够隐秘,因为这破酒店,除非是每年旅游高峰期,要不然,估计只有蟑螂愿意在这里住着。

    而这赌场,聚集的基本就全是整个拉斯维拉斯最没有钱的那些烂赌鬼,一句话,酒店是拉斯维加斯最寒酸的,赌场是拉斯维加斯最破的,这里甚至都没有筹码,外面破烂的赌桌上,用的都是现金,邹巴巴的甚至一块的美元一大堆,甚至还有美分钢?儿。

    至于说这里的荷官和服务人员,清一sè的黑人大妈。

    之所以说这里绝对隐密,绝对安全,那就是,抢劫的家伙,都绝对不会来这里抢的。

    这时候,夏隆正坐在一间十分宽敞的包房之中,房间正中放着一张赌桌台,他和四个人正围着这个丢在路边流浪汉都不愿意捡走的赌桌周围。

    这个包房倒是足够宽敞,但是四面墙壁上,壁纸都破烂的实在不像话了,这完全就是一个废弃了至少十年都没有人的破房间。

    而就在这个赌桌后面,发牌的荷官,是一个穿着皱巴巴的黑sè西服,脸sè比他身上的西服更黑的黑人大妈。

    这个黑人大妈荷官,脸上还带职业xìng的微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看了一眼夏隆等人。

    只是一眼,夏隆背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这到底是什么鬼赌场,这个黑人大妈,那眼神,简直锐利得就像是夏人狂手上的龙渊宝剑。

    夏隆,亚瑟,查理,还有两人围坐在这张破烂的赌桌四周,另外两人其中一个也是黑人,这个黑人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但是另外一个是一个白人,但是他的脑袋,足足比普通人大了两圈都不止。

    “小伙子,到你了,跟不跟?”

    黑人荷官大妈咧嘴对着夏隆一笑,夏隆直接扣牌。

    这是什么赌局嘛!

    夏隆想哭。

    房间烂,赌桌烂,他屁股下的椅子更是咯吱咯吱的作响,而他们玩的扑克,去他妈的,这还是扑克吗?

    夏隆绝对相信,在中国工地上的出苦力的工人手上玩的扑克,都比这新。

    这扑克四边卷毛不说,连扑克牌的花sè都掉了很多了。

    而赌注,赌注就是一堆黑乎乎的巧克力豆。

    对于查理和亚瑟这个赌局,夏隆是彻底无语了。

    但是,为了讨好亚瑟,或者,为了打动亚瑟,他只好硬着头皮和他们玩下去。

    他也看出来了,除开亚瑟和查理,其他两个赌客也好,还是那个大妈荷官也好,这五个家伙,全都是超一流的能者。

    这才是见鬼了。

    而大家都是能者,所以这赌局也好笑,所有人,根本就不能动用任何的异能,完全就是凭借真正的运气和技巧。

    其实不应该叫做不能动用任何的异能,而是不管谁动用异能作弊,另外所有的人,都是在同时死死盯着其他所有人。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凭借最原始的赌术在拼。

    这是一个诡异无比的赌局,赌博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面前五百颗的巧克力豆。

    夏隆一直在输,他现在才知道,他从师父那里学来的所谓的赌术,在这些家伙面前,简直就是垃圾,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当然,输就输吧,不就是这破巧克力豆吗?这东西,喂蟑螂都不吃。

    亚瑟和查理等人脸上的表情却很严肃认真,他们都端端正正的坐在赌桌四周,一本正经的捏着一把烂牌,一会儿看看牌,一会儿摇摇头,而赢了巧克力豆的家伙,那叫一个眉飞sè舞啊。

    夏隆真的想翻白眼了。

    查理赢了一把,足足赢了一百三十颗巧克力豆子,如此高手的他,居然高兴得嘴巴就笑歪了。

    “哈哈,小家伙,你可要努力啊,我叫来几位老朋友,都可是为了输给你的呢,你怎么反倒在不断的输?”

    查理很严肃的对着有些心不在焉的夏隆说道:“你输光了,可就没资格了!”

    夏隆不由得又在心头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他翻了翻自己的牌笑了起来。接着,他随手将手边上的一堆只剩下不到一百颗的巧克力豆抓了一把:“加注,五十颗!”

    那个大头白人不由得垮着一张脸,他骂骂咧咧的也跟了一把,然后瞪了夏隆一眼:“小家伙,你真不愧是有钱啊,五十颗。”

    亚瑟却轻描淡写的将牌扣了起来:“我不跟了!不值得冒险!”

    查理则是笑着将一大把巧克力豆丢了出去,他笑着说道:“让这小子赢一把吧!”

    另外那个黑人想了想,也跟了上去,他嘴里还在低声的嘀咕:“该死的,跟了!不就是一万亿一颗吗?”

    夏隆的耳朵不是一般的敏锐,虽然那个黑人的嘀咕十分的含糊,一般人是绝对听不出什么的,但是,他却听了一个明明白白。

    什么一万亿一颗?

    夏隆突然醒悟过来,然后,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

    一万亿一颗,五百颗,那就是五百万亿!

    自己上次在欧洲搞到了多少钱?

    夏隆突然有了一种想要掀翻桌子暴走的冲动了。

    他妈的,这是一个坑啊!

    难怪,这样的超一流高手,他们吃饱了撑的,陪着自己数巧克力豆。

    (还有两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